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667|回復: 0
收起左側

認知(七)經濟與人口——被刻意扭曲的謬論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7-31 20:22:2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認知(七)」經濟與人口——被刻意扭曲的謬論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極權制度使人們喪失權力,個人因此也就處於一種無自由的狀態。我們不但沒有言論自由、信仰自由、遷徙自由,反而連畜生都具備的生育自由也被惡棍們剝奪。計劃生育不但帶有社會主義強制性計劃的特點,更能為暴政所導致的貧困找到借口。毛時代反對計劃生育並不是因為他有多英明,而是因為需要更多的炮灰為自己鋪就通往社會主義天堂的道路。動機跟屠夫對豬仔的需求是一樣的,而價值完全取決於一人或一黨。

  去除華麗的辭藻社會主義的計劃經濟與人為的惡意干預,其本質是將人物化的非人。最終的結果是極權惡棍因無私有制的責任心,使他們對人民連放牧者對畜生的憐憫都不具備。而無約束的權力更能助長惡的滋生,這與文化傳統無關;而與極權制度變態的控制密切相關。

  否定馬寅初強制干預人口的昏招,顯然不是出於毛對人權的重視;而是出於限制人口的昏招與不知天高地厚的雄心壯志相違背。毛狂妄地計劃本身需要巨大的人口消耗作為支撐,奴隸制的變相透支民力與對抗自由世界的戰爭意圖,使人口優勢成為可能的潛在需求。因此在毛的眼裡人口只不過是一個物化的消耗品,存在的價值就是被消耗;個體生命根本就不在他的考慮范圍之內。混蛋馬寅初拍馬屁反倒被驢踢的悲慘下場,完全是咎由自取的活該。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中國的人口基數在清末民初就已形成,也是四九之後在歷次殘民以逞的政治迫害;與亘古末有的人為大飢荒中;人口仍能不斷上升的一個最重要原因。人口的增加與人民的貧窮到底有沒有直接的關系?如果有關系,為什麼日本的國土面積是我們的二十四分之一,卻能養活一億兩千六百萬的眾多人口?即使我們的國土是七山、兩水、一分田,而日本何嘗又不是山地佔多數的島國,而且日本山地幾本上是森林覆蓋的末被開墾。如此說來除了四面環海的優勢,我們任何一項都不遜於日本。而且四面環海的地理環境遭受的自然災害也不是我們可以比擬的;頻繁的地震,沿海台風的登陸都是日本地理優勢的另一面。

  以國土面積換算,日本養活的人口遠要超出我們的人口當量。資源與人口的配置換算幾乎不值得一提,我們無論是土地面積;還是資源佔有量都遠非貧瘠的島國優勢可比擬的。如果美國的扶持與原有的資本技術積累是日本富強的原因,那同樣被美國扶持的島國菲律賓為什麼如此的貧窮?

  資本與技術積累同樣占優勢的東德為什麼會落後於西德?英殖民當局留下的原有技術與資本卻使獨立後的緬甸反而越來越不堪,同樣都經過戰爭的陰影,為什麼會有如此不同的差別?當人們感嘆日本人優越的國民性時,其實人們忽略了一個最為重要的原因,也是第三國家在同樣的起跑點;卻輸在起跑線上的重要原因。那就是市場經濟自由化的被限制與市場經濟自由化的充分發揮。沒有自由化的市場經濟,日本人即使真的優於其他亞洲民族,他也不可能有發揮自身優勢的可能。#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因學識所限我不能一一分析各國不同的歷史走向與其中的具體原因,但印度與我們有着極為相似的“人口問題”,可以做為我們問題的參考。同樣人口眾多的印度,他的貧窮同樣也不是出在人口眾多這一環節;而是出在印度實行了長達四十多年之久的尼赫魯社會主義(中間社會主義)。從副總理帕特爾病逝起,尼赫魯的國大黨就以俄為師的實行計劃經濟;並且同樣制定了多個五年計劃對經濟進行干預。尼赫魯對工業私有制的打壓與對公有制的扶持,使經濟喪失了通過自由市場自我修正調節的能力。

