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878|回復: 0
收起左側

認知(九)極權經濟增長背後的真相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10-11 21:29:4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認知(九)」極權經濟增長背後的真相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中國近幾十年發展迅速是政權偉光正的成就?是他們刺激了經濟增長?是他們維護了我們的利益與國家的經濟繁榮?是自由經濟的功勞?是政府幹預的結果?這一連串的反問是惡棍們自我拔高的資本,也是學界爭論不休的難題。這種似是而非的想當然與不知所雲的爭論,看似有其合理性,其實大謬不然。

   稍有歷史長識的人都能明了一個事實,毛時代的政治高壓與經濟壟斷,將國民置於奴隸狀態的一貧如洗。在優先發展城市工業(重工)的背後,是被犧牲掉的殖民地(掠奪地更准確)——農村極為慘烈的貧窮。衣不蔽體,啖草裖泥絕不是誇張之言。余幼及長記憶猶新的農業稅(或曰三提五統)與集體徭役(不知何年廢除),使農民只能勉強糊口,根本沒有能力改良土地,擴大再生產。如果沒有農業以外的收入,根本無法負擔如此沉重的苛稅。

  被吹噓的廢除農業稅減輕了苛稅負擔後,巧立名目的農村城鎮化,更是把農民的血汗錢榨的一干二凈。自始至終農民都沒有擺脫苛政猛於虎的暴政,只不過壓榨的手段做了一點調整而已。農民的負擔與全體國民的壓迫,可以說前無古人後絕來者。#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殘民以逞的榨取性暴政讓國民苦不堪言,為何還能出現經濟幾十年的持續增長與穩步上升呢?“中國奇跡”是以什麼樣的“中國模式”在自相矛盾的荒誕中實現的哪?七九年跛足改革的圈養,取代了毛時代的殺雞取卵。這種出於統治成本計算的舉措,雖然只是有限的調整奴役方式,部分的放鬆政治捆綁,但對被長久剝奪權力的國民而言,他們現階段得到的顯然要優於先前的無產狀態(他們已經忘記了四九年之前的狀態遠勝於此,只有選擇性的戰亂記憶)。

  所以沒有喪失狀態的落差感,只有獲得好處的現實比較,使我們有別於前東歐人民的急迫性。比如通過加大福利收買的前波蘭,在後期經濟不斷惡化,舉債為艱的狀況下蓋萊克的福利政策無以為繼。在物質層面上他們是群體不斷喪失利益,落差導致不滿的過程(農業集體化在哥穆爾卡的時代就已經被終結)。他們是已有的好處不斷喪失,而我們卻是被搞的慘兮兮後的得到“好處”,位置與感覺截然不同,而歷史結果也就很難相同(東歐各國知識份子的延續性也是我們所不具備的,反右與文革的文化斷層更是他們所無的)。極權惡棍並因此巧妙的規避了自身的危機,人們從屠宰場的捆綁“解放”到飼養場的散養,並不是意味着我們擺脫了奴役狀態,最多是部分緩解了生存狀態的急切性。

  雖受到種種限制,但一無所有的狀態卻能使經濟從無到有的快速增長。這種後發的經濟行為在解除壓制後的增長,一開始不是貿易額或市場交易的增長,更不是市場消費的增長,首先是滿足自我需求的物質增長。而惡棍們卻從這可憐的口糧里攫取利益,使本可以通過生產過余實現自然商業交易的潛能,被引入惡意干預的歧途。經濟失衡在城鄉差距中被人為的拉大,櫥窗城市如歐洲的繁榮,沒落農村如非洲的貧窮,是飛地經濟繁榮的點,孤立於面的畸形。這種經濟失衡與其說是地域性的發展偏差,不如說是資源配置由權力主導所引起的先天不足。

   這種經濟失衡的快速增長,首先是生活必須品未得到滿足,匱乏狀態導致的需求從零到有的遞加,這與發達國家飽和狀態的穩步上升,不在一個發展階段。匱乏狀態從零飛越到大於零的超越,在經濟行為中顯然是易於突破的,但大於零數倍的飽和狀態卻根本不可能有如此大的突破。這好比是總交白卷的差生,蒙對了二十道選擇題,他的成績很容易在零的基礎上提升二十倍,而一個優等生卻很難將九十八分的成績提高百分之二。#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因此中國模式就是差生在零的基礎上的提升,而之後的所謂經濟加速,不過是利用低人權優勢,壓低經濟成本換取資本累積而已。西方資本主義的原始積累與剝削程度有被誇大的成份,但宣稱要解放全人類,為人民謀幸福的優越制度對人民的剝削與壓榨,卻是他們污衊的資本主義所無法比擬的。被有意縱容的血汗工廠超長時間,超負荷的工作量,是沒有勞工保障的超低工資。

  他們通過無人權成本的經濟模式,以壓榨人民的血汗與健康為代價,對外傾銷消費品,以無人權的劣幣驅除自由經濟的良幣,從而賺取外匯充實經濟(應該是揮霍)。此種無人權的極權經濟模式,因為遠比對勞工負責的民主國家成本要低,所以他會吸引外部的投資者。而外部的投資者在極權制度提供的便利下,被虛構的資本主義壓榨就活脫脫的上演了。這不是源於資本家的邪惡貪欲,而是由於無法律約束的惡意縱容。這不是個人自私利己的問題,這是極權不對人民負責的問題,更是不在乎人民,無人權保障的必然結果。

