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29|回復: 1
收起左側

王健林的“滑鐵盧”:幾乎失去整個萬達(組圖)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12-13 05:36:3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來源: 杭子牙

在一個政治主導性極強的社會,資本一定要講政治,無論再成功的商人,也要擺正自己的位置,在政治和權力面前要有謙卑、敬畏之心,不要和國家或代表了國家利益的機構奪利,相反,要服從並服務於國家政治需要和整體戰略布局,要有所為,有所不為——這是在中國做大生意一定要有的政治智慧。

  中國和歐美不同,歐美是資本主導性極強的社會,再加上憲制框架下的政府權力限制,資本對政府具有極大對抗博弈能力。而在中國,雖然政府因為稅收、就業和經濟增長需要,也會開出某些優惠條件吸引投資,有事甚至會向投資方妥協低頭,但從二者的結構關繫上說,一旦上升到政治高度,資本和政府根本就毫無對抗博弈能力,特別是民營資本。

  為此,幾個月前,當中國首富在許家印和王健林(專題)之間移位,我就在本號寫過《從許家印到王健林,多麼痛的領悟!》一文,分析了何以許家印這些年風生水起,而王健林卻陡然陷入困境的原因。

  最近網絡上流傳一篇《王健林的滑鐵盧》文章,未必說出萬達危機的全部原因,但卻窺豹一斑地點出了王健林兵敗滑鐵盧的直接原因。

  文章稱,2015年11月,中國總理訪問馬來西亞後,央企中鐵集團與馬來西亞一家公司馬來西亞依海控股集團組成聯營體,出資196億元人民幣(專題)收購吉隆坡大馬城60%股權。

  雙方於2016年6月16日在吉隆坡簽署了協議。當時,馬來西亞政府還向依海控股和中國中鐵組成的財團IWHCREC給予財政稅務方面的優惠。

  中鐵集團收購大馬城的背後是當前中國最頂級的對外開放戰略布局:一帶一路。根據規劃,中國將在馬來西亞打造一個雄心勃勃的高鐵網絡計劃:從昆明經泰國、至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大馬城是這條高鐵網絡的神經中樞。

  

此外,大馬城也將是東南亞地區的交通樞紐。這里是吉隆坡通往新加坡的隆新高鐵起點站,隆新高鐵總投資超過1,000億元人民幣,全球工程及鐵路運營商都虎視眈眈。其中,中鐵和日本東JR是兩大奪標熱門。

  但在2017年5月3日,馬來西亞政府突然宣布,因中鐵的聯營公司IWHCREC沒有按時付款,收回大馬城項目。

  文章隱晦表示,馬來西亞政府收回項目真正原因,在於王健林的萬達將在大馬城投資近100億美元,使得馬來西亞待價而沽,感到透過和萬達合作,能獲得更大獲益。

  大馬媒體《我愛大馬》在5月11日報道說,馬來西亞大馬城項目換掉中鐵,宣布正與王健林洽談,並稱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希望在5月14-15日訪問北京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期間,與萬達完成簽約。



  馬來西亞媒體當時的報道配圖

  2017年5月13日,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到訪北京,參加“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納吉布到北京第一站,出人意料地並未拜訪中國高官,而是去長安街邊上的萬達集團總部,首先拜見了中國首富王健林。

  中國首富和馬來西亞總理的會面,隆重得像兩國元首的國事會面。他們坐在各自國旗前面,主要議題就是吉隆坡市中心的大馬城項目。會後,納吉布在聯合記者會上表示,中國首富對大馬城“興趣濃厚”。

  第二天,王健林以企業家身份參加了“一帶一路”論壇,說道,“今年萬達要落地兩個超過百億美元級別的項目,一個是馬來西亞的大馬城,還有一個項目在印尼,目前還在談。”



  王健林在一帶一路峰會宣布投資大馬城

  文章說,王健林當時還不知道,大馬城將會成為他事業的滑鐵盧。5月13號的晚上過後,他不僅失去了大馬城,還將幾乎失去了整個萬達。

  5月13日當晚,作為真正東道主的主席和總理已經分別接見了納吉布。新華社在會見後的報道中稱,中馬總理見證了發展戰略對接、基礎設施等領域合作文件的簽署;馬來西亞報紙說,那次會面後,萬達就被納吉布pass掉了。