  
  而尼赫魯的女兒英吉拉.甘地更甚於其父,七十年代初強制節育的政策就是在她的倡導下實行的。她執政時期的印度,是不尊重個體權力的民主制走向獨裁惡政的典範。印度幾十年的政治淪為了尼赫魯王朝間接的家族傳承,從老爹到女兒;再到外甥的政治接力將印度拖入了貧困的淵藪。這種左派高福利,限制私有產業的計劃經濟一直持續到蘇聯垮台。

  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徹底破產,使印度從九十年初期才開始逐步放棄計劃經濟;朝着市場經濟的方向邁進。莫迪之所以被印度選民青睞不是簡單的支持印度教與古吉特拉邦事件的屠殺(對屠殺本人持絕對的反對態度),將此歸咎於民粹主義的激進是有失偏頗的。莫迪不遺餘力對市場經濟的推動,對左派經濟政策的大膽挑戰(削減對員工不正當的高福利),地方執政時期的經濟增長,才是他民望所在成功的關鍵原因。這種民眾右轉的正常化,是不注重個人權力的尼赫魯計劃經濟引發災難後反思教訓的一個結果;而非民粹主義的激進。#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只要印度將保護個體權力做為民主制度存在的依託,他的發展前景是不言而喻的充滿希望。印度跟中國的貧困都不是人口眾多所引起的一個結果,而是權力限制或干預市場的非自由化所導致的一種困境。

  事實是人口的上升並不會導致貧困,反而可以使不同的個體,在無意識中加大自由市場的范圍;同時也加大了市場對經濟物品的需求。在需求的利益下人的潛能將會被最大程度的激發,市場因需求與創新而使經濟更加繁榮。而人口上升在農業改良現代化的保障下,己被證明有限開發的土地足夠養活眾多的人口。而人為干預人口的數量不但是得不償失的愚蠢,也是所謂理性對不可預測事物的非理性認知。

  即使人口的上升使資源的分配日趨減少是一個假定的事實,人口的干預也不足以使人為的控制具有正當的合理性。因為沒有經濟依託的人口上升只會局限於一時,因為經濟能力決定了他對撫養子女的承受力。那種類似於生育子女的傳統經濟模式(子女防老)在自由經濟日趨發達的過程中,會被理性的自我規劃所取代。因為人的理性使自身有一個成本合算的價值取向,從而決定着人的行為。

  而人道的援助眾多的貧困人口雖是好的行為,但並不能有效的解決因經濟落後所導致的一系列問題。這是倫理與經濟相違背的殘酷現實,也是經濟落後所引發的生存危機。如果沒有人道的援助,貧困的人口必會走向自然的消亡。但憐憫的人道援助如果不能建立有效的經濟機制,她的外部效用將不可能長期維持其本身的穩定。#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因為貧窮的原因不是由於人口的增長,資源的缺乏;而是來自於市場經濟自由化的被限制。而沒有形成市場經濟自由化的原始狀態也會出現這種滯後的弊病,原因都不在於人口的數量,而在於能否建立自由原則,公平競爭的市場經濟秩序。

   所以慘無人道地計劃生育不但是滅絕人性的迫害,也是對經濟增長毫無實際作用的徒勞。某些白痴學者所說的計劃生育的必要性,完全是自身的愚蠢無知所導致的認知錯誤。極權體制恰恰需要利用這個錯誤的認知為暴政所帶來的貧困,及其一切由此引發的災難開脫自身應有的責任。這樣極權暴政不但可以化解自身的危機,反而還能將責任轉嫁給人民。極權制度糾錯的機制反應就是絕不會從自身發現問題,而是用另一種罪惡彌補自身犯罪的責任。

  計生強制性的犯罪行為需要通過某個機構達成其罪惡的目的,而某機構必然會成為這人肉宴席的寄生者;為了自身的既得利益沆瀣一氣的為虎作倀是順理成章的必然選擇,這種人性的醜陋是制度所賦予的必然結果。計劃生育不但不會為計劃經濟(國營壟斷的經濟模式仍然帶有計劃經濟的特點)帶來繁榮,反而只會增添自身的罪惡。他們付助於人民的罪惡與災難,卻要我們的母親與嬰孩來背負他們的犯罪責任。世間豈有如此殘忍而荒謬的怪論?

