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81|回復: 0
收起左側

環境危機與極權制度的必然聯系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8-11 19:58:1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原創首發

「認知(八)」環境危機與極權制度的必然聯系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生態環境的破壞與其說是經濟問題,毋寧說是政治問題更為准確。極權惡棍們故意迴避事實轉嫁自身責任方面,可謂是謊言重復一千次就是真理的絕對實踐者,很難找的出一個與其比肩者。將環境問題歸咎於經濟發展所付出的必然代價,不但可以推卸責任,也可以無形中化解因極權腐敗所導致的政治危機。

    中國生態環境的惡化可以追溯到極權體制建政之初,毛最大的希望是站在城樓上;一眼望去全是高聳的大煙囪那才過癮,可見滿分的暴君合格的科盲;對工業化與自然科學的理解甚至不及三年級小學生的水平。當然它的本意是滾滾的濃煙能使自己的爪牙更加的鋒利,從而能更好的保護屁股底下的椅子。屁股決定腦袋才會有人定勝天,喝令三山五嶽開道的狂妄。在土法煉鋼以鋼為綱的癲狂中是大飢饉的死亡與生態環境的破壞。#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森林大范圍的砍伐,資源人力的完全浪費換來的唯一成果除了破壞,你看不到任何成績。征服自然徒增了自然的報復,卻要人民承擔由此引發的一切惡果。一九七五年的駐馬店板橋潰堤是世界上最大的水庫垮壩慘劇,修築水庫截流蓄水使的河南二十九個縣市變為澤國;一千一百多萬人受災,直接經濟損失百億元之巨,數萬人(官方數字2.6萬多,但極不可信)因此死於非命。

  同樣毛時代的工業污染也是無責任心,不加限制的放任自流;與現在環境污染最大的不同是點與面的區別。兩者之間存在的只是范圍局部與全部的不同,並不存在程度上的不同。但由於毛時代工業污染分散而不密集的關系,環境問題在飢腸轆轆動輒得咎的暴政威脅下,人們並沒有精力去關注。飢餓與政治高壓的迫切性關繫到自身的安全狀態,這是亟待解決的生存問題;而不是生存以外的環境問題。所以隨着時間的推移,人們往往只會記的貧窮這個主題;反而會將自身以外的事情完全淡忘,但遺留下的老照片卻能很好的說明問題。

  在那個殘民以逞的暴虐時代,局部污染所造成的危害甚至還來不及顯現,人就因食物與醫療的匱乏死於非命。在生存於外部環境兩者之間,威脅生存的即刻性危險顯然要重於後者。這也是為什麼在不同的地區,對污染有不同反應的原因所在。在一個經濟落後物質匱乏的地區,人們對環境破壞的抗爭顯然要弱於發達地區。這不是因為地區優劣的差異所導致的行為結果,而是地區貧富差異所導致的行為落差。管仲相齊時說: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經濟發達,物質充盈並不一定會喚起人們的權利意識;但是沒有物質上的保障就不可能產生這種意識卻是毫無疑的。

  吹噓毛時代的農產品是放心安全,環保無污染的人,是完全不以事實為根據的想當然。在我家鄉仍然矗立但破敗不堪的氨水池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明,它的作用就是將稀釋的氨水用於農作物。而且很難分解的劇毒六六粉也被大量的應用於農作物,殘留對於環境與人體的危害性更是不言而喻的。農民被壓榨餓得前胸貼後背,樹葉草根都難以滿足裹腹需求的毛時代,恐怕只有毛這幫畜生惡棍所吃的民脂民膏是絕對安全的綠色食品。#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中國的環境污染與破壞伴隨着極權制度的成長,是一個由初步到深入的演化過程。它不是經濟行為所造成的兩難困境,而是極權體制擴大自身利益所導致的最終結果。與其說這是經濟行為的副產品,毋寧說這是極權制度的附屬品。不管是過去的計劃經濟,還是現今的半吊子權貴市場經濟;在集中力量辦壞事方面,人們總能感覺到絕對權力這只無形黑手的存在。


極權社會有趣的現象是當人們隱性的言論,牽扯到竊居廟堂的“老大哥”時;惡棍們的情治系統總能做出主動而本能反應。而關繫到民眾死活顯性的環境污染與食品安全,惡棍們不是反應遲鈍而是毫無反應。優越制度截然不同的兩種反應,是由統治結構的權力向上所產生;政府行為從而決定等級權力架構的行動方式。它不是無心的權責錯位,而是有意的制度沒計。所以權貴無小事,民眾被無視是制度造就的必然。

