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573|回復: 0
收起左側

舉報人遭法院造假陷害入獄向法院檢察院申訴舉報處處碰壁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10-18 00:48:5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舉報人王培榮遭法院造假陷害入獄案向各級法院檢察院申訴舉報處處碰壁】
【驚天假案背後驚天黑幕】江蘇省檢察院進入審查處理程序十個月至今不敢查
【依法治國比登天難】十八大後中國法院造假最明顯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一案,至今已真相大白長達五年,肩負糾正冤假錯案重任的中國四級法院仍敢全部造假強行掩蓋本假案,中國四級檢察院至今竟有三級檢察院造假掩蓋本假案

王培榮手機13651615346,電子信箱:peirongwangcumt@163.com
第一篇   肩負糾正冤假錯案重任的中國四級檢察院,有三級檢察院造假掩蓋本假案
一、【發生在2017年中國檢察院特大恥辱】江蘇省檢察院2016年12月19日已進入審查處理程序的二個舉報案件:舉報幕後操縱製造十八大後中國法院造假最明顯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一案、由貪官組成的超級黑社會幫主江蘇省省委原常委徐鳴違法犯罪案和舉報徐州市檢察院在處理申訴案件時,用造假等犯罪手段掩蓋十八大後中國法院造假最明顯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一案。
10個月後,查詢江蘇省檢察院網站得知:上述二個舉報案仍停留在審查處理中。
二、舉報江蘇省檢察院控申處弄虛作假辦假案舉報信多次轉到被舉報的控申處“查處”,甚至長達三個多月不查處
江蘇省檢察院2017年6月底仍敢用掩耳盜鈴手段頂風作案,明目張膽包庇徐州市二級法院製造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和有意毀滅王培榮手中證明無罪的全部證據等犯罪行為。2017年6月25日起,王培榮大量向江蘇省檢察院領導和各部門領導舉報。
2017年8月10日,江蘇省檢察院用手機短信,回應王培榮的舉報,稱已受理王培榮舉報江蘇省檢察院控申處弄虛作假辦假案,但王培榮至今在江蘇省檢察院網看不到查處信息。
詳情請看網頁:
江蘇省檢察院受理舉報:【江蘇省檢察院出現中國檢察院2017年最黑暗一幕:由徐州二級法院造假製造的刑事假案得到查實,肩負糾正冤假錯案和監督法院重任的江蘇省檢察院至今仍敢造假用掩耳盜鈴手段拚死掩蓋假案】http://fanfujubao.fyfz.cn/b/926776
三、王培榮向最高人民檢察院刑事申訴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一案,至今已超過二個月申訴材料審查期限,王培榮沒有收到答復2017年7月11日,王培榮再次向最高檢刑事申訴檢察廳尹伊君廳長郵寄刑事申訴材料,EMS查詢碼:1099267774420。
第二篇肩負糾正冤假錯案重任的中國四級法院,全部造假強行掩蓋本假案
【執法犯法頂風作案】舉報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迴法庭、江蘇省高級法院、徐州市中級法院用偽造申訴理由和掩蓋用徹底毀滅王培榮手中能證明無罪的全部證據等犯罪手段,長達五年阻止黨和政府糾正真相早已大白的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並強行包庇用偽造訴訟要求等犯罪手段製造刑事假案的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
【對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一案的舉報置之不理,充分反映出被舉報的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迴法庭、江蘇省高級法院、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對黨和政府依法治國陽奉陰違】

法院使用造假偽造起訴理由犯罪手段可使每一名被起訴的犯罪嫌疑人逍遙法外,例如:檢察院以涉嫌盜竊向法院提起起訴時,法院把起訴理由偽造成貪污,再以犯罪嫌疑人沒有貪污駁回檢察院起訴。最高人民法院、江蘇省高級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徐州檢察院均在王培榮刑事申訴案用這種十分明顯的犯罪手段,目的強行包庇用偽造訴訟要求等犯罪手段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的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阻止黨和政府糾正真相大白的徐州二級法院造假製造的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規定:申訴案件的申訴理由只要滿足本條的五款之一,法院必須開庭重新審理。王培榮均是以本條第五款提出申訴的,均被最高人民法院、江蘇省高級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徐州檢察院用偽造王培榮申訴理由等犯罪手段駁回。
