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746|回復: 2
收起左側

怎樣驅趕北京低端人口(組圖)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11-26 06:15:4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大象公會

1949 年以來,這長期是個老大難問題。
文|日飛
1953 年 6 月,北京市工商局決定,在北京做攤販謀生的外地農民應一律予以整治,「由公安局清查戶口,進行檢查,限期回籍生產。」
隨之而來的清理行動,遠遠未能達到預期目標。事實上,1950 年代前期,北京市曾多次發動聯合執法行動,均未能成功將這些貧苦農民驅趕回鄉。
0c9e712c618c42668ea4c15ee7df6c71.jpeg
▍平津總前委首長在正陽門城樓上檢閱解放軍入城式
這些一無所有的底層攤販,甚至沒有在執法人員面前束手就擒。根據當時政府部門的記錄,他們不但大肆以游擊、迂迴戰術相抗爭,而且常常口出惡言,當面指責管理者「執行的是反動政策」,讓他們「有能耐去把台灣拿回來」,令負責清理工作的幹部難堪不已。
相比之下,社會地位遠高於他們的企業家、民國政客和知識分子,均在同一時期的歷次運動中應聲而倒。這些底層求生的外地人為什麼格外堅韌抗壓?
01fcefb984b146cfb5212eb64b29a568.jpeg
▍北京市人民政府在中山公園舉行懲治反革命罪犯的大會
「盲目流入城市」
1949 年 5 月,剛進城不久的北京市政府出台政策,為改善市容、交通,全市四萬余戶攤販須在市政府登記,辦理牌照,到十二個指定的市場區域經營。約 3 個月後,政府宣布整治工作完成,攤販已「各得其所」。
f5a899cdba904df1b31c7520eac73f33.jpeg
▍北平市長、軍管會主任葉劍英
事實上,攤販牌照並非人人可得,尤其是在攤販中「約佔三分之二」的外地農民,正是北京市政府的重點清理對象。
9f67fc855c7847cb900238502515d921.jpeg
▍建國初期的攤販許可證
持續數年的內戰,加上 1949 年的河北水災,使得大量周邊地區的貧民、災民湧入北京求生,其中很多人擺攤為業。
可想而知,很多攤販不但沒有固定居所,「晚間宿在城門洞里及其他空場地方」,不少人甚至不能自備挑子、籮筐、小車、秤等擺攤工具,須從小商店租賃使用。
82c1ffd841fd4d81bb23d7d7271d2486-600x557.jpeg
▍1950 年的北京街頭 /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不幸的是,這些起早貪黑、風餐露宿的攤販,按馬克思理論看來並不屬於「勞動人民」,而是理應在農村從事體力勞動、卻「輕視勞動,盲目流入城市」來游手好閑混生活的青壯年勞動力。
在政府看來,攤販既不直接生產糧食,又要長期在市區生活,消耗城市的糧食供應,而且管理困難,怎麼看都像是有國民黨特務混跡其中,自然應當嚴格篩選、控制,只允許老弱病殘、生活極度困難者充任。
1950 年,商業局的報告中提出建議,對本市居住的外地難民以「遣送返籍」為原則,「對經營攤販一般不應批准。」
253f9dc81c4e4f189c911276fe6d0f0f-407x600.jpeg
▍1949 年廣州的攤販。建國後全國各大城市均有驅逐外地攤販的行動 /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幾個月後,北京市政府又作出明確規定,只有生活困難的北京市戶口持有者和復員軍人才能上街擺攤,且牌照須每年一審,一旦發現本人經濟條件已有所改善,立刻剝奪其擺攤資格。
其實,除了底層外地人,長期找不到工作的北京戶籍者也在清理之列。
1949 年底,北京開始「有計劃地號召與介紹」失業市民遷往東北、察哈爾、綏遠等地務農,這些地方地廣人稀,有些還「在土改時留下了一些土地」,正好安置北京的無用人口。
5cd0ff5354f7465eb7c68829f3c177cc.jpeg
▍1950 年北京正陽門外
因此,1953 年的整治計劃中,這些沒能進入十二個集中市場的攤販都成為了取締對象。除了外地農民要驅逐回鄉參加農業生產,即使是本市的青壯年攤販也要「堅決取締」,與流氓分子相同待遇。
如 1953 年 7 月,北京宣武區共清理攤販 307 人,其中農民 200 人、市民 107 人,最後只有 16 人得到長期營業執照。
從 1950 年開始,北京市多次展開這樣的多部門聯合整治行動,查獲的無照攤商數量動輒上千,其中的農民往往被遣送回原籍。1954 年的整治中,有數百外地農民被遣送回鄉,造成三起自殺事件,被工商局認為「影響很壞」。
然而,這樣的戰果並不能長期有效,攤販們只是暫時消失,很快又重返北京街頭。1953 年 8 月,北京市委的報告中便提及,外地回鄉的農民僅是極少數,北京本地無照攤販也很少改行。
「你是什麼出身」
攤販們之所以堅守崗位,主要是因為擺攤幾乎是他們的唯一選擇。
不但北京本地貧民找工作困難、無處可去,即使是外地攤販,許多也來自災區,返鄉後難以解決生存問題。相比之下,來京擺攤即使被工商部門取締,也無非小小懲戒,矇混過關也不特別困難。
為了讓他們一去不返,工商局曾在 1953 年的整治行動中請求勞動局協商解決,給青壯年攤販安排就業。然而勞動局本來就為高失業率所困,雖然一度同意,後來還是答復「現不需要」。
8b7ac8392b6045c2bc988e93215efed6.jpeg
