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93|回復: 0
收起左側

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8-5 11:19:5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駁《《時代之癢與民族之痛》——致楊瀾女士》文


尊敬的“一個思考着的平民”先生您好!經單位同事特意提供,很有幸能讀上您致楊瀾女士文——《時代之癢與民族之痛》,反復研讀了幾遍,然愈讀愈是覺得謬言萬里,終於按納不住,便隨手打上幾個字與您商榷一二。

首先是關於一些歷史常識問題,中華兒女作為黃色人種,據有關地理知識及生物進化邏輯,是從非州而來,處於人類生物進化樹的最高端,可以理解為在自然屬性上是最優秀的人類種族之一,與其它種族相比這體現在如下方面:一是大腦最聰明;二是最強的生育繁殖能力;三是最高的自然壽命;四是最佳的靈活協調體質;五是汗腺身體的進化,等等,這些都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但是在而今世上社會現實體現很一般,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然而你們很多人卻怪罪於“中國人素質差、種族差”,不知從何而談起,是何用意?另外華夏九州是謂“神州”,曾經的山清水秀富饒博大實狀毋庸贅述,所以,中華歷史之發展,無論是思想文化,還是科學理論,直至戰國都是異常迅猛的,這在整個世界史上相比古希臘文明只有過之而無不及;直至後來二千多年各朝專制統治社會,雖然每況愈下然橫比歐美都有領先;最後直至清專制王朝徹底沒落,而後民國中興,而後是本朝“人民民主專制”。所以,中國人,不差!華夏神州,不差!
其次是關於中華才俊偉人,不說“三黃五帝”之類簡直神話般的創世人物,單純從秦漢三國兩晉隋唐宋元明清,哪一代的開國君主,不是雄懷大略一統華夏江山?而且,江山一統後開國皇帝,不說那些“貞觀、光武”之治,隨便是誰,治國理政不是遠遠勝於“人民民主專政社會”么?竟然稱:“毛澤東創造了中華民族歷史上的千古神話。今天要和你思辨的是毛主席這尊神不同於任何宗教之神,他是民族歷史五千年深厚沉澱而自然濃縮的民族精魂。”這種牛B的話也真敢吹!即使蔣毛相比,道德品性方面,中正先生無疑遠勝於毛:個人生活勝於毛(千萬別冒出不久前廣東材料的話來,說:別人談四個老婆是他的本事!)仁慈胸懷遠勝於毛;在戰略政治斗爭上稍次於毛,政治管理上各有千秋,而經濟治理上毛卻遠不及蔣,不過毛潤之先生的文才超群,還可以讓人敬服一下,但史上亦有大文才頭兒,譬如“李煜”,在如此方面絲毫不亞於毛潤之先生,另外康熙大帝自己也給自家的文才吹得上天入地,還有周文王,武曌,等等,可是你們卻把毛捧成了神,真是有意思!從國家頭領角度視之,憑他來傲視中華稱五千年來的民族精魂?這大概只能說他是你們幾大千萬人里的神還差不多吧,要談到整個中華五千年則謬言千里矣!當真你們是從蘇俄泊來的貨,不知自己姓啥名啥了,也忒地太小看我神州才俊了!
您竟然在文中還說:“他歷來就反對個人崇拜,因為他不需要。是那些想得到崇拜而沒有被崇拜的人在別有用心。一個超越歷史和現實,洞察寰宇的領袖難道不知道那意味什麼嗎……”“文革”才過去幾年,您(們)就如此之顛倒黑白,睜了眼睛說瞎話,實在無語了!您該不會說像如今北韓之“神威無敵大將軍……”之類東東,不是個人崇拜,是“人民對領袖的‘尊敬’”吧?
再次是諸多政治經濟概念,特別是關於“國家、階級”,你們首先定義出:“所謂階級,就是根據各自利益自然形成的集團階層。”而後定義出“國家是階級統治的工具”,再後推理出“工人階級是最先進階級”,再後推理出“共產黨是工人階級政黨而由是最先進”,於是就推理出“共產黨人所以要掌控國家政權”!這真是一個讓人啼笑皆非的推理過程!
在中國一直的文字意義中,有關“階級”的解釋只是“利益團伙”,在一群利益團伙里,無論貴賤職業,都在一起(齊)為着一定的利益目標而做事,他們相對於別人,別的利益團體,因為社會、歷史、市場實際的安排,所有的階群都是平等的,所以也就會產生不同利益團伙之間正常的利益紛爭、競爭,這些都是很正常合理的事情,可是,你們竟然推理出了“你們自己是最先進的人群”,真是讓人殆笑大方!眾所周知,首先作為工人,修養學識就絕定非常一般般;而後你們的教條唯己獨尊,儼然一統神教模樣;再次現實之中你們黨派里盡多隻是些地痞混混崽子作為所謂“先進分子”網羅入其中,這可是非常明確的社會現實哦親們!親眼所見知的事實之一就是你們的微觀黨會上,會還沒開完就有着小頭目在張羅着打牌賭局!還是個小頭目,完完全全不學無術的二混子一個,就因為特權關系而在你們的系統中混得風生水起!這種情況在如今神州大地甚而都是如此。處處拉幫結派,一片烏煙瘴氣!這樣的結局也必定是唯己利是尊,由是而衍生的一夥人團體就必定會任由己欲已利而為所欲為!