第一篇 最高人民法院必然已查實徐州二級法院造假製造的陷害舉報人王培榮入獄驚天冤案關鍵證據, 2017年8月仍敢拚死造假用偽造申訴理由等手段,強行阻止黨和政府糾正
王培榮2017年1月3日向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迴法庭提交刑事申訴材料,王培榮提交的《刑事申訴狀》申訴理由和事實一欄的第一段和第二段全文如下:
“本案是一起性質十分嚴重的、手段極其惡劣的、用犯罪手段打擊反腐舉報人案件,反腐舉報人王培榮遭法官造假陷害入獄假案,是被王培榮舉報的由江蘇省位高權重貪官組成的黨內超級黑社會操縱製造的。
徐州市泉山區法院刑庭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刑庭法官王紅衛用造假偽造王培榮訴訟要求設圈套等犯罪手段,徇私枉法、明目張膽用犯罪手段造假顛倒黑白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的明顯假案,徐州市中級法院審監庭法官陸連東、江蘇省高級法院審監庭法官查華榮造假製造新假案,強行掩蓋真相大白的、造假十分明顯的、證據確鑿的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
王培榮上述申訴理由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五款明文規定必須開庭重新審理的申訴理由,而且法律規定王培榮無需再找其它申訴理由,僅憑上述一條申訴理由,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五款法院必須開庭重新審理。所以,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迴法庭必然首要審查王培榮提出的上述申訴理由真實性。
一、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製造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的關鍵證據已得到江蘇省檢察院查實
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衛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已得到江蘇省檢察院查實,江蘇省檢察院蘇檢刑申審通[2017]85號《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第3頁倒數第7行開始的原文是:
申訴人提出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偉採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等手段陷害其入獄。經查,申訴人王培榮一審期間向徐州市泉山區人民法院提出的反訴要求如下:1、駁回自自訴人的惡意訴訟;2、依法判決劉永修、張志雄、劉勃生構成誹謗罪並追究其刑事責任;3、劉永修、張志雄、劉勃生向答辯人公開賠禮道歉,登報消除影響;”。
江蘇省檢察院已經查實了王培榮的3條反訴具體內容,這3條以外的反訴內容必然是法院偽造的。即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偽造了王培榮的假訴訟要求:反訴“自訴人涉嫌黑惡勢力犯罪、貪污、侵佔”,江蘇省檢察院已經取得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製造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的關鍵證據;
二、最高人民法院頂風作案,偽造假申訴理由,目的是強行掩蓋真相大白的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
王培榮提交最高人民法院《刑事申訴狀》中申訴理由是唯一的,就是“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衛採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犯罪手段設圈套造假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因為王培榮申訴材料中申訴理由證據確鑿,依法滿足必須開庭重新審理的要求。所以,最高人民法院辦案法官不得不採用刑事犯罪手段偽造王培榮申訴理由,2018年8月作出的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刑申203號駁回申訴通知書》偽造王培榮申訴理由為:“以你未捏造、散布虛假事實,不夠成誹謗罪;一、二審法院隱藏能夠證明你無罪的證據為由向本院提出申訴”。
