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767|回復: 0
收起左側

好爽的盛世~~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9-17 02:06:0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雨夜 於 2017-9-17 02:08 編輯

原標題:“塵肺村” 絕症男子為妻兒撞火車

來源 網絡

   

    江西贛南山區流傳的一個真實故事:

    幾年前,村裡一位年輕妻子突然感覺到丈夫性功能急速下降,懷疑他有了外遇,後來,忍受生理煎熬的妻子與附近修路的一位農民工相好了……

    流言蜚語很快在村裡傳開,妻子的男人一氣之下,提起鐵杴破門而入,妻子覺得在村裡抬不起頭,解除了婚姻,改嫁到外地去了。

    幾年後,他們念初中的女兒在河邊留下一個包和衣物,村民順着河水下游尋找,至今生死不明。

    其實這家男人並非有什麼外遇,而是得了一種“怪病”。這種“怪病”不僅讓男人無法滿足妻子的性生活,而且還要命。村民嚇得紛紛去醫院檢查,結果是——塵肺病。就是塵肺病導致了這個家庭妻離子散。

   

    信豐縣地處江西贛南貧困山區,京九鐵路和大廣高速貫穿南北,交通十分便利。

    但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這里交通、信息閉塞,人均不到三分耕地,村民的生活極其艱苦。

    1985年,“喜訊”傳來:在鐵石口鎮、小江鎮一帶蘊藏着大量的煤炭,一時間小煤窯遍地開花,多達二三百家,農民總算看到了希望,家族裡的兄弟姐妹們紛紛湧入礦區,雖然當初每月收入不足百塊,但煤窯子就在家門口,升井後就可以回家和老婆團聚。幾年後,村民的小日子有了起色,家家戶戶蓋起了新房。

   

    2005年,有村民感到身體不適,經常咳嗽,四肢乏力。去醫院檢查,才發現是塵肺病。隨後,陸續有患者離開人世。

    村民們一下子慌了神,紛紛逃離小煤窯。但他們醒悟的太遲了,早期打井的農民,幾乎百分之九十以上都被查出患有塵肺病。

    一時間,小煤窯關停,煤老闆跑路,兩眼一抹黑的農民不知去哪維權?都在悔恨當初入錯了行。

   

    下圍村有牯龍小組有120多戶人家,就有120多人去了小煤窯,被查出患有塵肺病的就有90多人,幾乎每家都陷入困境。

    2008年,組里的林峰和林英遠最早去世。2012年更慘,組里一下子死了18人。活着的患者說:“現在死的比活着的還要多,我們這都快成了寡婦村。”

   

    有牯龍小組是個大家族,沒有外姓,村民們都姓林,是骨肉相連親連親。有些家中兄弟多人去了小煤窯,他們大多是70後,十幾歲進煤窯,二十多歲娶媳婦,不到三十歲就病倒了。

    如今,他們病魔纏身,什麼農活都做不了,更別說夫妻生活了。有些年輕媳婦無法忍受,乾脆撇下老小,離家出走,有患者埋怨:“都怪我們這些男人廢了,身邊的媳婦和寡婦差不多。”

   

    走進下圍村和九龍村,村民們大多蓋起了二三層樓房,仔細觀察,卻發現有許多樓房只蓋了一半,有些門窗都還沒來得及安裝,屋裡空空盪盪的,看不到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十分凄涼。

   

    村民林華香說:“我和弟弟十幾年前就把房子蓋到了一半,後來都病倒了,別說蓋房,還欠下一屁股債,半拉子新房再沒添過磚瓦。”像林華香這樣的爛尾樓在附近幾個村子隨處可見,比例不亞於新房。

   

    骨瘦如柴的陳建華今年47歲,已患病多年,如今連走路都困難。前年,他貸款三萬元在村裡開了一家小超市,很快成為村裡的病友“俱樂部”,大家抱團取暖,談論的話題都非常沉重:揣測自己還能活多久?男人廢了咋辦?媳婦在外打工還好嗎?更有人不想活了,說三天兩頭去借錢,過得是啥日子?

