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81|回復: 0

蘇明評論:習近平或許不知道他已民心盡失了

[復制鏈接]

39

主題

40

帖子

505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積分
505
發表於 2017-8-2 20:34:5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蘇明評論:習近平或許不知道他已民心盡失了

2017-07-30  

在人年均僅讀一本書的中國大陸地區里,無知的人肯定佔到了不少的人口比例。其實無知並不可怕,可以去學逐漸成為有知。也可以不學,只要安分地過自己的小日子,同樣可以悠哉樂哉。糟糕的是有知無識的人,永遠不能明白無識其實就是所知甚少。尤其在共黨滲雜進諸多的私貨的思維教育體系中,所知僅僅是共黨讓你知道的;共黨不想讓你知道的方方面面,你仍然無知。

這二、三十年來,共黨為了製造出一個能讓它繼續生存的人文環境,極力把國民毒化為極端的、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其方法就是否定人的自由精神、自主意志、獨立人格。因為共黨最怕的就是人的獨立思考的能力。共黨從來宣傳的都是國家主義、民族主義和集體主義,卻不敢提個人主義。因為個人主義者是有獨立人格的人。他們既不會去黨雲亦雲,更不會去做捂毛、篾片、幫凶等等。他們知道做人的權利,不同意在國家、民族、集體三個主義號召下犧牲個人的權利,更願意為維護他人的權利而付出。這是共黨極不願意看到並極力鎮壓的人。

共黨最怕、同時也是下手最狠的則是自由主義者。因為這種人永遠大無畏地站在社會道義和良知的高度,去為民代言批評政府。這些人並不高尚,但卻有殉道精神。孔子說:“不知生,焉知死。”不過是在短暫的生命中,做些有益於大眾的事情而已。由此分析,胡錦濤們和習近平們,都是共黨這個團伙的最大的捂毛和篾片。它們沒有精神,沒有人格,更沒有思想。僅是想共黨所想,說共黨的那套令人厭煩的車軲轆話,卻自我感覺偉大英明。揭開正人君子的表面,不但一肚子草包,更有滿腹的純利己的小算盤。哪一個不是撈得盤滿瓢滿的?

近七十年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大陸人民確實是災難深重,難忍能忍的中國人始終沒打算推翻這個政權,始終巴望着出現個青天或明君,卻沒明白共黨這種政權只能出奴才。稍稍在思想言論上出格的黨棍,都是共黨排斥打擊的對象。於是習近平才能在中央組織部多年的觀察和考驗下,確認為最優秀的奴才而坐上了頭把交椅。

五年也是人生中不短的一段時間了。從他的言行中,國民們不難發覺,習近平是個無知且又愚蠢、無能且又狂妄、無識且又野心勃勃的人。面對着金融、經濟、社會三大崩潰的局面毫無作為,但卻“東方又紅”地為自己造神。高喊着深化改革的口號,為自己加冕了十幾個小組長的頭銜。重申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口頭禪,卻一以貫之地暴恐酷虐國民的猙獰嘴臉不變。到處講錯話,念錯字,卻膽敢出版習語錄。近日又是習思想、習主義地亂了起來。

習當上了書記、主席,又想當核心;當上了核心,又指使喉舌吹捧自己是最高統帥、國家最高領袖。已然如此了,還想當世界領袖;世界領袖無望了,就想當世界自由貿易領袖;萬般無奈之下,只好權當氣候領袖。卻沒想到世界人民並不想呼吸中國大陸的污濁空氣。

習近平或許感到志得意滿,然而種種現象的出現卻在在說明着不少的問題。共黨組織部所屬的《黨建研究》刊物,以本刊編輯的名義發表文章,明確提出了習近平思想的慨念,旋即整本刊物就唯獨這篇文章被從網絡上刪除了。有識之士分析此事實不難推斷,即使十九大已有了既定的安排,也已被外人所知或不知的原因打亂了。