三、第三巡迴法庭以偽造的王培榮申訴理由駁回王培榮申訴,法理上是錯誤的
王培榮申訴理由證據確鑿,已依法滿足必須開庭重新審理的要求。最高人民法院沒有能依法排除王培榮的申訴理由 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衛採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犯罪手段設圈套造假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真實性,駁回王培榮申訴法理上是錯誤的
四、王培榮提交最高人民法院《刑事申訴狀》“申訴理由和事實”的第二部分全文為(本段下1行——第二篇標題上1行):
二、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衛採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等犯罪手段設圈套造假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
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自訴案件,訴訟理由是誹謗,法律規定構成誹謗犯罪必須同時具備二個要素是:誹謗罪必須是指捏造並散布虛假事實。
王培榮只需向法院證明既沒有捏造事實,也沒有散布虛假事實,也就是王培榮只需用證據證明所舉報和揭露自訴人違法犯罪是客觀事實即可。按照法律王培榮舉報和揭露自訴人違法犯罪客觀事實決不能構成誹謗罪。
王培榮接到誹謗罪自訴狀後,向一審法院(泉山區法院)對自訴人提起誹謗罪的反訴,並向一審法院提交能足以證明王培榮無罪、刑事自訴人有罪的證據(包括2張錄像光盤在內的大量證據),徐州市中級法院(2012)徐刑終字第0119號《刑事裁定書》第12頁倒數第3行寫明王培榮提交一審法院舉證材料254頁、證據光盤2張。
(一)宋遙、王紅衛明目張膽造假、徇私枉法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犯罪手段
宋遙、王紅衛明目張膽造假、徇私枉法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犯罪手段舉例說明:
甲公開舉報揭露乙貪污,乙到法院刑事自訴甲誹謗。甲向法院提交了足以證明乙貪污的真實有效證據,用於證明不是誹謗。法院通過下列步驟完成假案製造:
1.法院無中生有偽造甲的假訴訟要求“檢舉和控告乙貪污”,法院再以自己偽造的假訴訟要求不屬於自訴案件受理范圍為由,作出不予受理裁定。
2.以執行不受理“檢舉和控告乙貪污”的裁定為由,法院庭審時不允許甲舉證乙貪污。
3.同樣以執行不受理“檢舉和控告乙貪污”的裁定為由,法院把甲已提交的法院用於證明舉報乙貪污真實性的證據,列為與本案無關聯性。
4.法院以甲散布乙貪污虛假事實,判甲誹謗罪成立。
對有關部門還來不及查被舉報人或被舉報人有保護傘的案件,徐州中級法院和徐州市泉山區法院以偽造的假訴訟要求為圈套的手段,可判每一個公開實名舉報的舉報人犯誹謗罪入獄。
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實質是徐州貪腐勢力瘋狂對抗黨和政府反腐,徐州二級法院性質十分惡劣的、情節十分嚴重的、有意破壞法律的、明目張膽製造社會危害極大的假案事件,本假案是由徐州貪官黑惡勢力和法院敗類聯手製造的,是對黨和政府抹黑。
(二)宋遙、王紅衛明目張膽造假、徇私枉法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犯罪證據
反腐舉報人王培榮提交一審法院泉山區法院的全部訴訟要求是:
1、駁回自自訴人的惡意訴訟;
2、依法判決劉永修、張志雄、劉勃生構成誹謗罪並追究其刑事責任;
3、劉永修、張志雄、劉勃生向答辯人公開賠禮道歉,登報消除影響;
誹謗罪自訴案自訴人與被自訴人是平等的雙方。自訴人以誹謗罪起訴被自訴人,被自訴人同樣有權反訴自訴人誹謗罪,這是法律有明確規定。王培榮以誹謗罪反訴自訴人,並向法院提交相關的證據,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七條規定法院應予以受理。
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以陷害王培榮入獄為目的自導自演,為了以法院自己裁定不予受理的內容作為定罪結論的案件,以定罪結論量身定做偽造了王培榮的假訴訟要求,再對法院自己偽造的所謂王培榮訴訟要求做出裁定不予受理,實現了既不允許王培榮在法庭舉證證明不構成誹謗,又把王培榮已提交法院證明不構成誹謗的證據列為與本案無關,達到了定反腐舉報人王培榮構成誹謗罪成立的目的,二法院用犯罪手段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