國家是公共大社會的服務機構,而你們的邏輯是階級統治工具,就是你們的“暴力統治工具”!這真是華夏民族的悲哀!帝王家天下時代里都不敢如此狂言妄行,都要安上若干“君權神授、替天行道”等邏輯,論證自家的統治也僅僅只是為神靈而幹事!你們真是旗桿上綁雞毛——好大的撣子!你們的那一套階級邏輯,實在是謬誤百出,只將會使人類社會始終是苦難重重。按如此邏輯,所有你們對立的階級——資產階級、封建階級,甚而農民階級都被你們整光光了,那麼你們共產黨人——先進工人階級又會形成所謂的“壓迫剝削階級”,普通工人會淪為被壓迫剝削階級;就算普通工人全部被你們整光光了,那麼黨領導群體又會形成壓迫剝削階級……這是無窮盡的,因為這種政治結構的本質就是一個赤裸裸的物慾等級社會結構!恕我直言,你們的“共產主義社會”比“太平天國構想”都還不如。
第四,關於人,關於社會道德結構,你們尚未成得氣候之時,各類關於“民主、自由、公正”之類的話題充盈社會,不絕於當時各類新聞媒體;到而今,你們卻四處張揚着“叢林法則”,鼓吹着“適者生存不適者被淘汰”,這又真是一個讓人無語的號語,這話的核心意思,無非就是暗寓你們之能高高在上,是斗爭、適應了爭鬥法則而應得之必然享益!持這種心思既反映出此類人之殘暴狂妄,更反映出他們的自私和無知!於此,某人且與你們的“磚家”商確一下:有關人類社會,生靈世界,甚而齊寰宇空,都是在諧和宇空里相制相生地運動着,否則必歸一滅於黑洞而消亡。所以地球生靈世界的生生殺殺只是按需進行的“叢林法則”,而絕非按慾望進行的“叢林佔有”。百獸之王只是按體能所需吃食飽足即停止殺伐,稍多佔獲即累自身,絕非你們扣帽的特權爭斗而生成的“叢林法則”;同時再微小的生物在他的領地里都能呼風喚雨,沒有任何邏輯證明老虎就要比小白兔要高了等級!所以,尺有所短寸有所長,每一物都是他領域里的“王”,每一物都只能安然於他自身的領地而快樂存在,多餘非分的佔有隻會累身累心,禍延子孫,即使每一個具體的你你我我都不例外!
再後,聯系鄙人一貫愚見(見有關拙文《》)認為,人,以及人類群休、社會,人性本善!因為任何群體若要圖存發展,它都必要系統進化,作為大社會系統中的一分子而“隨波逐流”。那麼在此之中它都必須要順應着眾生才能一同進步。順應社會潮流眾生,即是要求他擁有善德而為了他人,而後才能發展自己。即使你們曾極度貶踩的“資主主義市場經濟”,在那樣的邏輯下都有着兩大最基本的原則;一是客戶是上帝;二是競爭對手間的利益公正均衡,這都是莫大善焉之天道,更莫說別人宗教信仰品性中的諸多善德!而中國普通百姓,譬如農民,從原生狀態也皆是善莫大焉狀態,於此就不再仔細論述,而你們卻為了論證一些你們的“主義”,顛倒黑白惘顧是非,必遭天譴!
在論證你們的一些邏輯中你們最核心的一個理論好像是什麼“所有制”,什麼公有私有,再大的“公有”,把利益主體擴大,皆成“私有”,譬如現正鬧的“朗洞疆地”,若說成“世界有”,中國人會高興嗎?那從一種角度理解不就是“私有”嗎?同理,再小的“私有”,把利益主體縮小,皆成“公有”:您會把您的一切與您所心愛的人分享,這不就是“公有”嗎?所以,無謂私公,問題的關鍵在於,是誰的便是誰的,不能像而今社會,假“國家、公有”之名,賺取個人、黨團利益之實:亦不能像曾經社會,假“國家、公有”之行,害個人、團體之利。
其實,面對神靈宇空,往來時序,都是“大公境界”!面對神靈我我你你皆是區區微塵,實在不能算了老幾,您(們)的囂張狂妄只不過是緣由您們這類人的極度無知狂妄缺少修養,不知天高地厚罷了。人,還是要學好,歸本,從善,所以,且回頭吧,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在先生文中,有諸多罵“貪官”言語,其實明言人一眼便知實為作秀之舉,目的大概想為扭轉視點,重拾民眾信任罷了,但有意思嗎?像那些你們團體內非常優秀出名的人,而今可以言談出來了,如“王立軍”等,不是勛章一重重嗎?那個“種紅署”的,不也是優異異常嗎?而實質呢?那麼,那些無功德建樹的材料們,更該如何呢?
從您的結語也可以猜度得到,先生您絕不會是一個單純的個人,共產黨的個人不會有這種責任擔當!而只會是所謂“組織授權”的代筆人,想搞些所謂“澄清是非引導輿論”的伎倆而已,此舉在原來的帝王專制時代里也有,他們叫作“正是非”。然而,正是非不是顛倒是非!呵呵,瞎掰的話家天下時代好像還顯得有條有理一些。
你們諷咒楊瀾女士“打開國門……”等言語,這已使爾等原形畢見——僅僅只是想維系統治而已!其實即便不開國門,通過天數推演,亦可知爾等歸亡何處(親們莫又因在下玄妙言語而給扣上“邪幻”帽子哦)。很多事情,天知,地知,你我皆知,靠封鎖輿論往往只會是適得其反的結局。古帝王曾言:“防民之口,甚於防川!”歷史洪流滾滾湯湯,我們應該如何為之?順之則昌,逆之則亡!
臨末了,對先生您最開始的幾句話撇清一下:您說“我今天的話,不是我個人觀點,而是代表着當代中國社會的底層與你那個階層的對話。”見先生此言不知有無必要再說“貽笑大方”一詞了,因為你們此類言語實在太多太多,層出不窮!某人在正常中國社會里或能以“隱者儒士”定性,可在而今的中國社會,按你們的邏輯定性,最多隻能算“農民階級”,是最為標准典型的“社會底層”,不知怎麼就被您給代表着說上那樣的話了!藉此文頁面在下不妨隨筆打下一些農民及普通市民的話:“現在社會是無官不貪,黑得很!”“睜起眼睛看,等他幾爺崽玩個夠……”“搞什麼政策文件,都是那幾爺崽在玩花招!”……這些,應該才是真正“底層心聲”!呵呵,還玩“代表大會”!想逗着誰玩呢?這個世界上,沒有誰是傻子,除了我們自己!總想欺騙玩弄別人的人,結局往往只會害了自己!



