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5081|回復: 0
收起左側

從十字軍東徵到君士坦丁堡陷落——文明與野蠻的百年對峙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8-19 15:52:3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從十字軍東徵到君士坦丁堡陷落——文明與野蠻的百年對峙(一)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好朋友曾問我關於1453年君士坦丁堡陷落的原因與經過,而我對此一史事僅是流於表面的框架認知。本着對朋友兩肋插刀,為了知己插朋友兩刀的精神,埋頭查閱史料N天。查閱的結果是從十字軍運動到君士坦丁堡的陷落,三百五十多年的歷史記述充滿了政治正確的混淆視聽。

  可悲的是境外網站竟與牆內保持了高度的一致,簡直就是一個鼻子孔出氣。防火牆我們沒的選擇,而自由世界自我設置的政治正確,阻擋的卻是人的認知與區分善惡的辨別能力。歷史在政治正確的預設立場下能被還原,那才真是活見鬼了。受人之託,忠人之事。本着對朋友負責的慎重態度,查閱與書寫在時斷時續中進行,時間稍長也望吾友見諒!

  在這段跨越數個世紀相互對抗的歷史敘述中,政治正確的腦殘看到的只有十字軍兩百年對阿拉伯世界的進攻,卻無視了阿拉伯從麥地那興起不間斷得如病毒般的擴張。號稱客觀理性的詮釋往往容易陷入善惡全無的政治正確,預設立場固然會引起先入為準的主觀性偏袒,但無任何准繩的史實贅述,很容易讓人有嘮叨掩飾是非之嫌。本人敘述古代史事基於主觀的多方角逐對文明增進與否,生命的尊重與殘害范圍的廣度,與程度強弱做為觀點的依託,不願像吃乾草一樣無味感的保持中立。

  古代不可能達到對人權的盡善盡美,現今人權觀念雖已確立百年,試問又有幾家能完全做到?歷史必須還原到原來的時代背景,要不然岳飛是封建專制爪牙的鬧劇,就會如趙家人的搞笑史觀一樣新壇裝陳酒。東征雖不是詩史般的完美體現,基督徒也存在對猶太人的迫害與竊賊般的搶劫(所有的屠殺都不應為其尋找借口,因為屠殺是在觸犯做為人的底線)。但如果跟危害更大的阿拉伯人比起來,中世紀的基督教文明顯然更自由先進。這就好比是炒黃瓜跟排泄物的區別,如果二選一,即便再討厭炒黃瓜,我也絕對不會考慮後者。如果“客觀”到可以不計較兩者之間的區別,那就請口味重的一起吃下也無妨。#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將基督教比為討厭的炒黃瓜雖不恰當,但阿拉伯人卻配不上排泄物的比喻,排泄物還能使土壤肥沃,阿拉伯人卻只有對文明的破壞與慘無人道的殺戮。基督徒為人類文明做出的貢獻是有目共睹的,而阿拉伯執念的反文明卻是一以貫之的。即便是黑暗的中世紀,基督教的文明程度與社會的自由空間,都遠勝於只會破壞毫無建樹的阿拉伯人。十字軍東征與君士坦丁堡的陷落是自由與奴役,文明與野蠻的對抗。雖不盡人意,但基督文明與阿拉伯人相比卻能高下立判。

   我所敘述的以我主觀看到的材料為依據,也以我的善惡觀念為立場。政治正確不在我思考范圍之內,文風隨性而為,喜愛、反感悉聽尊便。鄙視、攻訐竟隨他去,反正又不會懷孕。

  公元294年正值中國西晉初年,羅馬皇帝戴克里先因帝國過於龐大而實行四帝共治,君士坦丁大帝的爸比就是四帝之一的君士坦提烏斯。君士坦丁大帝通過內戰終結了四帝共治的羅馬帝國,確立了自己獨尊的地位後,324年遷都拜占庭,將這個羅馬帝國的新首都命名為君士坦丁堡。

  395年中國東晉末年,狄奧多西皇帝將羅馬帝國一分為而二,東羅馬帝國的歷史由此拉開序幕。在此之前波斯帝國與羅馬帝國就因搶地盤而火拚不斷,其間羅馬皇帝瓦勒良都被波斯俘虜。東羅馬帝國與波斯帝國的火拚更是長達四百年之久,頻繁的戰爭使兩大帝國羸弱不堪。波羅相爭的結果是阿拉伯瘋狗的坐收漁利。

