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56|回復: 0
收起左側

家人詢問政府得知高智晟被送北京 吁當局交代高智晟法律地位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9-12 11:15:2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來源:
自由亞洲





高智晟律師的太太耿和提供北京時間9月7日上午與高智晟大哥高智義通話錄音

北京時間8月13日早晨,被軟禁在陝北家鄉窯洞中將近三年的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被家人發現失蹤。

美東時間9月6日晚上,住在美國西部的高智晟律師的太太耿和給我打電話,告訴我他剛剛與高智晟律師的大哥高智義通過電話,現在在陝北家鄉的高智義先生說,從政府部門打聽到消息,說是高智晟律師前兩天被帶到北京去了。

耿和向我提供了他和高智義通話的錄音——

高智義:“喂!”

耿和:“大哥,我是耿和。你好大哥!現在有沒有什麼新的消息了?今天都是我們的(美西時間)6日了。”

高智義:“消息有了。”

耿和:“是咋回事?”

高智義:“政府部門找上了。就其說是帶回北京了,頭兩天的情況。”

耿和:“就是說他們把潤慧(高智晟乳名)押送回北京了,對不對?”

高智義:“就是打問到這消息,說都沒有跟你說。”

耿和:“就是說他們跟您說把潤慧帶回北京了,是不是?”

高智義:“我說,沒有人跟你說,我只有打問到了這個情況。”

耿和:“那你在哪兒打問的?他們那邊跟你講的,對不對?”

高智義:“唉,你不要問,反正是打問,情況就那麼多。”

耿和:“跟誰回北京了?有事嗎?”

高智義:“那誰知道呢,問才跟我們說的,他自己知道的……”

耿和:“那還是在他們警察手裡唄……”

高智義:“現在肯定在他們手裡。”

耿和:“那肯定是他們把潤慧押回北京了嘛,那還有啥說的呢。”

高智義:“其它的我們就不知道了。就知道那麼多。”

耿和:“那你那天知道的呢?”

高智義:“唉呀,就……”

電話錄音就到這里。

此後我多次撥打高智義先生的電話,對方電話毫無反應。

高智晟和高案簡況

今年53歲的高智晟律師曾經參與基督徒維權案、陝北油田案和為法輪功修煉者維權。

三次發出致中國最高領導人的公開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修煉者。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律師被警方綁架,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回到家中。緩刑期間高智晟多次被綁架、失蹤和酷刑。

高智晟律師獲美國出庭律師委員會的“勇氣呼籲獎”等人權獎。

高智晟律師在五年緩刑將滿、當時已被失蹤21個月時,於2011年被送到新疆沙雅監獄服原判的三年實刑。到2014年8月7日刑滿日,家人在這三年期間只獲准兩次探視。

高智晟出獄後三年多,一直被當局軟禁。在被軟禁於陝北老家的窯洞中,寫作並秘密傳出《2017年,起來中國》一書,2016年6月在台灣出版。2017年1月英文譯本出版發布。

2009年初,高智晟律師的太太耿和在友人的幫助下攜子女逃離中國,後在美國獲得政治庇護。

耿和:政府應該給我們一個正式的書面通知,高智晟到底在哪裡?

高智晟律師家人發現他失蹤,向當地警方報警後的第25天,高智晟律師的太太才聽到一點與高智晟下落有關的消息。

美東時間9月7日我采訪了耿和女士,她告訴我與大哥通話的情況和她現在的心情。

耿和:“我昨天(美西時間6日)4點左右,給大哥打通了電話。我問大哥有什麼新消息。大哥說4日大哥得到消息說是他(高智晟)被羈押到北京,這是(政府)他們說的。

高智晟這一次再次失蹤,截至到前兩天,我們也一直沒得到消息。我們這邊一點別的消息都沒得到。我從大哥這兒得到的消息,他們說是把高智晟羈押到了北京。如果這樣,他們也應該給我們一個正式的書面通知。一直都沒有,所以我也非常擔心高智晟的境況,他到底是在哪裡?”

耿和簡要回顧高智晟從沙雅監獄出獄後到這次失蹤前的處境

耿和女士簡要回顧了高智晟律師從沙雅監獄出獄後到這次失蹤前的處境。

耿和:“2014年8月7日三年刑期完了,就回到家裡,其實在我姐家裡住了也就十來天左右,因為我先生是軟禁在我姐家,這時我姐姐也沒辦法上班。因為(警方)他們一天幾個小時在家裡面看守高智晟,造成我姐姐跟我姐夫也沒辦法上班,都在家裡看着高智晟,擔心他再有意外。在這種情況下,高智晟就強烈要求‘既然這樣,那還不如就回到監獄’。在和(警方)他們的對抗中,他們下一步就把他押回陝北老家。在陝北老家至今一直在軟禁中,有三年。