更有內部消息說,歷屆的黨代會在召開前的5、6月份,總書記就會在中央黨校或其他場合發表講話,為即將召開的黨代會確定主題、主調和主線。而今年7月即將過去,卻未見到此類講話,實屬異常。本人倒認為正常得很。習已狂妄到了把自己架空為孤家寡人的地步上,很難找到能與他共事的人。更何況習這個人好虛榮,不務實,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整天都在干什麼,卻又要乾綱獨斷。除了捂毛篾片跟着起起鬨以外,五年來看不到任何的“無小無大,於公從邁”的蛛絲馬跡。

習召開了幾十次的經濟工作會議,但朝野普遍認為,習李上台至今,經濟不但毫無起色,反而多次出現見底的信號。習在中南海對高層們反復地說,這是因為改革不力所致,並發誓要將改革進行到底。可是他又提不出具體的措施。民間更是把中國大陸的經濟形容為“崛起的稻草人”,和“新型的慫包大國”。所以被習近平看重的胡春華公開表態,“不想接班”。言外之意就是自保,不踢渾水。

6月26日習在深改小組第三十六次會議上警告說:“境外企業和對外投資安全是海外利益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要在國家安全體系建設總體框架下,完善對境外企業和對外投資的統計監測,加強監督管理。”

獨立學者們認為,習為了他的“一帶一路”計劃,向根本就不打算償還債務的國家投入了萬億美元,於是大、中、小企業集團也乘機在海外投資並購外國企業。他們一邊從國有銀行獲得巨額貸款,一邊又把企業外遷,同時轉移集團資產。這些企業搬去了外國,資產也徹底地轉移出去了,政府不但再也控制不了它們,更是無法從中撈取好處了。

更有金融學者認為,中資企業海外投資的一個共同點是:它們都是通過大肆借貸去支撐其海外的並購,這就帶來了過度擴張,尤其是帶來最終難以贖還貸款的風險。還有學者直率地指出,這些企業根本不是在搞海外投資,而是借機轉移資產。它們的貸款是不會還的。

在半年前我們就已經知道中央政府的債務是182萬億。這半年來習到處大撒幣,把家底掏空了。這些企業的海外並購則是在累累的債務更加雪上加霜。時至今日,中央債務恐怕已接近200萬億了。這還沒有把各地方的幾十萬億的債務算在內。在人均背負債務十幾萬元的負擔下,非要說強大輝煌,瞞得過部分國人卻瞞不住世界。

習近平或許渾然不知。現在影響到他的大撒幣出風頭了,才氣急敗壞地跳出來喊停。但也只是把責任推到這些國企和集團的頭上,隻字不提他的“一帶一路”所花的錢,和到處送大禮買朋友所花的錢,實質上就是賣國經濟,更遑論他和他的親信從中收了多少回扣。然而對於本國的那些一生飢飽勞碌退了休的同胞們,至今都不給年年發放的物價補助費,這或許就是習思想。

共黨喉舌發文,要求官員們要“始終以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思想為遵循,切實做為案頭卷、工具書、座右銘。”但是習思想的實質究竟是什麼,至今也沒有出來個人解釋一下。盡管如此,喉舌們看來都死定了姓黨。近日又推出一部名為《將改革進行到底》的宣傳片,直接排斥了江、胡,而以毛、鄧、習排列。這就說明了習這個人不但思想意識,甚至骨子裡已是僵化之極了。足足表現出他的老子打天下,兒子坐江山的帝王思想。

江、胡兩個人由於不是出身於佔山為王的土匪,所以就不能排列在匪類政權的世襲里,毛魔頭、鄧屠夫才是這個政權實至名歸的土匪真命天子。它們死了,就必須要由山寨里的第二代世襲,以維持政權的匪類血統不變。凡是不具備這種血統的人,盡管百分之百地出賣了自己的人格和靈魂,努力以土匪的思想和行為作為座右銘,心甘情願地讓自己的雙手沾滿國民的鮮血。但在土匪傳人的眼裡,仍然不能把他們當做自己人看待,畢竟在履歷中的出身一欄中缺少了土匪這個必不可少的資格。

