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920|回復: 0
收起左側

周小平的無知是怎樣煉成的?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9-12 12:17: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博訊螺桿 於 2017-9-12 12:20 編輯

周小平的無知是怎樣煉成的?

韓未冰 於 2017/9/11

    今日讀到周小平《敦刻爾克和遠征軍的故事是我講給媳婦聽的,有什麼不爽沖我來!》這篇文字,覺得很不爽,於是寫此文,但願周小平不要裝作看不見。

    2017年9月7日,六神磊磊發表了一篇《今年網上最蠢的一篇文章出現了》,直指周小平之妻王芳寫的一篇《抵制電影敦刻爾克,是一個民族的自覺和自重》文章是“今年網上最蠢的一篇文章”,直刺王芳文章最大的痛癢,下手太准又太快,一點不給周小平阻擋的餘地,使其猝不及防。

    六神磊磊的《今年網上最蠢的一篇文章出現了》,開門見山地擺出調王芳戲周平的姿勢:“發文的這個號,叫做“今日平說”,署名作者叫做王芳,是博主周小平的太太,是一位民歌手……文章說,敦刻爾克大撤退,是英國人炫耀自己在亞洲打日本鬼子的功績。接着又說,敦刻爾克大撤退是英國坑害中國遠征軍的陰謀:

這篇文章應該拿大獎——2017互聯網智商含量最低獎。說通俗一點,就是全年最蠢文章獎。雖然現在才9月初,但估計其它作者很難翻盤了,你不信你試試。”

    眼看其妻被一個嘮叨金庸小說而發跡的騷客抓住弱點大發戲弄,成日玩弄筆墨的周小平怎能咽下這口氣?那什麼他磊磊,在諷刺王芳的時候,竟然還自稱“帥爆的”,詩可忍,書不可忍。長得不帥,寫得不爆,竟然想讓自以為帥得爆棚的周小平辜負這個時代,真是不知自卑。神神叨叨,成天寫些蛋湯文的六石一,磨磨嘰嘰,有什麼資格指責夜以繼日地寫雞血文的平方二?

    周小平怒發翻牆為王芳,一發不可收拾弄成一篇《周小平:敦刻爾克和遠征軍的故事是我講給媳婦聽的,有什麼不爽沖我來!》周小平的這篇文章一出現,使六神磊磊《今年網上最蠢的一篇文章出現了》的論點瞬間成為錯誤。六神磊磊說王芳那篇文章是今年最蠢的文章,顯然是低估了周小平更勝一籌的看家本領。《周小平:敦刻爾克和遠征軍的故事是我講給媳婦聽的,有什麼不爽沖我來!》這篇文章一發出,就帶着“沒有最什麼,只有更什麼”的語句,用事實證明了六神磊磊言之過早而大錯特錯。

    現在,就讓自稱文學評論家的韓未冰帶大家來讀《周小平:敦刻爾克和遠征軍的故事是我講給媳婦聽的,有什麼不爽沖我來!》吧。

    開篇,周小平擺出他秀恩愛的能耐,娓娓道來:“芳說這個頻道是新開的,讀者還是比較支持。之所以開這個頻道,是想在傳播中國風歌曲的同時,弄個夜話類的欄目。我倆每天聊聊社會上發生的熱門事件,主要圍繞情感、育兒等內容來展開,然後由芳芳整理成文字推送。每天在提筆開寫之前,我倆都會一起喝茶探討選題,對某些熱門事件進行分析和討論。時間長了,我倆還挺樂此不疲的。從外教問題到三星公主婚變,從美白產品到海底撈,我們聊得很歡快,文章也傳播得很不錯。”

    仔細讀來,扯淡處演繹出一對婦唱夫隨自吹自擂的鴛鴦蝴蝶戲啊。周小平與王芳,談情天下唱私房,寫得比唱得響亮?

    周小平說:“本來這個頻道是不涉及歷史或時政題材的,不過前兩天沒忍住還是吐槽了幾句。起因是前幾天我倆去逛萬達的時候順便想看場電影,當時看到《敦刻爾克》的時候,我心裡還蠻奇怪的,心想這片也好意思拍?於是就想去看看到底演的是個啥。由於剛看過《戰狼2》,我媳婦也同意看這部比較有硝煙味的片子。看完之後我覺得拍得還行,但三觀不正。媳婦認為拍得也不錯,旁邊很多人看了也覺得很感動,認為同盟國英軍在抵抗軸心國這件事上還是很給力的。”

