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97|回復: 0
收起左側

耿和:與孩子們一起拜見達賴尊者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6-25 07:34:1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來源:
中國人權雙周刊




                看照片里寶貝女兒的喜樂掛在臉上——6月17日,我們娘仨榮幸地在一天里兩次見到了達賴尊者;這是女兒第四次見到這位偉大的尊者。

這張平面靜止的照片無法真實反映現場的那種親切感人氛圍。我們剛剛聽完尊者的演講,心靈依然還在兩萬多人演講現場的那種激動人心的氛圍中。那現場真的是驚心動魄,當時我真的是感覺到,這是只有尊者獨特的魅力可以烘托起的宏偉和熱烈,覺得他是這個世界上不多的與這種人氣般配者。

在尊者身邊人員的引導下,我們娘仨走進了尊者下榻賓館,慈祥的尊者已默默地站立走廊等候我們。親切、慈祥,一種充滿長者魅力的從容,慢聲低語的問候,現場那種美妙氛圍令人備感親切、記憶深刻。

中國大陸有一群不能面對光明的人,他們對光明的仇恨和懼怕的反應令人難以置信。不僅他們自己不敢見達賴尊者,還害怕別人見。幾萬里以外的美國,如果有人見一見尊者,那一定好像踩到那群人的痛處,那種過分誇張的喊痛真的到了十分可笑的地步。這只會讓全世界看出他們與正常人存在着怎麼樣的不同,一臉庄嚴地展示他們的愚昧和對人性光明的水火不容。不是親眼經歷,真的是不敢相信人和人能有着這么大的不同,人類群體里怎麼能有這樣完全不知羞恥的種類。

女兒今年的大學畢業典禮,校方邀請到了達賴尊者演講。女兒為此的激動和興奮成了學校華人學生中的另類——這正是寶貝女兒出眾的幸運,也是我為女兒自豪、高興的理由。

我們的女兒是自由的,孩子的人格是獨立的。她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臉色,不需要擔心魔鬼的挾制,女兒可以自主自己的靈魂和喜好,她完全不需要裝模作樣給別人看,更不需要惦記着做假人。那些隱藏在“祖國”黑影子里的邪惡人渣們統治不了女兒獨立的人格。讓孩子能自主自己的自由和個性,才能讓孩子有主見地安排自己的人生選擇。

女兒第一次見到達賴尊者,也是在一次演講中。時間過去了這么些年,女兒每次提起那次親身經歷的時候,兩眼爍爍放光,高興是掛在臉上的。

在整理這段文字時女兒正好在我身邊,再次和女兒分享了那次她與尊者見面的情形。

演講大廳里的一千多人已靜坐等候,高貴的達賴尊者一手牽着女兒,一手牽着另外一個小男童。引導者為他們無聲地打開了門。女兒說她生命中最震撼的畫面出現在眼前。

女兒說“我當時的震驚是意料之外的。我總以為蜚聲全人類的這位高貴尊者一進門,必然會出現沸騰的鼓掌歡迎場景,然而眼前的情景讓我目瞪口呆,自己彷彿身臨了一個別的世界。慈祥平和的尊者牽着我們兩個童子的手平靜地走進演講大廳後,我看到,一千多人在無聲地起立靜立,所有人都庄嚴注目在尊者身上,我感覺到一種近似神奇的經歷:兩種奇妙的安靜在同一個場里的和諧對接,沒有掌聲,沒有一點不適宜的噪音,在場的每個心靈都能感受到,那是一種震撼靈魂的獨特的歡迎和禮遇。我生命里第一次感覺到了一種那種境界的靜穆,一種神聖,一種與尊者獨特高貴相適宜的靜穆與神聖。”

女兒說那次真要像預料中熱烈的歡迎場景,就不會給她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她說正是那種千人同心製造了的出奇的靜帶給她終生難忘的震撼記憶。孩子說在他身邊,尤其是在那種場合,讓她感覺到了尊者的高貴的高度,說那是只有他才配有的高度。我聽得像前一次一樣流下了激動的淚水,而女兒也哭了,說“尊者擁有着人類群體中罕有的心靈高度和魅力。”