    走進這個特殊群體,確實感到痛心,面對這種不可逆轉的病症,還喪失了勞力,擱在誰都難以承受。

   

    九龍村的村民常說陳厚明不應該去撞火車,這是去送死。2008年,40歲的塵肺病患者陳厚明治病花光了打工的積蓄,病情仍不見好轉。家徒四壁的他感到拖累了妻兒,心裡特別難過,覺得沒啥活頭了。為了讓妻子和娃過好點,陳厚明想出一個‘絕招’——去撞火車,拿自己的命換一定的賠償金。

    可最後,這個“愚蠢”的舉動只得到300塊錢安葬費,這個可憐的塵肺病農民就這樣把命給送了。

   

    83歲的夏細英老人體重不到50斤,她的三個兒子都是塵肺病。為了養家,幾個兒子仍在外打工,老人則由患有嚴重風濕病的小兒媳照顧。老人整天嘮叨,“我怎麼還不死?把這個家都拖垮了。”

   

    42歲的賴斯文病情非常嚴重,一口氣最多隻能走30米。前不久,他剛從醫院出來,家裡蓋起了半拉子二層樓,但他卻沒力氣爬上去。

    賴斯文兄弟三人,還有三個姐夫都是塵肺病人,其中,大姐夫已去世。他們家的房子十幾年前就封頂了,內外牆還沒來得及粉刷他就病倒了。當時,媳婦還不到30歲,不知道這個病的嚴重性,積極配合丈夫治療。但住院、吃葯打針,把家底都掏空了,本打算賣房,卻沒哪個願接手,賴斯文說:“誰會買主家都快要死了的房子?”

    2013年,媳婦無法忍受煎熬,去深圳打工就再沒回過家,並提出離婚,卻遭到娘家人反對:“你男人是為了這個家才得病,你怎忍心提出分手?”

    賴斯文覺得這些年確實委屈了媳婦,如果自己有副好身板,媳婦就不會離家出走。現在,賴斯文就希望媳婦能在自己臨終前回家看他一眼。

   

    賴斯文說:“村裡的塵肺家庭都有一本難念的經,但多數女人還是善良的,我們鄰村有一對塵肺病兄弟去世撇下5個娃。奇怪的是,兄弟倆的母親都50歲了,最先改嫁走了,隨後弟媳婦找了個男人,但人家不接受女方帶娃,就只好把兩個娃給送人了,最後才和這個男人過到一起。

    “可這家大媳婦就不一樣,丈夫去世的時候她還不到30歲,至今守寡,常年在外打工,養活公公和三個娃。”

   

    今年放暑假,18歲的王鵬權帶着10歲的弟弟在縣城打工,病重的父親的住院費還是他從同學那裡借來的,他說:“如果母親還活着就好。”

    王鵬權的母親42歲,為了給丈夫治病,她跑到百里外的一家養豬場打工,晚上還要趕回家照顧病重的丈夫。去年的一天傍晚,她在回家的路上被一輛農用車撞死了。

   

    村裡的塵肺病人說:“我們這里山高路遠,幾乎每個村子都有塵肺病人,加起來至少有好幾百,甚至更多。十幾年過去了,從沒見有人過來普查統計,只有極少數患者被納入低保,幾乎每家都欠有外債,經濟來源主要靠妻子在外打工。”

   
這里的塵肺病人大都是青壯年,卻一個個都病倒了,現在是最艱難的時候,家裡大點的娃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卻不好找對象,小娃還在校念書,面對上有老、下有小,這里的塵肺病農民仍在苦苦地掙扎!

回帖人:                                                     

唉………
讓人難過       
悲慘世界,無人過問!一個個生靈倍受煎熬……
郭嘉呢?
血債血償,人血饅頭……
生而絕望
這地方沒衙門,適合造槍炮                     
私人礦老闆害人不淺。
說啥好呢?人均不到三分地,你瞧瞧這一家家的生幾個娃!
縮短壽命也是平衡人與自然關系的一個途徑。
悲慘世界,無人過問!一個個生靈倍受煎熬……大國崛起,萬年盛世!千百萬國人爆買全球……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