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00|回復: 0
收起左側

納粹德國的“水晶之夜”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12-2 05:45:2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作者: 二大爺



                一
1938年11月3日,寄居在巴黎親戚家裡的猶太青年格林斯潘(Herschel Grynszpan)接到妹妹從德國發來的求救明信片。妹妹在給他寫這封明信片的時候,全家人正在被德國政府驅逐出境的途中。這個家族從1911年開始就定居於德國的漢諾威。但即便是居住了27年,也始終成不了自己的祖國。
在1938年10月28日深夜,這個家庭和另外1.7萬名波蘭裔但居住在德國的猶太人,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被納粹政府強制驅逐出境。
這1.7萬名猶太人不過是納粹德國反猶浪潮中的一小撮。由於波蘭政府一開始並不準備接受他們,這些在一夜之間喪失了所有財產、權利甚至國籍的人們,在邊境線上進退維谷,生死一線。

格林斯潘憤怒之餘,倍感無力。遠在巴黎的他事實上除了流幾滴眼淚,並不能為整個家庭做任何貢獻。經過幾夜的煎熬,11月7日,這個絕望的青年拿起了一隻老舊的左輪手槍和幾發子彈,奔向了德國駐巴黎的大使館。
在大使館,格林斯潘在和接待他的使館秘書拉特商談未果後,這個青年連開5槍,射殺了拉特。他安靜的留在現場等待警察,交給一個事先寫好的紙條:我必須讓世界知道我的抗議。
拉特之死,迅速超越了一般的外交事件。德國國內方興未艾的排猶情緒被徹底引爆,三天後,也就是11月9日,正值納粹“啤酒館暴動”紀念日,也是納粹德國的國慶日,納粹宣傳部門利用這一事件,迅速組織青年團對境內猶太人的聚居區、商店、教堂等進行明目張膽的打砸搶。納粹頭子海德里希甚至明令:“不得阻攔即將發生的示威”,“猶太人教堂可以燒毀……猶太人的店鋪與私人住宅可以搗毀”。

這一夜猶太人店鋪的碎玻璃鋪滿了柏林的大街小巷,在月光下猶如碎裂的水晶。德國人稱之為“水晶之夜”。這個優雅而恥辱的名稱背後,是無數猶太人用身家性命堆壘出的血淚,德國全境1574間間猶太教堂、超過7000間猶太商店、29間百貨公司遭到縱火或損毀。奧地利也有94間猶太教堂遭到破壞。超過3萬名猶太男性遭到逮捕並被關入集中營,上萬個兒童被迫離開父母和家庭,倉皇逃出德國,這些兒童僅有十分之一與父母重聚。
其他國家的抗議並沒有動搖納粹的意志,強權從來不在乎譴責。歐洲大陸猶太人的厄運自此越演越烈。謾罵之後是剝奪權利。剝奪權利之後是驅逐。驅逐之後,是打砸搶。打砸搶之後,是奧斯維辛。

猶太人的命運是如何走到如此被動、如此屈辱的地步呢?
事實上,納粹的反猶政策並不是突然出台的,而是在漫長的時期,層層加碼。
希特勒在1933年1月上台後,幾個月後就出台了4月1日為排猶日的法令,到處張貼“所有德意志人不得向猶太人商店購買貨物”的標語;4月7日頒布《恢復職業官員法》,禁止猶太人擔任公職人員,使90%的猶太公職人員下崗;9月29年又頒布《農地繼承法》剝奪了農村猶太人的土地繼承權等。1935年9月更進一步,通過了《德意志血統及榮譽保護法》等一系列法令構成《紐倫堡法律》,這個系統的反猶法律多達250項,猶太人在法律層面被徹底剝奪了公民權甚至生存權。
往更遠了說,希特勒在其《我的奮斗》一書中早就表明了種族滅絕的態度。然而直到“水晶之夜”發生,十幾年間,德國的猶太人一直都在被動等待。最終被納粹德國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步步逼入絕路,以至於無路可逃。
猶太人憑借強大的宗教紐帶,團結的傳統,在金融行業的成功,在任何一個國家其實都並非最底層。但他們卻對法西斯政府始終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從上策來說,他們本可以利用自己的經濟實力,爭取相應的政治權利。但他們不問政治的傳統一如某國人,最終必然導致政治來過問自己;從中策來說,十幾年的反猶浪潮中,他們有無數的機會逃離德國,投靠更好的國家,但是他們選擇默默忍受,直到喪失機會;從下策來說,他們可以魚死網破,奮力反抗,爭取國際社會的理解和同情,但他們卻心存幻想,多個猶太領袖甚至號召德國猶太人用行動證明自己的忠心愛國,以此消除德國人對猶太人的歧視和反猶情緒,至死沒有明白納粹德國根本不是他們的國家。最終被一批又一批送進集中營……
我們不能責怪他們,因為面對喪失人性的法西斯,個體始終是脆弱無力的。只有當他們意識到走到一起成就一個全新的以色列的時候,新時代才會到來。

是不是像納粹這樣,只排擠不同種族、不同信仰的人才是種族主義呢。當然不是。
種族主義的本質和一切邪教類似,是仇恨。它拒絕一切理性的審視和合作,把客觀條件的差異無限放大,不講道義,不談公理,無視人類數千年血淚換來的文明共識,只有低級的攻訐和盲目的排斥。它所謂的價值判斷不是遵從人之為人的普遍准則,而是根據種族、國別、血緣、基因甚至階層來作標准。
所以當一個公民的權利不是法律所能賦予和保障,而是根據種族、地域、階層甚至一紙戶籍來劃分的時候,這就是種族主義。

在“水晶之夜”整整51年後,也就是1989年11月9日,柏林牆倒塌。但德國人並沒有把這一天定為統一紀念日。這個覺醒後重新走上文明道路的國度,因為“水晶之夜”的羞恥,將統一紀念日定在東德宣布並入西德的10月3日。僅憑這一點,這個新生的國家也是值得尊重的。
只是,這個世界還有無數個之前,之後的“水晶之夜”,在潮水般洶涌卻也容易遺忘的悲傷中,等待我們去追尋,去銘記。
2017-11-27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