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17|回復: 0
收起左側

阿行:北戴河的群魔們能生出新花樣嗎?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8-6 10:27:4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現在,北戴河鬼影綽綽,還不是那一幫子人民的公敵在討論如何瓜分民脂民膏?如何分權弄勢、魚肉群體?至於習共打“老虎”拍“蒼蠅”、一舉兩得的事,只能做給傻瓜看景。骨子裡,無外乎就是鞏固獨裁政權,不被奪去,再就是把盜國賊的錢轉移到自己的錢袋裡,還唐哉皇哉地“上繳國庫”,其實不過就是“黨庫”,而這個黨庫,又是被習近平王岐山控制着,隨欲可以送人,可以用在殺戮人民的款項上,還可以給自己的公司充值。所以,凡是被蒙蔽的人們,並不知道,這種“上繳國庫”無非就是變着法子把“盜國賊”的錢財掠奪到自己的手裡。

    王岐山這個宮廷碩鼠,雖然沒有落地,還在飄飄地雲山霧罩,自己夾着的那泡屎自己很清楚,不在他身邊的聞不到臭氣罷了,並不代表不臭。眼下,他也來到了北戴河,恬不知恥的已經大貪特貪、還不謝罪,真的是死不要臉。讓明眼人都清楚,他不過利用權勢,幹得比較隱秘一些,加上大王習近平還需要他撕咬江家幫的人,所以不會對他有什麼不妙,再說,一向狡詐的郭文貴這樣的人都弄不準他究竟用什麼手段控制盜取的民脂民膏,那麼一般人也就根本無從查起,到是有些嘍啰,尚能證實王岐山與貪腐沒有關系,而這種魏忠賢不貪腐,鬼扯!若是披着“民主人士”外衣的同仁也在幫助現代魏忠賢幫腔的話,那就可惡至極得很。

    這些還不說,我們看看習共的邪惡程度,他們竟然把黨凌駕於國家之上——有公開的旗幟為證,更說明,他們依然要利用共產黨這個邪惡組織繼續搜刮民財,禍亂國家,因為中共國的錢財幾乎都在趙家人手裡,而且趙家人狡猾一些的都轉移出去了,做個隱形富豪,剩下的,也是“後起之秀”類,手裡的錢財不僅不是黃金,反而可能是災禍了。因為習黨知道,江澤民獨裁以來,把國家的錢財都弄到自己人手裡了,老百姓沒有多少多餘的錢財可以搜颳了。所以,對那些雖是趙家人卻不是一個血脈的也就開始了宰殺。

    那麼,他們搜刮錢財到底用在什麼地方了呢?首先,我們可以肯定,為了掩人耳目,也用了一些公眾福利上,但絕大多數還是充盈了自己的勢力。這一點不用懷疑,都能看得到。而且,趙家人的德性在那擺着,讓他們“全心全意”地為民眾服務,這未免是很奢侈的要求。盡管都在北戴河群魔們開孤會,不會決策出於民於國有益的政策來,還不就是確定他習近平的大獨裁者的特權,比起希特勒來,還要更勝一籌。

    所以,鄙人最想提醒大家,不要把中共這伙匪徒看成是什麼“公僕”,這類土匪所要做的就是搶掠,其骨子裡產生出的本能就是吃掉眾人,來滿足自己的慾望。到是有些企圖在習共那裡撈到一些好處的不是趙家的機會主義者,還在為習共張目,實在可惡。特別是那些已經走到民主陣營里來的什麼教授學者,什麼大人物,反而不是來為民主社會到來奉獻自己才智的,而是來幫助習共證實,他們絕無貪腐之事。

    事實上,不管是習近平,還是王岐山,就用他們的條例來衡量,都是貪腐分子,都會是人前是人人後是鬼的東西。郭文貴不過就是自己的無良行徑,在揭發王岐山貪腐的問題上,才被各路蟊賊捉住了一些把柄所攻擊,而且,那些趁機想在郭文貴那裡已經受到損失的如謝建升之流,也在沉渣泛起。其目的就是想在郭文貴那裡收回被掠奪去了的財富,而郭文貴的財富大多又被習共凍結了,向郭文貴索要,豈不是故意弄事來了?

    雖然我們不支持郭文貴的邪惡行徑,但我們應該看到郭文貴之所以能邪惡是因為中共的庇護所致,我們的主要精力應該用在掃除邪惡製造的場所,而不僅僅是某個人,就如同王岐山郭文貴類,他們都是一夥的,無外是兄弟反目而已。我們為什麼就不能在王岐山這種身上找到我們該揭發與打擊的基因呢?

