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134|回復: 0
收起左側

江澤民御用文化人內幕(4)(下)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8-15 19:49:4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梁木
“中科院院士”何祚庥――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幕後幫凶
三、何祚庥為迫害法輪功而串連黨羽
凡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真相有常識的人都知道,江澤民和江澤民集團所以能夠實施對法輪功的迫害,與何祚庥及其黨羽的串聯有直接關系。
1.  何祚庥與羅干
何祚庥與羅干,這兩個壞東西湊在一起可謂“臭屎一窩”。早年,二人各懷鬼胎都想迫害法輪功。羅乾的心思是為陞官尋找墊子。
有西方學者談到這樣的觀點:時任國務委員羅干為了謀求個人晉升,1996年就開始調查和准備鎮壓法輪功,但一直找不到任何證據來發動鎮壓。何祚庥是羅乾的親屬,兩人策劃了99年鎮壓之前的一系列相關事件。何負責污衊法輪功、剌激法輪功學員,引發矛盾;羅干則負責安排警察引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並故意把法輪功學員引去中南海,從而震動整個領導層,為江澤民搞鎮壓製造口實。
從迫害法輪功開始後,羅干晉升職務就像坐了直升機一樣。江澤民1989年上台不久,時任勞動部部長的羅干靠拍馬屁得到提拔,先後擔任過國務委員,國務院秘書長,機關黨組書記,中央國家機關工委書記,中央政法委員會副書記,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因江澤民決定迫害法輪功之前,羅私下與何祚庥密謀、配合,設計污衊陷害法輪功學員所做的壞事夠壞,讓江滿意。於是,1998年,羅干被提拔為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書記、中共政治局常委。
1999年,羅干被江任命為權力巨大的“610”辦公室的負責人,何作庥則擔任“610”辦公室“學術顧問”。可以說,沒有何祚庥、羅干們製造事端,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想法就很難實施。(請參閱《江澤民其人》
2.  何祚庥與江澤民
中國人民都知道,江澤民專門用來對付老百姓的警察不少都心狠手辣;中國人民更知道,讓警察心狠手辣的是江澤民。但是,有些人可能不知道,江澤民背後的一幫御用文化五毛,可能比那些警察更壞。正是他們出壞水、江澤民集團張嘴、警察跑腿。
從整錢學森入手,到謀劃迫害法輪功,何祚庥就是這樣一個御用文化五毛。
(1)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動因——羨慕妒嫉恨
“追查國際”曾經報道,早在1993年,“李洪志李大師”在京城聞名遐邇。江澤民也常常聽別人說起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大名。江的妻子王冶坪在1994年跟人學過法輪功,當時七個政治局常委的家屬都有人學習法輪功。有一天,江命令老婆不許再練。他的說法是:“連我老婆都信李洪志了,誰還來信我這個總書記!”
由於學煉法輪功有奇效,學的人越來越多,後來修煉的人數超過了7000萬,比共產黨員還要多。這讓江澤民更加羨慕和妒忌。
1999年,‘4.25’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信訪辦和平上訪,這其實是羅干刻意安排的一個局。羅干當時的目地,是想利用法輪功學員的請願逼江澤民表態、取締法輪功。實質上,羅想向江要一個自己可以用來操縱公安政法、製造業績、禍害老百姓的平台。而江澤民則利用羅乾的布局,把一場和平理性的上訪定性為“圍攻”,藉此發泄其對法輪功的羨慕嫉妒恨。
(2)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另一個用意——敲山震虎