  公元633年唐初,阿拉伯人攻克波斯治下的希拉,俘虜悉數斬首,鮮血使乾涸的河床為之流淌,這條不幸之河的血水據說直接拿來為禽獸不如的阿拉伯軍隊研磨軍糧。(如果禽獸們如趙家人一樣有外交部的話,它們一定會對我的用詞提出嚴正的抗議、強烈的譴責。對於禽獸的侮辱我只能抱以誠摯的歉意。)651年信奉瑣羅亞斯德教(中國史籍稱襖教或拜火教)的波斯薩珊王朝被阿拉伯帝國滅亡,波斯帝國的文化傳承從此被徹底斷絕,曾經強大的波斯帝國成為了久遠的歷史代名詞。#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639年阿拉伯軍隊突襲羅馬行省埃及,相繼北非領土接連淪陷。亞里山大圖書館在此期間,被這幫雜碎付之一炬,它們聲言”如果其內容與經書相同,就無需保存;如果相悖,也無需保存,不妨銷毀。”圖書館的藏書被做為四千多個澡堂的燃料,足足燒了半年。近半個世紀的收藏,千年的人類文化沉澱被徹底的化為了灰燼。此種暴行遠甚於秦始皇的焚書坑儒,政治正確的腦殘恐怕也無法為這幫畜生的癲狂做出有力的辯解。


  678年君士坦丁四世在馬爾馬拉海擊潰阿拉伯軍,解除了君士坦丁堡長達四年的圍困,遲滯了“病毒”凱歌猛進毀滅歐洲大陸的企圖,為基督教文明贏得了三十年的喘息之機。

  公元713年西哥特滅亡,阿拉伯軍征服伊比利亞全境,准備翻越比利牛斯山進攻法蘭克王國,結果吸取了阿奎丹伯爵失敗教訓的查理.馬特(錘子查理),重創阿拉伯軍於普瓦提埃。此戰阻止了阿拉伯西進歐洲的步伐,使歐洲基督教文明得以保存。倭馬亞阿拉伯軍損兵拆將十倍於法蘭克的結果,使其再也無力覬覦歐洲。

  公元750年豬八戒啃豬蹄的倭馬亞王朝亡於自身的爭權奪利。自稱賽法拉(意為屠夫)的阿布·阿拔斯·薩法赫將倭馬亞家族屠戮殆盡後,建立了阿拔斯王朝。次年阿拉伯軍與唐軍高仙芝部在西域爆發怛羅斯之戰,番軍倒戈致使唐軍大敗。因安史之亂又使唐軍無力重整旗鼓,阿拉伯勢力自此在中亞得到滲透。

  公元813-833年是阿拉伯帝國最輝煌的時期,哈里發馬蒙迫使東羅馬帝國向其稱臣納貢。疆域橫跨亞非大陸使其可以奴役大量人口。在這種情況下,做為少數的阿拉伯人拋狗頭撒豬血的目的除了遙不可及的天國夢,不就是為了以後能享受生活嘛!艱苦樸素的鬼話去蒙它大爺吧!阿拉伯人像後來的八旗子弟一樣文偃武息的沉浸在它們的社會主義天堂裡面不亦樂乎,不同的是它們並沒有改變自身的厲氣。#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當兵打仗這種刀口填血,不上檔次而有失身份的活沒人願意干。誰干呢?皈依了它們,身份差N個級別的突厥人。槍桿子裡面出政權,一不心突厥人就玩大了。九世紀中葉哈里發逐漸被掌握兵權的武將架空,公元1055年突厥的一支塞爾柱土克曼人佔領巴格達,迫使哈里發授予蘇丹稱號。此後阿拉伯帝國陷入分裂。

  阿拉伯帝國的分裂並沒有改變它原本的反文明特性,仍然是一脈相承的掠奪式生存模式。從四大哈里發至奧斯曼帝國,無論人馬如何變幻,反文明的信念決定了它們繼承性的關系。同樣歐洲中世紀的基督教文明也不會因自身統一或分裂的狀態,而失去原本文明的特性與文化的延續性。執念主導的意識決定了善惡的思維方式,之後的歷史不管阿拉伯帝國如何變幻行式,他們都是一個信念相同的反文明整體。


公元1010年在耶穌殉難處所建的耶路撒冷聖墓教堂被法蒂瑪王朝的哈里發哈基姆拆毀,這對基督教世界來說無疑是不能接受的恥辱與挑釁。但是形勢比人強1039年法蒂瑪王朝在得到了東羅馬帝國大量的財物奉獻後,允許基督教徒朝聖與重建耶路撒冷聖墓教堂。但是在不間斷地迫害異教徒的阿拉伯人(皈依的塞爾柱突厥人)眼裡朝聖的隊伍又是唾手可得的財源,本着有便宜不賺王八蛋的無恥心態不斷的迫害朝聖的基督徒。

