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57|回復: 0
收起左側

女子借鄰居上千萬拆遷款後留條失蹤:我對不起你們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8-22 10:54:3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這幾天,三堡家園里炸了鍋,一個讓大家目瞪口呆的消息傳開:阿珍不見了!
  阿珍是誰?為什麼她的消失會引起軒然大波?
  三堡家園是三堡村的回遷房,這里的居民手裡多多少少握着些拆遷款,都是同村老相熟。原來,這個阿珍,正是憑借大家熟識的信任,向鄰居們以各種理由借款,在上周留下一個字條後,舉家消失了。
  截至失蹤前,大家尚未收回的本金可能超過千萬元!
  發小開口借錢
  事發前都能按時收回利息
  52歲的阿珍,一家六口住在三堡家園南區某幢1103。
  2014年時,阿珍找到同村發小劉師傅“拉存款”——阿珍說自己兒媳的表哥在之江一家銀行當副行長,需要拉存款完成指標才能晉升行長,錢是以阿珍的名義來借。
  她給劉師傅開出的年息是7%到7.1%左右,借款周期一年,借款到賬後,一次性返還一年利息。
  劉師傅出於信任,同意開始投資。最早,投個十萬二十萬,都能正常收回利息。
  “她說錢你可以拿走,也可以繼續放我這里。續存的話我把下一年利息打給你。”劉師傅說,截至今年春節前,阿珍和她兒子小吳每次還本付息都很乾脆利落。
  “你也是來找她要錢的?”
  老鄰居碰面,才嗅出了不妙
  今年8月9日,劉師傅有筆借款到期,就打電話給阿珍的兒子,他當時說自己在桐鄉的服裝廠出差,過兩三天就把錢匯給劉師傅。
  這個服裝廠,小吳此前一直和劉師傅說,是跟人合股的,也以這個理由找劉師傅借過錢。
  幾天後,劉師傅再打給小吳已經找不到他,阿珍也隨即失去聯絡。
  劉師傅覺得奇怪,就上門去找這家人問個究竟。不料,他剛進單元樓,小區里一位女鄰居就問道:“你也是來找阿珍要錢的?”劉師傅一聽,嗅出了不妙……
  趕來的鄰居越來越多。


一位同住該單元的大姐回憶說,8月13日時,她目睹一家銀行的工作人員拿着300萬元的催債單上門,其中要求本月28日必須先還79萬。
  “我自己也是借了很多錢給阿珍,但當時阿珍說,‘這件事我可以解決掉,你不要把這事說出去。’”這位女鄰居想了想,選擇相信阿珍的人品,就沒聲張。
  沒想到,阿珍一家六口人竟舉家失蹤。
  借錢理由五花八門
  涉案資金或超千萬
  8月17日,眾多受害者紛紛前往派出所報案。這時,劉師傅才發現,問題比他想象得嚴重。
  “我知道阿珍一家人在借錢,我以為也就千把萬,但是沒想到借了這么多人……”
  一位姓秦的阿姨說,阿珍一家人從三堡一帶捲走的存款肯定不止1000萬。
  光是一位做小生意的吳大姐,手裡就有總額200多萬元的借條!
  “我當時要一次性轉賬200萬元,銀行那裡辦不出來,阿珍就主動說,‘那叫我兒子幫你弄,他年紀輕弄得靈清’。”
  小區里好幾位80來歲的老太太,跟阿珍關系很好,手裡掌握着全家的回遷款,都是上百萬級別的,借給了阿珍一家人。


 “阿珍當時就說,那個誰也把錢存我這,別的誰誰也把錢存我這。大家都把錢存他們那,而且認識這么久了,我就放鬆警惕了。”劉師傅說。
  除了以親戚銀行拉存款為由外,阿珍一家人還曾以各種理由向鄰里街坊們借錢:兒子服裝廠進貨、親戚買房、新疆親戚出車禍撞死人想私了、兒子的朋友有困難……
  戲劇性的是,阿珍還多次叮囑劉師傅說,“那種動不動就年息10%到20%的,都是高風險,千萬別去趟這個渾水。”
  阿珍是個怎麼樣的人?
  鄰居:人人都說她人品好
  阿珍的離開,最難以接受的人無疑就是這些把她認作小姐妹,認作好鄰居的當地居民們。
  昨天下午,記者就在小區里,見到了和阿珍年紀相仿的宋阿姨、倪阿姨等受害者。
  這些都已年過半百的居民,越是覺得阿珍及其家人彬彬有禮和值得信任,越是想不通,為什麼她會突然選擇捲款離開。

“阿珍這個人平時真的很好的。”這是很多人回憶起阿珍,都會說的一句話。
  在外人眼裡,阿珍有一個幸福的家庭背景:雖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她曾經開過油漆店,收入不菲。“據說老公還開着塗料廠,賺了一千多萬。”
  宋阿姨說,阿珍平時做義工,會幫一些生病的人敲敲背,做做按摩。她錢也不收,每次有求必應。鄰居也反應,阿珍的兒子坐電梯碰到人,還會手擋住電梯門,說叔叔阿姨你先進,大家都覺得這戶人家很懂道理。
  阿珍靠着大家的信任,用兩種方法來要錢:一個就是理財投資,另一種就是私下裡找人借,比如姐妹孩子車禍撞人要賠錢,有地方要周轉資金。
  大家都會用當面寫借條的方式借錢給阿珍,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事。
  人去屋空留下張紙條
  寫着 “我對不起你們”
  好幾天沒能聯繫上阿珍,大家還以為她家出了什麼變故,就讓物業找來鑰匙開門。
  可開門的一瞬間,他們大腦一片空白。
  除了一些傢具,只剩下人去樓空。有人發現,地上還留了一張手寫的紙條。那上面大致寫着,各位親朋好友,我對不起你們。
  翻看阿珍的朋友圈,除了日常的一些短視頻外,看不到多少關於阿珍和她家庭的內容。最早的一條朋友圈是她的照片,她留着燙過的短發,坐在一張辦公桌前,笑意盈盈。



 很難想象,就是這樣一位面相和藹的人,從身邊的兄弟姐妹這都拿走了一筆錢,哪怕侄女因病還在透析治療。
  幾天前,阿珍所住的這層樓裝上了監控探頭。鄰居說,這是社區里上周剛裝的,一旦發現她回來了,大家馬上就知道了。


 直到采訪的最後,倪大姐站起身,踱步一圈後回來說,“如果公安把她帶回來了,我們也不會打她罵她,就想問問她,為什麼要把我們的錢都拿走?可能,她也有難言之隱呢?”
  記者從江干公安了解到,目前警方已對居民的報警進行立案,案件還在調查之中。
  而“阿珍”一家人和他們帶走的巨額資金,也還在追查當中。
  (本文受訪者均為化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