貴州銅仁孟之飛二〇一七年七月廿九日完稿於河上田


——————————————————————————————————
附:“一個思考着的平民”原文

《時代之癢與民族之痛》
——致楊瀾女士  


楊瀾女士,在你沒有成功之前你肯定為來自每一個角落的掌聲而感動。然而今天,你不一定需要來自某個角落關注你的目光。即便如此,我還是要向你說,我今天的話,不是我個人觀點,而是代表着當代中國社會的底層與你那個階層的對話。你走過世界,你正闊步在中國的高層次舞台上。我一直用我的雙腳丈量着山鄉的土地。但行為的限制並不代表思維的拘禁,我認為今天的你需要聽聽舞台之外的聲音。 

毛澤東創造了中華民族歷史上的千古神話。今天要和你思辨的是毛主席這尊神不同於任何宗教之神,他是民族歷史五千年深厚沉澱而自然濃縮的民族精魂。反動分子罵他,反華勢力怕他,當代所謂的精英人士否定他,這一點都不奇怪,甚至你的否定也不新鮮。站在你當前的階層利益上說,你也沒有錯,你錯就錯在你沒有站在真正的大多數勞動大眾的立場之上。什麼階級說什麼話,現在看來毛主席的階級斗爭學說尤為正確。在階級社會中,各種思想無不打上階級的烙印。

