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228|回復: 0
收起左側

江澤民御用文化人內幕(2)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8-8 16:39:5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梁木


為維護江澤民集團搶占貪犯罪所得利益不丟,劉雲山是執意要替江澤民製造一個可以用來作惡、斂財的偉光正當擋箭牌。



劉雲山,顛覆民族抗日歷史的真兇
概要
朝代更替的歷史告訴我們:打天下者坐天下。
今天坐在共產黨執政位置上的江澤民集團知道:天下不是他們打的、他們也不是共產黨、他們不配坐天下。
尤其江澤民從打着鄧小平企業改制幌子,帶領兒子江綿恆搶了國企“上聯投”、率領黨員幹部瓜分私有了自1949年以來中國人民辛辛苦苦創造的全部社會主義公有制家底那天開始,《憲法》規范著公有制經濟的共產黨名存實亡,江澤民集團己淪為當今世界上最大的一個黑手黨。一個把全部國家經濟都搶歸黨員幹部私有,卻打着共產黨旗號對人民行兇作惡的刑事犯罪集團。
江澤民集團懂得:毛澤東締造的共產黨是被他們毀掉的。江澤民集團更懂得:在將公有制的國有集體企業搶歸他們自己家族私有之後,要維系其犯罪所得、不被吊蛋凈光的老百姓反攻倒算、不被追究,唯一的辦法就是繼續利用共產黨這塊牌子當權、擋罪、拿毛澤東說事。
為此,御用文化五毛製造了一系列欺世謊言,其中一塊偉光正牌坊就是由劉雲山操縱文宣顛覆國共兩黨抗日的民族歷史。
(—)為什麼說是劉雲山顛覆了國共抗日的民族歷史
1、毛澤東是篡改這段歷史。
世人皆知:中華民族的抗日歷史是由蔣介石書寫的。毛澤東不抗日,但篡改了抗日歷史,其立論觀點是:
——抗日戰爭的正面戰場是由國民黨領導的、中共領導敵後戰場。毛澤東強調“本黨(在敵後抗日)起到的作用是“中流砥柱”。對於抗戰的主導,大嘴毛澤東也從未敢講“中共領導抗戰”。
歷史學家楊天石先生曾追述毛澤東在抗戰時期對蔣介石的評價:“1938年抗日戰爭剛剛開始的時候,毛澤東在延安(在中共中央的六屆六中全會上做報告)說:“國民黨歷史上有兩個偉大領袖。第一個是孫中山,第二個就是蔣介石”。所以1938年毛澤東稱領導民族抗日的蔣介石是“偉大領袖”,是“最高統帥”。
但是到了1945年抗戰結束,毛澤東就稱蔣介石是“人民公敵”。個中滑稽的是:毛澤東稱蔣介石人民公敵沒幾天,就應邀到重慶開會,在重慶的會議上,毛澤東又高喊“蔣委員長萬歲”。
毛澤東對領導民族抗日的蔣介石是“偉大領袖”、“最高統帥”的評價,在歷史的當時是說了真話;抗戰結束後,毛澤東稱蔣介石是“人民公敵”,那是為搶天下造勢。毛澤東講話沒有道德標准,在不同時期對不同的物件,包括對蔣介石不同的評價”,取決於他陰謀天下的需要。
抗戰結束時,“勝利果實屬誰”,成了現實的利益之爭。此時的毛澤東把自己蹲在山上不抗日的嘴臉與蔣介石作了個對調,公開發表文章遣責蔣介石說:“蔣介石蹲在山上一擔水也不挑,現在他卻把手伸得老長老長地要摘桃子……,你沒有挑過水,所以沒有摘桃子的權利。我們解放區的人民天天澆水,最有權利摘的應該是我們。”(毛澤東:《抗日戰爭勝利後的時局和我們的方針》,1945年8月13日)。
此後,外戰外行,內戰內行的中共從蔣介石國民黨手裡奪得天下。中共建政後,毛澤東成了抗戰英雄,毛澤東關於國民黨“消極抗戰”、蔣介石“摘桃子”、中共是抗日“中流砥柱”等胡言亂語,成了中共篡改抗戰史的定論。
2、江澤民、胡錦濤,沿用了毛澤東篡改民族抗日歷史的基調。據大紀元報導:檢索中共領導人江澤民、胡錦濤分別於1995年、2005年抗戰勝利紀念日的講話文本,可見:其立論表述國共兩黨抗日的歷史,均沿用毛澤東留言:即“國民黨領導正面戰場、中共領導敵後戰場”,雖強調中共(在敵後)的“中流砥柱”角色,但均避免使用“中共領導抗戰”字樣。
有學者研究: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近年發表的紀念抗戰文章,基調與此相同。