泉山區法院法官敗類宋遙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等犯罪手段使明知是無罪的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受追訴證據如下:
1)泉山區法院法官敗類宋遙,為了達到不允許王培榮舉證證明不是誹謗目的,設圈套無中生有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在(2012)泉刑初字第330號《刑事判決書》第2頁第4行,原文為“訴訟中,被告人王培榮提出反訴,認為自訴人涉嫌黑惡勢力、貪污、侵佔等,要求法院或移交相關部門追究自訴人的刑事責任”;
2)泉山區法院法官敗類宋遙對宋遙自己偽造的王培榮假訴訟要求做出不予受理的裁定,在(2012)泉刑初字第330號《刑事判決書》第2頁第6行,原文為“因其反訴的內容不屬於自訴的范疇,不符合法律規定的反訴受理條件,本院決定不予受理”。
3(2012)泉刑初字第330號《刑事判決書》第16頁第9行,以王培榮“散布自訴人是黑惡勢力,貪污、侵佔公共利益,實施打砸搶犯罪等內容”,作為定罪結論,判反腐舉報人王培榮有罪,判刑一年半。
徐州市中級法院刑庭副庭長王紅衛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等犯罪手段使明知是無罪的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受追訴證據如下:
1)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敗類王紅衛,為了達到不允許王培榮舉證的違法目的,設圈套在徐州市中級法院(2012)徐刑終字第0119號《刑事裁定書》第17頁最後1行竟無中生有地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檢舉和控告四原審自訴人系黑惡勢力,有貪污、侵佔公共利益和實施打砸搶犯罪等行為”。
2)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敗類王紅衛對法院自己偽造的王培榮假訴訟要求不屬於自訴案件受理范圍為由,作出對法院自己偽造的王培榮假訴訟要求不予受理裁定。
3)徐州市中級法院《刑事裁定書》第18頁第12行結論為王培榮“散布四原自訴人是黑惡勢力、貪污公款、侵佔公共利益、實施打砸搶犯罪等虛假內容”判反腐舉報人王培榮構成誹謗罪,判刑一年半。徐州市中級法院法院以法院自己裁定不予受理的內容作為定反腐舉報人王培榮有罪的結論,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
徐州法官王紅衛宋遙手腕比黑社會還黑、比流氓勢力還流氓:判定反腐舉報人王培榮有罪結論,竟是法院自身偽造的而且裁定不予受理,不允許庭審舉證質證的假訴訟要求,充分證明這不是刑事審判,而是貪官徐州市委副書記李榮啟操縱的對反腐舉報人王培榮政治迫害,實質是瘋狂對抗黨和政府反腐,徐州二級法院的判決書就是證明徐州法官敗類王紅衛、宋遙偽造假訴訟要求設圈套製造的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鐵證。
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自導自演造假製造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其判決法律上是站不住腳的。任何一個有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法院裁定不予受理的內容,因為不予受理的內容與審理案件無關,在法庭對不予受理的內容不予舉證質證,所以不予受理的內容一定不能作為定罪結論。也就是說法院以法院自己裁定不予受理的內容作為定罪結論的案件,不但明顯違反法律,而且違反邏輯學的基本常識。
法院通過對王培榮一審時訴訟要求做手腳,(故意隱瞞王培榮對自訴人誹謗罪反訴的真實訴訟要求和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徐州市中院和泉山區法院故意使明顯違法犯罪自訴人逍遙法外,有意陷害無罪的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這是明目張膽地顛倒黑白辦假案。
為了使人們對徐州二級法院(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辦假案法官的卑鄙手段有直觀理解,借用拳擊比賽來形容比喻,法院製造王培榮的假訴訟要求,不允許王培榮庭審舉證證明舉報的真實性,就是裁判只許對方進攻,不允許王培榮防守;法院不允許王培榮合法反訴,就是拳擊場裁判只許對方進攻,不允許王培榮反擊。辦假案的法官就是既不允許王培榮反擊,也不允許王培榮防守的拳擊場上的裁判。
