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49|回復: 1
收起左側

中共公安部部長李震在1973年〝畏罪自殺〞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7-16 07:45:5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陳克江

1973年10月22日上午9點鍾左右,李震秘書鄭愛萍給公安部副部長劉復之打電話說:〝上班時間已經過了一個鍾頭,李部長還沒有來,我找了很長時間沒有找到,不知道到哪兒去了?〞

將近上午11點鍾的時候,有人慌慌張張地的跑來向劉復之報告,說有兩個工人查找到地下熱力管道二三十米的深處,大約在李震房前東北側那個小亭子的地下方向,發現李震弔死在管道上。由於地下管道低矮,死者雙膝跪地,身體向後仰着,上衣口袋裡還有剩下的一些安眠葯。

李震是在十年文革極左的年代,在1972年3月26日公安部部長謝富治病死後接任公安部部長的。1966年9月3日,文革爆發不到4個月,李震被從沈陽軍區副政委調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1967年1月,謝富治主持擬定〝公安六條〞,由中央政治局會議通過並由中共中央、國務院以《關於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加強公安工作的若干規定》下發。這個〝公安六條〞是在文革中製造大量冤假錯案的〝惡法〞。當時謝富治的職務非常多,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文革小組副組長、北京市革委會主任等,李震無論在部內或公開場合,都是以謝富治在公安工作方面的副手、政策執行者的姿態出現的。

1966年下半年後,公安部原部一級的領導除謝富治、李震外幾乎全部被停職,相當一部分局處級幹部相繼被批鬥、停職審查。到1968年4月,公安部共挖出〝叛徒、特務、走資派和有嚴重政治問題的重點分子〞101人,逮捕22人,群眾看管79人,包括7個副部長級幹部。在7個副部長級幹部中,徐子榮、汪金祥、凌雲1967年被逮捕,楊奇清、嚴佑民1968年3月被逮捕;劉復之、尹肇之被監督勞動。

1969年4月,中共召開〝九大〞,公安部領導小組7名成員中,謝富治、汪東興、李震3人當選中央委員。在隨即召開的九屆一中全會上,謝富治、汪東興分別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候補委員,此後,公安部的工作,由李震主持。十年文革,公安部是執行毛澤東極左路線的重要工具。李震在公安部工作近年8年,前3年,李震主要是謝富治的副手;後5年,李震是公安部的主要負責人。從李震的經歷來看,十年文革中,謝富治在公安部乾的幾乎所有壞事,李震都有份。特別是後5年,李震作為公安部主要負責人,公安部乾的所有壞事,李震都要承擔主要責任。

李震死亡當天,時任中共總理周恩來召開會議,決定由國務院副總理華國鋒直接領導查案工作,由公安部副部長於桑等人組成李震死亡案破案組,具體負責案件的查辦。於桑組織技術人員,經過3天的調查,得出的結論是:李震是在服用大量安眠葯後上吊自殺身亡的。

這份報告引起一些人的強烈不滿。當時毛澤東選定的接班人,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說:〝公安部部長李震死了,百分之九十九是被階級敵人謀殺的。〞毛澤東的妻子、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江青認為,公安部存在一股反動勢力。謝富治的老婆、時任衛生部部長劉湘屏堅持李震是〝他殺〞。

那麼,最大的嫌疑人是誰呢?一個是公安部副部長於桑,一個是公安部副部長劉復之。為什麼?因為就在此前不久,公安部內部存在〝算舊帳〞和批判〝算舊帳〞的嚴重分歧。於桑和劉復之在文革前都是公安部副部長,在文革中都曾被批鬥、審查、下放到黑龍江省〝五七〞幹校勞動改造。他們被認為是對〝文革〞不滿的人,企圖〝算舊帳〞的人。1973年10月20日晚上,公安部領導開會討論提交中央的報告涉及〝算舊帳〞的問題時,於桑還同公安部副部長曾威拍桌子吵起來了。李震的秘書鄭愛萍、於桑的秘書戴文殿、劉復之的秘書莫固基、部長辦公室公務員徐仲久等也是重點懷疑對象。

1973年10月26日晚,周恩來在人民大會堂福建廳召開政治局會議,公安部核心小組成員參加,公安部副部長於桑、劉復之一進入人民大會堂就被抓了起來。周恩來宣布撤銷於桑破案組組長職務,將於桑、劉復之及參與調查的人隔離審查。同時,決定破案組由北京衛戍區司令員吳忠負責,中央調查部部長羅青長、中央組織部部長郭玉峰,公安部核心小組負責人施義之等人參加,限期破案。據施義之後來講,對於桑、劉復之的審查,是周恩來向毛澤東匯報李震案情時經毛澤東同意的。

公安部部長死了,兩位副部長被抓了,中共最高層直接過問了,這件事變得非常敏感和復雜了。11月上旬,吳忠向施義之傳達了周恩來的指示:〝破案組要發動群眾,至少要動員千人以上來揭發,要放幾把火。要集中批鄭愛萍、莫國基、戴文殿、徐仲久,對於桑、劉復之也要揭發。公安部要關起門來整頓。公安部兩條道路、兩條路線的斗爭已發展到對抗,殺人奪權的地步〞。於是,整個公安部開始大追查,追查范圍越來越廣,被公開和秘密審查的幹部職工越來越多。據參與調查者的筆記記載,被調查的人數多達133人,其中,局級及以上幹部29人,處級幹部31人,搞的人人自危。

