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712|回復: 1
收起左側

那些歲月那些人:細糧票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12-5 14:07:4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博訊螺桿 於 2017-12-5 14:15 編輯

那些歲月那些人:細糧票

閑散之人0 於 2017/12/5

    那些歲月那些人:細糧票

    昨天的這個系列裡的一篇《魁富哥》其中的一個細節,引起了一個看起來性格很偏執的壇友的“窮追猛打”,在他看來,一年都見不到一次白米飯,屬於謠言,屬於污衊,盡管做了很多解釋,但是遇到一根筋思維的,你怎麼解釋也沒有用,所以,也就不解釋了,信或者不信都無所謂,經歷就是那樣。

    寫着,就想起類似這方面的內容,不妨也展開說說。

    我1975年走進工廠以後,首先體會到的是工廠的集體生活,當然,更多的意味着一種獨立。生活上的獨立,經濟上的獨立等等。

    在工廠吃食堂,真正的大鍋飯。

    那是一個貧瘠的年代,一切比想象的要復雜的多。

    隨着父母備戰搬遷盡管到了農村,我們一直是吃商品糧,保留城市戶口的。所以,盡管那時候也是定量,而且每個月每個人多少幾斤米或者面都是一清二楚的。除了有限的細糧,剩下的就是所謂的五穀雜糧,其實就是諸如苞米面,高粱米之類的,小米這都屬於稀罕的東西,基本也鮮見,至於紅小豆,綠豆更是屬於一年也見不到的東西。

    等到了工廠,吃上集體伙食,一切更糟。從1975年到1978年這期間,每個月的飯票,都有着明確的規定,基本沒有超過每個月兩斤半細糧的時候。

    兩斤半細糧是一個什麼概念,基本是這樣的,饅頭二兩一個,也就是每個月有十二個半的饅頭定量。當然,你如果要吃米飯也可以,你自己可以算計能吃幾次。食堂的師傅們也算是把功夫演繹到極致,四兩的米飯,他們能用專用的盛飯耙子把米飯之間梳理的幾乎每個米粒之間都有空隙,支楞着,看起來蓬鬆和好大一碗,其實三兩口基本就見底。

    細糧短缺,催生了一個我們住在大宿舍的這群年輕人,最無聊的游戲,三兩句不來就是打賭,賭局就是:二兩細糧票,有關這個話題後面還有故事,這里先放下。

    除了細糧,剩下的二十多斤的定量,都是粗糧。

    工廠內部的飯票分兩種,一種是錢票,一種是飯票,錢票每個月十幾塊不等,也是一個窄窄的裝訂,裡面有元,角,分,其中以角和分居多。糧票大小和裝訂與錢票大同小異,裡面分五兩,四兩,三兩,二兩,一兩之類的。最初是一種顏色,要麼是白色的,要麼是粉色的,上面清晰的印着工廠的名子,以及總務後勤蓋的章子。細糧和粗糧唯一區別的在於,在糧票上有一個細長方的章子,上面寫着:細糧兩個字。

    所以,每個月月初最開心,領到這些之後,大家先翻看一下細糧的配給,數來數去,二斤半細糧能有幾張?當然你可以節省着花,這玩意兒不過期,可以結轉下去。

    粗糧有什麼?基本只有一種那就是玉米面,偶爾會有高粱米。

    我的一個哥們告訴我,這一生最憤恨的糧食就是玉米,我知道他說這話的原因不奇怪,基本屬於吃傷着了。

    那會兒的玉米面哪裡有今天這樣子?說起來有點無奈的感覺。那種很粗的玉米面,蒸出來餅子,真的是難以下咽。一掰能掉一桌子渣的那種,吃到嘴裡,粗粗的,幾乎沒有玉米的香氣。這個就是我們的主食,不打折扣的主食。