   1080年左右基督徒在阿拉伯統治下的耶路撒冷以聖約翰之名建立了一所教會醫院,聖約翰教會醫院主要功能是救死扶傷的慈善工作。在此其間教皇的認可、朝聖者與歐洲基督徒的捐獻,為1099年的華麗轉身為醫院騎士團(三大騎士團之一)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在此之前北歐維京人的後裔諾曼人在公元八世紀後期不斷的南侵,882年留里克在烏克蘭建立基輔羅斯(俄國留里克王朝),十五年後朱溫滅唐,中國進入五代時期,此時距東羅馬傳教士西里爾、梅福季哥倆創造西里爾字母還不到二十年的時間,可以說俄羅斯當時完全處於茹毛飲血的原始狀態。公元911年諾曼人的一支通過武力在法國北部建立了諾曼公國,1010年左右分散於歐洲各地戰鬥力奇強的諾曼人,有的成為各為其主的僱傭軍,有的仍然保持着維京海盜的個性。#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教皇利奧九世在表兄弟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的援助下組成聯軍,力圖阻止諾曼人在南意大利的不斷擴張與肆無忌憚的劫掠。歷史再次證明正義必勝是多麼的不切實際,1053年奇維塔泰之戰教皇聯軍大敗,教皇利奧九世本人都做了俘虜。來年教皇就病死於回羅馬的路上,勝利再次不要臉的站在了有實力而野蠻者的一邊。

  同年1054年因教義分歧教皇使者與彌格爾大牧首在索菲亞大教堂發生沖突,兩者都以正統自居從而相互開除對方教籍(破門律),基督教因此分裂為羅馬公教與東羅馬正教。在西有諾曼人的步步緊逼,東有阿拉伯人(撒拉遜的法蒂瑪王朝)不斷蠶食的嚴峻挑戰面前,只能是兄弟鬩於牆而外御其侮。

  所幸的是勇猛善戰的諾曼人折服於基督教文明的發達皈依了基督教,戰鬥力爆表的諾曼人在教皇的慫恿下,於1061年主動對西西里島的阿拉伯人發起進攻。諾曼騎士人數從來沒有超過幾百人,三十年的征伐在不斷中斷的業余時間進行,阿拉伯軍數萬人卻被打的抱頭鼠竄狼狽不堪。外部壓力稍有緩解,神聖羅馬帝國的亨利四世與教皇格里高利七世又是一場王權與教權的大pk,諾曼人又回師與神聖羅馬帝國打起了群架,在打架的同時捎帶手又把羅馬城來了一次大洗劫。征服了南意大利與西西里島的諾曼人意猶未盡,又與悲催的東羅馬帝國扛了起來。#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1130年諾曼人羅傑被猶太裔教皇阿納克萊圖斯二世加冕為西西里國王,而神聖羅馬帝國與東羅馬帝國皇帝支持英諾森二世,宗教會議宣布英諾森二世為合法教皇,從而導致羅馬教廷兩位教皇並立。教廷的分裂伴隨着歐洲各國對西西里王國崛起的隱憂,於是神聖羅馬帝國與當時的英、法結成反諾曼人與偽教皇(後世的說法)阿納克萊圖斯二世的大聯盟,又使歐洲陷入了內部的大群毆。此時悲催的東羅馬帝國也不忘順便踹一腳諾曼人過過干癮,誰讓你老是欺負我來着!


1139年英諾森二世對西西里國王羅傑二世處以破門律,生猛的羅傑二世之子羅傑(祖孫三代都重名,我真服了you)伏擊了英諾森二世的軍隊,再次俘虜了羅馬教皇。形式比人強教皇表示這完全是誤會,羅傑更是深表歉意:sorry,我喝高了犯了渾。教皇英諾森二世與羅傑達成諒解,西西里王國的叛亂也平息了下來。


