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918|回復: 0
收起左側

天朝奇葩:貪官拿扶貧款放高利貸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11-25 14:23:4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雨夜 於 2017-11-25 14:27 編輯

大陸如此“扶貧” 有人拿扶貧款放高利貸


看中國記者 晏清流


中共官員歷來把扶貧視為“政績”。
2017年11月24日 晏清流中共長期有所謂“扶貧”政策,不過事實證明在中共腐敗體制下,扶貧僅為“扶貪”。本該是貧困百姓的“救命錢”,卻成了中共貪官的“搖錢樹”。有官員甚至拿扶貧款放高利貸。
據中共央視網11月23日報導,官員假借扶貧進行貪腐,往往利用無中生有、虛報冒領、截留私分、內外勾結等各種手段。
其中,國務院扶貧辦外資項目管理中心原主任范增玉,2015年4月因貪腐被判死緩。
報導說,2004年,范增玉被調入河南省扶貧辦工作,從此一路升遷。2年後,范增玉被調往北京,在國務院扶貧辦全國貧困地區幹部培訓中心主持工作。3年後,范增玉被提拔為國務院扶貧辦外資項目管理中心主任。
2008年6月,范增玉與時任博宥投資管理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的丁羽心(曾用名丁書苗)結識,開始官商勾結搞貪腐。
2009年底,范增玉將丁羽心向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捐贈的人民幣260萬元非法據為己有。隨後,范增玉在結識丁羽心的2年多時間里,共在丁那裡獲取了高達6000萬元的錢財,相當部分是以“扶貧”的名義進行。
更讓人吃驚的是,福建省周寧縣李墩鎮老區辦原主任蔣景懷動用專項扶貧款放高利貸。
蔣景懷侵吞了李墩鎮東山村實施第二期地質災害搬遷造福工程的57.5萬元補助款。他把其中50萬元轉賬到“合作夥伴”的個人賬戶,用於放高利貸,其餘7.5萬元則用於接待和個人開支。“合作夥伴”按照約定兌現了收益承諾,幾年下來,蔣景懷賺了50餘萬元。
報導稱,扶貧部門多人貪污,互相勾結,“雁過拔毛”式的層層盤剝扶貧款,甚至部分扶貧辦整體淪陷的情況也是屢見不鮮。
如國家級貧困縣、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縣。該縣坡耕地水土流失綜合治理朱朝項目實際投資1071萬元,被時任縣水利局局長石某、水保局局長龍某、水保局副局長麻某等人,以及時任張家界市糧食局法規科科長胡某、花垣縣水保局司機舒某等人,通過操縱招投標、偽造工程決算資料、虛報工程量等方式,層層“拔毛”,違規套取國家惠民資金677.99萬元,“拔毛率”高達68%。
貴州省玉屏侗族自治縣,一個總人數27人的扶貧辦,爆出窩案,2名原任領導、6名時任領導和3名中層業務骨幹都牽涉其中。
中共官員歷來把扶貧視為“政績”
2012年,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扶貧系列腐敗案中,巴彥淖爾市及五原縣等8個兩級扶貧辦的10名扶貧官員被查處,貪污總金額達830萬元。調查顯示,扶貧款被層層扒皮:從市裡下到旗縣,被以“活動經費”的名義剋扣40%,從旗縣下到鄉鎮又被剋扣40%。“活動經費”隨後被一些官員侵吞,其中市扶貧辦原主任郭某任職3年就貪污373萬元,還有102萬多元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
盡管當局近兩年繼續加大“扶貧”,但據統計,腐敗並沒有減弱,2016年因貪腐被立案的就有1,892人,比前一年上升102.8%。官方不完全統計發現,僅2017年年初至8月,各地曝光的扶貧領域典型案件就有140起,涉案金額少至數十元、多則上千萬元。
2016年中,中共國家審計署向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審計報告,發現一億五千萬扶貧資金被虛假冒領或違規使用,其中17個縣將二千多萬元用於彌補業務經費、發放福利等。八億七千萬元資金閑置或浪費,其中閑置時間最長的超過15年。
審計還發現,雲南尋甸縣去年發放的六千五百多萬元扶貧貸款中,僅有一半發放給了建檔立卡貧困戶。很多的扶貧款根本沒有落到貧困家庭,反而被官員子女近水樓台領取了。
今年7月,王岐山到河北省張家口市檢查“扶貧”時披露官員扶貪腐敗亂象,包括數字脫貧、優親厚友、雁過拔毛、強占掠奪等。其中,湖南省花垣縣7月一起扶貧貪腐案中,當地官員申領的1,000萬元人民幣財政資金,經過六層“拔毛”,被剝去近700萬元。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