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25|回復: 0
收起左側

鬼節談“鬼” 部隊的“鬼鬧”邪事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9-6 10:58:1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來源:
博談網





今年9月5日正好是農歷七月十五,俗稱“鬼節”的中元節,為中華傳統節日,傳說這一天陰曹地府將放出全部鬼魂,民間普遍進行祭祀鬼魂活動。包含官媒《人民日報》在內,微博上不少媒體帳號、社群帳號在談論着這節日的習俗與禁忌。

在進入農歷7月,即鬼月之後,“鬼怪”成了民眾在社群網站上談論的話題之一。其實在主張無神論的中國共產黨統治下,歷次的殘酷鎮壓及對人民的打壓,也造就一些“鬧鬼”傳聞。

人權律師高智晟的新書《2017,起來中國》中,即紀錄一些他被關押時,從看守士兵中聽到的,許多有關武警部隊與“鬼”作戰的傳聞。

始於江澤民

書中表明,按士兵講述,這種鬧鬼的“邪事”發生時間都在中國前領導人江澤民當上“總盜跖”(總書記)後開始的。首先,從1990年起,各省武警部隊鬧鬼事件普遍而高發,使武警部隊在較長一段時間里都束手無策。

例如,曾有哨兵好端端站在地面上站哨,頭腦一模糊卻發現自己哨位竟在地下室,可監控器則完全空白;有時哨兵從二樓下樓接哨,走一兩小時竟到不了一樓;有些女兵宿舍睡上層床鋪的人,常莫名其妙從上鋪跳下,有的竟雙膝着地致傷,自己卻不知有此過程,從頭到尾都在睡夢中。

國家檔案館也出現許多鬼鬧事件讓哨兵心驚膽寒,常有莫名其妙的哭聲、笑聲、尖叫聲傳來,嚇得哨兵魂不附體。但官員的應對措施卻是“不信、不傳、不議論”。

書中提到,監控器曾拍攝到一名白衣女子與哨兵貼身站立,當值軍官接到報告後與監控人員趕到哨位查看,並無發現白衣女子,但回到監控器前,那名女子又赫然旁立。軍官當下用對講機詢問哨兵,旁立女人為何人,士兵回答:“無人。”對此,當局有他們不信的“辦法”,上頭決定給當班的哨兵以上哨時間帶陌生女子聊天為由予記過處分一次。

一名鄭姓士兵也向高智晟講過他親歷的奇異遭遇,他在半夜站哨時,旁邊水稻田裡竟突然走上來一個女人,手裡拉着一個兩三歲的小孩,但這情景太反常識。

血紅國徽讓鬧鬼更凶

為了應付這些怪異的現象,軍人的應對措施花樣百出。例如,檔案館的應對之舉先是雙哨,並在雙哨附近旁擲桃樹枝。高智晟律師在書中表示,他的拘禁室也長期被放置桃樹枝,但仍有士兵多次聽、看見靈異聲響或影像,他本人則從未有過類似經歷。

另外,曾有一段時期,軍中給每個大隊、中隊部隊門口上方懸置大型國徽牌子。理由是,國徽應是“正義的象徵”,且中國的國徽又是鮮紅血色,必能“鎮壓邪孽”。結果,這種被高層視為“天然地正”的牌子在各單位門口懸置後,鬧鬼事件非但沒有減少,反而更凶。

在“鬼鬧”災害仍頻發的情況下,又出現一種方法,就是把部隊營房整個塗成紅色,聽說效果彰顯,因此有關領導通過電話而非下達文件向全軍推廣,使全國武警部隊的營房全塗成紅色。但沒有多長時間,“鬼鬧”事件又開始興起。

直到一些女兵宿舍偶然嘗試,在宿舍門口左右各放置一隻小石獅子像,才停止了“鬼鬧”事件。消息傳出後,據說武警總部迅速用電話向全軍推廣,才終於擺脫十幾年的“鬼鬧”之苦。

比平常人怕得更多

高智晟律師在書中指出,中共統治集團公開否定神的存在,在隱蔽處卻“沒有一個不信神”。但只是機械化信神,把神當成一種逐利工具。例如,主張恐怖高壓維穩,踏着六四鮮血而爬上高位的江澤民,即是有名的“信神很虔誠”。

根據相關報導,江澤民將武警部隊變成黑社會性質的“私家軍”,用來對付學生、訪民、信仰團體、失地農民,下崗工人等,在訓練上完全是以綁駕人質、殺人、失蹤等惡質的手段。

例如在鎮壓新疆維吾爾族人、回族人、藏人時,都多次使用非法暴力手段;在鎮壓法輪功學員、遊行示威、群體事件、訪民等等,武警、公安及便衣的合作下,製造無數冤案、血案。也許,這就是他任職高位後,出現大量“鬼鬧”事件的原因。

高智晟律師表示,曾聽聞江澤民在日常生活中,從每天出門,幾時出門、出哪個門,及幾時進門、進哪個門都要扶乩問卦以定,對於風水上,想法也不少。而專門負責秘密囚禁高律師及對他施行酷刑的北京國保頭子於泓源和孫荻,也被他親眼看到兩人對着神像跪拜。高律師在書中提出他的疑問,不曉得他們拜神時,記憶影像中出現剝光衣服電擊政治犯這一幕,是如何在心靈中與神交涉?高律師斷定:“他們的怕要比常人多得多。”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