    習共幫凶揭發郭文貴是盜國賊,大騙子,亂倫,這些 “殊榮”若扣在中共匪徒身上才更合適。因為製造欺騙與盜國的,就是這伙人,郭文貴不過就是其一分子,而且,他們由於性取向的問題,做些扒灰亂倫的事,不足為奇。

    眼下,習共要在北戴河召開分贓會,沒有小百姓的好,印度已經侵略到中共國境內了,他們竟然能“越界”而不“侵略”用語就可見,外辱內困的也與我們沒有關系,到是我們該關心的應該是誰能帶領我們劈風斬浪,早日鏟除獨裁統治,建立起來屬於中華民族的民主國家來。而那些狗咬狗的勾當,我們最好還是躲開,不要被攪和到裡面去。以免被感染狂犬病。更不該為虎作倀,做那損人不利己的幫凶。

    同時,更不要上了習共的當,給他們做沒有獎金的清白的證人。這一點,我們已經看到,有些人已經做了王岐山清白的證人,間接證實了郭文貴說謊造謠。這裡面大多是習共的幫凶或特務,極少數人是些“已明真相”但為了討好習共准備回國受寵的機會主義者。試想,中共以來,這個暴政內的殺戮者,哪個不是謊言家?造謠分子?盜國賊?掠奪者?郭文貴不過就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有我們的什麼事?我們着什麼急?認什麼真?難道他們的邪惡行為不足以自食其果嗎?

    馬克思雖然說了許多話我們很不愛聽,但所說過的“資本來到世間,從頭到腳都帶着血和骯臟的東西”已證實之中共國資本大體是這樣的。雖然不能說所有的資本都是骯臟的,但至少可以說,在中共國里的富豪們,如果不跟權力者勾結,參與一些骯臟的盜國交易,哪裡有什麼大富翁呢?

    所以,歷來我們不高看什麼“打虎”?什麼“拍蒼蠅”,就是因為這都是迷惑國人不要加力獨裁統治死亡的局,而他們自己本身就是鬼魅魍魎,不做人事的惡魔,原本就沒有什麼正義良心,更沒有人性,道德底線。也就該讓我們知道,他們搶來的也好,騙來的也好,都是為了加固他們自己的獨裁政權,幾乎就是為了更方便宰割我們小百姓的卑劣手段。

    更讓我們看到,弱勢群體依然受害,沒有公正可就,更沒有公平的機會享受社會福利,只要稍有差池,就只能自滅,無二可選。而習共流氓成員,任何一位,都沒有這樣的憂慮,他們一邊做盜國大盜,一邊強奸民眾,綁架國家政權。所以,在北戴河鬼影綽綽的那伙賊人,都不是什麼善類。

    看到滕彪先生的《要做黑暗中的閃電》,他的目標卻是“目標是對中國民主化進行更多研究,並借鑒其他國家的經驗,”,還說“我們希望寫一些關於中國未來憲法設計的內容。”這位先生雖然是志在必得,但他的“閃電”我覺得缺少點份量,因為實現中國民主是關鍵,怎樣實現民主是策略研究,而借鑒其他國家還很不夠甚至不符合中共國實際不說,就又搞一個未來中國憲法來,這未免離客觀實際的主題思想太遠了。

    真正的閃電是刺穿黑暗的光,黑暗還沒有刺穿,就想到如何陽光明媚未免早了一些。而我們許多的同仁,總是喜歡設想未來的事,而忽略了現在做什麼?怎麼做才好?甚至沒有多少確實影響獨裁政權立馬倒掉的策略。到是“鳥還沒有打下來,就想到如何加工了,甚至是怎麼吃更好了”。

    當前我們該做的還是要強大起來,這不是廢話,而是幾十年的經驗教訓告訴我們,弱小的我們,無法與流氓土匪講道理,對於流氓土匪,最有效的說教就是在力量上能壓倒他,才能得到他們的重視。至於如何強大起來,當然需要符合實際的開疆擴土。

    而能做到這一點,才能再奢談未來的事。並希望更多的同仁,就是能做刺穿黑暗閃電的光明使者。也只有刺穿黑暗以後,才能給民眾帶來光明,才更有資格言論民主憲法的事情。更能把北戴河那一幫子鬼魅魍魎踢下壇台,依據民主憲法,把其一一送到監獄里去。

    到那時,毛澤東不是人民的“救星”;鄧小平不是人民的“兒子”;習近平也不是人民的“學生”,他們都是人民的公敵。


                                                                                             2017年8月6日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