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46|回復: 0
收起左側

湖南侗族出現群體輪回轉生真實案例(視頻)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5-22 13:42:0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在通道侗族自治縣坪陽鄉的地方,出現了一群“再生人”,他們自稱是通過投胎轉世來到今世,並清楚地記得前世的經歷。



報導從采訪通道縣坪陽鄉文化站站長楊盛玉開始,楊盛玉表示,整個坪陽鄉有7000多人,現在通過挖掘有110多人(“再生人”),稱這個比例是很高的。
在楊盛玉的帶領下,記者見到了一位名叫石爽任(音同)的侗族婦女。與其他土生土長的坪陽侗族人不同的是,石爽任不僅能聽懂漢語,還能與記者用漢語交流。正當記者猜測其也許是曾受過很好的教育時,石爽任語出驚人地說這些都是她上輩子的記憶。她說:“前世我是漢族人”,並稱她曾跟前世的媽媽睡在一起,然後就可以講漢話。“前世”從她嘴裡說出,彷彿非常自然,一點也不覺得有何特別。
在記者與其交流中發現,石爽任不僅記得自己前世的名字叫姚家安(音同),還記得自己是哪裡人,住在哪裡,(前世)是怎麼死的,甚至連死時的細節都記得。她還講述了自己後來轉世的事情。從何時記起轉世的事,她記不大清了,只記得是還不大會走時,直到有一天,她像突然清醒了一般,記起了前世的事。
記者了解到石爽任曾找到了前世的親人,並且她前世的親人也已經接受她是姚家安(前世的名字),石爽任說她也是接受了許多驗證之後,才被家人接受的。石爽任表示,她前世死時,留下了兩個孩子,一個兩歲大的女兒,一個三個月大的兒子。這一世轉世,石爽任的年紀與其前世的兒子差不多大,他前世的兒子比她僅大10個月。10歲時,回到前世的家,並經過前世兒子的老奶奶反復地詢問之後,大家不得不承認,她就是前世的姚家安。此後,石爽任更是和兩個前世的孩子來往密切。
節目主持人表示,根據坪陽鄉文化站站長楊盛玉的介紹,坪陽鄉的“再生人”不少,還有一家三四口都是“再生人”的。有的原來是爺爺現在變成兒子,有的原來是男的,現在變成女的,還有的原來是人後來變成了牛,再後來又變成人。種種情況,聽起來簡直令人匪夷所思。
記者又去探訪了一對雙胞胎姐妹。這對前世的姐妹感情非常好,有一天因為貪玩被父親責罵,結果兩個孩子想不開,雙雙服毒自殺了。後來又雙雙投胎到了鄰村的一戶人家,成了雙胞胎。
節目的最後,主持人說:我們對以往的關於意識、記憶的認識,要重新研究。並對記憶、意識是否是獨立客觀存在的現象提出思考。
坪陽鄉上百人有前世記憶再生人,也就是常說的輪回轉生,指人生下來後,便能如數家珍般地說出他前世姓甚名誰、家住何處、做過什麼事、怎麼生如何死、周圍的鄰里親戚等等。更有甚者,會找到前世居住之地,或下葬之所,也有找到上輩子的親人,再續前緣的。
早前,大陸媒體對坪陽鄉的“再生”現象也曾進行過實地采訪。報導稱,幾位權威專家教授到實地考察後,排除了人為炒作和集體扯謊的可能性,認為很有研究價值,建議設立“再生人通道觀察站”。
“人死不能復生”,這句話對湖南懷化的侗族人來講可不一定,當地坪陽鄉上百人有前世記憶,能明確說出前生之事。小孩拿拐杖追打前世女婿,有人見到上輩子兒女難掩親情等現象時有發生。下面是記者采訪的一些案例。
吳素德轉世為吳曉吳曉,坪陽鄉馬田村人。在吳曉3歲那年,父親帶他到姑爺家去串親,一見到已是古稀之年的太姑爺,小吳曉頓時怒目圓睜,抄起地上的一隻靴子朝其猛打,嘴裡還嚷嚷道:“打死你,這個壞女婿,壞女婿!”弄得在場所有的大人們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後來,人們問其原委,小吳曉才說出真相。