表明:截止2005年,在劉雲山羽毛末豐之前,中共從毛澤東、江澤民到胡錦濤,對民族抗日歷史的篡改,都是被劃了紅杠子的。即除了誇大中共在敵後的作用,主戰場就是由蔣介石領導的。
3、劉雲山顛覆民族抗日歷史。
a、蔣介石領導的民族抗日歷史,是被毛澤東確認的事實。本無置疑,但是待到劉雲山替江澤民主持中宣部主管文宣之後,就被顛覆了。國民黨抗日的歷史被否定,變成了中共主導抗日,國民黨不抗日。(這也是筆者定位劉雲山是顛覆而非篡改民族抗戰歷史的原因所在)
b、劉雲山顛覆民族抗日歷史的證言如下:
據中新社北京2015年7月7日電 (記者 歐陽開宇)報:在紀念民族抗戰爆發七十八周年暨《偉大勝利歷史貢獻》主題展覽開幕式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劉雲山發表講話指出:“78年前的今天,日本軍國主義蓄意製造震驚中外的盧溝橋事變,悍然發動全面侵華戰爭。面對民族存亡的危機,中國共產黨毅然擔負起民族救亡的歷史重任,海內外全體中華兒女萬眾一心、眾志成城,一批批抗日勇士和愛國將領義無反顧、浴血奮戰,贏得了近代以來中國反抗外敵入侵的第一次完全勝利,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作出重大貢獻。隆重紀念全民族抗戰爆發78周年,舉行《偉大勝利 歷史貢獻》主題展覽,目的是銘記歷史、緬懷先烈、珍愛和平、開創未來”。
劉雲山這番講話,明眼人一看就懂:他這是為顛覆民族抗日歷史定調。
可以說,為維護江澤民集團搶占貪犯罪所得利益不丟,劉雲山是執意要替江澤民製造一個可以用來作惡、斂財的偉光正當擋箭牌。
c、為製造顛覆抗日歷史的文化氛圍,劉雲山為文宣系統大開綠燈。
報導稱,劉雲山主管文宣以來,文化部創作中共抗日題材的電視劇,只要主題表現的是中共主導抗戰,原則上不審查。這是劉雲山縱容文化人吹捧中共抗日的詭計,卻被文化人拿來向劉雲山感恩戴德,替劉雲山創造了200多部抹黑國民黨、美化共產黨的抗戰劇。
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副局長田進稱,抗日戰爭題材成了中國電視劇、電影、圖書的熱門主題。這些影視作品和出版物是為了“突出中國共產黨在全民族抗戰中的中流砥柱作用”。
d、在劉雲山主持的紀念民族抗戰爆發七十八周年暨《偉大勝利歷史貢獻》主題展覽開幕式上,劉雲山公開聲稱:民族抗戰的歷史是共產黨書寫的,其會上分發小冊子顯示:共產黨在抗戰期間殲滅了171.4萬日軍和偽軍。
可見,中共顛覆國共兩黨民族抗日歷史的罪源於劉雲山。劉雲山是顛覆中華民族國共兩黨抗日歷史的真兇。
(二)劉雲山小傳
1、劉雲山的簡歷
1981年,劉雲山以一篇“夜宿車馬店”的新聞稿件成為新華社名記。後來,借文化人的台階步入政界。
91年升任內蒙古赤峰市委書記,受到江澤民、曾慶紅的賞識,93年被提拔進京任中宣部副部長,99年7·20後,是江澤民用來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宣傳機構負責人,負責全國迫害法輪功的宣傳工作,2001年間,因夥同中央電視台副台長李東升利用新聞媒體栽贓嫁禍,製造迫害大法弟子的天安門自焚偽火案,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立下“汗馬功勞”,2002年,被江澤民安排接中宣部長,最終,官至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
2、劉雲山入常的背景。
據《江澤民傳》披露:劉雲山十八大能入常,是江澤民一手運作的。當時的江澤民,對自己帶領黨員幹部哄搶瓜分國家經濟、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罪後怕,親自找到劉雲山對其提出入常條件,劉雲山承諾效忠:能維護江澤民集團利益、控制輿論:為瓜分國家經濟、迫害法輪功造勢,不報導黨內不一致的觀點、不報導社會負面因素。結果,劉雲山做的比他跟江澤民承諾的更多。
3、劉雲山為什麼要在毛澤東篡改過的民族抗日歷史上搞顛覆?