  兩個月後,馬來西亞就大馬城項目再度招標,隨後收到9份招標書,包括7家中國國企和2家日本公司,其中卻不見王健林的萬達集團。



馬來西亞媒體的報道配圖

  文章總結稱,王健林可能沒有領悟到此前總理在馬來西亞訪問時說的“有所為,有所不為”的真諦,這就為後來的危機埋下了伏筆。

  盡管王健林在大馬城項目遭遇挫折,但其並未吸取教訓,此後更在海外買買買。結果到2017年下半年,在金融風險整頓中,金融監管機構發布警告,某些企業在海外的投資並購行為是非理性的,是不受歡迎的,這其中就包括王健林的萬達集團,風暴於此時終於來臨。
發表於 2017-12-14 09:09:31 | 顯示全部樓層
王健林遭整肅原因曝光:搶了央企海外戰略項目的蛋糕

王健林的滑鐵盧

作者:獸爺

馬六甲唐人街盡頭,有個紀念鄭和下西洋600周年而建的私人博物館鄭和文化館。

2015年11月,總理出席完東亞合作領導人會議後,從吉隆坡坐了兩個小時車,專程趕到這里參觀。

七次下西洋,鄭和五過馬六甲。他率領當時世界最強大的艦隊,幫蘇丹王朝修城牆驅海盜逐列強。馬來西亞這個一衣帶水的鄰邦,於是六百年前就成了中國人民的老朋友。

總理後來將鄭和在馬六甲做的事總結成:有所為,有所不為。中華民族不稱霸不擴張,只希望能為友邦國家的城市建設添磚加瓦。

總理回國的38天後,央企中鐵和馬來西亞一家公司組成聯營體,以196億元人民幣收購了吉隆坡地標大馬城60%股權。

大馬城位於吉隆坡市中心。之前是個廢棄20年的空軍機場,佔地面積相當於5個天安門廣場,是全球首都唯一一塊大面積未開發的處女地。

全球第二大工程承包商中鐵看上的,當然不僅是幾百個小目標的地產生意。中國提出了一個野心勃勃的高鐵網絡計劃——從昆明經泰國、至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大馬城是這條高鐵網絡的神經中樞。

大馬城也將是東南亞地區的交通樞紐。這里是吉隆坡通往新加坡的隆新高鐵起點站,隆新高鐵總投資超過1000億人民幣,項目將在明年年初招標。全球工程及鐵路運營商都虎視眈眈。

中鐵和日本東JR是兩大奪標熱門。中鐵佔住了橋頭堡——大馬城,他們希望近水樓台先得月,拿下這個東南亞規模最大的基礎設施項目。

志在必得的中鐵,在2017年5月3日迎來當頭棒喝。那天馬來西亞政府宣布,因中鐵的聯營公司IWH CREC沒有按時付款,收回大馬城項目。

世界五百強排第55名中鐵怎麼可能196個小目標都給不起。這家央企當然否認馬來西亞政府的說法,要求繼續交易。中鐵甚至不願接收中國人民老朋友的退款。

中鐵的努力是徒勞的。幾天後,馬來西亞就公布了新的意向開發商,報價幾乎是中鐵兩倍。

半路殺出來跟“一帶一路”主力部隊抬杠的開發商,也來自中國,名字叫萬達。

1

多年後,當王健林站在哈佛講堂發表《清華北大,不如膽子大》演講,面對會場里零星的噓聲,他也許會想起自己第一次見到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的那個清晨。

