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026|回復: 0
收起左側

巴塞羅那恐襲——文明危機的真相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8-21 19:27:1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巴塞羅那恐襲——文明危機的真相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巴塞羅那恐襲如歷次恐襲的結果一樣,換來的只有一堆華而不實的面湯話,與政客們一如既往的拙劣表演。西班牙王室的對外聲名:整個西班牙都是巴塞羅那真是一語中的,在文明世界整體左傾,政治正確包容執念宗教邪惡的大環境下,恐怖分子的歐洲自由行,不但能讓西班牙的任何地方變成巴塞羅那,歐洲也會在爆炸聲中遍地開花(己經是如此了)。

  更搞的是在遊行的隊伍中竟然有人扯着反納粹、反法西斯、反執念宗教恐懼症的橫幅招搖過市,難道巴塞羅那恐襲是納粹份子跟法西斯合謀製造的?還是執念宗教恐懼症導致貨車剎車失靈所引起的?

  白痴左瘋刷存在感的政治正確,是意圖淡化已發生的真實傷害,將臆想的傷害拔高到比真實傷害更加嚴重的程度。這難道不是本末倒置的無視事實嗎?混淆是非偽善的包容,迷惑性的煽情使文明世界,喪失了正當自衛的本能。此種左瘋腦殘的意識形態在主流媒體,與左傾知識分子居心不良,充滿烏托邦幻想的精心包裝下,灌輸給了沒有辨別能力,更沒有受過左瘋烏托邦之苦的民眾。

  正如馬克斯.韋伯所言:一個社會的落後,是整個精英階層的落後。而這幫精英——左傾思想的產兒,卻把持了文明世界的話語權,不幸的意識形態就此給了執念宗教以擴張發展的機會。左瘋愚蠢狂飆的風暴,執念宗教火借風勢的邪惡,在荒誕中越燒越旺。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文明世界的綜合實力遠非反文明沒落的執念宗教可比擬,但如果背離了自由至上的文明價值觀,被大愛的群體主義所裹挾,他就會有劃向歧途的危險。當人道主義取代了對國民負責的正當義務,納稅人的付出就很可能被高大上的政治口號所出賣,以換取政客的自我鍍金,而成本卻由全體國民共同承擔。

  在這次恐襲表態的老妖婆默克爾就是一個最佳例證。她聲言:我們不會允許這些謀殺者讓我們背離我們的道路,和我們的生活方式。但損害德國利益的實際行動,卻把自己的無恥讕言擊的粉碎。她不負責任的移民政策使德國的危機,跟她醜陋嘴臉般已越加的不堪。

  優秀的日耳曼民族在糾枉過正去納粹化的言論管治下,為默克爾的恣意妄為提供了施展空間。國民在政治正確的裹挾下,不當司法(言論只要不造成即時的傷害,不宣揚種族滅絕與辱罵威脅他人惡意,他不應該被人為干涉)干涉可能的懲罰,使人們要麼隨左瘋狂飆,要麼不得已保持緘默。默克爾對德國的潛在危害是致命的,這一點她超越了自己的前輩希特勒(這一點希特勒應該感到欣慰,因為德國最大混蛋已被默克爾所替代)。#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引狼入室的行為如不被正視,雀占鳩巢、農夫與蛇的故事將會陸續上演。扼制恐怖主義的聲明將會像神經病的自說自話,而不具有任何實際意義。從9.11事件到巴塞羅那恐襲,他們無一例外全都是執念宗教的忠實信徒。這不是憑空捏造的污衊,而是人盡皆知的事實。指出事實並不是要對它們實行人權迫害,而是為了更好的了解我們的處境,從而避免外在的傷害。他並不具有任何的進攻性,只不過是基於事實的言論而已。

但是有一個事實我必須要說明,屠殺猶太人的罪行納粹黨員不可能全部參與其中,但卻沒有人將它做為個體行為看待,更沒有將他與納粹德國加以分割。趙家人的政治迫害也沒有被看作是個體行為,同樣沒有被加以區分,為什麼執念宗教的殘暴卻被區別對待?它們之間存在差異,其實只是載體與行式的不同,扼殺自由敵視文明的破壞性,並沒有實質性的區別。為什麼執念宗教喪心病狂的反人類罪行,卻被雙重標準的加以區分?

  難道決定好壞的不是善惡的區別,而是以成敗為準的策略?除了執念宗教,沒有人要抗拒多源文化,但多源文化包容的是文化差異性的不同,前題是他們也包容我們對不同文化的選擇。如果包容只限於單方,那他就是一個偽名題。這跟單方面無法獨自完成和平使命一般,因為這取決於雙方的態度,而不是單方的一廂情願。#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極權制度與民主制度最大的區別,很大程度上是權力與義務的不對等。極權國家人民只有義務,沒有權力(當然我們還有歌功頌德的權力)。而正常的民主制國家是權力與義務並存的對等關系。但是如果政客不負責任,把對外的人道主義(人道主義很好,但更量力而為)搞成了國家義務,侵害了國民利益,並威脅到了本國人民的安全,那他的危害就遠遠大於敷衍了事的官僚。

對難民的接收不光會加重自身經濟負擔,同時也為恐怖勢力的滲透打開了方便之門。這不但不會緩解戰亂國的災難,反而將戰亂國不穩定的因素,移植到了自己的國家。在這些難民中有多少人體炸彈,多少潛在的暴恐份子恐怕只有天知道。