這其實是劉雲山為江澤民效忠、為江澤民集團擋罪。
如果說“篡改”尚有一息真實的話,那麼“顛覆”則面目全非。
劉雲山知道:江澤民集團不是共產黨。劉雲山更知道:在中國大陸,在習近平打虎反腐的今天,江澤民集團哄搶瓜分國家財富、迫害一億人正信犯下的滔天大罪,隨時都可能被掀翻、被清算,如果不把“堅持共產黨的領導”這件破爛衫套習近平頭上、不拿“體制”、“走毛澤東的路”栓習近平、忽悠中國人民,寸步難行。
為此,江澤民集團打出了政黨崇拜這樣一張文化救亡牌。於是,劉雲山就顛覆了國共兩黨抗日的歷史,於是,薄熙來就唱紅打黑(劉雲山所以在重慶贊美薄熙來:“唱紅打黑讓我熱血沸騰”源蓋於此)。
劉雲山製造中共是抗戰主體,就是要重新鑄造一個具有“光輝”藝術形象的共產黨,杜撰一個能夠為江澤民集團所用的打天下的黨來作道具,以便身穿黨服的江澤民集團繼續打着共產黨的旗號坐天下,禍亂天下。
說到底,劉雲山操縱文化界杜撰中共抗日歷史,就是為今天哄搶瓜分天下人財富、迫害了一億人正信的江澤民集團能夠繼續坐共產黨的位子、利用共產黨的牌子擋罪提供歷史依據。
(三)操縱文化人顛覆國共抗日歷史
(1)、把國民黨創始人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思想,嫁接給中共(同時把西方國家一些先進的思想理念)粘貼到中共黨魁臉上;
(2)、把毛澤東打內戰、共產黨破壞抗日民族統一陣線的歷史罪名扣到蔣介石頭上;
(3)、把蔣介石、國民黨抗戰勝利的歷史杜撰到毛澤東、共產黨人身上。
(4)、把中共建黨以來在對國家民族人民犯下的所有歷史罪行,都當作是豐功偉績;污衊國民黨領導的亞州四小龍之台灣人民生活在水深之中,歌頌被它奴役的中國人民過上了幸福美滿的好生活。
2、讓共產黨替國民黨抗日。
抗戰的態度,體現著民族責任。
對此,劉雲山和被他糾結起來的那些個搞電影、電視的編劇、導演、演員等文化五毛心知肚明,但為了效忠,文化五毛不懼。
將國民黨蔣介石主導抗日的歷史與中共毛澤東不抗日的歷史對調,是通過杜撰影視文化藝術作品來實現的。
為解決中共主力不抗日問題,故意用“戲說”手法“打擦邊球”,演繹抗日戰爭。
如江澤民當政的前十年,杜撰中共抗日歷史的文化五毛演繹抗日故事大都是由中共領導的游擊隊、兒童團、美女、和尚、啞巴、地下黨、黑社會作抗日主體;
十年後,便開始明火執杖的杜撰中共正規部隊取代國民黨抗日;
今天,乾坤大挪移,國民黨的抗日歷史硬生生挪到中共身上。且被演繹的中共抗日跟雷公打豆腐一般:
一個擁有中共黨徒身份的美女,加上一群美女;
一個中共培養的和尚,加上一群和尚;
一個或地下或地上的黨徒,收編一群佔山為王的土匪;
或者是打進國軍內部,分心術,就可以三十六計隨心所欲,指導國軍抗日,大敗日本天皇派來支那的一群痴、呆、傻。如小品演員潘長江扮演騾圈腿日本兵的一部電視劇里,潘扮演的日本兵居然被中共游擊隊轄區的驢一蹄子蹬死。
為表現抗日的八路神勇,文化五毛替中共製造了一批“牛魔王”。事實上,中共近年拍攝的抗日劇超過二百部,劇情大都聊齋,八路既可以手撕鬼子;又可以穿越時空;還可以用手拋石頭上天,砸下日本鬼子飛機。
最雷人的二部抗日劇,都是寫美女八路:
一是《箭在弦上》,被日本數鬼子輪番蹂躪的一美女八路,快要死時,突然爆發,原地竄到半空中,短短幾十秒不到,褲子自動穿上,三十多個鬼子(偽軍),被該女八路不知從什麼仙山鬼府弄來的神箭,一頓亂射全殲。
二是《一起打鬼子》,日軍俘虜了共黨美女“淫妹”的愛人男八路“大棒”(電視劇里諧音稱謂),淫妹探監(褲襠裡面競藏了一枚未能被日軍搜摸到的手榴彈),被允許進入日軍監獄後,淫妹與大棒居然如入無人之境,纏綿悱惻,爾後,“大棒”從“淫妹”的褲襠裡面拽出那顆手榴彈來!倆個演繹褲襠巷風流記的中共黨徒,在日本監獄里合唱着“再爽一次”的淫盪贊歌,拉響了手榴彈。結果,日本鬼子在爆炸聲中滅亡了。
由此筆者想到網上笑話。假如中共當真如此神勇,何苦天天和日本對罵,大可把宋祖英、李雙江等派到那個小小的釣魚島,先唱“紅星照我去戰斗”、再唱“小背簍”、“好日子”、“越來越好”;或者讓劉雲山領着杜撰中共抗日歷史的所有(作家、編劇、導演、演員、詩人們),一船卸載釣魚島,垂一島釣竿、煮一壺大紅袍、侃一座喜馬拉雅山、杜撰一連串神勇,集體朗誦一首欺騙中國人民、歌頌中共的壯美詩篇:“日本鬼子,投降罷”!