那時他已從中國首富的寶座跌落多年。自他之後,再沒什麼人敢去要這個首富頭銜。土豪們瘋狂給胡潤和福布斯打call,為的就是能在富豪榜上靠後一點。

萬達總資產也已經從頂峰時期的八千個小目標,縮水大半。人們仍舊瘋狂湧向萬達廣場、萬達城和萬達度假區,但這些資產與中國前首富沒多少關系了。

資本和食客們貪戀着萬達的巨額回報,曾像潮水一樣向王健林涌來。如今宴席散場,他們也都雨打風吹去。

2017年11月底,就連和老王一起打下萬達帝國江山的兩位國之重臣,萬達集團董事尹海和萬達商業地產副總裁陳平,都離開萬達了。

前首富終於實現多年前口口聲聲的輕資產目標,落了個茫茫大地真干凈。

到頭來,老王的核心資產也許就剩下那幾本著書立說的暢銷書。當然,他口述的萬達大事記和我們的歷史教科書一樣,有的地方彰明較著,有的地方則語焉不詳。

從1989年下海到2017年下半年遭遇重大轉折,二十八年發展史里,老王的萬達有兩大未解之謎。

第一是,萬達高速發展過程中,老王為什麼曾這么有錢?

1990年,四川小伙王健林還沒有滿嘴一個億的小目標。他的人生終極目標,就是能有一棟像樣的寫字樓。

那年他和四個朋友去香港,被資本主義社會的燈紅酒綠亮瞎了眼,覺得香港太美好了,什麼糟粕都有。

他住在尖沙咀的君悅酒店。從11樓的平台望出去,能看到游泳池、海景和燈火輝煌的維多利亞港。王健林隨便指着一棟樓跟朋友說:

“人這一輩子就是應該有這么一棟樓,否則白混了呀。”

朋友一盆冷水潑過來:小王,你就安靜地做白日夢吧。

那年小王還是個36歲的油膩壯年男。腦子里是夢,眼睛裡是光。一年前,大連西崗區辦公室副主任的他辭職,接手了大連西崗房屋開發公司——這是萬達的前身。

小王的人生並非一帆風順,但被野心驅動的他總能逢凶化吉。他做過森林工人,栽過樹也燒過碳;他做過軍人,身材雖瘦小,但努力拚搏不放過命運拋來的每一個機會;最終被推薦到大連陸軍學院學習,在那裡他開始體現出喜歡挑戰規則的性格來。

一貫大膽的他,希望能自己扼住命運的喉嚨。西崗房屋開發公司是區屬國企,剛成立沒多久,老總就出事了,負債幾百萬。小王接手後,借用自己老戰友的開發指標,從一位在銀行支行做行長的老戰友里拿到貸款,做了一個棚戶區改造項目,完成第一桶金。

1994年,小王就實現了自己四年前在香港立下的終極目標,在大連有了那麼一棟自己的寫字樓。緊接着,他又有了自己的酒店、商場、度假區……

憑着對財富的冒險追求,及對政治邊界的把握,他迅速成為中國的頂級富豪。他一揮手,幾百個小目標的投資就飛向全球各個角落,彷彿銀行是他家開的一樣。

關於他背後有誰的傳言,也開始滿天飛。

有人說小王有個有背景的爹。傳言他父親王義全擔任過西藏自治區的高級幹部。不過真實情況是,王義全只是四川大金縣森林工業局的副局長,一個副處級幹部。

還有人說小王的老婆來頭很大。林寧其父做過大連一家保險公司的領導。但小王在西崗區政府辦公室做副主任時,小林也就是西崗區體委工作人員,沒有傳言的那麼神秘。

但就像徐明當年對待自己是某位中央領導女婿的謠言一樣,聰明的小王從不承認或否認這些傳言。這種放任的做法,加劇了外界對其擁有顯赫家世的錯覺,讓一股神秘感貫穿着萬達商業帝國發展的全程。

這股神秘感在萬達商業地產2014年香港上市後達到了極致。公眾從招股書發現,這家公司的124個股東里,藏着諸多不可描述之人。

那時候,小王已經練級成老王。他開始頻頻出海,張口就是要把“中國文化輸出到全球”,整個把自己包裝成國家意志的象徵。

給國家輸出文化,輪得着一個地產商嗎?入戲太深,你就再也找不回自己。首富想用自己的資本扭轉企業對政府談判的弱勢局面。這一招面對急於求成的地市級官員能夠奏效,但面對食物鏈更高一級時,無異於玩火自焚。

這位2016年胡潤榜上有2000億身家的首富,忘了自己也就是穿了個“皇帝的新裝”,兜里的錢其實都是向政府主管的銀行借來的。用他自己在公司年終會上毫不掩飾的話來說:

