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12|回復: 0
收起左側

曹長青:別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議題了!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7-20 12:40: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劉曉波1993年在紐約接受《北京之春》亞衣采訪時明確地說:“包括我自己在內所考慮的不是一種民主理論上的和平、理性、非暴力,而是一種安全的考慮。這樣一種安全的、非暴力的東西就值得研究……因為這個政權實在太強大了。使用暴力,你沒有辦法與它斗,反而授它以口實。所以說,出於安全、策略的考慮是這樣。”
胡平們聽清楚了,劉曉波自己說的,他不是(!)民主理念上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是策略、是策略、是策略。什麼是策略?就是計謀、算計!
胡平當然早就清楚,他昨天(2017年7月17日)在美國之音說,“我們之所以選擇非暴力抗爭,是因為對我們民眾來說,非暴力抗爭是我們唯一的選項……國家政權所掌握的暴力機器太強大了,民間不可能用暴力去對付。所以出於安全、出於策略,你也不得不採取非暴力的抗爭。”
這些成天策略、成天算計的人,國內和海外民運的兩大代表人物,他們從來都把策略、計謀看得高於理念,高於原則。難怪跟共產黨算計了30年,徹底算輸!
既然是跟絕大多數民眾一樣,在沒有其他選項的情況下,劉曉波為了安全和策略,選擇了非暴力,那他的“高級”“偉大”在哪裡?如果是沒有其他選項的“唯一選項”,那還用你們那麼高調去張揚、去佔道德高地嗎?在大家都能做狗熊卻找不到英雄的年代,還需要呼籲大家都去做狗熊?而且還顯擺做狗熊多麼高級,多麼甘地,多麼了不起?既然大家都已經在呼吸空氣、沐浴陽光,還需要你們來號召大家都去吸空氣、沐浴陽光嗎?劉曉波本來一個自保的策略,後來他自己和胡平等一干以作秀為民運首要目標的人們,就硬是把這個算計甘地化、馬丁路德金化了。
我實在不想在劉曉波剛剛被葬身大海之際就繼續我在《零八憲章》出籠不久後開始的對他的批評。曉波死的太慘了!4月被查出病,6月7日才保外就醫,6月26日才對外公布,奄奄一息時都被堅拒到西方就醫的最後請求……住院37天就驟然離世,咽氣不到兩天就被火化,火化當天就被葬身大海!
有誰見過死的這么慘的人?劉曉波千錯萬錯,怎麼也不能就死了?!而且是這么個慘死法!我到現在還有一種難以相信的感覺。
看到幾近骷髏的曉波奮力求生地喘最後幾口氣的視頻,真是痛心不已! 無法不想起我第一次到紐約時,面對那個滿眼新鮮卻一片陌生的世界中心,是曉波帶我去觀賞大都會博物館、去參觀哥倫比亞大學圖書館,去看42街的西洋景,去感受時代廣場的自由氣息…… 曉波是個很好相處、也是有話可聊、有想法可交流的朋友,有時還很幽默,比如我想起一個很好玩的:他因參加89民運入獄後,我在紐約東北同鄉會幫他捐了一點錢,托一個朋友帶到深圳他的吉大同學(我們深圳青年報編輯)呂貴品那裡。曉波出獄後,貴品把美元現金塞在球鞋裡(要知道是那個年代)穿去東北送給了曉波。93年來美時,曉波用他特有的結巴調子說,“長青你、你——們資、資本主——義的臭、臭錢可真——臭呵,貴品他藏——在臭球鞋裡帶、帶過來的。” 當時把我太太逗得哈哈大笑。
一個雖然多年不見,但想起來仍栩栩如生的人。實在無法接受,那個當年精神抖擻、在紐約大街上躊躇滿志的帥小伙,此刻竟已化為灰燼、甚至被葬身大海了!
大家都知道中文裡有“死無葬身之地”之說,把它看得很重,形容殘酷、嚴厲的懲罰,所以一般都是用來詛咒對手、敵人——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結果這個14億人里唯一高喊“沒有敵人”的劉曉波居然就“被死無葬身之地”了!我們就目睹了如此一幕超現實的、真實的荒謬劇!