3、把抗日劇杜撰成黨文化教材。
劉雲山操縱文化五毛從拿自己的良心喂狼開始,先愚弄自己,讓邪靈附體;再愚弄人民,把電視劇杜撰成黨文化教材。如《狼煙遍地》、《刀影》、《鐵血戰狼》、《我是特種兵》、《槍神傳奇》、《中國騎兵》等一大批抗戰題材電視劇,都將整段誓死效忠的入黨誓詞多次、重復搬上舞台,在抗日戰爭的連天炮火中集體朗誦。這哪裡有一點文化娛樂味道?哪裡有一點藝術情趣?分明就是洗腦。
4、拿抗日題材電視劇當芭蕉扇,煽動民族仇恨。
5、連袂港澳台。據業內透露:大陸近年製作抗日劇,其主要演員和編劇大都是香港無良文人。這些不講道德,缺少人性的演職人員,面對大陸老百姓飽受中共蹂躪的苦難、民主抗爭,視而不見;跪倒在中共腳下,一邊討賞賣乖,一邊替中共抗日,或扮演被醜化的日本軍官、或扮演神勇威武的八路。本事高強到出神入化,卻滿嘴娘娘腔、陰陽怪。
今天的中國大陸,抗日劇已演變成影視界文化五毛(包括那些不是文化五毛卻起著作用)向中共獻媚、討封、領賞的標准件;抗日劇,也成了港澳台無良文人投靠中共、出賣靈魂換錢的工具;抗日劇,己事實上喪失了文化藝術的內涵。
可以說,被劉雲山擺布的影視界,文化五毛是一群向中共跪着靈魂的奴才。他們混淆黑白、顛倒是非,不顧歷史真實,妖言惑眾,讓大陸人民,尤其1949後出生的幾代人(甚至幾億人)都被以娛樂名義製造的這假歷史迷惑,信以為真,誤認為中共是民族的抗日英雄,誤認為中共是中國人民的大救星,誤認為打着中共的幌子從事犯罪活動的江澤民集團是理所當然應該坐天下、享天下、搶天下人財富的主。
將這種杜撰的故事當作是歷史的真實,寫成紅詞、譜成紅麹、編成紅劇、跳成紅舞、唱成紅歌、演成紅戲,將黨文化融入到大眾喜聞樂見的娛樂形式當中,黨文化就在不知不覺中成了老百姓腦子里的真實。
據筆者推算:如果把文化五毛杜撰的二百部中共抗日電視劇拿到一起,僅土八路、游擊隊、地下黨、和尚、尼姑、兒童團,及打進國民黨內部率領國軍抗日擊斃的日本侵略者的總人數,己至少超過了日本天皇二戰期間派來中國的二到三倍。這是中共編纂抗日劇的罪。但時至今日,中共的抗日電視劇並沒有因此結束的意思,相反,卻加大力度,繼續去港澳台、東南亞招募無良。
用顛覆中共抗日歷史,製造偉光正、用偉光正欺騙中國人民接受奴役的手法,忽悠中國人民天下是黨打的,是告訴天下人,黨打了天下,黨人理所當然要坐天下。
6、文化界五毛替中共抗日的收獲:出賣了良心,換取了劉雲山(江澤民集團)的打賞,被喂養的個個透肥。
(四)中共是抗日戰爭中的民族敗類
中共所以能從國民黨手裡搶了天下,一個重要原因恰恰就在於:國民黨抗日期間,中共與日軍勾結,反蔣。
毛澤東為什麼不抗日?