“萬達玩的是空手道,一分錢不出就能掙錢。”

頭腦發熱的他還吹噓:

“萬達進入的行業,無論國企央企,都沒機會做老大。”

最後給老王致命一擊,正是央企。

2

2017年上半年,老王還屹立在人生巔峰。

那時他是中國首富。他有200個多萬達廣場、十幾個萬達城、80家五星酒店、全球1300家影院、兩家美國電影公司、一家英國遊艇公司、上千幅名畫……

每個月還有無數瘋狂湧向萬達總部的地方官員和各國元首。眾星環繞的他,如明朝首富沈萬三一樣,影響力早就超過了一個商人的范疇。

2016年萬達集團資產是8000個小目標。首富躇躊滿志,要在2017年做到9000個小目標。他給自己還定了一個“2211”終極目標:

到2020年,萬達資產達到2000億美元,市值達到2000億美元,收入1000億美元,凈利潤達到100億美元。

那時把萬達做成真正的世界一流跨國企業,他也將年屆古稀,大概也到了榮耀的退休時刻。所以在職業生涯最後階段的老王,一直在強調速度,萬達必須再快一點,必須要快。那時他離自己的終極目標,也只有0.01公分的距離。

但一切到了6月份戛然而止。中國銀監會突然把矛頭指向萬達——排查授信風險,6個境外項目融資遭嚴格管控。

二十八年專注空手道的首富,現金流顯然斷了。空手道賺錢,一直都是來得快,去得更快。看天吃飯的中國房地產業,太容易遇到黑天鵝或者灰犀牛什麼的。

後來發生的事兒大家都知道了。用孫宏斌的話來講,王健林“壯士斷腕”——把13個萬達城、70多家酒店打包甩給了孫宏斌和李思廉,把一堆萬達廣場甩給了朱孟依,把長白山度假區甩給了孫喜雙。

賣掉6000萬平米的土地儲備後,萬達的土地儲備只有1000多萬平米了。這點土地儲備還不如一些激進的福建小房企,如正榮、禹洲。

這就到了萬達第二個未解之謎——王健林在2017年遭遇了什麼滑鐵盧。

王健林含辛茹苦打拚二十八年。每天五點起床去北京萬達廣場的辦公室,晚上十二點回到嘉里中心的家裡。

這兩年他還放棄了所有休息時間來學習新趨勢。在你們29歲的老公思聰夜店撩妹的時候,這個63歲的老人把所有時間都拿來學習。

到頭來,二十八年功名與財富都化為塵土,一夜回到解放前。

被銀監會封殺後,據說王健林跟身邊朋友是做過反思的。

2017年5月13號那個清晨的會面,很大程度上改變了他和萬達的命運軌跡。

那幾天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來北京參加“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他來北京第一站,沒先去拜訪中國高級官員,而是去長安街邊上萬達集團總部,拜訪中國首富。

中國首富和馬來西亞總理的會面,隆重得像兩國元首的國事會面。他們坐在各自國旗前面,主要議題就是吉隆坡市中心的大馬城項目。

會面後納吉布在聯合記者會上說,中國首富對大馬城“興趣濃厚”。

第二天,王健林以企業家身份參加了“一帶一路”論壇。會後,他野心勃勃地對央視說:

“今年萬達要落地兩個超過百億美元級別的項目,一個是馬來西亞的大馬城,還有一個項目在印尼,目前還在談。”

王健林當時還不知道,大馬城是他事業的滑鐵盧。5月13號的晚上過後,他不僅失去了大馬城,還將幾乎失去了整個萬達。

納吉布在拜見王健林的那天晚上,還和中國領導會面了。馬來西亞報紙說,那次會面後,萬達就被納吉布pass掉了。

這下就真壞事了。兩個月後,大馬城重新招標。馬來西亞政府收到九份標書。九家公司有七家中國國企和兩家日本公司。

這又是一次中日兩國明裡暗裡在東南亞地區的PK。代表中國參加PK的七家公司是中國建築、葛洲壩、中交建、萬科等。

首富終於識相了——沒去湊熱鬧。其實子彈打光了的他,也沒有能力去投標了。

總理將鄭和六百年前在馬六甲的成功,總結為七個字:有所為,有所不為。

後來很多人為老王扼腕嘆息,覺得老王當了中國企業全球化的炮灰。可是老王應該一早就知道,身後有餘忘縮手,眼前無路想回頭。道理都是淺顯的道理,聰明如他,竟然最後才明白。