列寧說:所謂階級,就是根據各自利益自然形成的集團階層。不是誰宣布沒有就沒有的。當今中國社會,不是沒有階級矛盾,而是一直都有,而且十分激烈。只是被強大的政府功能覆蓋了,被經濟生產掩蓋了。政府盡力調和着階級矛盾,努力尋找着不同階級利益的制衡點。國家的長治久安要求必須這樣做。現代科學可以防止地面塌方,但不能阻止地底深處的地震。捂得越緊,沉默得越久,爆發的能量就越大。
 
毛澤東思想和毛澤東的思想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你要細心地區分。說毛澤東思想是馬列主義與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的產物,如果泛泛而談,就不得其深意。你一定讀過不少書,是不是成功秘訣一類的讀得多。作為當代中國的知識分子,即使讀過全世界的經典,如沒有讀懂毛澤東思想,也不算民族精英。你的錯誤也是由於把毛澤東思想看成是毛澤東一個人的思想行為。

毛主席成為黨的主席,一不是自封的,二不是世襲的,三不是禪讓的,在艱苦卓絕的革命斗爭中逐步成就了他的領袖地位。他從不想自立為王,即使是在革命最艱苦的時候,他也始終和黨在一起。他也崇拜過別人,甚至服從別人的錯誤領導。只是他後來發現許多王明、李立三的民族精英都無法承擔民族大任時,他才明白必須由他自己去進行艱苦的探索。他用六年時間研讀一部《論語》,然而,他沒有看到封建王朝的治國經綸中有解救中華民族的有用韜略。這也只有他才具有否認這部經典的智慧。  

毛主席對中國革命的貢獻,你本應該比我更清楚。他的一家就有六人為革命獻出了生命,他連楊開慧一並奉獻給了人民。當時是四萬萬人口,全國有多少個家庭,這個比例你自己可以算。新中國成立後他本可以享一享太平,可朝鮮戰爭爆發,毛岸英就是他在錯綜復雜,危機四伏的國際國內大環境中,為全國人民壓下的一個巨大的籌碼,有多少人能做到這點?這一點你肯定不懂!鄧大人說過一句捫心自問的良心話:沒有毛澤東,中國革命尚在黑暗中摸索。

他老人家一生都在嘔心瀝血,最後的日子裡,房間和床邊擺滿了十萬本中華民族的史籍,他帶着未盡的思索離開了他的人民。每當想到這就難免心寒,可有人就是要詆毀他。

毛主席去世時你看到房間了有什麼?簡單的書櫃衣櫃,他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是人民的福氣,他一生不斂財,不為名,為的是全體百姓,所以中國的老百姓用至真至誠的樸素感情把他推到了聲譽的巔峰。

各位再看現在各級官員衣食住行什麼排場?

他歷來就反對個人崇拜,因為他不需要。是那些想得到崇拜而沒有被崇拜的人在別有用心。一個超越歷史和現實,洞察寰宇的領袖難道不知道那意味什麼嗎!這方面你為什麼顯得那樣幼稚呢?
國共的博弈,如果事前有一萬個預言家,就會有一萬零一個不看好共產黨,國民黨的失敗,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由於其精英高層絕大多數人,利慾熏心,看不見全局。
覆巢之下豈有完卵,道理誰都懂,不懂的是如何生長一隻看到未來的戰略的眼睛。
只看到自我利益的人必然地局限自己。
蔣介石個人算盤不可謂不精,只是他算理不明。而毛主席的英明是一片,是一系列。即使可以重來一次,蔣介石也不可能戰勝毛澤東。

毛主席生前語重心長地說過,我黨真懂馬列的不多。真正的馬列主義者首先應該是一個思想者,而不是只為潮流表面的浪花起鬨。有的人現在看來壓根兒就不是我黨的范疇。不是共產黨的共產黨員多的是。哪一個貪官是民主黨派的?假若沒有權利在手,他們就是十足的盜賊。
我歷來就不承認當代中國有真正的精英,一套光鮮的外衣內全沒了心肝。他們即使有靈敏的大腦卻也沒有脊樑。他們只是潮流中的投機者。他們忘了潛行研究,卻沒忘標新立異。當別人有異議的時候他們說這很正常,當別人認為很正常的時候他們卻說出不同見解。這樣的精英不屬於人民。

