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80|回復: 0
收起左側

中國進入“封建”社會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7-10 12:54:2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來源:
爭鳴




                題目本想“叫你封了千千萬,我再建萬萬千”,後來圖省事,乾脆就叫這么一個題目。

政府封,網民建

雖然近年他們不停地在刪在封在關,但在手機微信上真正出現“封——建”二字,本人也是在最近才看到。大家調侃,說是這個國家又再次進入“封建”社會,其實更准確點說,應叫再次倒退到“封建”社會。
現在網民們調侃的“封建”二字,當然不同於它的本意。現在說的這個“封建”,是兩個動詞,一封一建,故網友們在微信上都是用“封——建”來表述。你封你的,我建我的。當真有不知內情的外星人生活在這個地球上(據說有),還以為這個國家的政府是在與網民玩游戲呢。

從手機微信中看到說,幾乎是一夜之間,封了多少多少微信群,又封了多少多少個人的微信號、公眾號。記得中共對一九二七年“四‧一二”和一九四六到一九四八年期間,總說國民黨搞“白色恐怖”。現在似乎輪到共產黨了(事實上中共在這片土地上搞的白色恐怖也不知超出國民黨多少千倍萬倍)!他們現在這么搞法,對不少網民而言,大概也會認為技術上遠勝當年的“白色恐怖”吧。

二十一世紀即使有“白色恐怖”,也不能不與時俱進,否則與ISIS恐怖組織有什麼區別?然而,無數網民正如當時的“革命者”,並沒有被嚇倒,一個群封了,立即換個群名再建一個;一個人的手機微信號封了,同樣,也是馬上再申請一個新的。有上了點年紀或技術差的,甚至早就請人或是得到別人幫助,給他弄了備用的微信號、公眾號,很有點“自有後人來”的意味,故容我也謅幾句:封殺不要緊,只要民主真,封殺群千萬,自有萬千群。

“一網打盡”成徒然

相反,這個政府,尤其是那獨裁者比我們更恐懼。正如有網友在微信上發帖所講,“你說他們完全不知道歷史教訓?不知道試圖以堵住天下悠悠大眾之口只是苟延殘喘之計?當然不是。他們也知道防堵維穩最終必亡於脆裂。但他們騎虎難下,已經回不了頭,只能惶恐驚懼的用盡他們所有能調動的資源。每封一個群每封一個號於我們是成本,於他們更是成本。而我們豪情萬丈,他們恐懼驚惶。所以說,封吧,看他們和人民的較量,誰輸誰贏。”

當局此次大動作,盡管超過了人們常說的殺一儆百,甚至被網民們戲稱為想“一網打盡”,然而,大量手機網民非但沒有被嚇倒,反而在手機上還弄得更熱鬧了。人們在微信上都是相互鼓舞,互相支持、共同堅守。有的帖子讀來讓人大長精神。

比如有一“網摘”就是這么說的:

“一切只是剛剛開始——連續幾天的血雨腥風,封殺了數萬個群,數百萬個個人微信,上萬個公眾號。被封後,沒有誰氣餒抱怨,大家很快投入修復工作,每個人都在默默做自己該做的工作。封號的網友忙着注冊新號,用各種方法找回失聯的網友;群主們則忙着重建新群,拉網友入群;群癱瘓的則忙着轉移難民……”++

“這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戰斗,過程會充滿挑戰、風險,甚至還可能要失去自由。但沒誰恐懼退縮,大家都知道,今日的重建和堅守是為了明日免於恐懼的自由,今日的所有犧牲是為了明天我們的後代不再像我們今天這樣受虐。”++

“正是由於這種力量,讓我們凝聚在一起,這種力量就是信仰!”

專制統治者不會容忍被忽視

僅此一網摘,勝過有些“萬言書”。

官家為何要如此瘋狂,有人是這么分析的:“為什麼當局連微博和微信上的娛樂賬號都要封?這與自媒體的特點有關。在傳統媒體時代,大多數人關注的議題都是由當局來設置的;當局只需壓制少數人的批評和反對聲音,卻無需擔心喪失議程設置上的主導地位。在社交媒體時代,當局不但要防止人們‘批評’自己,而且還要避免人們‘忽視’自己。這些具有眾多關注者的娛樂帳號,雖然不關心時政,更不會批評當局,但它們不斷生產公眾關注的內容和熱點話題,從而在事實上搶奪了當局的議程設置權。專制統治者是不會容忍自己被忽視的,更不會容忍他人比自己更有影響力。”

這很好理解,中國幾十個省的省委機關報以及中共中央機關報即《人民日報》,為什麼還能征訂得出去,就是利用權力,其目的,就是強迫你要接受他們的灌輸洗腦,要你重視他們的存在,尤其不能忽視他們。

然而真有作用嗎?估計他們自己都未必相信,強迫征訂出去的報紙會有多少人真正當作讀物?《南方周末》批香港“法治的惡例”的評論出來後,本人曾作文談了自己的看法,一張報紙不說人話,這張報紙還有何存在意義?一廢品收購者不無痛心地說出一段話:他收廢品時,在許多單位,收到包括《人民日報》在內的一些除了公款誰也不會訂閱的報紙,都是成捆成捆的,根本就沒人打開看過的跡象。那位收廢品者不無感慨地說道:既然沒人喜歡看,為何還要發行呢?現在總說環境不好,可紙張都是用樹處理後做成的。

憲法一文不值

中國人現在就生活在一個“講不通”的社會,因為官方也知道無法與民眾講通,想怎麼說就怎麼說,要怎麼做就怎麼做。制定新的什麼規定乃至所謂法律條文,根本不把他們自己制定的憲法放在眼裡。別的不說,就說封
群封號關閉網站,哪一個舉動都是違憲的,然而,他們不怕,因為憲法在這個國家一文不值。難怪有人就不無痛恨地說道:現在坐在台上審判別人的那些人,其實都是罪犯。

約十年前,本人曾作一短文,認為中國今天其實可稱作“封建主義”的最後階段,因為從毛時代到鄧時代以至江、胡時代,沒有感覺到政治怎樣地清明,與封建王朝並沒有本質區別。而今過渡到習時代,更像是又要回到毛時代一般。中共有什麼三個自信四個自信,但凡有一個自信,也不至此。本人在微信中有個帖子:“網民朋友們,大家想開點:他們也是為了生存!只是他們已經到了非瘋狂難以生存的境地!”

可不是嘛,中共這幾年的瘋狂,不都是為了拖延,不,不都是為了苟延,為了殘喘嗎?我們就多當兩年“吃瓜”的觀眾又何妨。

《爭鳴》2017年7月號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