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595|回復: 0
收起左側

為更多的楊佳呼籲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8-7 15:30:3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在中共國,由於流氓們自己褻瀆自己的法律,從不停止踐踏民權,造成了千千萬萬的冤假錯案,民眾的反抗,也就無法枯竭,而維系流氓政權的共產黨,還在做最後的垂死掙扎——不使邪惡的獨裁政府早日倒掉,讓更多的民眾不得不無辜犧牲自己的實際利益、以及自身。現在的中共國,已經完全陷入了物慾橫流的境界,讓哪位道德家來改變群體的信仰,由於上流社會的普遍墮落,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在當權者撈足了暴利以後,國內的弱勢群體卻在普遍的哀鳴,多數只能嘆息人不逢時的遺憾。其中的楊佳壯士是一個粗落的漢子,他沒有“知識分子“的文雅,在得不到原本應該得到的說法以後,用那畢生的一切,交換了一個新的說法,使劊子手們在濫害無辜之時有了起碼的報應。

   其實,早在幾年前,我們並不欣賞文質彬彬的雅士,到是覺得改變中國的近況,道德家的能耐是不夠的,只有楊佳似的勇士早日充斥中國的政治舞台,才能使原本就沒有人性的統治者受到必要的震懾與制約,才能使中共國完全、早日地進入民主時代。
   過去,我們對動物家族的互相傾軋是不能理解的,總覺得血淋淋的撕咬太過血腥,太過殘忍,希望我們人般地掩住血的鏡頭,讓文明點的行為在地球上逐漸升浮,但是,沒有文雅的動物家族,是沒有道德觀念的,他們的廝殺總不會顧及弱小的生命,會毫不憂郁的成為自己的美味佳餚,因為它們也要生存。
   楊佳不過是被流氓警察毆打、侮辱了一天,或准確地講,僅僅的十幾個小時,這在中共國,原本是很稀鬆平常的事,對於沒有反抗意思的人們來說,還不是家常便飯嗎?流氓的統治者,何時不是侮辱自己的民族?羞辱我們的弱勢群體?至於無故的殺戮,也從未心慈手軟過。
   還好,我們民運系統里的大腕,好多再也不是和平抗暴地誤導群體了,知道了文雅是改變不了流氓政權擁有者的實際行為,那就是楊佳似的英雄如荊柯般地被無意中寫進了中共國近代史里。一邊是,我們佩服楊佳能給流氓者一個最有效、最准確的說法,一邊是,提醒我們,不能再與流氓們講什麼道德操守,因為他們與森林家族中的低級動物一樣,根本就不懂得什麼是文明操守。
   那麼,在流氓者依然暴虐的時候,我們作為理性的老牌民運人士,如何給自己開拓出可行的民主道路呢?首先,我們堅決反對擴大公開的斗爭,原因是北京流氓當局從來就不按照規矩出牌,總是用侮辱、殘殺來對付我們這樣的信仰者,盡管他們表面上也能裝模做樣,但我們看到的是:空前的卑鄙行為直接損害着中華民族的實際利益。
   是的,如果對待一個文明人而採用更文明的手法,那麼,社會就自然和諧,相反的時候,這個文明人得不到文明的對待而是羞辱或被害時,他能象楊佳、胡文海、錢文昭那樣來個正確的說法,中國的流氓們就不至於這么今天般地囂張。當然,讓秀才們象楊、胡、錢那樣地給個說法,這未免太高看了秀才的能力了。
   同時,我們都清楚,在國內,能給予當局說法的不只是楊佳,還有錢文昭、胡文海,當然,這兩位大英雄沒有楊佳今天有名氣,原因是,過去沒有多少民運人士對錢、胡肯定,由於北京流氓當局近些年的殺戮更加血腥,才使我們這些秀才般的民運人士感到說理、忍讓反到縱容了流氓當局的邪惡行徑,所以,楊大俠士才比錢、胡更有名。
   說起來,攻擊法院,懷揣炸葯,比楊大俠士所造成的歷史轟動小不了多少,也算得上第一個吃螃蟹的人,胡文海緊跟其後,用手槍擊斃了幾個貪污、禍害農民的當局最下級成員,都是值得我們頌揚的角色,就是因為我們的指導意思的落後才使他們被埋沒了。
   我們什麼時候喜歡過暴力?就是因為討厭暴力,才不屑採用暴力的手段,看來,獨裁統治者不下台,暴力的行為就不會消失,陸陸續續的追隨者,已經不少了 ,但還是欠缺很多,這不容得我們心慈手軟就能改變的了,而我們在這多事之秋里,應該採用什麼形式應對呢?別以為我們有思想、懂得較多的手段,就足以改寫中國歷史了。其實,我們在室內的設計,不如街面上的楊佳的思維准確,而且是刀刀中的。
   被楊佳殺掉的人既然被當局認為是英雄,那麼一點也沒有錯,這些該殺的人,怎麼不是北京流氓當局倒掉之前的犧牲品呢?楊佳們走過的,我們為什麼不再研究一下,對付流氓當局,只有這樣,才更符合中國境內的政治實際?
   我們為更多多的楊佳們呼!!!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