▍北京市公安局也曾以「各派出所人少事煩」為由,冷淡答復工商局請求他們協助查處無照商販
即使在街頭取締攤販時,工商執法人員雖然多數時候都能保持強勢,不時也會遭到言語和行動上的回擊而措手不及。
如前門區就有攤販被管理處人員批評為「輕視勞動」後,當面指責對方才是吃閑飯的,「每月拿好幾十」,反而輕視自己的勞動。對於確實不從事體力勞動的管理處人員來說,這樣的責難並不容易應對。
老年攤販更令人頭疼,他們當眾指責管理處人員是「小毛孩」,執法行動是沒大沒小,甚至援引民國時期的生活經驗,當街批評新政權「和蔣介石沒有兩樣」。
2579fe3d109849158d2bb0be87ebb23c-600x482.jpeg
比老人更難搞的是解放軍退伍軍人,雖然按照規定可以擺攤經營,但他們往往拒絕去政府規定的集中市場,專挑交通繁華的地段,與管理處短兵相接。
在遭遇執法時,這些人不但行為囂張,比如以「老子腰疼」為由拒絕站起來,而且還語多放肆,歷數革命戰爭時期的豐功偉績,有的更質問黨幹部「是什麼出身」,讓人家「有本事去打蔣」。
相對而言不這么尖銳的攤販,也往往會表示「您說叫我干什麼去呢」,讓管理人員「指條明路」,同樣能令指不出明路的管理處人員無言以對。
尤其令工商人員難堪的是,北京市民對無照攤販常持同情態度,特別是在執法行動頻發的春秋時節,八成以上的無照攤販都在經營瓜果,廣受群眾歡迎。
早在 1950 年,管理處初試身手後就在報告中表示:「勉強取締,恐圍觀之人忍予同情。」
05919dac7d7542839deeae08bec28698-504x600.jpeg
▍改革開放前在廣場上賣蘿卜的攤販
時間一長,攤販們甚至學會了守望相助,有人被查時,其他攤販便跑來扮演圍觀群眾,「打抱不平,阻礙取締。」
為盡量避免在光天化日之下對抗民意,工商部門只能在搞運動之外,另行採取其他策略。
對不能自備擺攤設備的攤販,工商局就從小商店入手,嚴禁他們出租籮筐、小車等,從根源上斷絕了貧苦攤販的經營渠道。
「不勞動者不得食」的原則,也被用於打擊攤販:1955 年的多部門聯合行動中,除了外地農民要堅決遣送,對屢教不改的本地青壯年還要斷絕其糧食供應,通過飢餓療法讓他們重新愛上勞動。如果仍不見效,則「強迫參加勞動」。
此外,工商局還發動宣傳攻勢,收集個別攤販坑蒙拐騙、強買強賣的行為,「重點地在報紙揭發。」
這些方法盡管各有長處,但要真正解決北京的底層人口擺攤問題,還是得等到真正的社會主義到來之後。
「老子最愛過拘留生活」
1950 年代後期,三大改造完成後,國家完全控制了商品的流通渠道,社會主義終於取得勝利,無照攤販自然難以為繼,基本退出歷史舞台,只在各個經濟困難時期短暫復出。直到電視劇《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反映的時代,北京市民才再次熟悉他們的身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26 06:18:07 | 顯示全部樓層
f270991e55214f1cbc1724a53d039329-600x337.jpeg
▍電視劇《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中擺攤的知青
不過,此前這些底層人口能在首都北京長期逍遙法外,也不單純是因為他們特別能戰斗或特別能吃苦。
更大的原因,還是他們的無產者身份。
相比於新中國成立後的其他運動,1950 年代的北京對外地攤販的打擊力度十分微弱,一般不過罰款、教育、遣送回鄉。
即使是採取強硬手段「暴力抗法」的攤販,或者是扔下貨物逃走、轉天再來向管理處索賠的刁民,遭到殘酷斗爭、無情打擊的幾率也相對較低。
1954 年的突擊整治中,只有 23 人被移送公安局,最終被判刑的只有 7 人。
寬松的專政環境下,個別攤販也意識到了反抗並無極端後果,逐漸變得敢於斗爭、善於斗爭。
f89d7a49b8304667a911fd4bf04180bf-594x600.jpeg
在管理處人員的記錄中,留下了不少攤販遭到整治時的口號,從「我要餓極了就搶了」到「老子最愛過拘留生活」,宣武區甚至有攤販拒絕政府發給的執照,視工商法規如無物。
相較於廣大「階級敵人」,外地農民和本地貧民畢竟是無產者,秋風掃落葉的打擊方式並不合適。1955 年,北京市委在審批工商局關於攤販問題的報告時,便特意將「逮捕法辦」從處理方法中劃去,顯示了無產階級革命家難得的溫情。
要通過整治手段驅逐北京的底層勞動者,還得等到政府轉變思路,徹底不再視他們為階級兄弟、而只是影響北京市容的下等人以後。
※ 本文主要參考了北京大學歷史系博士研究生任偉《中共新政權與底層百姓的互動磨合——新中國初期北京整治無照攤販》,特此致謝。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27 05:10:2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雨夜 於 2017-11-27 05:19 編輯

五十年代初清理城市無證攤販是鎮反需要,因為無證攤販中混雜有大量逃亡地主和國民黨“軍警憲特”。今天清理低端人口則為了國家形象需要,不能讓天朝盛世有大量窮人丟共產黨的臉。

但城市低端人口永遠是社會生態鏈上的一個環節,少了這個環節就不成為社會了,所以驅逐了社會底層中的外來人口,就會有本地的補充進去,因為沒有窮人的社會是不存在的!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