老王曾經把萬達前二十八年的成功總結為八個字:親近政府,遠離政治。

二十八年間,悲喜逆轉。成也這八個字,敗也這八個字。

3

食盡鳥投林。不可描述之人紛紛散場,那些被王健林苛刻制度逼瘋的重臣們,也在用腳投票。

2012年4月,獸爺的朋友你包叔問過一次王健林,萬達員工離職率怎麼會這么高。

就像功守道大師否認跟小燕子很熟一樣,首富當時一口否認了萬達離職率高這件事,他還過分地加了一句話:

“走的都是沒有學到萬達精髓的人。”

真替千千萬萬離開萬達的員工感到難過。其他房企人事變動至少還會祝福下彼此。

比如上月月底,龍湖把深圳總經理張智聰和蘇州總經理李剛撤掉了。至少內部公告上還會加句祝福:

“感謝張智聰和李剛在原崗位做出的貢獻,也預祝他們在新工作崗取得新成績!”

有一種說法在萬達內部很流行,說能幹到三年的員工簡直就是珍稀動物。一個獵頭的經驗數據是,萬達員工平均在崗時間為13個月。

於是就有了知乎那篇被55萬人瀏覽過的世紀之問——你為什麼從萬達離職?

11月底,萬達員工平均在崗時間恐怕又要縮短一點點了。因為一個在萬達呆了24年,和一個在萬達呆了16年的員工,悄悄退休了。

這兩個人,一個是萬達集團董事尹海,另外一個是萬達商業地產副總裁陳平。這是繼高群耀之後,萬達在過去兩個月里離職的第三位核心高管。

更早之前,為萬達商業地產上市立下汗馬功勞的王貴亞,加入萬達沒多久後就被辭職。未經官方確認的小道消息說,他請了一波京城最好的律師天團,跟老王打了一場官司。

這些人會不會也偷偷上知乎,去回答那個世紀之問?

尹海和陳平都是1963年出生。尹海是萬達集團內部最資深的元老,1993年從沈陽軍區復員後就加入萬達,跟隨王健林南征北戰多年,負責萬達集團財務曾長達13年。

陳平2001年加入萬達,之前做過萬達集團副總裁和南京總經理。他還是萬達學院院長,萬達學院在廊坊,主要為培訓萬達中高級員工而建。

尹海和陳平的離開沒有內部通報。不知道在前首富眼裡,他們是不是也屬於沒有學到萬達精髓的人。

人去梁空,巢也傾。王健林還在瘋狂甩賣一大半海外資產。有媒體稱,萬達正以50億美元兜售倫敦、洛杉磯、芝加哥、悉尼及黃金海外的海外物業項目。

真是節節敗退的老王。獸爺口袋裡有50塊錢,能加一億倍杠桿賣給我嗎。

而在與融創的那場世紀大甩賣之前,萬達進軍文旅產業的第一個試驗品——長白山度假村項目,也早已悄悄轉讓。

今年6月,萬達退出了長白山項目公司的股東名單,其股份全部由大連一方集團接手。在這次變更發生半個月前,最初的投資方之一泛海也退出了股東名單。

對了,泛海老闆前段時間在美國休息過一段時間。

老王和泛海老闆畢竟經驗還是豐富,感覺風聲不對,馬上就開始偷摸減持了。

長白山項目是萬達試水文旅的試驗品。這筆投資始於2008年9月,那年東北亞博覽會上,全國工商聯黨組書記全哲洙牽線,當時的白山市委書記李偉向王健林推介撫松縣旅遊項目。為吸引投資,撫松縣方面曾連夜將招商項目的規劃書送至長春。

據財新報道,為了這個項目能夠立項審批,當地政府配合萬達,把這個項目北區6000多畝土地,分成52個地塊分別立項、審批和土地出讓。

應該只是巧合。2017年8月,吉林省紀委宣布,原白山市委原書記李偉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審查。李偉是萬達長白山項目最初的引入者。據北京萬達索菲特酒店的朋友說,李偉是這家酒店的常客。