    工廠後勤供應的人,也算絞盡腦汁,想方設法給職工提供好一點的副食,所謂好一點的副食品,其實也就是什麼豬牛羊的下水之類的,那就算開齋了。

    運氣好的時候,能搞到麵包,我們習慣稱其為:牛屎麵包。因為它那個造型確實有點像牛屎,圓圓的一灘。當然,這個是不需要細糧的,只不過要看你運氣,遇上了每個人一個,遇不上那也只能是“失之我命”。

    我們的大宿舍挨着食堂。最初到工廠的時候,畢竟是青工,還有點規矩,日子久了,規矩也就淡漠了,比如每次吃飯的時候,我們都會走門繞着去食堂。後來,有傢伙覺得繞路,乾脆就走窗,於是靠近食堂那一面的七八扇窗子,就成為通道,文明一點的翻出去,粗魯一點的,一腳踹開蹦出去。

    只有兩斤半細糧的日子,持續了差不多三年多,算是到一九七八年下旬略微見好一點,細糧開始有三斤,最多沒超過五斤。

    那會兒,工廠的生產很緊張,其中有一個車間是三班倒,也就是干通宵。食堂也就為夜班的工人們准備了夜班飯。那是不需要細糧票最好的餐飯。就是掛面頭,煮出來的面湯。所謂掛面頭,就是碎斷的掛面,我們一直很奇怪的是,為何這些掛面能碎的如此整齊,基本都是二十到三十毫米長短。食堂的做法非常簡單,就是面湯。而這種面湯則成為我們如今談起來都感覺很好的“美食”。因為挨着食堂,我們有得天獨厚的條件,一般說來二班飯都是在晚上十點半左右。我們就盯着食堂的燈,只要燈光一開,我們就直接躍窗而出,端着飯缽直奔而去,就為了喝一碗熱氣騰騰的掛面湯。

    糧票的粗細糧因為印章的標准區分,很快就有人找到了門道。我一個哥們美術功底不錯,這廝神不知鬼不覺的照着細糧的戳子,在粗糧票上畫印章,居然也得逞了一兩次。當然,很快就被抓現行,被車間大會批評教育啊。

    當然,還有更絕的,一個姐們,看到粗細糧票的區別之後,利用大休假的機會,在城裡刻了一枚細糧的章子,然後人家滋滋潤潤的吃了好久細糧,不過人有大意的時候,被宿舍其他人看到而舉報,這個在當時算是比較惡劣,當然是背了處分。很多年後,邂逅這姐們,我們說起這段往事,都笑的直不起腰。

    還有一種情況,如果你病了,廠衛生院給你出具診斷書,是可以吃上病號飯的,病號飯是面條,包子和餃子。因此,如何和衛生院的大夫們搞好關系,蹭一兩頓病號飯也是“技術活”啊。

    說實話,現在我也很少吃餅子,因為內心也確實存有當年的那種難以下咽的感覺。至於那一個月只有兩斤半細糧的事情,沒有半句誇張,完全是親身經歷,如果有喜歡較真的可以邀請你來,問問當年親歷者。

    多說一句,我在《魁富哥》里說的一年吃不到一次白米飯往事,絕非誇張,有人甚至更長時間都見不到白米飯。北方農村的艱苦,真的是很難用文字描述。

    其實後來我們說過一個話題,那就是在當時我們也都是城市集體戶口,為何細糧這么少,大家後來覺得是不是被工廠剋扣了,這個也真的是說不準啊。

    當然有一點是要說的,其實那會兒工廠在搞好職工伙食上也是真下功夫,其中還有這樣的笑話,有一次總務科搞副食的科長,搞來一批豬頭肉,現在看確實是質量有問題,結果是,全廠的上吐下瀉,不誇張的說廁所都不夠用了,拉的人們扶牆走。

    事後總務科長全廠大會抱拳檢查:對不住老少爺們,下次爭取弄點好肉,不能讓大家拉了。

    “不能讓大家拉了”這話在廠里流傳了好久。

002uqs.jpg
發表於 2017-12-21 00:52:02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想說,你寫得內容非常豐富。很有趣的一篇文章,我都讀入迷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