  人民不但不會因人口乾預而受益,反而要付出血淋淋的代價承擔於此引發的一切惡果。主體民族人口的下降與反文明執念宗教不受約束的人口上升,在生育慾望不成正比的現實下;他們反文明與扼殺自由的優勢將日趨凸顯。將國家置於災難,把民族推向火坑的正是這幫極權畜生。他們沒有阻止災難的能力,卻有超乎尋常阻止人們獲取災難信息的手段。#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計劃生育反人類罪惡的嚴重後果不光是扼殺了兩億多(一說四億)的無限可能,也是無數個個體生命被屠戮的無盡悲慘。最重要的是人的生命不能以經濟價值做為衡量標准,更不能被某個行政機構或某些偏見的錯誤認知計劃。因為人的生育權與母親肚子里的鮮活生命,任何人都無權為其計劃。強制性的計劃生育是對腹中嬰孩的蓄意謀殺。極權惡棍們不是在犯錯,而是有組織的犯罪。我們不需要他們承認錯誤,我們應該讓他們承擔犯罪的責任。

  嬰孩摻雜着羊水的鮮血浸透了苦難的土地,母親的眼淚匯成了悲痛的河流。極權惡棍手上沾染的鮮血,難道能洗的掉?我不相信上帝的仁慈會原諒他們的暴行,我甚至懷疑地獄是否能承受的了他們罪惡的重量。只要尊重個人權力,程序正義的法律沒有做出公正的審判,我對他們的憎恨將不會改變。

  罪惡沒得到應有的懲罰,寬容就不該是我們的態度。對受害者的憐憫是良知的體現,對正在施暴者的憐憫是愚蠢的犯賤。當綁架懷孕母親進行勒索,當沒有贖金撕票流產的那刻起,他們用殘忍的實際行動向人們證明,他們就是我們的敵人。不是人民選擇了仇恨,是他們殺害了人民的兒女製造了仇恨。沒有敵人把仇恨與憤怒留給自己至愛的虛偽,我想沒有幾個能做的到。#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同胞們,是我們的苦難不夠深重?還是他們的罪惡不夠滔天?我們做為有感情的人,良知不允許我們繼續沉睡下去。醒了就不要再裝睡,天下苦秦久矣,睜開眼睛直面慘淡即是我們的責任,也是我們為子女爭的未來的義務。恐懼使我們喪失了反抗與發聲的勇氣,懦弱的委屈求全也是值得原諒的身不由己。但為極權尋找借口開脫罪責,就是人格卑下的無恥。嘲諷反抗的行為,更是讓人不齒的下賤奴性。雖然無恥的言論不是罪責,保障個人自由權力的民主制也會保護言論無恥的自由,但你卻無擺脫子孫以你為恥的自卑。


  
  我雖不是教徒,但我堅信上帝並沒有遺忘掉這片苦難深重的土地。我也永遠感念如飛蛾撲火,先賢英烈們為自由的獻身。是他們像光一樣的縱身一躍劃破了這漆黑的夜空,並使我們不至於迷失方向;也映的我們這個苦難的民族,不再那麼萎靡困頓。民族得以延續的根基與擺脫黑暗的精神有賴於他們的付出,更需要我們爭取個人自由權力的傳承。


  我想只有帕特里克.亨利在美國獨立戰爭時的名言,能准確的概況他們英勇犧牲的精神價值:莫非生命如此珍貴,和平如此美好,竟值得我們以鐐銬和奴役為代價來獲得?全能的主啊,快阻止他們吧!我不知道別人將選擇怎樣的道路,但對我來說,不自由,毋寧死!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2017.7.31 夜

如無特殊情況,拙文認知將不定期更新下篇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