曉波,你不是痛斥中國人“生活在荒誕中卻沒有荒誕意識”嗎?從你給皇上遞諫言狀子《零八憲章》,到被重判11年;從你高喊“我沒有敵人、要“非暴力、消除仇恨”,到你走向死亡、被葬身大海的整個過程,難道不是太荒誕了嗎?在你最後清醒的時光里,是否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這種荒誕呢?我多希望你能出來,一定親口問一問你,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在沒有了恐懼的地方,你最真實想法到底是什麼?!結果你在離世前,連一秒鍾的自由都沒得到,連一口自由的空氣都沒呼吸到。你不僅沒能實現“死也要死在西方”這個最後、(對你來說)最卑微、也應該是最容易實現的願望,甚至連骨灰都永遠不可能埋葬在自由世界了,連象徵意義的自由都無法得到!
在劉曉波被如此殘忍的“國家暴力”害死的今天,那些曾經跟着他唱喝“非暴力”“無敵論”的胡平們,不立刻出來深刻反省、檢討就已經該被譴責了,結果他們反而先跳出來繼續張揚那個有利於延續邪惡政權的作秀高調。
如果中國民間有人偷運武器、組織游擊隊,今天炸了沈陽軍區,明天去刺殺習近平,後天要殺向中南海,你喊這種“要非暴力”的口號也算“有的放矢”,盡管是完全錯誤。可現在連第二個拿刀殺警察的楊佳都沒有,除了政權在一路用暴力殘害人民、欺壓人民之外,民間目前連一絲一毫暴力革命的影子都沒有,胡平自己也說民間根本沒有進行暴力的選項,那為什麼還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胡扯這個“非暴力”的假議題
劉曉波為了自己的活命,也為了做自己的“高級秀”,整出這一堆什麼“非暴力、沒有敵人、沒有仇恨”的景兒,於是一幫對諾獎叩頭的人們就真跟着唱喝起來了。鬧不鬧呵!不讓端着刺刀的共產黨笑話嗎!
念叨了20多年“六四亡靈”的劉曉波“沒有敵人”,那麼那些活蹦亂跳的生命怎麼一夜之間變成“亡靈”了呢?我一直等待着曉波刑滿出獄後問問他,你為之大哭了好幾場的六四遇難者們是被誰殺死的?不是被敵人,是被朋友嗎?真是萬萬沒想到,在我還完全沒有機會問這句話的時候,曉波他自己竟然也變成“亡靈”了!
劉曉波在全世界矚目下,超級迅速地死去、被葬身大海。至此,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劉曉波用生命的代價,徹底否定了他那一堆錯誤的言論。那麼這些活着的人,難道還要繼續那些害人害己的錯誤嗎?
我曾寫過,劉曉波的“不要讓仇恨和暴力毒化了我們的智慧和中國的民主化進程!”說輕了,是用批判一個假設,來顯得自己高級;說重了,它可以起到弱化中國人對專制的痛恨、對共產黨獨裁的憤怒的作用;而沒有相當一批中國人對專制深惡痛絕,對獨裁咬牙切齒,中國的民主就只能遙遙無期。
胡平為了拔高劉曉波的“策略”,這次又祭出被西方左派捧出來的作秀“聖人”甘地和馬丁.路德金,他清楚地知道,甘地們面對的是法治、理性的英美政府,所以那種高調可以唱得成。但我們看蘇聯異議分子、東歐反共分子、茉莉花革命的中東人士,以及全世界所有前專制國家的反對派,誰喊“非暴力、沒有敵人”來着?
再問一遍,既然民間根本沒有“暴力”這回事兒,為什麼成天喊“和平、理性、非暴力”這個假議題?我們要討論的是,胡平的“朝野良性互動”能不能成?劉曉波的“沒有敵人”起到什麼作用?