據中共中央編纂的《中共史論》第四冊第九頁記載,對中華民國的“對日全面宣戰”,毛澤東有自己的主張。毛認為:“中日之戰,是本黨發展的絕好機會,我們決定的政策是百分之七十發展自己,百分之二十作為妥協,百分之十對日作戰。”
毛澤東在1937年8月的洛川會議上公開表達中共假抗日真反蔣的決心。毛澤東說:紅軍的基本任務,是“創造根據地,保存和擴大紅軍隊伍,爭取共產黨對民族革命戰爭的領導權。”
張國燾《我的回憶》387頁中提到1937年8月20日中共洛川會議,寫道:“他(毛澤東)和張聞天認為日本軍事勢力遠勝中國,抗戰絕無幸勝之理。此前中共強調武力抵抗日本,並不是認為就此可以打勝,而是為解決國內矛盾(製造愛國聲勢)所必需。他(毛澤東)警告會眾不要為愛國主義所迷惑,不要到前線去充當抗日英雄;要知道日本的飛機大炮所能給予我們的危害,將遠過於蔣介石以前所給予我們的危害。他主張八路軍應該避開與日軍的正面沖突,避實就虛,繞到日軍的後方去打游擊,主要任務是擴充八路軍的實力。毛澤東強調中央和八路軍應該絕對地維持獨立自主”。他說“八路軍今後仍應完全遵照中共中央軍委會的指示行事,南京國民黨軍事委員會和各戰區司令長官對八路軍有任何命令,都應先報告延安,聽候處斷。凡是不利於八路軍的任何命令概應用各種借口,予以推脫”。張國燾說:“我當場聽了張聞天(毛澤東)的言論,覺得他們把底牌揭開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政策遭到蹂躪,民族大義也不受重視,抗日烈火也沒有改變這兩個自私的陰謀家的心腸。我決定不計後果、仗義執言,指責謬論”。結果,張國燾被毛澤東路線斗爭了。
張國燾這段回憶是歷史的真實。中共奪取政權以後,毛澤東本人也曾不止一次喜形於色地對日本侵略中國表達出感謝之意。
在中共外交部和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合作編輯出版的《毛澤東外交文選》中多處記載着毛澤東感謝日本人侵略中國的相關言論。如文選中記載:1961年1月24日,毛澤東會見日本社會黨議員黑田壽男等人時說:“日本皇軍過去佔領了大半個中國,因此中國人民接受了教育。如果沒有日本的侵略,我們現在還在山裡,就不能到北京看京劇了。正是因為日本皇軍佔領了大半個中國,讓我們建立了許多根據地,為以後的解放戰爭創造了勝利的條件。日本壟斷資本和軍閥給我們做了件‘好事’,如果需要感謝的話,我倒想感謝日本皇軍侵略中國。”
《黃花崗雜志》曾經刊載過任冀璋的一篇回憶文章,對當年中共的對日投降策略提供了進一步佐證。任冀璋在1944年5月曾親耳聽到魯迅妻子許廣平之侄許杏林傳達中共中央的指示:“抓住機會打擊國民黨,協助日軍多多佔領大中小城市,目前我黨主要任務是促進日軍突破潼關天塹,佔領關中。我軍必須及時配合日軍徹底消滅國民黨軍隊主力”。
另外,任冀璋的一位至親在1947年曾親口對他說,親眼見過由中共中央毛澤東、張聞天、朱德、劉少奇和周恩來五人簽名給新四軍饒漱石、楊帆和潘漢年的手令照片,命令他們加速和日軍與汪偽締協談判。在遭到汪精衛的拒絕之後,中共轉而自己與日軍駐華部隊總司令岡村甯次簽訂了密約。
《時事公報》早在1947年7月24日就對該密約做了揭露,中共與日軍駐華部隊總司令岡村甯次所訂密約的內容主要包括:a、八路軍與日軍攜手共同打擊中央軍;b、日方贈共軍小兵工廠十座;c、共方將中央作戰計劃告訴日方。
正是這種“假抗日,真應付,真發展”及一系列叛國投敵的策略,致中共在八年抗戰中,不斷壯大,到1945年,共發展黨員120萬,軍隊120萬,控制人口一億,在全國建立了16個根據地。
(五)抗日戰爭是國民黨打的
在2015年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的“對日抗戰真相特展”開幕典禮上,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說,大陸報導,抗戰是中共領導的,“我們無法接受”,有這么多官兵犧牲,不能出現不真實情況。