    接着,周小平聊他夜對王芳講歷史,越講越深入,越談越興奮,漸漸達到了恨英國的高潮。

    周小平說:“我建議抵制《敦刻爾克》這部鼓吹同盟國英軍偉大熱血的片子。聊完這個話題以後,我倆都覺得可以直接當夜話選題發表了,所以就將它整理成了文字。不過第二天推送以後,卻發現出了一處紕漏。即把英軍抵抗“軸心國”寫成了“日本”。其實這筆誤也不奇怪,因為本身此文全部內容都是在寫英國駐緬甸抗日聯軍的逃跑行為以及其要挾和陷害中國遠征軍的惡劣行為,所以直接寫順手了,就寫錯了這一處。全文只有一處寫錯了,其他內容均沒有問題。如果是真搞不清楚問題,應該全部寫錯才對,但只有這一處錯誤,顯然是筆誤。並且也不可能我們倆看了電影卻分不清電影里是德軍還是日軍吧?筆誤就是筆誤,我們是需要向讀者們表示歉意。但是否只要筆誤了一處,就要遭受群毆和謾罵呢?當然也不是。”

    六石那篇刺激性酸辣文字,如果王芳招架不住,倒也沒什麼不爽的,她畢竟只是個專業的歌女。而周小平回應不佳,實在太對不起文縐縐的模樣。一個寫字多年,指點江山,文章的眼界和水平直逼環球時報胡錫進的人,面對六神磊磊《今年網上最蠢的一篇文章出現了》這樣直呼本領的文章,寫出的回應文章怎能如此欲蓋彌彰?

    孔子曰:“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韓未冰曰:“明明不知,而假裝有知,無恥也。”

    但有的人雖無知卻偏要裝有知,打腫肚皮撐演技,把歐洲的敦刻爾克搬到亞洲,把相差十萬八千里的地方和事情,攪和成一件事,說得義憤填膺,說得熱火朝天,把自己感動得一把鼻涕一泡尿的,如此情操,豈能只是一個筆誤造成?還以為發現新大辱感到新憤怒,寫成了一篇長文,發表在公眾號上,如此激情萬丈,一瀉千里的文章,到頭來卻是一番自以為是的聯想,怎能用一個筆誤就糊弄過去?

    把英國幫助法國在敦刻爾克大撤退描述成英軍在印度大撤退,把德國寫成了日本,並大發感慨。還沒搞清東西南北,便呼籲大家一起抵制這抵制那,自家夫妻好奇不已地看完,真實的想法是“看完之後我覺得拍得還行,……媳婦認為拍得也不錯”,卻偏要哭喊着讓別人千萬別看,如此獨善自家而糊弄眾人地硬隔歷史,僅僅只是一時筆誤就能造成如此大的錯覺?

    是筆誤還是人誤?大家試試就知道。日本、德國、軸心國,這幾個字,無論是拼音或五筆打字,無論是手寫,還是語音輸入,都無法筆誤成。一看即知,把日本筆誤成德國,或者把軸心國三個字寫成日本,必須得有無知的真功夫,要不然,一般人還真筆誤不出來。

    其實,無知造成筆誤,比筆誤造成無知更直接。這種無知的真功夫不是輕易造成的,這得煉啊。所以,我們需要問問,周小平的無知是怎樣煉成的?

    寫到這里,我再仔細看了看《周小平:敦刻爾克和遠征軍的故事是我講給媳婦聽的,有什麼不爽沖我來!》原文標注作者的地方,寫的名字竟然是王芳,搞不清這篇文章究竟是周小平寫還是王芳,難道這是又一次“筆誤”?

7b146d4d.jpg

寫文的周小平與其唱歌的王芳,文字合體,不分男女,真是一對自談自唱的鴛鴦。唱得無奇,寫得無知這種真功夫,條件許可的時候,還需要夫妻雙修。

    周小平的無知不是王芳造成的,王芳的無知可因周小平加深,這是他們彼此互給的最好待遇。不知周小平是否帶壞了王芳的嗓音,但王芳用一篇欲蓋彌彰文字對無知進行厚此薄彼的遮掩,卻徹底泄露了周小平文字以無知重復無理的無力底氣。寫一篇無知的文章並不難,但將無知堅持到底,得靠演技。周小平不能自拔的演技,不愧是娶了歌手妻。

    以周小平王芳之道,如果這篇文字有寫得不對的地方,那一定不是我的錯誤,而是筆誤。有了這自信的平方,再也不怕寫錯。無論是否懂,都能裝得很懂,就算弄錯,也非人誤,而是筆誤,如此自信,再大的譏諷都是空氣,又何必在意。

    坐井觀天的抵制和毫不羞愧的抵賴,不止能將一個人修煉得更加無知,堅持到底還會修煉得無限無恥。無知無恥不止,便會讓大家不知不覺地和他們一起坐井觀天毫不羞愧,成為樂此不疲的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