劉復之被抓走後的第二天,他的妻子王岫聯和大女兒紅林也被隔離審查,同時被拘捕審查的還有他的老戰友、天津醫學院黨委書記喬國銓,侄女劉漾、林呈夫婦,劉映、王成夫婦,侄子劉耀和戰友的孩子崔空防等20多人,還有一些同事和親屬,包括在遠郊區工作的大兒子劉暢也受到影響。於桑被抓後,他的兒子立即被趕出部隊。

劉復之被關在安定門外交通幹校的北京衛戍區監護所單人牢房裡,5個月不準放風,不準洗澡,不準換衣服,不準關燈睡覺,不準臉朝牆,不準自由上廁所等等,身心受到極大折磨、刺激和摧殘。他後來回憶說:〝1975年,我釋放出來以後,經北京醫院檢查,認定我是高度的神經衰弱,有假性幻聽。在我一生里,這是受刺激最大的一次,長時間關進單人牢房,無處說話,是一種難以想像的折磨!〞

那麼,李震到底是怎麼死的?

1973年10月30日至31日,在中國醫學科學院副院長吳階平主持下,一批著名專科醫生和法醫,對李震屍體進行解剖檢查。1973年11月9日凌晨3時,由參加李震屍體檢驗的著名醫學專家吳階平、林鈞才等簽署寫出了向中央的書面報告,排除李震死於他殺。當時參加李震屍體檢驗的人員有:劉漢臣(北京市公安局);吳階平(中國醫學科學院);李延吉(法醫,上海市公安局);陳仲芝(法醫,廣東省公安局);吳聲屯(法醫,天津市公安局);韓木林(法醫,北京市公安局);趙海波(法醫,公安部);李伯齡(法醫,公安部);朱燕(檢驗師,北京葯品生物製品檢驗所);張孝騫(內科醫生,首都醫院);陳敏章(內科醫生,首都醫院);王直中(耳鼻喉科醫生,首都醫院);韓宗琦(口腔科醫生,北京醫院);馬正中(病理科醫生,北京醫院);林鈞才(北京醫院);吳蔚然(北京醫院);董炳琨(北京醫院)。

與此同時,北京、天津、上海和廣東四個省、市公安局參加現場勘查的技術人員,對現場痕跡進行了檢驗,於1974年2月2日上報中央《關於李震死亡案件現場痕跡物證檢驗工作情況報告》,也排除他殺。

1976年10月6日,毛澤東的妻子江青,毛澤東的接班人、時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等〝四人幫〞被抓捕,十年文革宣告結束。李震之死案也隨之結案。1977年3月,公安部黨組在寫給中央的報告中〝認定〞李震是自殺。1977年12月,公安部在第十七次全國公安會議上,向到會的省、市、自治區黨委負責人和公安局長以及公安部全體幹部傳達了中央批準的公安部黨組關於李震自殺問題的報告。

李震真的是自殺的嗎?

如果李震是自殺的,以下疑點怎麼解釋?(1)據李震的妻子介紹,1973年10月21號晚上,李震接到一個電話,通知他到公安部5號樓會議室開會,然後,李震披了件軍大衣就出門了,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了。這個電話到底是誰打的?(據施義之回憶,周恩來的秘書講,21日晚,周恩來給李震打電話時,李震還談笑風生——這個細節在最後結案時被有意迴避了!)(2)李震要上吊自殺也要找一個能讓他的身體伸直的地方上吊,為什麼非要跑到公安部機關大院地下離地面很低的熱力管道上半躺半跪的弔死?(3)辦案人員從李震穿的上衣口袋裡掏出幾十片〝速可眠〞,在地下管道里上吊的地方,又撿到掉在地上的若乾片〝速可眠〞,加上解剖時從胃裡取出的30多片,正好100片。據公安部機關衛生所反映,幾天前,李震親自向衛生所小楊要過一瓶100片的〝速可眠〞。既然有100片安眠葯,為什麼不直接呑安眠葯死了算了,還要又呑安眠葯又上吊?(4)就在兩個月前,李震在中共十大上當選中央委員,本人又是公安部的第一把手,很顯然,他是得到中共最高層信任的,他的家庭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矛盾,李震為什麼要自殺?

不管是自殺,還是他殺,李震確實是非正常死亡了。中共奪取政權後的第一任公安部部長羅瑞卿,對毛澤東忠心耿耿,在文革中成為第一批被打倒的對象,被關進秦城監獄,受盡折磨,最後跳樓自殺未死了,落得個終身殘廢。中共奪取政權後的第二任公安部部長謝富治,在文革中倒是紅的發紫,成為毛澤東整人的一條棍子,卻在1973年病死,死時只有63歲。文革結束後,被打成〝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主犯,被開除黨籍,撤銷悼詞,骨灰從八寶山公墓清出。第三任公安部部長李震,最後,被中共官方〝認定〞為〝畏罪自殺〞!

發表於 2017-7-17 07:49:53 | 顯示全部樓層
中外酷吏,都是周興來俊臣的下場,新主上位,必然要消解民憤民怨,不殺幾條走狗何以彰顯“英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