原來,吳素德在世的時候,共有兩兒兩女,吳曉的姑爺爺是吳素德的小女婿。當年,小女婿總是跟岳父吳素德對着干,所以吳曉轉生後仍對當年的小女婿非常憤怒。
吳曉常常跟自己的爺爺,前世的兒子回憶數十年前的往事。
白豬轉世為人坪陽鄉譜頭寨有個吳姓男孩,前世是一頭白豬,轉世投胎為人後,因尚能准確地認出曾經殺死它的屠夫容某而在當地轟動一時,屠夫容某因此發誓今生今世不再殺生。原來,吳姓男孩與屠夫容某是一個村子裡的人,小男孩1歲多時,家人帶他到村裡去玩,每次只要碰見屠夫容某,小男孩就要拚命地哭叫、掙扎著,每次都這樣,家裡人也不知道個所以然。小男孩長到2、3歲時,每當看見有人在地里采豬菜,他都要告戒他們,哪種菜太苦,哪種菜太辣,采多了吃不下等等一些話。弄得大人們直好笑,說他小男孩能懂啥事。
這個時候的小男孩在村裡更加害怕見到屠夫容某。每每見到容某,他老遠就會拚命往家裡跑去,每次都這樣。久而久之,村裡人感到這里肯定有蹊蹺,便試着問小男孩是何原因。哪料,小男孩說出了一個驚人的大秘密。原來,他前世就是他外公家裡養的一頭大白豬。還說,那天,屠夫容某帶着一個人來買豬,白豬見不妙,拚命地往外跑,一直跑到他家背後的山地上,但還是被容某等人追上來抓住,抬去他們家給殺了。這可是個爆炸新聞。村裡人一傳十,十傳百。小男孩是白豬轉世的事就這樣傳開了。從此,人們見到小男孩乾脆不叫其名而直呼“小白豬”了。這個名字就這樣一直叫到現在。
湖南記者找到了這個男孩的母親陸居桃。
記者:他是什麼時候講前世的事情的?
陸居桃:他1歲多。
記者:剛開始說話的時候?
陸居桃:剛開始說點話的時候。
記者:他怎麼說?
陸居桃:他講他是豬。人家在外面摘豬菜,他就說你不要拿這種菜,這種菜不好吃,人家問他,他就說他是慢豬。
吳民恩前世為人母轉世男兒身吳民恩,男,都壘人,50歲上下。3歲時就說自己上輩子名叫姚明然,是姚明標的姐姐。姚明然原來嫁到當地楊家後曾生有兩女,生育三胎時因難產而去世。她清楚記得上輩子死於難產時的情景。當時,她因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她母親曾對她說過一句話:“孩子,想我們女人要受這樣大的痛苦,下輩子就是做只昆蟲也要做只雄昆蟲啊”。後來,她死後真的變成一隻雄昆蟲,後又被人踩死,才投胎轉世到當地吳家,成為吳家的大兒子。
吳民恩很小時就能夠指認他過去的“娘家”及其“娘家”所有人等,尤其對其生育的兩個女兒,如今身為人父的他還是以其“養母身份”自居。兩個女兒也樂於接受他就是她們過去的母親這樣的事實。他們互敬互愛儼如一家人。
14歲的小男孩尤海:我隨傘而來“我是躲在爸爸的傘里來的。”14歲的小男孩尤海清楚地記得他是如何從五十公里之外的雙江爛陽村來到都壘侗寨投胎轉世的。
原來,小尤海的爸爸尤民早年做過牲豬生意,在縣城雙江認識了同事殷玉貴。殷有個兒子叫殷小敏,家裡早年曾經為其在爛陽村訂了一門親。但性格開放的殷小敏偏偏不認同這事,還私下裡與另一個女子好上了。為此,多次受到父母的嚴厲訓斥。帶着一肚子怨氣的殷小敏服下了一大瓶毒葯自盡了。
按照當地風俗規矩,這個年齡段是進不了祖墳的。於是,小敏被埋在一處河灘上。與他同埋在這里的還有一個叫貴敏的年輕人。貴敏是個有偷盜前科的人,並因盜竊被抓讓人砍了三個手指而死。殷小敏清楚記得他們在河灘上埋了8個月,但屍體未臭。後來,做牲豬生意的尤民來到他們爛陽村的家,殷小敏和貴敏兩人一起躲進尤民的雨傘里和他一起來到都壘侗寨。殷小敏就做了尤民的大兒子,而貴敏則投胎到另一姚家轉世成了一個女孩子。