二法院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其造假十分明顯,不但造成徐州市中級法院裁定書、泉山區法院判決書自身十分明顯的自相矛盾,而且造成徐州市中級法院裁定書與泉山區法院判決書之間十分明顯的矛盾。
泉山法院判決書因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造成漏洞百出,如,刑事訴訟和反訴要求必須以明確的刑法規定的罪名為訴訟要求前提,如搶劫、盜竊、貪污等罪名。刑法沒有規定黑惡勢力和打砸搶罪名,不可能以黑惡勢力和打砸搶罪名提起訴訟要求追究刑事責任,連起碼的訴訟和反訴要求前提也不符合。徐州市泉山區法院竟十分荒唐稱不屬於自訴案件受理范圍,強行對不是訴訟要求的內容做出不予受理裁定。還有,從泉山區法院判決書看,偽造王培榮對自訴人三宗罪的反訴,更為荒唐的是,法院在假反訴內容後加“等”字,也就是說法院說不清楚王培榮反訴具體內容。
法院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是為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而量身定做的:
法院裁定不予受理的由法院自己偽造的假訴訟要求內容:“檢舉和控告四原審自訴人系黑惡勢力,有貪污,侵佔公共利益和實施打砸搶犯罪等行為”,法院目的就是不允許王培榮庭審時舉證證明“四原審自訴人系黑惡勢力,有貪污,侵佔公共利益和實施打砸搶犯罪等行為”真實性,並把王培榮已提交法院用於證明“四原審自訴人系黑惡勢力,有貪污,侵佔公共利益和實施打砸搶犯罪等行為”真實性的254頁證據,包括自訴人數十段暴力打砸搶錄像證據在內的二張證據光盤,列為與本案無關聯性,可見法院偽造假訴訟要求,就是為了以“散布四原審自訴人系黑惡勢力,有貪污,侵佔公共利益和實施打砸搶犯罪等虛假內容”判王培榮犯誹謗罪量身定做的。
(三)這是一個只要不是腦殘就能從判決書看出是明顯的假案,這是一個只要不是瞎眼只用一分鍾就能查實的假案
王培榮在給徐州市檢察院《刑事訴訟狀》和給江蘇省高級法院《刑事訴訟狀(補充)》中均指出:
【只要不是腦殘,就能從判決書看出是明顯的假案】定反腐舉報人王培榮有罪結論,竟是法院偽造的、而且裁定不予受理的王培榮的訴訟要求。
任何一個有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法院裁定不予受理的內容,因為不予受理的內容與審理案件無關,在法庭對不予受理的內容不予舉證質證,所以不予受理的內容一定不能作為定罪結論。也就是說法院以法院自己裁定不予受理的內容作為定罪結論的案件,不但明顯違反法律,而且違反邏輯學的基本常識。
【只要不是瞎眼,只用一分鍾就能查實的假案】只要查看案件卷宗中王培榮提交泉山區法院的《刑事答辯狀》第1頁第1項內容訴訟要求,只用一分鍾就能查實徐州二級法院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和隱瞞王培榮一審時真實的反訴要求的真實性。
(四)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衛造假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明顯再次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王培榮在給徐州市檢察院《刑事訴訟狀》和給江蘇省高級法院《刑事訴訟狀(補充)》中均指出:
【法官三重“徇私枉法”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
法官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等犯罪手段使明知是無罪的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受追訴;
法官故意用隱瞞王培榮一審對自訴人誹謗罪反訴等犯罪手段使明知是有罪的自訴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訴。
法官故意在刑事審判活動中故意違背事實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行為,並不擇手段用有意毀滅王培榮提交一審法院證據備份等犯罪手段強行掩蓋假案真相。
徐州二級法院用製造假案的犯罪手段做出惡意顛倒黑白地判決,徹底摧毀了中國法律基礎。
