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85|回復: 0
收起左側

轉載:王勃如彗星劃過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11-7 15:10:5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王勃如彗星劃過
2017-11-07 08:08
來源:
深圳特區報
作者: 李劼

杜甫詩言“王楊盧駱當時體”,王者,勃也;唐初詩才,無出其右。繫世家子弟,祖父王通,世稱文中子,一代碩儒。宋人司馬光為之作補傳,今人陳寅恪慕其風范而曾懷河汾之志。王勃如此家學淵源,才驚天下可謂順理成章。

有趣的是,出自官宦人家的杜甫儒里儒氣,而碩儒之孫王勃,行文作詩,不帶絲毫儒風儒雨,全然陽剛氣派:“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要是讓王勃看到杜甫的五百字詠懷,沒准會哈哈大笑。

這是個得天獨厚的天才。王勃的才氣,底氣,骨氣,貴族氣,不要說有唐一朝,即便在整個中國文學史上,也屈指可數。李白雖然有才,但另外三氣全無。杜甫的詩作是慢慢發光的,而王勃卻一起筆就光芒四射。就連李商隱的日射風撼,在王勃的燦爛面前都不無黯然。

唐朝詩人有才華的不少,同時能寫文章的也很多,但如王勃這般學富五車、並且少時就曾寫出過指瑕十卷那樣的學術著述的,不得不說絕無僅有。時人譽為神童。區區的說法是根器不凡,底氣豐沛。

《新唐書》述王勃“屬文,初不精思。先磨墨數升,則酣飲,引被覆面而卧,及寤,援筆成篇,不易一字。”《舊唐書·文苑傳》引崔融語:“王勃文章宏逸,固非常流所及。”世人有說王勃詩文“壯而不虛,剛而能潤,雕而不碎,按而彌堅”;乍聞此評,尤如故弄玄虛的廢話;細品此番言說,彷彿在稱道古希臘雕塑。由於太過完美,難以全璧。王勃短短一生著述頗豐,卻大都失散。

勃於《上吏部裴侍郎啟》有言:“君子以立言見志。遺雅背訓,孟子不為;勸百諷一,揚雄所恥。苟非可以甄明大義,矯正末流,俗化資以興衰,家國由其輕重,古人未嘗留心也。”真是擲地有聲,頗有祖風。當年王通曾以孔丘自詡,根本不把歷代腐儒放在眼裡。祖孫兩個,一個無意中蔑視了孔家後裔孔穎達,一個以十卷《漢書指瑕》得罪了顏回不知多少代子嗣顏師古。而這孔、顏二公又恰好主修《隋史》,順手就將王通埋入歷史荒塚。一部《隋史》,查無王通其人。

王勃心高氣傲,有言如是:“老當益壯,寧知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十七歲戲作《檄英王雞文》於王侯斗雞,無意間觸痛了李唐王朝當年兄弟相殘的神經,惹高宗震怒,因此丟官遭逐。後來朝廷一再徵召,堅辭不受。此後又因作文述志,得罪了權臣裴行儉。

王勃像其祖王通一樣,高標見嫉,難以見容於世。人生苦短,又坎坷多難。留給世人的教訓似乎是:皇室是開不得玩笑的,權臣也是得罪不起的,聖人更是不可比肩平視的。此子二十七歲溺水而逝,權當被上蒼一把收回。如此心氣,如此才具,濁世不配。

楊炯在《王勃集序》中說王勃作詩為文乃有意於“思革其弊,用光志業”。不以為然。這像是後世韓愈的作為,而非王勃之相。王勃持才傲物,無意於領袖群倫。即便其祖王通河汾講學也不過教書育人而已。王勃的人格特徵是率性,有如西方大詩人拜倫,並且與拜倫一樣的貴族氣十足。全然是“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境界;開闊,高遠,凌空飛翔,恣意人生。倘若再用其《九成宮東台山池賦並序》中的句子形容,那麼便是“纖波成止水之源,拳石儼干霄之狀”。至於其詩文的縱橫天下,亦不過是“仆因夏日,濫奉清埃,敢抽南畝之才,聊敘東山之事雲爾。”《滕王閣序》中的“三尺微命,一介書生”,與其說是謙恭修辭,不如說是書生自況。王勃也並非不知道自己的難與世容,“時運不齊,命途多舛。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屈賈誼於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於海曲,豈乏明時?”並非僅僅感嘆他人。

杜甫雖然性格志趣與王勃迥異,但對王勃的欽佩卻溢於言表:“王楊盧駱當時體,輕簿為文哂未休。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王勃如慧星劃過,那片耀眼的光芒里不知有多少生前著述,化作了灰燼。

二〇一五年八月二日寫於紐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