所以凡是沒有土匪履歷的人,盡管官做得再大,資歷再老,也只能是土匪政權的家丁或奴僕。他們的下一代被稱作紅二代或官二代,其實就是家生子。既可以解釋為家奴所生之子,也可以理解為第二代家奴,或者說是太子黨的家奴。主僕的關系也是世襲的。

自以為擁有天下的太子黨們,還拉攏了一批被叫做女婿邦的人做幫手。但這群在過去被稱做駙馬爺的人就委屈得多了。不但不敢作威作福,反而要時時事事看太子黨的臉色,更被隨時推出去做殺手、槍手或擋箭牌使用。其實同時是奴僕,僅在地位上略高於紅二代或官二代。

習近平剔除了江、胡,把自己排在了毛、鄧之後,這對全體國民來說是一個危險的信號。毛、鄧掌握的四十多年間,正是死人無算的時期,以莫名其妙的運動去搶劫老百姓的家產,以政治口號去殺人,以政治目標去把國民搞得家破人亡,以脫離實際的理想主義活活餓死老百姓,更是多次打出保政權的理由,去屠殺人民和種族屠殺及種族滅絕。

世界在悼念億萬共產主義受難者,但在中國大陸死於共黨暴政下的人數又何止一億。習近平有膽背上毛、鄧的人命債、血債和全民財產債的包袱,就表明他將對國民繼續施行共產暴政,繼續把人命當草芥,繼續以搶劫全民財產為宗旨,其實這五年來他也確實是這樣做的。

中美首輪全面經濟對話於7月19日在華盛頓舉行。共黨副總理汪洋18日中午洋洋得意地說:“任何一個有作為的政府,都會重視與中國的合作。”但在19日的致辭中卻變了調:“合作是雙方實際選擇,對話無法立即解決所有分歧,但對抗會立即損及雙方利益。”他還說,“中國也有人主張買中國貨,用中國人。但雙方都應該清醒地認識到在兩國經貿合作深度交融的今天,中國人不可能不買美國貨,美國人也離不開中國貨。”

看來汪洋和李克強去歐盟一樣,都是乘興而去,灰頭土臉而歸。此次對話的美國商業部長和財政部長則是始終心平氣和地訴求公正、互惠、平衡,始終緊抓着貿易逆差,市場准入等問題,都是共黨政權無法解釋和說明白的關鍵問題。

國際社會講原則。無論共黨送大禮跪地懇求,那些大量積壓的假冒偽劣毒商品也賣不出去。於是使用老辦法,轉過頭來坑中國人。最近的一次經濟會議上,習近平要求“下半年對房地產政策要穩定,保持政策的連續性。”絕大多數中國人馬上就明白了,這就是在維持高房價,坑不了外國人,就只好坑中國人了。

最近看到網上的一則報道,在一次民眾請願活動中,又有人下跪。古人說:“男兒膝下有黃金。”跪天地,跪祖先,跪尊長。為什麼向匪類下跪?八九年北京民運活動中有學生下跪請求對話,最後得到的是坦克、沖鋒槍的屠城。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請願示威也要看對象是誰。面對着暴政用下跪的方式不但丟了自己的尊嚴,更是助長了暴政的氣焰。

古人早就給我們留下了“以暴易暴”的教導,並告訴我們“弔民伐罪”有“周發殷湯”的先例。實在不明白有些人至今還在大談時代不同,什麼冷兵器、熱兵器問題。既然人口、毒品、汽車都能大量走私偷運,難道槍支就走私、偷運不進來嗎?

本人三十多年前在雲貴西藏一帶工作,槍支的買賣走私相當普遍,而且槍支的來源多數是當地駐軍賣出的。所以我相信中國大陸民間有一大批武器。更相信在這亂世末世時期,民間隱藏着一大批的憂國憂民之士,大智大勇之士,深謀遠慮之士,他們正在關注時局,隨時都會站出來撥亂反正造時勢。

固然說難忍能忍,畢竟也有個忍無可忍的限度。共黨這個政權註定亡在習近平的任期內。這也是不存在多少疑問的問題。盡管黑夜漫漫,天總歸是要亮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0-22 06:42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