真正的精英應該對時代的動向有敏銳的洞察,與人民的心聲息息相通,為民族的痛癢而痛癢,而不只是鏡頭前的伶牙俐齒。  

楊瀾女士,你的海外風光解說詞很漂亮,但你對這個民族的深重苦難思考的不多。你本可以選擇沉默,但你偏要狂言。居高聲自遠。要麼你是有目的,要麼你是被受意,否則就是你無知。

你說“國門一開,神話不攻自破”,你耐心的看看網上,你看看毛主席紀念堂和全國各地毛主席生活和革命的地方,你就知道破還是沒破?
你是不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你只是被你自己編寫的童話中的肥皂泡,遮蔽了無數人善良的眼睛,原以為你是個精緻的女人,沒想到這樣粗略的言論。

國門大開,妖魔鬼怪一同進來,舊社會沉渣泛起,黃賭毒遍地都是,封、資、修無處不在。潘多拉魔瓶倒空後,又裝進了誰的利益?

你富了,只是楊瀾富了,並不代表全國人民都富了。

富人的為富不仁,正是當下仇富現象的根本原因,
人民仇恨的不是富人的錢,而是富人對窮人的態度;
是他們得意洋洋,耀武揚威的做派;
沒有哪個時代有如此多的貪官,
沒有哪個時代有如此多的盜賊,
沒有哪個時代有如此多的娼妓,
沒有哪個時代有如此多的賭徒。 
毛主席的時代軍人和領導犯了錯誤,老百姓都會跪下來求情;
可是現在大量人才和財富流往海外,為什麼呢?
現在當官的犯了錯誤,就是犯法了,老百姓那是拍手稱快!你知道為什麼呢?
 
楊瀾女士,你的所在可以讓你置身事外,而底層的大眾每天都被這些毒蛇纏繞着。巨大的傳統斷裂,急劇的道德崩潰,深重的精神頹廢,極端的物質霉爛,極致的思想腐朽,罕見的行為猖獗。除了較為強大的政府功能外,我看不到這個民族可持續發展的源動力在哪裡。 

人類社會與動物世界的根本區別就在於人類有道德情懷,而動物只有單純的物質需求。如果經濟建設一定要以道德毀滅為代價,那麼經濟建設的意義何在?如果不是,那麼當下的狀況是誰的責任?是設計師還是施工員?是政府還是民眾?是制策者還是建設者?

一個人不知道悔改就不能覺悟,一個家族不知道悔改就不能興旺,一個民族不知道悔改就不能發達,一個政府不知道悔改就不能永久。治大國若烹小鮮,我們太舉重若輕了吧。人眾律應益精,國大策應益祥,略制高遠,利益當前。如果我們事前有足夠預見,有周密的策略部署,有完備的理論系統支撐,現在的一切肯定會好得多。 

改革開放三十年來,經濟社會的增長是有目共睹的事實,但它的伴生物過多了醜陋。
當然,無論哪種社會形態,資本積累的過程都是血腥的,但作為共產黨國家就應最大可能地去除它的血腥味,使其顯得溫馨。 