  現今的環境破壞不是官商勾結的權力尋租,他更像是優越制度造就的權力創收。正是不受制約的絕對權,為人自私的獲取慾望;提供了達成目的的手段。權錢結合的工業化不願付出,或盡量不付出成本以達到自身利益最大化將是必然的選項。而技術創新與設備更新因需要成本的投入,利己拒絕損失的本能必會因權力的干預阻礙工業生產的進步。落後因權錢腐敗的利益結合逾加的滯後,污染也因此逾加的嚴重。#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工業不願付出經濟成本結果是人民要為其付出健康成本,此種轉嫁自身經濟成本卻要群體付出代價的行為;不是經濟發展引起的,而是權力不受制約的腐敗所造成的。他們為獲取自身的利益可以無視我的生命,工業廢水、有毒氣體的任意排放,使我們賴以生存的水源與空氣被徹底毒化;他們規避經濟成本讓我們付出健康成本的惡意政策,其代價是我們的不能承受之重。

科技創新也許可以解決以後的生態危機,但我們卻要在此一過程中付自己的健康與後代兒孫的傷痛。有誰會忍心自己的至親骨肉成為惡棍利益的犧牲品,在自己的懷中呻吟着逝去?我們吃着因他們監管不利,甚至是有意縱容的有毒食品。並且三餐不離惡棍們絕對不吃,特性末明的轉基因。他們侵害着我們的自由,也吞噬着我們的健康。沒有人知道在這種糞坑的環境中,自己的身體能撐多久。誰也不知道這隨機性的災難,會以什麼樣的方式發生在自己身上。它像達摩克利斯之劍一樣懸在我們每個人的頭上,除了竊取權力的惡棍;誰又能躲地過這強加於我們的災難?只要他們還騎在我們頭上,我們的自由與健康就仍處在危險之中。

  暴政我們沒有拒絕的能力,難道我們連痛苦與仇視的權力也不應該有嗎?惡棍們的雜種可以因為畜生的權力,躲在海外坐受我們付出成本的利益,留給我們的卻是國在山河破的滿目瘡痍。惡棍們存在的時間越久,我們為破壞付出的代價就越沉重。扼制環境破壞,擺脫叢林法則的權力通吃;只有制度的改變,極權的終結才是我們的唯一出路。#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不要以為攀附權力損害環境減低商業成本是利益最大化的雙贏,孰不知極權制度的法律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只要他們需要彈性如同惡棍們鬆弛的厚臉皮,想像有多遠就能扯多運。卻也能如弔死薩達姆的絞索,套在脖子上的寬松只為絞殺時的收緊。合法私產他們都可以明目張膽的侵奪,勾結權力的不義之財豈不讓他們更有口實!放鬆政策可以分享環境破壞的紅利,收緊政策可壓榨你的財產所得。借口只需要把犧牲環境帶動經濟,改為保護環境重於天就可以輕松做到。不管權力操控的政策如何變化,你都只有犧牲錢財任權壓榨而已。制度給予的,他隨時都可以收回,其實你們跟我們並沒有什麼不同。

自始至終極權體制對大自然就是予取予求的態度,狂妄征服卻不斷失敗的過程。他從來都不是正常的經濟行為,而是權力操控資源維持自身統治地位的政治行為。過去至現在這一特性都未曾改變,為了維護自身利益他們不會在乎身後的洪水滔天。狂妄無知的鼠鼠目寸光,給了他們安全狀態的錯覺;孰不知極權已步入嚴重的沙漠化。

  毒化板結的土地難以築起民族的末來,渾濁污穢的水源無法承載生命的延續。只有制度的改變才能扼制住這毀滅的步伐,不是我們過於激進,而是他們過於極端。是他們將我們置於無希望的絕望。暴政剝奪我們的財產,也不放過我們的健康。我們沒有選擇權,只能被動接受的時代也該被終結了。


  沉默不會帶來改變,彎曲的膝蓋也不能換來自由。山河破碎豈能隨風飄絮,身似浮塵怎甘任雨打萍!國族興亡匹夫有責正在吾輩,又豈能坐等後人復哀前人。即使我們沒勇氣爭取個人的自由,沒有能力拯救民族的危難,但我們也不應喪失直面悲慘世界的良知。愁雲慘霧彌漫的山河已不復昨日的秀麗巍峨,極權奴役的人民亡秦復楚的矢志不渝,是否也應該在沉睡中蘇醒?#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我不相信曾經強大的民族會永遠沉淪,但我們也拒絕個人只有義務;沒權力的王朝更迭往復。我相信堅守個人權力至上的民主制在堯之土,舜之壤,禹之封的故地定能紮根生長。先賢英烈浸透鮮血的熱愛,在歷盡難苦的升華中也會為其提供養分。即便當下腥膻萬里,狼犬遍地;奴役也不能使自由的心靈完全泯滅。總會有人恥於臣戎,這既是人的自由天性;也是來自文化的精神傳承,更是人類文明生生不息的源源動力。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2017.8.11下午

如無特殊情況,拙文認知將不定期更新下篇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