  接收難民的錯誤政策,實際上製造了更多的難民。而在這種白痴政策的激勵下事情只會逾演逾烈。將戰亂中的青壯年武裝起來協同敉平戰亂,顯然要好過讓他們好逸惡勞的吃白食平添負擔。這既能減輕自身不必要的負擔,也能真正根治難民產生的根源。反其道而行的接收不但不能緩解人道危機,也為自身帶來了難以想像的文明危機。#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如果政治正確的民眾認識不到事態的嚴重性,政府的錯誤行為就不可能得到糾正,個人的自由也就岌岌可危了。自由不是任何人的賜予,不去捍衛她就有可能會失去。不自由的國人對美好期望,鋪就通向奴役之路有更深切的體會,我不希望文明世界像我們一樣,等付出慘重代價後方能幡然醒悟。人類帶血的試錯經驗在不切實際,踐踏個人自由的苦難中也該吸取教訓了。難道真如一位哲人所揶揄的:歷史留給後人的教訓,就是一再重復着歷史留給後人的教訓。

  如果惡被政治正確的政府所容忍,並且無力制止由此引發的災禍,文明世界要麼在人們的緘默中沉淪,要麼在人們失望中傾向極端。兩種結果都會嚴重傷害到個人的自由權力。如果民主制不能扼制執念宗教對人們的危害,巴塞羅那恐襲造成的無安全感,就可能會演變成對政府的不信任,在失望中就有可能催化出法西斯長槍黨(現在並沒有發生,這只是我的推論)。這跟遭遇司法不公的國人,在失望中選擇用極端方式(不包括豬狗不如無差別的濫殺者)以達到目的一般。

  這源於政府不能保護他們的安全狀態,出於自衛本能所採取的應對措施。此種極端正是政府不能為群體提供安全感,所催生出來的不良後果。若根據左瘋政治正確的觀念處理,捨本逐末的嚴重後果不是在緘默中讓執念宗教坐大,就是在憤怒中使極端勢力勝出,這都是文明世界所不能承受的致命打擊。最好的結果只有國民覺醒讓不合格的政府滾蛋,但人腦的反應很多時候還及胃的反應快。如果人們覺醒的速度落後於執念宗教擴展的速度,自由世界付出的代價將是不可想像的。

  執念宗教在政治正確的協助下,將來之不易的人類文明,置於盲人瞎馬的危險境地。從攻擊世貿大樓的飛機到巴塞羅那恐襲的貨車,文明世界的綏靖,換來的除了執念宗教逾演逾烈的得寸進尺,恐怕也就只有遇難者殘缺的屍首與政客拙劣表演的虛偽。是政客們與主流媒體對執念宗教身份的忌憚與遮掩,給了他們恣意妄為的邪惡勇氣。這種軟弱的忌憚無能的遮掩,正是他們在文明世界橫行無忌的最大幫凶。受害者(文明世界)都為罪犯辯護,並為他的犯罪行洗地,罪犯們憑什麼不去犯罪?執念宗教的邪惡與低風險的功利計算,不讓他們去犯罪那才見鬼哪!文明世界愚蠢的犯賤行為,對他們的邪惡無疑是一種變相的鼓勵。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如果文明世界認識不到,對執念宗教寬容的危害性,反恐就像趙家人假惺惺的反腐一般,永遠就只能停留在路上。誰人願意漫無目的永遠的在路上?我想只有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因為流浪漢沒有終點也就迷失了追逐的方向,所以他只能迷失在行進的路上。如果文明世界在政治正確的道路上迷失了原有的方向,就請停下盲目狂飆的步伐回頭看一下,是否離自由權力至上的家已太遠?如果現在迷途知返顯然離家更近。

沒有人願意看到文明陷入危難,只有在危難中的人們更懂得自由的珍貴,但代價卻過於沉重。知識分子更應肩負起這不可推卸的責任,像皇帝新裝中的小孩一樣真誠,不應學趨炎附勢者的隨波逐流與虛偽。沉默只會讓恐懼得以蔓延,從而喪失面對的勇氣。退縮只會壓縮自由空間的緯度,讓罪惡更易得手。綏靖給罪惡提供了便利的機會,包容(無底線的包容)成為政治正確的濫交,世貿大廈的爆炸,巴塞羅那的鮮血,是野蠻向文明發出的宣戰。文明世界沒的選擇,只能被動還擊,因為前哨戰己經打響。

  這不是兩種文明之間的沖突,這是奴役與自由,文明與野蠻不可調和的對抗。他們製造災難的足跡,己遍布世界的各個角落。自身反自由的特性使他們像如芒遍體的怪物,彼此之間的擁抱都會互相傷害,血肉之軀的擁抱又怎能不會被它刺傷?不是人們在仇視他們,而是他們的仇視在傷害人們。#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如果在愚蠢下去,文明世界就有可能出現君士坦丁堡的陷落。艾埃菲爾鐵塔象徵性地熄滅,將會被籠罩的邪惡所取代。鮮花與燭光的哀悼並不能改變什麼,但執念宗教人口的增長卻能改變民主制的生態。文明世界如不自救,一切都只是剛剛開始,巴塞羅那恐襲只是一個前奏而已。希望巴塞羅那的鮮血能喚醒沉睡的人們,這也是對遇難者最具現實意義的祭奠。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2017.8.21  傍晚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