我們喊的是要革命。革共產黨的命!不是靠刀槍,而是靠思想的力量,是靠說“有敵人”這種真話的力量。人類自古以來都是思想戰勝刀槍,更何況在信息爆炸的今天。不能在思想上戰勝敵人,結果才是肉體被消滅。共產主義滅了那麼多人,就靠馬克思一個人冥思苦想出來的一個烏托邦。
而中國民運的問題是,“沒有敵人”連劉曉波的烏托邦都不是,而是一個自保、作秀的口號。當年很多人真誠地相信了馬克思的烏托邦,可以理解。今天胡平們壓根不相信“沒有敵人”(他不剛剛說完中共是暴政嗎?),卻為了維護劉曉波而百般為他的錯誤辯護,其結果就是欺騙一大批可能奮起跟暴政戰斗的人,讓他們對共產黨那永遠不會到來的改革寄予希望。
胡平們高度贊揚劉曉波的回國、劉曉波的謀取大多數人的共識。我的回答是:如果回國為了活命只能跪着說假話,不如在海外站着說真話;如果為謀求大多數共識而放棄原則底線,去做和事佬,不如單挑,在堅持理念原則的基礎上高喊出自己內心真正的呼喚。
如果胡平們真相信劉曉波的“沒有敵人”,他們怎麼不回到“沒有敵人”的狼窩去改良狼,去和平、理性、非暴力?因為他們知道,那些狼們不會跟他們“良性互動”,而是會把他們變“亡靈”了。
所以,面對一個狼性的殘暴政權,人們要高喊的,絕不是什麼“非暴力”,而是“一定要推翻共產黨”,一定要消滅這只兇狠的狼!自由的渴望在每個人心中。追求自由,無論在哪朝哪代,無論在世界哪個角落,都是那些視自由如生命的人自覺自願的行為。你自己怕死,憑什麼阻止別人做英雄?甚至污衊仇恨共產黨的人是“被仇恨毒化”。對共產黨,對暴政,難道不應該仇恨怒火滿胸膛嗎?在很多情況下,一個英雄就可以扭轉整個乾坤。誰說除了“非暴力”就只有“放棄”這種昏話、混話?
當年有一個勇敢的台灣人在紐約刺殺蔣經國,雖然沒有成功,但蔣經國再也沒敢出國,而且解除了“黨禁、報禁”,也就是被迫地拉開了台灣民主的序幕。今天如果有勇敢的中國人,找機會刺殺中國的金正恩,難道我們是應該高喊着“非暴力”的口號去阻止他嗎?今天的習近平政權,難道不是希特勒政權嗎?難道刺殺希特勒是應該被譴責、被阻止的嗎?憑什麼要把可能的獨膽英雄妖魔化成“激進”?憑什麼要在他尚未萌芽的階段就先踏上一隻腳把他滅了呢?
沒有人期待流血,事實上也不會流血!別拿獨裁者的刀槍嚇唬中國老百姓。這點郭文貴先生遠比劉曉波胡平們頭腦清晰百倍。郭文貴在面對一個流氓政權動用國家力量、國家機器打擊他的情況下,自己一批又一批地爆料揭露中共高官的巨貪,而且還自己出錢(獎勵)號召知情者都起來檢舉揭發。毫無疑問,中共高官們登峰造極的貪腐越多地暴露在陽光下,老百姓對共產黨的憤怒和仇恨就會越強烈。一旦有一個爆發點,他們就一定會湧上街頭抗議,造反!14億人裡面,只要幾百萬站出來,幾千萬站出來,“他們敢殺誰?”郭文貴說。“他們就結束了!他們就結束了!”
沒錯,完全正確!等中國老百姓對共產黨的憤怒再一次爆發的時候,中共就結束了,就這么簡單!哪裡用得着去打游擊戰?沒人逼民運領袖劉曉波胡平們去搜刮步槍、手榴彈,別先嚇尿褲子了,打出白旗,把老百姓們全擋回去了!
哪怕在28年前,在有絕對權威的第一代領導人的天下,在中國經濟尚未跟世界接軌的年代,在沒有手機、沒有網絡把信息瞬間傳遍天下的時代,屠殺,都是獨裁者難以承受之重。鄧小平們對自己的行為從來都不敢理直氣壯。在屠殺的第二天,就開始動用全部國家機器,用墨寫的謊言,去塗抹滴血的真實。直到現在,他們都在全力捂蓋屠殺的真相。
今天,在人人都有手機,人人都是現場實況轉播員的情況下,習近平敢殺人嗎?即使他有毛澤東/鄧小平的狠,下面的將軍們有那份忠、有那個膽嗎?敢負殺人的責任嗎?習近平不僅從來就沒有毛/鄧那份權威,而且,跟廣大網民們一樣天天看網的習近平,你以為他能像當年袁世凱一樣不知道全國人民私下都在罵“習包子、習豬頭”嗎?中南海的網絡可是沒有城牆擋的,海內外的信息他清清楚楚。在獨裁者權威大幅、大幅下降的今天,人民和(別忘了,包括軍人在內的)各級官員的覺醒程度卻在大幅上升。哪裡都不是鐵板一塊。習近平要敢殺人的話,他和彭麗媛就是齊奧塞斯庫夫婦的下場!到時候,全國人民就喊這一句話,看他敢不敢開殺戒?