  內部問題一解決才發現那幫阿拉伯猴子,在基督教文明的家門無惡不做玩得很嗨皮!耶穌殉難的聖墓教堂被拆已經夠欺負人的了,交了保護費還他媽的打劫我們,這也太欺負人了,不講理是吧!抽它!1095年東羅馬帝國皇帝阿歷克塞一世的請求,與教皇在法國克萊蒙的號召,點燃了基督徒原有的收復失地重光故土的狂熱。十字軍東征是不正確的定義,因為他們並不是國家有組織的行為。他們是不同階層的自願參與,伙食、武裝都需要自備,教廷的支持並不是白花花的銀子,更多的是精神上的鼓勵。他們的動力來自於虔誠的信仰,與對耶路撒冷精神上的嚮往。

  第一次出擊是一幫釘耙鏟頭糞叉子的農民,他們首先就坐不住了,推舉隱修士彼得(在前往耶路撒冷的朝聖,他見到了基督教同胞在阿拉伯帝國統治下的悲慘與迫害,從而呼籲西方的解救,他在克萊蒙的演講讓在場的所有人動容,為十字軍運動出力不少,是教皇烏爾班二世的堅定支持者)為統領。他們來到君士坦丁堡因為軍紀太差(迫害猶太人,外加一路予取予求,讓匈牙利等國也十分反感)阿歷克塞皇帝勉強的應付了一下,就直接送他們上戰場了。幾萬人熱情有餘戰力不足,跟阿拉伯猴子們(塞爾柱突厥)的短兵相接很快敗下陣來。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而真正有戰鬥力的封建領主與騎士,在窮人十字軍出征後的八月踏上征程。英國國王征服者威廉的兒子羅貝爾.柯索斯公爵,為了出征艦隊得經費不惜把諾曼底封地抵押給自己的兄弟。同為諾曼人後裔的安條克公爵博希蒙德,與法王腓力一世的兄弟於格等一大幫歐洲貴族,在十字架的感召下兵鋒直指耶路撒冷。互不從屬各自為戰的十字軍,將阿拉伯化(委婉的說法)的塞爾柱突厥人與埃及的法蒂瑪王朝打的滿地找牙。在耶路撒冷、東羅馬帝國一帶建立了數個跨時一至兩百年的拉丁王國。其間耶路撒冷王國的締造者布永的戈弗雷(聖墓保護者)勇武過人的征伐,與其弟鮑德溫一世的以戰求存,讓人心潮澎湃之餘,不免有壯志未酬身先死,徒讓後人空餘恨的感慨。之後幾次的東征幾本上都是圍繞着保護耶路撒冷,與其它幾個拉丁王國的攻防戰。

第二次十字軍東征

  1145年夏,埃德薩伯國陷落的消息震動了歐洲,教皇尤金三世發布十字軍教令呼籲基督徒保衛危在旦夕的聖城耶路撒冷。12月通告了法國國王路易七世,得到了路易七世積極的響應。路易七世原本被作為神職人員培養,沒曾想王國的繼承人路易七世的哥哥是個短命鬼,一不小心掛掉了。作為王國的順位繼承人,他被極不情願的加冕為法國國王。一般人結婚都興高采烈得非常喜慶,只有路易七世跟死了爹似的充滿了罪惡感。他最大的愛好就是懺悔與祈禱,祈禱早日誕下皇嗣結束這不堪的生活(世上不知有多少人想過這種不堪的生活)。對宗教的虔誠與鎮壓維特里城所以引起的罪惡救贖感,使路易七世更加地熱衷於參加十字軍東征。

  教皇尤金三世指定聖伯納德(死後封聖)為十字軍的佈道士,他與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時的隱修士彼得不同,他深知底層民眾熱情有餘,但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特性。他對發動群眾一點都不感冒,他主要把精力放在游說君主與貴族身上。在北歐他還制止了佈道士拉杜爾夫煽動的極端反猶情緒,使可憐的猶太人躲過了一場滅頂之災(第一次十字軍東征,在歐洲就爆發了對猶太人的野蠻迫害,無論如何這種行為都是不可原諒的罪惡)。

聖伯納德以他縱橫捭闔的能力與極富感染力的佈道演說,把十字軍運動推向一個絕對的高潮。在他的感召下人們紛紛領取十字徽,場面火爆到跟半買半送得超市促銷一般。問題是數量有限,先到先得的十字徽像中國搶鹽風波時的食鹽一般很快就清倉斷貨了。最後聖伯納德將自己的外袍扯成十字布條,以滿足人們踴躍的誠摯之情。

他飽含深情的佈道在頌揚參與東征者的英勇與偉大犧牲的同時,詛咒那些有能力卻不作為的人們,消極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康拉德三世成為了他攻擊的靶心。這讓皇帝康拉德三世非常受傷,他顯然不具備偉大領袖忍要忍到無恥,狠要狠到無情的特質。更說不出日、蔣、我三國志的無恥讕言。康拉德三世的反應是什麼都可以丟,就是不能丟人;抄傢伙干他們。1147年,急性子的日耳曼十字軍主動對東方發起進軍,拉開了第二次十字軍東征的序幕。