中華民國國防部表示:對日抗戰的真相只有一個,就是抗戰是中華民國在蔣中正委員長的領導下,與日軍經歷22場重要會戰、1,117次大型戰役、38,931次小型戰斗,中華民國海軍幾乎全部戰死,共268位國軍將領殉國,3,218,125位官兵傷亡,及至少超過2,000萬民眾的死亡,才趕走日本鬼子,獲取勝利。
前中華民國國防部長郝柏村也在特撰的《真假抗戰之辨》一文中提到,民國二十六年(1937年)九月二十二日,毛澤東雖發表“共赴國難宣言”,然而抗戰全期,除了平型關戰役,以及反掃盪的所謂百團大戰外,其抗日戰績不及國軍的九牛一毛。尤有甚者,在敵後地區的國共摩擦中,國軍3個正規軍和游擊隊,均被共軍所滅,3個省主席被趕走,共軍可謂戰績輝煌。郝柏村指出:“就利用抗戰反蔣奪權的戰略而言,毛澤東是成功的,但說八年抗日戰爭是共產領導的,則百分之百謊言”。
作家章詒和微博證實:日本國公布了二戰在華陣亡的人員資料:死於國軍之手的為318,883人,死於共軍之手的為851人。其中,百團大戰斃302人;平型關大捷斃167人;1938年晉察冀秋季反圍剿斃39人,加之其它小型戰斗被共軍殺死的日本人,總計:851人。日本國公布二戰在華被共軍打死者,都有姓名、年齡、家鄉、部隊、死亡地點、被誰所殺的詳細記錄。
劉雲山及其文化五毛團伙無視這些個鐵一樣的事實,為搶了國人財富、迫害一億人正信的江澤民集團能繼續打着共產黨的旗號維系獨裁政權不倒,不惜顛覆中華民族的抗日歷史,將主導抗日戰爭的民族英雄蔣介石和他領導的國民黨軍隊改成毛澤東領導的共產黨。
這種喪心病狂,讓抗日歷史變成了聊齋故事,讓蔣介石變成了人民的公敵,讓民族敗類毛澤東變成了中華民族的抗日英雄。結果,打天下者坐天下的邏輯在劉雲山手裡變成了來源於生活、高於生活、超越生活的藝術品,變成了中共搞軟暴力的現實。如此以來,三個代表之代表先進文化前進方向的江氏歪理邪說成了真理標准,即共產黨說黑是黑、說白是白。只要是共產黨說的、共產黨製造的,就是對的。共產黨偉光正。
中共的這種無恥,遭到了台灣一家報紙怒斥: “把歷史劇當武俠劇,把國家民族的恥辱當娛樂,讓國難變成笑料,讓國恥變成逗樂子的開心果。這種心懷異志的態度是對民族磨難歷史的背叛”。
中華民族的抗日歷史,是一部血淚交織的悲劇史。這埸由天皇發動的,對中國人民實施(殺光燒光搶光)三光政策的侵華戰爭,給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造成的災難無法估量。
(六)國家民族人民的敗類
中共作惡的歷史就是御用文化五毛對國家民族人民犯罪的歷史。
透過劉雲山,筆者看到了大陸御用文化五毛的本來面目:盡管他們個個都被包裝的星光四射,都披着學者型官員、藝術大師的迷彩星服,粉絲無數,但掩飾不了替江澤民集團作惡的罪行。
隨着習近平先生打虎反腐的不斷深化,江澤民這只老老虎如喪家犬,江澤民集團成員紛紛落馬,劉雲山被繩之以法的日子並不遙遠。
紙不包火,雪不埋人。
等著看吧!劉雲山及跟着劉雲山對國家民族人民作惡,替江澤民集團製造黨文化站台、發聲、叫喚、搗蠱、當槍的御用文化五毛有一個算一個,倒楣的日子到了。
中共犯罪的真相、江澤民集團犯罪的真相、御用文化五毛犯罪的真相,不久都將大白天下。
筆者棒喝,在天滅中共的當下,想自救的御用文化五毛須盡快認清形勢、與江澤民集團劃清界限、停止惡行、去邪歸正。
人在做,天在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大審判的一天,13億中國人民絕不會放過江澤民,同樣不會放過為虎作倀的劉雲山和劉雲山之流。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