幾百萬人,甚至幾十萬、幾萬人的一個“暴政必倒!”的口號,就有足夠的力量推翻一個獨裁政權;而一個“我們沒有敵人”的口號,就完全可能毀掉一場必勝的革命。
哪怕鄧小平今天復活,他也絕不敢再殺!即使在28年前,在威嚴的鄧小平一直緊握軍政大權的情況下,都有38軍軍長徐勤先的抗命,拒絕調兵到北京。他說:“寧肯殺頭也不能做歷史的罪人!”他用行動、用坐牢的代價實踐了英雄的豪言壯語。
所以,我毫不懷疑,在下一次中國民主運動風起雲涌的時候,不僅會有更多的軍人抗命,而且會有更多的軍事將領站到人民的一邊,哪怕沒有把槍口轉向習近平的壯士。
在東歐共產專制崩潰的時候,哪裡的軍隊殺學生、殺人民來着?在茉莉花革命、埃及革命的時候,哪裡的軍人殺人民來着?中國軍人在信息封鎖的年代殺了一次,今天還敢再殺?除非你相信中國軍人都是畜生。我絕不信!
站在人民一邊的埃及軍事將領塞西,人民隨後用選票給了他總統大位,中國人為什麼不可以也呼喚這么一位將領出來呢?我們怎麼不可以喊,誰軍事政變推翻共產黨,就選誰當第一屆民選的中國總統。不是只有胡平有當總統的雄心。總之,當人民“必須讓共產黨的獨裁暴政垮台”的目標清晰的時候,什麼變數都可能出現。下一次,是必勝的一場革命。革命!
八九民運的失敗從一開始就是註定的,因為它出發點的標志是在人民大會堂前的跪求,它結束點的標志是劉曉波的“我們沒有敵人”。你一邊跪着求狼,一邊說狼不是敵人,一邊再喊着“打倒共產黨是不民主的(劉曉波語)”,你怎麼可能不被吞噬?!
今天,那些跟着唱“和平、理性、非暴力”高調的,你們站出來說說,到底是誰不和平?誰不理性?誰暴力?劉曉波們的根本錯誤,是去給不和平、不理智、更從來都使用暴力的共產黨遞請求他們改革的狀子;卻對手無寸鐵、被暴力鎮壓了近七十年的平民百姓喊,“你們要理性,你們要和平,你們要非暴力”。真是顛倒黑白、顛倒是非、顛倒價值!
我相信人民的覺醒,人民的力量。唯一擔心的是,到百萬、千萬中國人再次湧上街頭的時候,胡老爺又像香港雨傘運動時那樣冒出來了,他不是高喊“讓共產黨退場!”卻着了魔一樣,一遍又一遍地喊着要學生、百姓退場。那種喊聲呼應着政權的鎮壓,到底是把雨傘運動給滅掉了。還要繼續喊着“我們沒有敵人,要非暴力”去滅我們的下一場嗎?
今天,胡平說,“全世界眼睜睜地看着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死在中共暴政之手而無可奈何。”但在我們強烈譴責暴政之後,要不要檢討,這裡面又有多少劉曉波自己糊塗、錯誤的因素?他壓根沒想到會因《零八憲章》被抓(劉霞說),當然更沒想到會被重判11年,更別提最後的慘死。這個“沒有敵人”卻被敵人如此殘忍地滅掉的事件,簡直像出自上帝之手那麼令人目瞪口呆。
對,我只能套用基督徒的話說,這是上帝允許發生的。無論我多麼強烈地反對劉曉波的某些言論,也不想看到上帝用這種方法拖走他。如果劉曉波的慘死,真正喚醒一批中國人的“敵人”意識,徹底認清共產黨的狼性,那才是他對中國民主運動的最後、最有意義的貢獻。
2017年7月18日於美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