楊瀾女士,我先不管你的“洗腦”、“催眠”學說,就“有多麼強大就有多麼脆弱”拷問你:
美國總統奧巴馬美國白宮廣場豎立毛主席的銅像?
法國人民為什麼要在巴黎廣場豎立沒有去過他們國家的毛主席銅像?巴基斯坦前不久的軍演為什麼要打出毛澤東的巨幅畫像?是巴基斯坦人民無知,不知道強大的毛澤東是“脆弱”的嗎?如果巴基斯坦非要打中國人的畫像,你認為打誰的合適?他們會接受嗎?落後就要挨打,道理總不會錯。我再問你,與抗美援朝時相比,現在是進步了還是落後了呢?為什麼我們的大使館被人炸了,中國軍人只能在自己家門口捶胸頓足呢?我們到底要強大到什麼程度才不會挨打呢?鄧大人在南海邊畫了一個圈,為什麼到今天卻圈不住南海呢?
我們有今天的國力,如果又能自始至終地突出毛澤東思想,現象絕不是這樣。想不戰而屈人之兵絕對需要那種恢弘的氣度。世界上只有一種人別人不敢隨便欺侮:身強體壯而又有骨氣!錢的多少不是決定因素。  楊瀾女士,你詆毀毛澤東不是個人問題,是民族感情問題。中央也曾說過毛主席的錯誤是偉大的革命領袖的錯誤。錯誤歸他個人,功勞歸大家,這不是邏輯分裂嗎?我們現在迫切需要的是盡快重建那種堅強的民族精神,而不是去詆毀誰。懷念毛澤東不是利益驅使,不會有人發獎金,這是人民感情的必然傾向,這不是正好說明了我們國家的需要嗎?正因為深愛着這個民族,所以痛恨丑惡。
如果我們現在不痛苦我們為什麼要懷舊呢?  崇拜偉人的民族是智慧的民族,崇拜英雄的民族是勇敢的民族,崇拜明星的民族是失落的民族,崇拜金錢的民族是迷茫墮落的民族。這是前些年流行的一則短信。如今鮮花都獻給了美女,我們拿什麼去獻給英勇?你說,我們這個時代到底是崇拜着什麼?明星被崇拜了,所以他們高唱着“盛世太平”西湖歌舞幾時休,錯把杭州作汴州。國際形勢如此危機四伏,國內天災人禍頻頻發生,他們完全是在歌舞昇平中粉飾太平。你看不到嗎?“東亞病夫”不是病在身體,而是病症在腦子和思想,“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國歌讓我們保持着危機意識,但僅有危機意識是不夠的。必須切實的認識到,肥大真的不是強大,我們應立即進行全民健身運動,強健自己的肌肉,結實自己的筋骨,樹立自己的信仰,建立自己的形象。楊瀾女士,民族利益,不能據個人得失。有一次我問一個以前地主的兒子:你熱不熱愛毛澤東?他說:熱愛呀。我繼而問:毛澤東分了你家的田地,怎麼還愛呢?你猜他怎麼說?他說:當地主階級佔有大量土地這種主要的生產資料的時候,就嚴重阻礙了生產力的發展,就必須重新分配。我萬萬沒有想到他能用政治經濟學理論來說明問題。接着他舉了一連串47個事例來說明毛澤東的偉大。請你記住,他是一個小山溝里的普通農民,就在鄱陽湖北岸。
還有一次,我問一個做過右派的老師:你為什麼崇拜毛澤東?他說:最高領袖,同古代帝王一般地位,但有誰不搞特殊化,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你告訴我有過嗎?毛澤東不穿軍裝不拿槍,卻是獨一無二的軍事家,他的詩詞他的書法,他對一些事物的經典表述,等等等等,無不從另一個側面映襯着他的領袖特質。我們的精英看不見在中華大地上破草開荒建基立業人的豐功偉績,只對豪華的室內裝潢,贊不絕口,這未免本末倒置吧。 楊瀾女士,歷史要辯證地看,現實要批判地看。我們一定做錯了什麼,不然不會有這么多人不滿。吳曉波在他的《財富與幸福》中說:“世界上沒有那個國家像當下的中國,對財富有那樣強烈的嚮往;也沒有那個國家像當下的中國,財富與幸福之間存在着如此大的對立。”是呀,經濟增長了,滿意度反而下降了,物質發達了,幸福感反而削弱了。這就是我們時代的奇癢症。它讓人找不到身上的癢處,搔不住,撓不着。又不便大喊大叫,弄得呲牙咧嘴,一臉的尷尬;嚴重的信仰缺失,普遍的價值錯位。瘋狂的道德淪喪,中華民族堅強不屈的戰斗精神沒有得到傳承。黨和國家的凝聚力下降,在現象和本質之間,我們已經蒙蔽了那雙辯證的眼睛。人民大眾的道德情懷和思想感情受到傷害,等等這一切,就是我們的民族之痛,這種痛使我們內心流血。可悲的是精英們視而不見,更可悲的是有的人壓根兒就是渾然不知。楊瀾女士,人生要修煉的東西很多,你不要把心思都用在弄巧上。你是有光環的人,要有對應的政治素質。中華民族卧虎藏龍,不能輕率。我只是個普通百姓,無意去傷害你。因為仍愛着你,所以寫了這些文字。不說心裡不暢,寫了又不知如何處置。寄給你很可能收不到,網上發了又怕有傷害。好啦,最後祝永遠平安!一個思考着的平民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