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865|回復: 0
收起左側

天朝奇葩:在中小學生中發展特務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11-22 07:10: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雨夜 於 2017-11-22 07:14 編輯

原標題:中小學里為什麼有那麼多告密者?

風青楊/文  於  2017/11/19

1511054.jpg

    近日,小學男生舉報同學帶零食反被處罰的新聞火了。“懲罰了舉報人”的王老師表示“一個班級里最重要的是信任感、安全感……我希望學生們舉止文明,班級井井有條,但我不希望通過同伴之間的相互告密來掌握他們的動向。”(澎湃新聞)

    又一個中小學生“告密者”,為何我們的校園生活中總不缺少這樣的角色?類似的新聞似乎多如牛毛,如《武漢晚報》就曾報道,湖北大學數計學院07級數學2班推行了一項“小天使計劃”,讓每個學生都有一個“秘密同學”在暗中盯梢監督,定期寫出監督報告。《楚天都市報》也曾報出,“武漢某初中二年級主任劉老師,在管理班級時,鼓勵同學間相互監督、舉報,被舉報的同學要扣分,舉報者加分”。其中有一個學生天天遭同學舉報,最多時一天竟被舉報六次。

    本來大家都是同學,可一旦接受了老師的“重託”當上“間諜”,就儼然成了“地下黨員”:誰上課說小話了?誰在課余說老師的壞話了?誰在自習課上偷偷下“五子棋”了?等等,都得暗中細細觀察,然後向老師匯報。最初擔任“間諜”的大都是班委幹部,後來同學們漸漸知道了他們的“特殊任務”,都對他們敬而遠之。於是,班主任便在普通同學中發展“間諜”。這樣一來,同學之間都互相猜忌,互相防範。本來很好的朋友,往往因為一方告發了另一方,而中斷了友誼。

    在我們的小學里,誰表現最積極,誰就可以當班長,中學里,誰學習最努力,最配合老師工作,誰就可以早早入團早早當班幹部,大學里誰最會和老師來事,套交情,誰就最有機會入黨、參加學生會工作,然後得到比較好的畢業推薦。從小學就開始班級中設班長和值日生,學校中設大隊長和學生會主席,讓小孩子們從小就開始對權力敬畏和傾慕。確立老師的絕對權威,老師會讓最喜歡的學生做班幹部,並且明顯給寵兒們不同的關注和優待,從而刺激他們去表現、傾軋和爭寵獻媚,為了獲得自己所不知道的消息,用列黑名單、教唆孩子寫小紙條的方式告密,一切的一切,是為着管理的方便。

    然而在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新加坡等大多數國家都不存在利用學生管理學生的方式。在學校里設立“情報專員”,盯梢同學的做法更像是天方夜譚。在美國社會環境下,基本不提倡以“打小報告”的方式來“舉報”他人。

    一位美國小學教師說她小時印像最深的這樣一堂課:她剛上學的有一天,老師上課期間有事要出去一下,臨走前叫小朋友們不要動。結果老師一走,就有小朋友鬧將起來。老師回來後,Linda便把這情況報告給老師。結果當天下午,老師給Linda留下來作為懲罰。大家的第一反應是不解:“為什麼?”在大家看來,這算不算賞罰不清?憑什麼懲罰一個不鬧的好學生,讓搗鬼的學生逍遙法外?Linda回答說:“因為我出賣了團隊。”

    原來如此!老師讓同學們不要鬧,是她定下的規則,由她來執行判斷和賞罰。小朋友打小報告,則違反了另外一個游戲規則:小朋友必須團結如一,不互相出賣。小朋友不聽話,自有老師來收拾,自有家長來教訓,至少在理論上,這應該是這個世界運作的方式。

    “告密”之所以在道德上難以被人接受,是因為它使人與人之間失去信任;告密者之所以遭人唾棄和孤立,是因為他們使周圍的人感到了不安全。如果班級里總有人“打小報告”,班級氣氛一定是緊張不安的,同學關系、師生關系也一定疏遠的、戒備的。而對人的不信任一旦植根在孩子的心靈深處,一生中他都很難坦誠地、輕松地面對他人。一個被告密行為侵害過的群體,要重建成員間的信任是相當困難的。

    不僅如此,甚至有時候還會產生悲劇。如《南國都市報》報道,2011年4月3日上午,雲南祿勸某中學就讀的小強做壞事受到老師的處罰,因班長小何向老師打“小報告”引發。於是,小強糾集同學將班長小何約到學校附近的一條巷道,將班長打成重傷。隨便上網一搜,就會有大量關於“學生因告密被打傷甚至打死”的新聞顯示出來。這說明,用“告密者游戲”進行班級管理,最終的結果只能是人人自危,對學生的身心造成嚴重的戕害。

不告密、不揭發,與其說是一種可貴品質,不如說是一條道德底線。告密成風的社會,是人人自危的社會,告密使人與人之間失去基本信任,甚至相互侵害,沖擊人們的價值判斷,毀掉社會的道德基礎。

    為這位老師點贊,這才是為人師表的正確方式!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