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868|回復: 0
收起左側

性侵是造謠?那麼虐童呢?人性之惡是會傳染的(圖)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11-30 05:51:0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文章來源: 韓松落


前段時間,上海某家親子園虐童事件的視頻剛剛出現之後,我立刻產生一個想法,不,絕對不止這么多,受虐的孩子,虐待孩子的老師,絕對不止視頻上這幾個,果然,在三名老師和一名負責人被拘捕之後,家長們通過觀看監控視頻,又發現了兩名參與虐童的老師。(《北京青年報》11月10日報道)






與此同時,全國各地,都陸續有幼兒園虐童事件被揭發出來,而參與虐童的老師,也不是一個兩個,每個虐童的幼兒園里,都有很多受虐的孩子,也有很多虐童的老師。總之,就像有人說的那樣,當你在屋子裡發現一隻蟑螂的時候,你的屋子裡已經有成百上千隻蟑螂了。

為什麼會這樣呢?只要看到一個虐童視頻,就會想到,同一個地方,應該會有更多參與虐童的老師呢?

因為,幼兒園的老師,在一個不算私密的地方虐待孩子,別的老師,不可能發現不了,一旦發現這種行為,他只有三種選擇,一,共同參與,二,保持沉默,三,報警。顯然,老師們都選擇了前兩種,或者共同參與,或者保持沉默,沒有人報警,虐童行為都是在持續了很久之後才被家長發現的。

這是這件事最值得深究的地方,一種瘋狂可怕的行為,為什麼會演變成集體的行為?一個老師虐童,為什麼會有更多老師共同參與?換句感性的話,虐童這種瘋狂的行為,為什麼會傳染?

首先,幼兒早教行業的牌照,很難拿到,除非有特別過硬的關系和背景。擁有這樣的關系和背景,又缺乏競爭對象,自然不會在產品質量上投入過多精力和財力,出現問題是遲早的事。這是大背景上的原因。

其次,幼兒早教行業,收入低,工作辛苦,風險大,所以很少人願意干,這就導致了入門的門檻很低,很多老師只不過把它當做暫時解決生活困難的臨時性工作,對幼兒教育行業,並不熱愛,甚至很厭煩、很仇恨,歇斯底里大爆發,也是遲早的事,一旦爆發了,孩子就會成為最順手的出氣筒。這是行業背景上的原因。

第三,幼兒園的老師,面對孩子,有着無上的權威,孩子從智力、體力等任何一個方面,都絕對不可能和老師抗衡,很多孩子受了虐待,甚至無法給家長講清楚自己遇到了什麼。這種絕對的權威,自然會讓人性中惡的一面被激發出來。

如果這些幼兒園的老師,只是對孩子無法管教覺得不耐煩,進而發展成懲罰性的行為,事情倒不難理解,但從目前曝光的案例來看,虐童的老師們,已經把虐童當做娛樂了,這就遠遠超出人們理解的范圍。原因就是,老師的行為沒人制約,自然變成赤裸裸的惡意了。著名的“斯坦福監獄實驗”,就足以說明這一點。這是行業心理上的原因。

第四,封閉的環境里,人們是會互相學習對方的行為的。幼兒園的環境相對封閉,老師們的性別相同,來源和素養又比較相近,於是,幼兒園就變成了一個很好的傳染病培養基地,一個老師虐童,甚至拿虐童當娛樂,別的老師起初是默許,很快就會變成接受,最後就會參與,樂在其中,甚至會交流虐童的方法、手段和樂趣,否則無法解釋,全國各地的虐童園,都會不約而同用針扎孩子,顯然,他們是有學習有交流的。

在這種氣氛之下,如果有老師不想參與,想做逍遙派,做清流,大概會很困難,你不參與虐童,不打罵孩子,不用針扎,別的老師就會想,你裝什麼呢?你是打算揭發呢,還是打算告密呢?沒有參與虐童的老師,很快就會被孤立和排擠,最終也只好加入其中,把虐童當做一種投名狀,作為融入集體的手段。所以,虐童這個瘟疫,就從一兩個人身上,傳染到了所有人身上。

上海那家親子園的案例,就足以說明這個規律,家長們從監控視頻中發現,最早的虐童事件發生在8月9日,密集發生是在8月30日之後,就是說,虐待行為也和流感這種傳染病一樣,是慢慢擴展開的。而且,是在不到二十天時間,就變成了老師們的瘋狂娛樂的。

這是人性上的原因。

不是所有人都會遇到虐童幼兒園,但“虐童幼兒園”卻像一個象徵,足以象徵我們生活里的很多事,很多現象,我們很可能在制度、大背景、心理、人性多種因素的聯動下,走進一個瘋子窩,逐漸被感染,被同化。

所以,我們要保持高度的警惕,要能在周圍的一切都不那麼對勁的時候,有冷靜審視和置身事外的能力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