因為他從監獄一出來,牙就不好,是非常嚴重的一個問題。在過去這三年中,他嘗試着有三次偷偷跑出去看牙,都被他們以流氓手段給圍堵回來。所以說,他是不自由的。連看牙、看醫生的自由都沒有。

這回又傳出在他們手裡,被他們羈押到北京。所以,我希望關注高智晟命運的朋友和媒體……希望我們能夠質問中共政府:高智晟到底在哪裡?能給我們一個正式的通知,對家屬有個交代。

因為高智晟是坐完了緩刑五年和三年實刑,他全都完成了。從2014年8月7日開始,他就是完完全全的法律自由人。他有權利看醫生,他有權利看牙醫,他有權利到任何該去的地方。但是他沒有,連回到北京家裡的權利都給他剝奪掉,不允許他回到北京的家裡面,還把她軟禁在陝北邊遠的大哥的小村莊里。”

耿和:質問中共政府,高智晟到底在哪裡?希望給我們一個正確、准確的交待

耿和說出她現在的希望。

耿和:“希望關注高智晟的媒體朋友們質問中共政府,高智晟到底在哪裡。希望國際社會和關注高智晟命運的媒體和朋友們繼續關注高智晟的近況——他到底在哪裡?希望給我們一個正確、准確的交待。”

傅希秋:中國政府不公開交待高律師目前狀況,違背中國法律,更違背國際法

多年來一直關注高智晟律師及其家人的在美國的民間機構對華援助協會會長、美國外交關系協會成員傅希秋牧師,就高智義先生提供的新情況,接受我的采訪。

傅希秋:“我也是從高律師家屬他們那邊得到這個消息,提到高律師被中國有關部門帶到北京。我開始是稍微鬆了一口氣。最主要的是他失蹤了近一個月,終於有一點點消息了。至少間接證明他還活着。

另一方面,我也是有根大的擔心,主要是這樣一個大活人在三個多禮拜之前,突然就人間蒸發了。家屬都搞不清楚,高律師到底是被誰帶走的?怎樣被帶走的?帶到哪裡去了?現在他目前的狀況如何?

中國沒有任何政府部門、非政府部門公開出來作一個特別的說明和交待,我覺得這是很明顯的違背中國自己的相關的法律。這也當然更加違背國際上關於被任意強迫失蹤的相關的國際法,高律師作為律師更有相關的國際上關於人權捍衛者、律師保護的條例。”

傅希秋:國際社會關注高律師到底現在狀況如何

傅希秋:“我覺得中國政府應該對在美國的高律師的太太孩子,起碼做一個特別清楚的交待——高律師到底是被哪個部門帶走的?因着什麼原因被帶走?如果是違了法,違了那一條被帶走?如果沒有違法,到底他現在被當局強制性帶走,到底現在的狀況如何?家屬可不可以去探望?

我想,這些是最基本的要求,我們對華援助協會、我本人一直在關注高律師的安危。這么多年來……就在高律師這個消息出現之前一天,我們還在辦公室里跟我們的董事們一起禱告。我也一直在聯絡我們在國際上的一些合作夥伴。包括愛爾蘭的、英國的,還有歐洲的,以及在美國本土的,商討一些特別行動對策。其他一些關注高律師的民主國家政府和外交人員,都在關注。”

傅希秋:擔心對高智晟酷刑,作為公民,他有旅行、言論、信仰自由,應得到保障

傅希秋:“得到高律師這一點點消息之後,我也盡快組織了一個特別內部的關注網絡,也在討論醞釀下一步的行動,當然取決於中國政府現在做出什麼樣的交待。是當局把他秘密綁架走的,所以我們還是有些擔心,他是否會跟從前一樣被綁架之後所受的待遇,是不是會被酷刑、虐待等等?

如果是被強制帶走,那高律師也應當有法律的援助,也應該可以有請律師的權利。他被酷刑的嚴重性、從前受的折磨,對方用的招數都用得差不多了。我們就是希望中國相關的方面不要在折磨他了,我們也希望他作為一個正常的公民,能有旅行的自由、言論的自由,這些應該得到保障。當然,他自己的信仰自由更應保障。

我們目前需要做的就是要敦促中國政府,交待高律師的下落及高律師現在的法律地位,所以我們會繼續為他的自由而努力。

我本人作為美國外交關系協會的成員,下個禮拜會去華府。特別跟參議院外交關系委員會重要的成員、參議員Jeff Flake 有一個特別的早餐。也會會見府會相關的成員、一些官員們,會跟一些非政府組織的朋友商討包括對高律師和其他仍在獄中的良心犯營救的工作。”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