康拉德三世率領的兩萬人在行軍途中遭遇了東羅馬人的戲弄與刁難,東羅馬人類似有組織的使用假幣購買德國人(神聖羅馬帝國的十字軍)的物品,卻拒絕賣給德國人所必需的物資。康拉德三世所率的十字軍團一怒之下發起了對東羅馬帝國的攻擊,如果不是異教徒大敵當前,康拉德大有攻佔君士坦丁堡,幹掉科穆寧王朝,取曼努埃爾而代之的意思。

兩方矛盾緩解後,一直都很受傷的康拉德率德國十字軍團,在東羅馬人的引導下進入了土耳其。更受傷的是軍隊在沙漠的行進中迷路了,由於長途跋涉人馬匱乏,行至一片水澤時由於乾渴難耐,騎士們紛紛下馬飲水。在毫無戒備的狀態下,塞爾柱人(阿拉伯化的突厥人)狼奔豕突的發起了進攻。整個過程就是一場屠殺,德國軍團此戰全軍覆沒,只有皇帝與少數騎兵部隊身免於難逃回了尼西亞。


11月,路易七世率領的法國十字軍來到了尼西亞,皇後埃莉諾(她的封地阿基坦的軍隊也參與了東征)與一幫美女把這次出征當成了中東自由行的旅遊,並以拉拉隊的陣容為其吶喊助威。這些毫無戰鬥力的婦人除了會為行軍增加負擔外,唯一的作用就是再多幾張嘴消耗本已就捉襟見肘的軍糧。#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悲催的康拉德皇帝在尼西亞與法王路易兵合一處,在東羅馬人的幫助下,十字軍經安納托利亞高原打通到安條克的路,在開始的高歌猛進中,非常受傷地康拉德皇帝又倒霉的染了病,不得不很悲催的原路返回東羅馬休養。

  人倒霉了,喝涼水都塞牙。禍不單行的十字軍之後又遇到了風暴與山洪的襲擊,再加上後勤供應不足的絕對致命傷;十字軍從戰鬥力爆表跌至中國股災般的熊市。但是最致命的是路易有一個豬一樣的隊友,他就是王後埃莉諾的老鄉普瓦圖的傑弗里。身為統帥的傑弗里是一個只會耍刀片的二桿子,智商接近二百五。駐扎在高地的前鋒守衛,他竟然將其移防至峽谷地帶;敵方居高而下後果可想而知。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傑弗里的愚蠢使法國十字軍傷亡過半,路易七世也差一點做了俘虜。法國人米肖與普茹拉合著的十字東征記述了同樣的險阻與遭遇,但略有不同:十字軍與朝聖者行於陡峭的山地,並伴着不斷墜崖人畜的慘叫聲,前衛先鋒違命駐扎使十字軍腹背受敵。不管記述如何不同,但結果無差。

  元氣大傷的法國十字軍在東羅馬帝國的幫助下,不得不以損失大量步兵與朝聖者的沉重代價,通過海路到達了安條克。無船可渡的十字軍戰士與失去保護的朝聖者,因東羅馬總督懼怕得罪阿拉伯人,拒絕了他們進城庇護的請求。在安塔利亞城外多數死於絕望而殘忍的屠戮,只有不到半數人歷盡艱辛到達安條克。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在安條克埃莉諾皇後與路易七世本就不和諧的夫妻關系,因安條克國王雷蒙德的出現而徹底破裂。雷蒙德長相帥氣並且善解風情,顯然把冰冷形象苦大仇深的路易七世甩出N條街的距離。路易行房如行刑,把妻子主動的親近當成罪惡誘惑的表現;跟《西遊記》中的唐三藏完全有一拼。對於埃莉諾來說老娘又不是長了一副孔慶東的臉,司馬南的猥瑣形象,用得着階級仇民族恨的整日死臉相對嘛!