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衛採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犯罪手段設圈套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明顯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條規定:對明知是無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訴、對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訴,並且在刑事審判活動中故意違背事實和法律作枉法裁判。
第二篇  最高人民法院“偷梁換柱”,把申訴狀中“徹底毀滅王培榮手中能證明無罪的全部證”偷換成“隱瞞王培榮提交法院證據”
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為了掩蓋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徹底毀滅王培榮手中能證明無罪的全部證據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沒收了王培榮自用的多達六套提交一審法院證據光盤備份(十二張)。
王培榮遞交最高人民法院《刑事申訴狀》申訴理由和事實”的第一部分指出徐州法院毀滅用於證明無罪的王培榮手中證據,強行掩蓋假案真相 最高人民法院無法否認這一事實,故意偷梁換柱成為徐州法院毀滅王培榮提交法院證據。最高人民法院用沒有隱瞞提交法院證據,強行掩蓋徐州法院毀滅用於證明無罪的王培榮手中證據不但十分卑鄙,而且是為掩蓋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故意“調包”的。
王培榮遞交最高人民法院《刑事申訴狀》申訴理由和事實”的第一部分全文(下一行——本舉報材料結束):
一、【法院內部檔案揭開徐州市中級法院泉山區法院聯手趕盡殺絕,駭人聽聞把假案做成“鐵案”黑幕】二法院製造假案還不罷休,強行毀滅假案受害人王培榮能證明法院製造假案全部證據
(一)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強行毀滅王培榮能證明法院製造假案全部證據駭人聽聞
由於王培榮在1700多天申訴過程中,徐州市中級法院、江蘇省高級法院、徐州市檢察院自以為王培榮能證明法院製造假案全部證據已被徐州市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毀滅,所以至今仍敢瘋狂對抗黨和政府糾正冤假錯案,明目張膽繼續做假,強行掩蓋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真相。鑒於這種情況,王培榮首先出示法院內部檔案證明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毀滅王培榮能證明法院製造假案全部證據,揭開其製造假案真相。
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案是自訴案件,法律法規規定二審判決前,公安檢察院不得介入。本案徐州市泉山區法院20121130日一審判決,徐州市中級法院20121231日二審判決,法律規定刑事案件二審判決後才判決才生效。
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聯手用手段卑鄙造假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的中國法院造假第一案同時,為了阻止黨和政府糾正冤假錯案,強行掩蓋聯手掩蓋其造假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的中國法院造假第一案真相,明目張膽用毀滅假案受害人王培榮手中與案件訴訟相關的全部材料:
1、2012年11月30日,徐州市泉山區法院在一審判決當天,扣押了王培榮庭審時自用的與案件訴訟有關的一切相關材料,詳情請看徐州市泉山區法院2012年11月30日出具的《扣押物品清單》,扣押單上證據袋六袋(紙質打印答辯及案件相關材料)、證據光盤十二張(提交法庭的證據備份)括號內的“紙質打印答辯及案件相關材料”、“ 提交法庭的證據備份”均系本案法官黎方親筆所寫。
  徐州市泉山區法院在該《扣押物品清單》扣押了王培榮庭審時自用的與案件訴訟有關的一切相關材料,主要內容為:
自訴人訴王培榮的《刑事自訴狀》和王培榮復印自訴人提交法院的證據;
王培榮《刑事答辯狀》及提交法院證明王培榮無罪證據的備份;
王培榮反訴提交法院證明自訴人有罪證據的備份;
存儲王培榮到復印店打印《刑事答辯狀》等和刻證據光盤備份用的U盤;
王培榮所在小區3000戶業主簽名舉報自訴人的簽名原件;
王培榮准備在當庭進一步提交法庭的證據材料;
一審判決當天,判決還沒有生效(國家法律規定二審判決才發生效力),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扣押了王培榮手中與案件相關的一切材料,甚至對起訴狀、答辯狀也不放過。盡管徐州市泉山區法院已把王培榮手中與案件訴訟相關的一切材料片甲不留,但仍不罷休,到王培榮家、王培榮工作單位中國礦業大學的辦公室、王培榮任主任的徐州市風華園業主委員會抄家,目的就是企圖毀滅王培榮與案件訴訟相關的一切材料,把十分明顯的假案做成“鐵案”。