鎮壓法輪功是江澤民集團忽悠、嚇唬老百姓的殺器。如前文所述,由於江澤民打着鄧小平改制的幌子,帶領黨員幹部哄搶瓜分私有國有集體企業,這些違法犯罪活動己經引起民憤。因此,江氏為了維系獨裁政權的穩定,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鎮壓法輪功、迫害大法弟子,就成了江澤民為哄搶瓜分國家經濟嗚槍鋪路的墊腳石。
3.  何祚庥與司馬南、方舟子
為了做實這場迫害,江澤民給了何祚庥巨大的權力,讓他擔任“610”辦公室學術顧問,並全權委託他組織“專家”為實施迫害造勢。
早在1999年‘7.20’之前,為了提供輿論支撐,何祚庥便糾集了氣功痞子司馬南、方舟子等一批大陸學術界的人渣,為迫害製造所謂科學聲勢。
在江澤民的御用文化人中,如果說何祚庥是奴才、黨棍,那麼,司馬南、方舟子之流就是何祚庥為江澤民豢養的狗。
首先,粉墨登場。他們利用中共的文化舞台,把自己包裝成“反偽科學鬥士”、“打假狀元”;其次,他們拜何祚庥為師,聚集在何祚庥門下,形成一個貌似科學界的整體。再次,中共用納稅人的錢,以司馬、方舟名義創辦網站,讓他們代表科學、科學家,替黨、替江站台,用栽贓嫁禍、潑污水的手段,造謠誹謗法輪功,製造謊言欺騙老百姓。
何祚庥組織的這個以“反偽科學鬥士”、“打假狀元”為主體的團隊,在形式上滿嘴講科學,而實質上都是些被江澤民賦予特殊使命的人。他們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充當了政治打手,根本不是什麼科學家。他們代表的是中共、是江澤民、是中宣部。他們製造的是邪惡黨文化。
他們能做的就是污衊崇尚“真善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大法弟子,污衊法輪功。他們為了配合江澤民的 “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政策,不斷製造聲勢,製造謠言,挑事、造假、鬧騰。
可以說,何祚庥、司馬南、方舟子這些敗類人渣的存在,是江澤民膽敢無所顧忌的、打着共產黨旗號迫害人類正信的原因之一。
據報導,淪為階下囚的周永康、薄熙來在政變前,曾御封司馬南為薄天下的中宣部長,方舟子為網絡意見領袖。由此可見,這伙人渣是打着“反偽科學”的幌子、撈取個人政治資本的小丑。
四、替江澤民製造迫害法輪功的借口
在何祚庥製造法輪功事件之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7000萬大法弟子是中國主流社會中道德高尚的群體,以恪守“真善忍”享譽海內外。正是這種高尚,讓江澤民害怕,可他越想打壓,越找不到借口。何祚庥有邪能量,他替江澤民製造出迫害的借口,靠的是邪的特點:無中生有,在沒有事的地方“找事”、“鬧事”。
1. “找事”——利用新聞媒體誹謗污衊法輪功
何祚庥與羅干密謀陷害法輪功,當他倆計劃妥當後,何祚庥特地去北京電視台錄制了一檔節目,專門用謊話製造故事、污衊法輪功,為的是挑動法輪功學員的情緒。
據明慧網報道,1998年5月23日,北京電視台《北京特快》欄目就氣功管理問題采訪何祚庥。何在節目里稱:中科院碩士生孫為民因練‘法輪功’走火入魔。
對此,原中科院博士生王斌說,何祚庥抓住碩士生孫為民當包袱,多次在各大媒體散布謠言:“練法輪功不吃,不喝、不拉,也不睡”,說孫為民“練法輪功得了精神病”,指控法輪功是“偽科學”、“封建迷信”等。
事實上,與孫為民同在一個研究所的何祚庥很清楚:孫為民根本不是修煉法輪功的人,也沒有患精神病。王斌表示,中科院當年有很多人修煉法輪功,孫為民在這種氛圍下接觸過法輪功,也跟別人學練過動作,但並沒有真正按法輪功的要求去做,不能算作法輪功學員。孫為民自己練習了一種辟穀功,所以才不吃、不喝、不拉,也不睡。而法輪功修煉中根本沒有辟穀。孫為民的情況在中科院人人盡知。為此,中科院研究生曾聯名寫信,後來又登門拜訪何祚庥,具告實情,但是何祚庥卻裝彪、不聽。
其實,在1998年5月的時候,國家對氣功有“三不”(即不打棍子、不報導、不爭論)的政策規定。何祚庥在電視台編造謊言,把一個練辟穀功的人誣陷成法輪功的過錯,本身就構成了誹謗罪,也違反了當時國家的“三不”政策。
何祚庥的身份是科學家,卻完全沒有道德操守,敢以身試法,是因為他有江澤民作後台、有羅干撐腰。這哪是法制社會的現象?又怎應是科學家所為?