  雷蒙德這個小寶貝(實際年齡不知,他卻是埃莉諾的叔叔輩)不但跟自己情投意合,連戰略意圖都默契到一個鼻子孔出氣的程度。做為虔誠的基督教徒,此時的路易七世最想達到的目的,就是去耶路撒冷朝聖。對進攻阿勒頗、埃德薩的戰略意圖一點都不感冒。頭上發綠的路易七世不光戰略意圖與其相背,更對曖昧關系大為光火。在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皇後被強行帶出了安條克城。埃莉諾與路易七易的婚姻也因此走到了盡頭,第三個女兒出生後不久,在反目成仇(雷蒙德後來被阿拉伯人斬首)與極端失望(沒有誕下男嗣)中兩人分道揚鑣。成為單身貴族的埃莉諾,無疑是歐洲最耀眼的鑽石王老五,回到封地後不久,就與後來的英王亨利二世喜結連理,又生了一個了不起的寶貝兒子——獅心王理查。

   北宋靖康國難二十二年後的1149年6月,路易七世到達了聖地耶路撒冷,大教長和聖殿騎士們迎接了十字軍的到來。恭候多時的德皇康拉德三世更多的是“你咋才來哪?可想死俺了”的感慨與悲催的難友情深。流淚、擁抱、熱烈過後,哥幾個就現實問題該咋整開了一個團結的大會。在此期間,雷蒙德着手光復埃德薩的失地。受阿拉伯猴子壓迫勇敢的亞美尼亞人,在城內積極策應城外的攻勢,但是光復後不久終因寡不敵眾再次被阿拉伯猴子攻陷。埃德薩的再次陷落針對基督徒是屠誠的滅頂之災,男人被殘忍的全部殺光,女人被凌辱後當做物品出售……可悲的是他們源於宗教執念的野蠻與兇殘,並沒有隨着時間的推移而減輕,更可悲的是仍有人以政治正確的觀念,容忍它們的野蠻與兇殘。#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路易七世愚蠢的漫無目的,使勇敢的雷蒙德不幸就義於這次孤注一擲的絕地反擊,也難怪自己的漂亮媳婦對其大失所望。耶路撒冷會議在六月二十四日決定進攻大馬士革,以改善拉丁帝國的險惡處境。在大馬士革指日可下之時十字軍不是勇猛地一鼓作氣,而是陷入了城破後利益分割的會議爭吵。撕逼的結果是努拉丁援軍即將到來的軍事不利,最後不得不飲恨大馬士革城下。


  二次東征緩和了東羅馬帝國的軍事壓力,取得的唯一成績是1147年4月份,一小隊來自歐洲各地的十字軍准備通過直布羅陀海峽穿過地中海參加東征,結果遭遇風暴來到了現在的葡萄牙,在法國騎士亨利的請求下,他們擊敗了阿拉伯猴子光復了里斯本,促成了葡萄牙以後的國家形成。真是有心東征事不成,無心風暴成葡國。

   東征的無功而返使路易賠了夫人又折兵,怨言指向了支持東征而又持成功信念的聖伯納德。聖伯納德非常客氣的說:“關老子屁事,這是你們不夠堅定,不夠虔誠所導致的下場。我們都該好好反省。”聖伯納德說的沒錯是該好好反省一下這次東征的錯誤,聖伯納德神啟的勝利許諾本身並不存在嚴重的錯誤,錯誤的是將神啟作為戰爭的勝利信念,將出征的行動搞的一塌糊塗。
  
  東征一開始德皇康拉德三世與法王路易七世就犯了一個巨大的戰略性錯誤:單一的陸路推進沒有海路的協同作戰,使十字軍在沒有後勤補給的情況下,很難做到就地取糧的以戰養戰(誰都知道阿拉伯人除了破壞,沒有任何的長處,本來就荒涼的沙漠地帶在他們的努力下更加荒涼,糧食地沒有,石塊、沙子大大地)。由於宗教分裂,東羅馬人與十字軍之間的嫌隙非常微妙,東羅馬帝國皇帝曼努埃爾為了誰也不得罪,他甚至兩邊押寶。

  即便東羅馬人很不仗義,把十字軍出征的消息告訴了阿拉伯猴子,其實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因為浩浩盪盪的十字軍如此規模的不低調,就算是瞎子恐怕也能聽得到他們的行進聲,怎麼可能瞞得了阿拉伯猴子。最致命的不是東羅馬人的奸滑與不信任,而是十字軍本身戰略性的錯誤造就了二次東征的挫敗,如果戰略得當,阿拉伯人狗咬狗的混亂對十字軍是極為有利的。與第一次東征勇猛銳利的偉大詩史相比,戰略性的嚴重失誤與統帥們的顢頇,將無數個可能在唏噓的如果聲中任後人憑吊。但如果也就只有如果……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2017.8.19  下午

未完待續,不定期更新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