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10|回復: 1
收起左側

七旬老人臨終前拒絕就醫:等保健品店開門(組圖)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12-8 14:00:2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在73歲生日前一天,郭紹清老人的生命戛然而止。近3年來,他開始痴迷形形色色的保健品(器械),不僅花光13萬余元拆遷賠償款,還花掉了老伴撿垃圾多年積攢的4萬余元。老人突然辭世,沒給女兒留下存款和遺言,卻留下了堆滿大半間屋子的保健品。即使在發病時,他也拒絕去醫院治療,而是盼着天亮後賣保健品的店鋪開門“拿葯吃”。
  據成都商報8日報道,郭紹清原本相信,按照“老師們”的要求吃保健品,他可以活到120歲……
  拒絕送醫:“等京香華壽開門,去拿葯吃就會好”
  12月4日凌晨3:30,郭伍英接到電話說父親病危,趕緊來到父親家。當時,父親坐在沙發上,呼吸急促,喘不過氣來。“還等啥,趕緊送醫院。”她說,但父親郭紹清一口拒絕了她的要求,稱頭天上午在“京香華壽”居家生活館試吃了一瓶商家宣傳的葯水效果好。“等早上‘京香華壽’開門,再去拿葯吃就會好起來。”沒想到,這句話成了老人最後的遺言。

  12月3日上午,郭紹清和老伴文繼傑一起到住所附近的溫馨園小區,在一個房間內參加了一場保健講座。講課老師“苗某”展示了一款“苗靈蜂枸杞天然蜂王漿口服液”產品。為驗證效果,其還打開一小瓶,將瓶中液體喂到包括郭紹清在內的多名老人嘴裡。


本文圖片均來自成都商報

  4日凌晨2點過,文繼傑聽到郭紹清房間有聲響,起身發現老伴呼吸困難,喊心口痛。“我說通知女婿,他不準我通知。”她說,她將丈夫扶到客廳沙發上,以為病情會緩解。但郭紹清的情況好像越來越嚴重。無奈之下,她躲進房間,悄悄通知了女兒和女婿。
  “我是3:45左右趕到的,他還是不去醫院,堅持要等到京香華壽開門,去拿老師推廣的葯水來吃。”三女兒郭伍英回憶,老人當時雖然難受,但意識清醒,不僅能說話,還拿煙給女婿們。
  後來,幾個女兒經過商量,決定馬上將父親送到醫院。郭紹清被大女婿王兵強行背到了宜賓市第四人民醫院,此時是4日凌晨4點左右。“醫生說病情重,必須馬上轉二醫院。”郭伍英說,隨後在救護車接送下,老人凌晨5點被送到宜賓市第二人民醫院搶救室。
  凌晨5:35,醫生告訴家屬“人已經死亡”。在宜賓市第二人民醫院出具的《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書》上,載明的死亡原因為:“高血壓危象伴急性心力衰竭。”

最後遺產:堆成山的保健品,很多仍包裝完好
  郭紹清去世後,女兒們清理老人遺物,發現存款已被取光,老人身上僅有1600元現金。郭紹清所在的宜賓龍灣路正祥小區,是一個安置小區。2002年,58歲的郭紹清和老伴文繼傑獲得13萬余元安置補償款。這筆錢,四個女兒沒過問,一直由郭紹清保管。
  “父親從2004年開始領退休金,當初只有295元,今年剛剛漲到1700餘元。”郭伍英說,“他的錢全部花在保健品上了。”3年前,老人開始接觸保健品,此後就像着了魔一樣,隔三差五帶保健品回家,無論家人怎麼勸說,他都不聽。郭伍英說,父親買來的保健品,很多根本就沒開封,堆得滿屋都是。
  近日,成都商報記者來到老人家中,親屬們正在清理郭紹清留下的保健品,老人的遺像擺在保健品中間。記者看到偌大的客廳里,密密麻麻堆滿了保健品,幾乎無處下腳。從“長白山野山參”到“豹子膽葯酒”,從羊初乳到維生素,內服的、外用的,應有盡有。除了保健品,還有大量保健器械,包括凈水器、按摩器、磁療器、理療器、理療床墊等。


郭紹清的卧室里,還有大量棉被、枕頭等物品。“他曾說這些被子、枕頭都有治病強身的效果,睡了不生病。”文繼傑回憶,丈夫曾告訴她“能活到120歲”。外孫小劉還在老人衣櫃角落裡,找出一瓶包裝精美的“黔坤”酒。文繼傑說,這瓶酒也是郭紹清從保健品公司拿回來的。“講課老師讓他保管20年,20年後要回收,回收價格是20萬元。”


