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896|回復: 0

辱母殺人案 於歡感激支持民眾喜極而泣 於父失蹤被通緝 (...

[復制鏈接]

586

主題

586

帖子

6234

積分

超級版主

Rank: 8Rank: 8

積分
6234
發表於 2017-4-21 11:00:0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山東“辱母殺人案”中,22歲的於歡被判無期徒刑,引爆全國輿論憤怒。陸媒報道此案後,常有本地和外地民眾找到於歡的姑姑為他捐款。於歡父親被通緝失蹤至今,母親系獄。於歡上訴的代理律師披露,於歡知道舉國在關注他喜極而泣,並表示感謝。此前有報道顯示,多個信源消息證實,死者杜志浩哥哥和高利貸公司老闆在當地一手遮天,而且於歡母親還不清的高息貸款竟是當地政府官員的錢。

山東聊城「辱母殺人案」發生於去年4月,於今年3月份被大陸媒體曝光,22歲的於歡,因刺殺猥褻凌辱自己母親的催債者,遭法官判無期徒刑。事件曝光後,引爆全國輿論憤怒。網友的憤怒很快得到了回應:山東省高級法院已受理上訴,最高檢察院也已派員赴山東調查。
於歡父親至今失蹤被通緝
據陸媒報道,在於歡案庭審的當日,於歡母親蘇銀霞因涉嫌非法集資被聊城警方拘捕看押至今,她丈夫於西明也隨即消失。於歡姑姑於秀榮稱,警方告訴她,於西明正被通緝。於秀榮接到公安局的電話讓她去公安局談談情況,她說自己不敢去,掛了電話就哭了。
於歡得知民眾支持喜極而泣
近幾日,常有本地和外地居民前來,向於秀榮表示關心,有些專程從外地趕來為於歡捐款。許多捐款者拒絕留下姓名和聯系方式。
28日上午,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軟件行業企業家開車從北京連夜趕到聊城。這位北京的捐贈者不願透露具體的捐贈數額,只說在1-10萬之間。他說一開始想把錢支付給律師殷清利,但殷打算無償代理此案。“所以我們想不管二審怎麼判,肯定會有民事賠償。如果前期賠償到位,對二審也有利。”一審判決書顯示,於歡需要對死傷者支付八萬左右的民事賠償。“如果賠償用不完,以後也可以用於於歡的個人發展。”
3月30日,美國之音采訪了代理於歡上訴的律師殷清利。殷律師表示,向於歡通報了現在的情況,於歡在獄中知道他獲得無數人的關注和支持後喜極而泣,對大家表示感謝。
對於法院的判決  民憤排山倒海
2016年4月14日,大約10名催債人員這對蘇銀霞、於歡這對母子追債。母子先被催債者監視,後母親被催債者用下體侮辱、脫鞋捂嘴;在警察介入4分鍾即離開他們所在的辦公樓之後,糾紛再一次延續。"面對無法擺脫催債者的困局,以及"杵"來的椅子,於歡選擇了持刀反抗。" 後一死、一重傷、一輕傷。
2016年11月21日,於歡以涉嫌故意傷害罪被提起公訴。2017年2月17日,山東省聊城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罪名成立,判處於歡無期徒刑。
3月23日,《南方周末》刊登報導"刺死辱母者",使這一案件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刷屏",成為近期令人最為關注的法律案件。
網民幾乎一邊倒認為,於歡拔刀傷人只因保護母親;更有輿論逼問:為什麼在警察介入的情況下,仍然沒有阻止悲劇的發生。
looking:“死者家屬應該追究警察瀆職不作為,而導致的死亡,提起瀆職賠償與巨額懲罰性賠償”
北京小左b:“於歡的正當防衛,不僅僅是維護母親的尊嚴,更是在捍衛和保護,自己與母親的生命,自由,財產,人格和尊嚴。任何人的生命與財產受到傷害威脅,都有權剝奪侵害人的生命!於歡必須獲得賠償:一是獲得十一個罪犯後面高利貸者的民事賠償,二是獲得錯案的國家賠償。”
guitarmanzw:“此案在中國的焦點在於:討債人在於某面前逼他媽吃屎,再靠近自己陰莖-----這要是不算犯罪算什麼呢?這種行為留的全屍算是萬幸了。換了老外肯定是先把這貨槍殺了再說,對錯法庭上討論。”
中國著名學者,廈門大學教授易中天在其微博上發言表示:支持刺死辱母者的當事人於歡——無罪。"血性男兒哪有罪?刺死辱母者既是正當防衛,更是見義勇為!"
在大陸網站的民意調查中,參與調查的人數高達數百萬之眾,90%的人認為,於歡正當防衛成立,應該無罪釋放。另有少數人認為,即便於歡有罪,也罪不至“無期徒刑”。而多方專家及律師也認為,如此量刑匪夷所思。
警匪勾結放高利貸
據多名大陸媒體人轉發的微信消息披露,“殺辱母者案”中,死者杜(杜志浩)的親二哥在冠縣檢察院公訴科工作,吳的後台是縣人大主任,於家事情轟動全縣,正義人士直接捅到山東省檢察院,才異地用警。有人問杜志浩的保護傘是誰?張傑律師給出了答案:山東辱母案放高利貸的錢原來是公安局、檢察院、鎮政府人員的錢。
隨即大陸網友發現,放貸人的公司地址居然是鎮政府駐地。
3月28日,香港東方日報發評論文章認為,首先,這是一起因追討高利貸引發的血案,而本案借貸率高達120%以上,無疑屬於違法行為;其次,本案中警方的表現明顯屬於不作為,案發當日警方面對追債人的種種惡行視而不見,有為放貸者充當保護傘的涉黑嫌疑。
此外,眼見自己的母親被人虐打侮辱近6小時,而警察接報到場後見死不救。此情此景之下,奮力反抗相信是所有有血性有良知的人,同樣會做的事。
但法庭在宣判時,卻避重就輕,對該案中於歡護母、警員不理等情節隻字不提。面對排山倒海的民憤,最高檢迫於輿論壓力,才重新審理此案。更為悲哀的是,中共的制度,不提倡不支持正當防衛,連見義勇為也遭排斥。
阿波羅網白梅報道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1-13 04:49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