2、徐州市中級法院檔案:判王培榮有罪的刑事二審正卷第1頁記錄了2012年12月14日,泉山區法院把2012年11月30日《扣押物品清單》的物品(材料6袋、光盤12張、U盤1個),作為贓物出現在案件移送表中。
徐州市中級法院(2012)徐刑終字第0119號《刑事裁定書》判王培榮有罪的刑事二審判決是在2012年12月31日,但早在半個多月前的2012年12月14日,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實質上用犯罪手段剝奪了王培榮的一切訴訟權力,王培榮庭審時自用的與案件訴訟有關的一切相關材料被泉山區法院做為贓物全部沒收。
因為徐州市中級法院要造假製造假案,所以在案件判決前,不允許王培榮有與案件訴訟有關的一切相關材料,徐州市中級法院在王培榮沒有與案件訴訟有關的一切相關材料做出王培榮有罪的判決,十分荒唐和卑鄙。
任何一個法官都十分清楚:案件當事人王培榮下述與案件訴訟有關的一切相關材料,均不是贓物;案件當事人王培榮下述與案件訴訟有關的一切相關材料如被作為贓物,法官造假陷害王培榮入獄十分明顯假案做成了“鐵案”。
自訴人訴王培榮的《刑事自訴狀》和王培榮復印自訴人提交法院的證據;
王培榮《刑事答辯狀》及提交法院證明王培榮無罪證據的備份;
王培榮反訴提交法院證明自訴人有罪證據的備份;
存儲王培榮到復印店打印《刑事答辯狀》和刻證據備份光盤用的U盤;
王培榮所在小區3000戶業主簽名舉報自訴人的簽名原件;
王培榮准備在當庭進一步提交法庭的證據材料;
更為荒唐的是徐州市中級法院2012年12月31日把紙質材料六袋、光盤12張、U盤一個退還給泉山區法院。同時說明徐州市中級法院裁定書17頁第9行判決“沒收U盤,上交國庫”是假的。
為了阻止黨和政府糾正由宋遙、王紅衛製造的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衛在案件審理過程中,採用犯罪手段強行毀滅假案受害人王培榮能證明法院製造假案全部證據,把十分明顯的假案做成“鐵案”, 明顯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零六條規定:在刑事訴訟中毀滅證據(刑法規定司法工作人員犯該款罪的,從重處罰)。
(二)2012年12月31日判決生效後,王培榮在舉報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造假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的同時,舉報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明目張膽用毀滅王培榮提交法院證據的犯罪手段強行掩蓋假案真相,也就是王培榮向江蘇省高級法院和徐州市檢察院刑事申訴時的證據11(或附件11),證據11(或附件11)中王培榮指出(為了醒目,原文用楷體,下同):
任何有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案件當事人的手中提交法院證據備份和庭審時用的材料均不能屬於法院沒收范圍,一旦這些材料被法院沒收,也就是法院非法剝奪了該案件當事人舉證等權利。
盡管徐州二級法院判決書故意隱瞞了王培榮向法院提交的大量關鍵證據,庭審時不允許王培榮舉證證明舉報真實性,但仍要對王培榮手中提交法院證據備份進行瘋狂毀滅,以強行掩蓋假案真相。需要說明的是這些證明黑惡勢力違法犯罪的證據被徐州二級法院非法手段強行毀滅,也是徐州市二級法院顛倒黑白辦假案的鐵證。
任何有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打官司就是打證據,訴訟用的答辯狀等案件材料和提交法院證據備份,在法院製造的假案上訴和申訴中起關鍵作用,但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為了破壞王培榮對假案上訴和申訴,非法扣押並拒絕歸還王培榮的答辯等案件材料(證據袋六袋)和提交法院證據備份(十二張光盤)。盡管王培榮多次要求歸還,徐州市中級法院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不但在上訴期間,而且在申訴期間,甚至長達80天的申訴受理整個階段仍拒絕歸還,充分暴露出徐州中級法院惡意毀滅王培榮手中證據,強行掩蓋假案真相的卑鄙行徑。嚴重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五條,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四條和第五十二條明文規定追究其責任的違法犯罪行為。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