女兒的講述讓我記起在部隊時聽到的對藏人的印象。我當兵時是在喀什南疆軍區司令部會議樓話務總機任接線員,常有成連隊的過路汽車兵入住會議樓西樓。他們是常年往西藏阿里軍分區運送軍需物資的,中間也有不少同年兵戰友。我們這些後勤兵常向他們問起西藏人的信息,從他們嘴裡留下了我對藏人很深的好印象。汽車兵們普遍的印象是藏民表裡如一的誠實。說部隊在西藏路途行進問路和進行露天過夜,從來不要像在內地那樣擔心上當受騙,從來都不擔心夜裡會被偷盜和哄搶。說有時在川藏公路跑車,進入藏民區前的夜裡宿營需要有三分之一的人武裝警戒偷盜,到藏民區後就只需要兩三個兵活動巡視,而且防的主要還是過路的內地車輛。女兒對達賴尊者高貴的描述第一次讓我感覺到普遍存在於藏民族人民身上那些美好品質的根由。

我向我先生提到過女兒對尊者的印象,他說:“這本質上還是宗教信仰里生長出的美好,是宗教提升了的靈魂美好的外溢。這就是人類心靈財富和眼睛裡財富的高低之別。世界上沒有幾個人心靈財富的擁有程度能與達賴尊者比。心靈財富能提升人格人性,甚至於神聖化人格人性,這是人類眼睛裡的財富永遠不能抵達的高度,不論你擁有了多少這樣的財富。今天,中共省、部級以上的權貴哪個不是富可敵國,但他們的人格人性已被完全掏空,被一切正常人鄙視,這是作為人最可怕的損失。他們是人群中最卑賤的富有者。人最可怕的窮賤是一個人心靈的無根,生命被愚昧自我限制在一個偶然的生物過程中,成了一個沒有永遠意義的短暫存在。”

整理這篇文字時,我又專門閱讀了《2016年中國的人權報告》的西藏部分。從我先生的文字里感受藏民族人民不怕犧牲抗爭的高貴人性,更為他們承受的苦難感到難過。在這篇文章的最後,我想引用其中記述西藏人權壓迫的文字,來表達我們全家對他們的敬意和聲援。

“這些年,中共當局一直在整個西藏鄉村執行着非法的高壓強控監控計劃,這個非法計劃正被無限期實施着。人權觀察說,種種跡象表明,這個原定2014年結束的‘駐村工作隊’計劃將長期實行下去。2011年,中共政府開始在西藏實施‘駐村工作隊’計劃,以防止2008年波及整個西藏的抗議事件重演。該計劃從城市抽調2萬1千名中共黨員幹部,至少4人一組,入住西藏的5千個村莊(這極似元蒙時期的‘達魯花赦’模式)。從那時以來,駐村工作隊的中共黨徒們對西藏鄉村實施了侵擾性的監控,包括詢問藏人的政治和宗教態度,強行對藏人進行政治說教,組建黨員安全小組,監視藏人行動,搜集信息,並且向藏人施壓,要他們公開支持中共,反對達賴喇嘛。駐村工作隊花費巨大,佔去西藏政府預算四分之一,原定三年結束。這個計劃從時間長度和規模及耗費方面上都是驚人的。目前,‘駐村工作隊’計劃被中共在新疆廣大的農村地區復制強制推行已數年之久。

“習近平把政以來,西藏進入四十年來人道處境的最黑暗時期。隨着謊言欺騙的日漸失靈,以及與之相適應的藏民族的日漸覺醒,野蠻的暴力鎮壓成了中共在這一地區唯一的、也是最後的‘統治’手法。血腥的鎮壓與血性抗爭此起彼伏,犧牲了許多這民族的好生命。一邊是不斷有血性生命犧牲着,一邊是人們近乎死屍般的麻木着!製造這一切駭悚天地、滅絕人倫慘禍的罪犯們,不僅不能受到應有的罪罰,而所到之處竟昂首挺肚,在各個宏大場合被國際政客們熱烈媚捧。終於有一天,歷史會發出這樣的詰問:致這種毀滅天理人倫的罪惡因素,豈獨是中共一因!

“2016年年底,隨着格桑旺堆(18歲)、索南措(女,50歲)、扎西饒登(33歲)以及多吉次仁(16歲)四位藏人的自焚,使得從2009年以來,在境內藏地自焚抗議暴政的藏人上升至145位,加上境外自焚的6位流亡藏人,共151位藏人自焚,其中包括26位女性。

“每一次於烈焰里燒滅的血性生命,照樣也在燒滅着這時代人類的人性品質及人道聲譽!”

為英勇的西藏人民祈禱、祝福!

2017年6月20日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