何祚庥的節目播出後,有上千名法輪功學員去電視台反映情況,他們以親身修煉體會揭穿了何祚庥的謊言。電視台的領導承認,這次節目是建台以來最嚴重的失誤,並以正面報導法輪功煉功的方式作為糾正,還責令責任人停職處理。這樣,何祚庥挑起的這次事端才得以平息。
2.  與羅干合謀“鬧事”
如果說去北京電視台用謊話編故事,污衊法輪功被拆穿,是何祚庥在投石問路、在試水溫,那麼,接下來,與羅干聯手做惡,撰寫文章誹謗“修煉法輪功要亡黨亡國”就是在煽陰風點鬼火了。
據新唐人報道,1999年4月,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博覽》發表文章《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繼續把孫為民練辟穀的事情栽贓給法輪功,發動攻擊,並暗喻“練法輪功會出大問題,甚至亡黨亡國”。此文發表後,法輪功學員大約有6300人,先後於4月18日至24日前往天津教育學院集體請願、反映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情況,並期望能通過與雜志編輯部的交涉來消除該污衊文章所造成的社會影響。
4月23日,雜志社表示認錯,接受批評,並與大法弟子達成初步諒解。但是,到了24日,雜志社的態度突然變得強硬,拒不認錯。而且在同一天,天津市公安局出動大批警察干擾晨練大法弟子,並抓捕了30多人。在這種情況下,學員們被逼到天津市政府上訪,卻被政府告知,公安部已經插手法輪功的事,要想讓天津公安局放人,法輪功學員必須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這即是震驚中外的“4.25大上訪”的由來。
天津公安局非法抓捕大法弟子事件,引發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當時緊鄰中南海的國家信訪局上訪。筆者認為,在不公的對待下,大法弟子上訪(即便是被設計),也是正常的和平請願,但是卻被中共江澤民集團扣上了“圍攻中南海”的大帽子。
其實,這起事件從頭至尾都是何祚庥和羅干設計的陰謀。原本,全中國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是以晨練的形式在公園里平和煉功,是何祚庥故意寫污衊文章挑動大法弟子。羅干勾結天津公安干擾晨練、抓捕大法弟子,然後再誘騙大法弟子進京。過程中,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僅僅是為了維護自己應當受到法律保護的權利。
從無中生有這個意義上講,江澤民啟動國家機器對7000萬至上億名大法弟子發動迫害,始於文人之禍。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在其中起了邪惡的煽動作用,才有後來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教人道德高尚、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的政治迫害。
這些御用文人的醜陋表演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背景,也顯示出江澤民集團走向滅亡的必然。
結束語
揭露何祚庥的醜陋嘴臉,就是要讓人們看清楚江澤民御用文人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累累罪行。
何祚庥借整錢學森而整法輪功的丑聞,在中國大陸科學界人人皆知。此“科痞”將科學家的一切原創性的科學活動統統打成“偽科學”。這是何祚庥的發明,也是中共排斥異己、搞獨裁的伎倆,是民族的奇恥大辱。中共連錢學森這樣的科學家都不能保護,不能給予應有的尊敬,還談什麼“科教興國”?
筆者認為,似何祚庥這樣打着科學的幌子替政客站台、動歪腦筋的人渣敗類,必須被清除出科學家隊伍。
根據中國科學院最新修訂的《中國科學院章程》規定,當院士出現嚴重違反科學道德、品行嚴重不端,乃至觸犯國家法律等行為時,院方將撤銷院士稱號。
何祚庥就是一個應當被撤銷科學家頭銜的“粒子物理、理論物理學家”。他從 1980年53歲當上中國科學院院士,至今36年來,頂着科學院院士的名銜,除了幫助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在中國社會科學院的科研成果榜上,只有一個“無”字。
沒有任何科研成果的何祚庥靠製造歪理邪說能穩居中國科學院院士36年,而有研究成果的屠呦呦等真正為國家和世界做出貢獻的傑出人才卻成不了院士。這是為什麼?因為何祚庥是江澤民的奴才,而中科院是共產黨的。
如今,中共面臨解體,迫害法輪功的元兇一個個被告上國際法庭。在“追查國際”的追查名單之列的何祚庥,也決不可能逃脫法律的懲罰。大審判就要到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