應該也只是巧合。今年十一,萬達長白山項目兩個高爾夫球場都被取締了。

一個真的時代過去了。領導說,全面推進從嚴治黨,高舉反腐的利劍,扎牢制度的籠子,腐敗分子發現一個就要查處一個。

從今往後,丁義珍和高小琴再也跑不掉了。

建議過去幾年久經考驗的中國地產商再好好加強下思想教育。尤其要把中紀委去年11月放映的《永遠在路上》溫習溫習。最經典的是第一集,雲南省委原書記白恩培說的那段話:

“60歲思想拋錨了,追求物質和金錢。看他們就住豪華的房子,坐豪華的車,個人還買私人飛機,我也追求像他們一樣的生活,這思想就變了。”

白恩培說這段話的時候,鏡頭徐徐掃向昆明市區,昆明的標志——雙塔在遠處若隱若現。

這么漂亮的昆明雙塔是誰開發的?

從首富之位跌落多年的中國商人王健林近期瘋狂甩賣資產,但外界並不清楚這背後真正的原因。有聲音稱,王健林事業遭遇“滑鐵盧”的根源在於其阻礙中國高層推行的“一帶一路”戰略。

綜合中國網絡12月12日消息稱,王健林此前將萬達集團旗下的13個萬達城、70多家酒店打包出售,萬達廣場和長白山度假區就被拋售。

而這一切的直接原因是,2017年6月,中共金融監管機構銀監會將矛頭指向萬達,發起排查授信風險,6個境外項目融資遭嚴格管控。這導致王健林手中的現金流斷流。

另外,王健林掌控的萬達有三位核心人物離職,分別為萬達集團董事尹海,萬達商業地產副總裁陳平,萬達集團高級副總裁高群耀。

盡管王健林曾將萬達前28年的成功總結為:親近政府,遠離政治。但有觀察家指出,王健林如今失意,正是既沒親近政府,又沒遠離政治。

流傳中國網絡的一篇《王健林的滑鐵盧》的文章稱,王健林事業遭遇“滑鐵盧”的根源在於其阻礙中國高層推行的“一帶一路”戰略。

文章稱,2015年11月,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訪問馬來西亞後,中國央企中鐵集團與馬來西亞一家公司組成聯營體,出資196億元(1元人民幣約合0.1512美元)收購吉隆坡大馬城60%股權。

據稱,中鐵集團收購的背後是中國將在馬來西亞打造一個野心勃勃的高鐵網絡計劃:從昆明經泰國、至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大馬城是這條高鐵網絡的神經中樞。

此外,大馬城也將是東南亞地區的交通樞紐。這里是吉隆坡通往新加坡的隆新高鐵起點站,隆新高鐵總投資超過1,000億元人民幣,項目將在2018年年初招標。全球工程及鐵路運營商都虎視眈眈。

其中,中鐵和日本東JR是兩大奪標熱門。但在2017年5月3日,馬來西亞政府宣布,因中鐵的聯營公司IWH CREC沒有按時付款,收回大馬城項目。

文章稱,馬來西亞政府收回項目真正原因在於王健林的萬達將在大馬城投資近100億美元。

2015年5月13日,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到訪北京,參加“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納吉布到北京第一站,並未拜訪中國高官,而是見了當時的中國首富王健林。兩人商談的主題就是大馬城項目。

今天王健林那個文章很長很火,簡單一句話就是,萬達搶了央企搶已布局好的海外戰略項目,然後被懟了。
央企國企是不需要利潤的,上海打撈局賠本10億幫韓國打撈過一艘巨輪。民企華為起初也砸了N億在非洲搞通信基建。這些行為只是為了告訴別人,老子牛逼,只有中國才行,賠多少億那是小事。
民主政治,降房價,國企私有化的呼聲漸響,最Top的2000人決策層也有不少人這么想。但是這些人並沒有能力沒有經驗以帶領前進,不進則退,開倒車是不可接受的,中國不可能重蹈蘇聯拉美那樣的覆轍,更不會讓資本的力量脅迫權力。資本家眼裡只有利益。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