該女孩轉世時就缺了三個手指。小尤海3歲的時候,每次見外婆做飯時,都要告訴外婆炒菜時少放點油,少放點油,他說他們爛陽沒有油,節約點油拿去爛陽給他原來的家裡人。那時,從沒出過遠門的外婆根本不知道什麼爛陽,直當是小孩子亂說胡話。一次,小尤海跟着外公到集市上買豬崽,去了三次都因市場缺貨而未買到。小尤海就對外公說,去我們爛陽的家去拿,我們爛陽的家養著一頭大黑母豬,在肚子下面有一點白條,還有12個豬崽呢。外公聽着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第二天,家裡人仔細問小尤海:“哪裡是爛陽村?你知不知道從哪個方向可以去爛陽村”。小尤海指著公路明確告訴他們說,從這條路到雙江再去爛陽村。家裡人帶着小尤海到雙江,一打聽果然有個爛陽,按照小尤海說的去打聽又果然問出個殷家來,直到這個時候外公他們還是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心想,這殷家莫不是真的有一頭大黑母豬吧。進其家去一看,一切又都如小尤海說的一模一樣。大黑母豬,12隻全白豬崽一個不少正在睡大覺呢。接下來,自然是驚嘆不已的兩家人的相互介紹和寒暄。
從此,小尤海就有了兩個愛他的家。小尤海也真的每次去爛陽老家看爹媽時,都忘不了要帶上一些茶油。因為爛陽確實很少產茶油的地方。
楊雲孫子是爺爺老娘投胎 兒子是祖太奶奶轉世按照中華民族的常規倫理而論,祖孫三代同堂的楊民放是一家中的爺爺,自然應當是這一家中無可爭議的“老大”。然而,正如俗話所說“世事難料”。只因他躋下的兒孫冰清聰明,一開口說話就是“我前世就是爺爺的老娘”等等驚人之語,一下子讓本是爺爺的他倒成了不折不扣的“孫子”。兒子名叫楊雲,已過30而立之年。
楊雲2歲時就常對家人說,他前世就是他現在爺爺的奶奶,並能明確告訴自己的爸爸,他們家以前是在村裡的什麼具體位置,為何搬家來這里,屋前屋後都有哪些鄰居,種些什麼果樹等等,說的是真真確確,無一錯漏。
而小孫子日波更神,也是2歲時,小傢伙因調皮,爺爺動手打了他一小下,小日波當即大叫道:“你這個兒子竟敢打你老娘不怕雷轟嗎?!”爺爺當即哄著小日波問道:“你如何就成了爺爺老娘啦?”小日波明確告訴爺爺說,她原來的名字叫吳農之,是從本村的吳柄家嫁過來。這鐵板釘釘的事實直把爺爺聽得目瞪口呆。此後,小傢伙又陸陸續續跟家人回憶了過去的許多往事,件件事說得有憑有據,令人驚奇不已。
從此,爺爺在家是處處不敢得罪自己的兒孫。他認為尊敬自己的兒孫輩沒有什麼不好,因為畢竟人生輪回轉,說不好有朝一日,我立即有可能成為自己兒孫的兒孫啊!
一家四個孩子都是轉世再生人在通道侗族自治縣坪陽鄉,再生人群現象已成為當地一道奇異的風景線。但像都壘侗寨吳祖珍兄弟一家四個孩子都是轉世再生人的情況確實是不多見的。吳紅業,男,1982年生,吳家長子,前世是雙馬村楊東的媽媽,名叫楊培社。生前很是孝順的她,投胎轉世後已是身為男孩,仍然掛念在世的老娘。小小年紀就常常要家裡人帶他到楊家去看老人。自己家裡無論有啥好吃的東西,都會爭着要拿些到老家去孝敬老人。自然,一旦老家有什麼好東西他也要去拿。相隔僅一河之遙的兩家人就這樣默默地相互之間達成了一種互送有無的默契,儼然就是一家人。
更難能可貴的是,與吳紅業幾乎同齡的楊東的兒子,一直很乖地稱呼紅業為“爺爺”。為此,紅業還被當地人戲稱為“小小爺爺”。10年後的1992年楊東的奶奶去世了。此時剛剛10歲的小紅業竟痛哭不止,甚至好幾次一個人跑到墳地上去哭。此事曾被當地傳為佳話。此外,吳家兄弟的另外三個孩子也都是轉世再生人。他們都有一個不同的傳奇故事。
現代人類對於輪回轉生的現象還無法用科學完全證實,但是輪回轉生的案例在東西方文化中屢見不鮮。從中國傳統文化角度看也並非奇事。因為五千年的中華文化是神傳文化,相信人並非一生一世,相信善惡有報。直到二十世紀,西方共產學說被引入中國,強制灌輸“無神論”後,中華正統文化被踐踏摧毀。然而到今天為止,世界主流文化並不接受無神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