  
在這個制度下經濟不是為人民的幸福而存在,而是人民為了國家的經濟增長而存活。所以為了惡棍們的GDP,我們就必須犧牲我們的GNP(民富值)與GNH(幸福值)。如果這兩樣你感覺太沉重不願付出,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付出另外一樣,那就是你的生命。惡棍們不是說過嘛:活着就是對我最大的恩賜。

  他們並沒有能力使我的經濟保持增長,反而會阻遏良性經濟的生成與發展。極權主義竭澤而漁的榨取式經濟,是不顧後果只管眼前利益的透支型增長。這好比是家道中落的敗家子將自家的房屋拆掉賣磚瓦,再強迫父母賣血增加收入為自己揮霍一般。他的所謂經濟增長是得不償失,更是無法長久維持的。因為這是以經濟行為為表象,行剝削之實的變相榨取。它不是市場因需求自我調控的公平競爭,它是權力通吃最不公平的叢林法則。#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惡棍們不受制約的權力操控,使市場不自由的經濟行為淪為了提線木偶。最能獲取利益的不是個人的能力與否,而是取決於距離權力的遠近。極權制度對市場經濟惡意干預的與民爭利,是皇權時代無法比擬,更是資本主義所望塵莫急的。所謂的公有制不過是權力壟斷利益的一個說詞,其目的是為掩蓋權力者佔有最大利益,並將其合理化而已。其手段必是以公有之名行剝削之實,它們自以為是的干預不但不能讓經濟保持長久的繁榮,反而會使其日趨惡化。

  這是從變質到糜爛,再到腐爛的過程,這源於極權制度不可修復的自毀性,也是榨取型經濟無法良性循環的一個最終結果。極權國家將經濟做為政治的附庸,在僵化的權力運作下,是上有好者下必甚焉的徇私舞弊,與整體墮落的鑽營取巧。所以急功近利的泡沫經濟,在惡棍們地產開發的圈地運動中被越吹越大,而人民血汗卻無法支撐這個泥足巨人的大國崛起。

  此種怪胎通過印鈔在延緩泡沫經濟爆掉的同時,更增加了它爆破時的威力。無疑它已接近零界點,黔驢技窮的拆東牆補西牆無法長期維持此一狀態。在潰而不崩的態勢下,人們無法准確的對其預測也實屬正常。但維持此一局面將日趨艱難,而所需的成本也將不斷增加,而這一切都只能通過巧取豪奪的民脂民膏才能實現。所以它很難在掠奪上會有所緩解,它只會在巧立名目上變本加厲。#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這無疑將經濟拖入了一個惡性循環的泥沼,它在不改變政治體制的前題下只會越陷越深。經濟衰敗所帶來的不安全感,只會使他們更趨於歇底斯里。如果不能前進,它就很可能後退。政治瓶頸已將前進之路堵死,不論後退的烈度如何,脆弱的經濟都將無法承受,而我們卻不得不去承受。

即便舊制度傾覆,它的後遺症也將持續一段時日,但這舊制度的瓦礫與終結它的新時代並沒有關系,可它的遺禍卻關聯新時代暫時性的經濟紛亂。如果懼怕承擔惡棍遺留下的創痛,從而自欺欺人的逆來順受,後果是舊制度不但不能保有你的財產,反而在被吞噬的危險中延長後期恢復的時間,這是只有所失絕無所得愚蠢。只有在尊重個人權力的框架下及早解決舊制度,方能避免更大的代價與後期更多的成本。

   積重難返的舊制度不但沒有為經濟帶來動力,反而抑制了經濟的活力。維持極權經濟運轉的是以消耗國民財富,是不計後果的攫取透支。在虛假的經濟繁榮中極權加大了商業的交易成本,也增加了收益的風險。而接近權力的權錢結合收益雖大,但確有被政治斗爭吞噬的風險。如此高的交易成本上至商賈下至販夫無不受其害者,而我們過高的交易成本,就是他們與民爭利的收益所在。商業交易的成本越高,惡棍們的收益也就越豐。這對經濟發展的阻礙,遠遠大於他們所吹噓的經濟增長。

政權合法性已日漸消逝的榨取型經濟,如同手中緊握沙子,越是用力它就越快流失,並將最終瓦解。因為經濟增長無法被權力操縱,更不會為奴役而繁榮。經濟只有個人充分自由,市場不被干預的情況下才能充分發揮他的潛能,他是個體行為與物品交易多寡所決定的,而非行政權力所能企及。他們沒有為經濟增長做出一丁點的貢獻,反而是導致曾經物質匱乏與現在經濟困境的罪魁禍首。政府是國家秩序的守夜人,如果他過於主動,國民就有被動失去自由的危險。經濟運作中即便有巨大風險存在,也好過權力計劃的可怕後果。這些血淋淋的前車之鑒已足夠讓我們引以為戒,並使我們對大政府的美好許諾,保持足夠的清醒與必要的警惕。今人對極權的認知建立在前人用鮮血累積的試錯經驗之上(我們並不比前人更高明,只是我們站在他們的肩上而已),但卻太過於沉重。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2017.10.11
  
拙文《認知》十、十一兩篇因話題過於敏感,怕他們的小心臟無法承受所以不會發表在微信上面,為安全起見將只發表在推特與谷歌+上面,望微信好友海涵。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