保健品講座老師曾告訴郭紹清,這瓶酒20年後回收價20萬元

  成都商報記者看到,堆成山的保健品中,很多包裝完好原封未動,僅是所謂的“鐵皮楓斗膠囊”就有數十盒。整個家裡就像一個保健品商店,產品價格從幾百元到1.9萬元不等,一根“智能拐杖”價格達2300元。
  痴迷保健品:3年花光十幾萬,老伴在撿垃圾貼補家用
  郭紹清及其四個女兒,都沒有正式單位,日子過得並不寬裕。文繼傑告訴成都商報記者,雖然進城十多年,但她一直在撿垃圾,貼補家用。“早上四五點出門,晚上撿到八九點回家。”文繼傑說,自己不識字,家裡的存款都由老伴郭紹清保管,自己的退休金也由老頭管理。
  “大約3年前開始,外公開始跟着別人去聽講座,也有小區附近的老人來找他。”外孫小劉告訴成都商報記者,他在宜賓某醫葯公司上班,對保健品的功效非常清楚,所以一直勸說外公不要信,但郭紹清“好像被人洗腦了,根本聽不進去”。慢慢地,家屬發現老人往家裡帶的東西一天天多起來。成都商報記者在家屬提供的一張收據上看到,僅僅是蓋有宜賓孝道園商貿有限公司財務專用章的“睡絮”,價格就是19980元。
  郭伍英回憶,父親郭紹清2015年買保健品花了3萬多元;2016年花了七八萬元;2017年花了近4萬元。文繼傑則稱,郭紹清將賠償款花光後,還讓她取出撿垃圾存下的4萬元,全部買成了保健品。“不給他,他就要罵人。”
  郭伍英介紹,老父親非常熱衷參加各類保健講座,足跡遍布宜賓南岸、舊城甚至江北,推銷保健品的業務員也經常打電話找他,甚至跑到他家裡來。在郭紹清留下的一部手機里,12月的前三天里,有5個陌生號碼打了18次電話;在老人僅有的27條手機短信中,有個自稱“小謝”的陌生號碼,發來四條噓寒問暖的短信。
  有葯不吃:留下的皮夾子里, 有大量保健品會員卡
  小劉得知外公患病後,經常從醫葯公司買來治療高血壓、冠心病和心臟病的葯品,但郭紹清吃不了兩天就停葯,換成保健品。甚至連從醫院拿回的葯,也會被老人悄悄扔掉。“他不相信醫生,不相信葯,只相信保健品,相信辦講座的‘老師’。”郭伍英說。
  女兒們稱,一向身體硬朗的郭紹清,在大量食用保健食品後,身體反而每況愈下。“以前感冒都不會得,近年來多次住院。”郭伍英說,經正規醫院診斷,老人患上了高血壓、冠心病及心臟病。隨着身體變差,文繼傑在郭紹清要求下,開始陪着他去參加講座。“經常有老師說,吃(用)了他們的保健品,不但可以治病,還可以活到120歲。”
  在郭紹清留下來的一個皮夾子里,有大量會員卡,其中有京香華壽社區居家生活館、神蜂品質生活館、康加益健康管理中心(陽光惠民福利卡)、成都豹子膽酒業有限公司等機構的VIP卡,還有其他多個保健產品的會員卡、關愛卡等。
郭紹清去世後,家人找到“京香華壽”社區居家生活館,退了部分保健品,清單中有八件套、石葯、血某通力等四類商品,退款金額為6600元。外包裝標注為石葯集團“石葯牌靈芝綠茶富硒酵母膠囊”的說明書載明:“本品是以靈芝提取物、綠茶提取物、富硒酵母、微晶纖維素、硬脂酸鎂為主要原料製成的保健食品,經動物功能試驗證明,具有增強免疫力的保健功能。”
  他聽講座的地方,老人們依然人來人往……
  “京香華壽”社區生活館注冊名叫“宜賓市翠屏區小劉食品經營部”
  郭紹清和文繼傑經常去聽講座的“京香華壽”社區生活館,法定名稱叫“宜賓市翠屏區小劉食品經營部”,位於正祥小區附近的溫馨園小區。成都商報記者注意到,這是由一個居民樓改成的經營場所,在類似會場的經營空間,只有靠窗的半間小屋擺了貨架,上面陳列着油鹽醬醋、米面等商品。小劉食品經營部的法定代表人劉德芳說,這里只經營貨架上陳列的日用品,不賣保健品。
但成都商報記者看到的卻是另一番景象:在空曠的大廳里,不僅擺放着血壓儀、足部按摩儀等,還有將中成葯霧化後用於保健眼睛的儀器。至少有四名老人在使用足部按摩儀,一名老人在熏眼睛,另一名老人在做血壓測試。還陸續有老人趕來現場,讓工作人員在一張紙片上蓋章。而工作人員則會和老人耳語幾句,催促老人趕快離開。
  在成都商報記者到來時,大廳里的老人們都在談論郭紹清死亡一事。一名老人指着大廳一角的橫幅說:“人家寫得清清楚楚,‘保健品不是葯品,不能治療疾病’,也沒人強行要他買。”另一名老人則說,現在的保健品確實很多,也有騙人的,搞得大家分不清真假。“有關部門應該監管,上市前先測試,有用的才准上市。”但老人們均認為郭紹清是自己病死的,跟“京香華壽”和保健品沒有關系。
  文繼傑說,在當日的保健講座中,“苗某”打開一瓶“苗靈蜂枸杞天然蜂王漿口服液”,喂到老人嘴裡後把玻璃瓶收回去。雖然文繼傑提供不出產品和玻璃瓶,但仍在此做保健的老人張伯伯(化名)聽完講座後,花2300元買了五盒,每盒60支,一年的量。“他說這個可以防癌、抗癌,降血壓、降血脂,可以附管心腦血管疾病。”“苗某”告訴老人們:沒病可以三天吃兩支,有病一天一支,甚至加大劑量。這個“苗某”到底是誰,現場的老人們根本不知道;這個口服液由什麼廠家生產,老人們也說不清楚……

發表於 2017-12-9 05:42:17 | 顯示全部樓層
文化素質太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