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14|回復: 1
收起左側

北京的人口容納量為什麼只有東京一半?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12-16 02:57:3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北京的人口容納量為什麼只有東京一半?




來源:上流UpFlow   作者 李牧謠

    我身邊總有這樣的人,還沒上班就喊累,跑了200米,已經躺得四仰八叉。有人說,他吃不了苦;有人說,他身體缺乏鍛煉;還有人說,他氣血不足。他心裡很是委屈,覺得你們都沒有看見我的努力。

    這個人如果化身為一座城市,那就是北京。結合北京的面積和它承載的人口來看,就北京現在這幅嬌喘微微的樣子,活活應了王熙鳳評價林黛玉那句話:“美人燈一個,風吹吹就壞了。”

    北京面積1.641萬平方千米,≈2.5個上海≈8個深圳≈15個香港≈20個紐約≈155個巴黎。曾有個有趣的研究將北京的面積平移到其他城市,看看大出多少倍。

   

    那麼北京目前容納了多少人呢?根據國家統計局2016年公布的數據,北京的常住人口是2172.9萬人。這是一個什麼概念呢?

    東京都市圈面積略小於北京,但它的常住人口是4200萬;香港的面積大約是北京的1/15,但是香港容納了739.8萬人口;上海的面積約是北京的2/5,卻容納了2415萬常住人口。

   

    通過人口密度的數據來看對比更直接

    這就宛如一張班級“學習用功排名表”,香港同學每天學習16個小時以上,深圳不甘示弱,緊隨其後;上海、東京兩位同學雖位列第三、四,但與前兩名拉開了不小的差距,每天只學8個小時左右;北京同學……作為首都,被遠遠地甩在了後面,嚴重拖了尖子班的後腿。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新出的《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5年)》拉出了一條“人口紅線”:“2020年,常住人口規模控制在2300萬人以內”。所以,是哪些原因導致了北京如此不堪重負?

    先天條件不足

    先天不足的孩子,總是令人同情的。作為北京來說,它的人口容納量的局限,有一部分也受制於先天的條件——地質條件。

    中國有四大地震帶:1、東南部的台灣和福建沿海;2、華北的太行山沿線和京津唐地區;3、西南青藏高原和它邊緣的四川,雲南兩省西部;4、西部的新疆,甘肅和寧夏。北京便是處在津京唐地震帶上。

   

    所以,北京的樓房限高比其他一線城市更加嚴格。

    根據我國《民用建築設計通則》規定:建築高度超過100m(大約30多層)時,不論住宅及公共建築均為超高層建築。超高層建築本身的安全性就打折扣,所以,相比於東京和香港,北京超高層建築要少得多。

   

    東京的超高建築比北京多很多

    再就是北京的抗震設防烈度很高。什麼是抗震設防烈度?簡單來說,就是根據歷史上一定時期內影響到北京的每次地震進行評估,看看這些地震能夠引起北京多少強度的震感。

    比如1976年唐山大地震引起的震感是6度。再根據地震發生的頻率和概率,綜合設定一個值。使整個城市的建築達到“小震不壞”、“中震可修”、“大震不倒”的目標。因此,抗震設防烈度越高的城市,對於建築的穩定性要求就越高。

   

    表格為“首都和直轄市”的抗震設防烈度

    北京大部分區域都屬於烈度8度。在建築的抗震等級不夠的情況下,一般都會通過更嚴格的限高,來達到穩定的標准。不過值得一提的是,日本雖地震頻發,但是日本建築的抗震技術遠高於北京。

    所以,這個邏輯告訴我們,建築限高→樓房容納能力小→城市人口容納量少。回頭再看香港的人口,除了房子能裝,實在很難找到第二個理由。

    我當年聽着汪峰的《北京北京》赴京念書,結果一下火車被那些與時尚完全脫節的小平樓給嚇了一跳,隨之燃起深深的嫌棄。

   

    直到後來去了香港,在那個樓高得看不見天空的地方,我開始無比懷念北京那土黃土黃的天空,雖然土黃,但畢竟是天空。

    先天不足在某一刻也許能成為一個優勢,當香港、深圳、上海都變得高樓聳峙、令人窒息時,北京那群小矮子會顯得多麼可愛。

    後天發育不良

    對於一個城市來說,它的後天發育就是它的城市規劃。很顯然,北京發育得不怎麼好……

    其中最主要的問題是“同心圓結構”。北京現在的規劃就是舊城區為核心,然後以漣漪狀向外擴散。由於中心城區土地利用趨於飽和,房價高漲,因此越來越多的人住在四環外、五環外……七環外。

   

    北京“七環”全長約1000公里

    國家統計局曾經統計過“北京各環人口”,數據顯示:二環內 148.1萬人,佔全市6.9%,常住外來人口40萬人,占外來人口4.9%;二環至三環 257.3萬人,佔全市11.9%,常住外來人口77.2萬,占外來人口的9.4%;三環至四環 287.5萬人,佔全市13.4%,常住外來人口105.5萬人,占外來人口12.9%;65%的常住外來人口居住在四環以外,五環外的人口超1000萬,接近北京總人口的一半。

    由於北京是“同心圓結構”,讓這住在四環以外的1000多萬人口,每天上班下班往返跑。如果說北京是多中心結構,那麼可能一部分的人工作、吃住、娛樂都在海淀區,一部分人都在朝陽區,一部分人都在豐台區……那就大大減少了公共交通運輸的負荷。所以,人多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們都在路上……

   

    每個在北京生活的人都應該對“擠地鐵”這件事深有感觸

    所以,北京的這樣的城市結構肯定要設“人口紅線”,因為,就算房子還能住下更多的人,它的交通也承受不了。

    不過,北京的交通還是有救的。因為它的公交種類比較單一,幾乎是純靠地鐵撐起一片天。曾有不少研究將北京和東京的交通作對比:

    東京的軌道交通有:地鐵、鐵路、有軌電車。北京的軌道交通有:地鐵、地鐵、地鐵。

    從軌道交通站點來看,東京共2327個,而北京地鐵站有574個;

    從密度分布來看,東京都每平方公里有1.3km的軌道里程,有1個軌道交通站,而北京每平方公里僅有0.4km軌道里程和0.2個地鐵站。

   

    東京的地鐵路線圖

    而這兩座城市,幾乎一樣大……

    所以,北京軌道交通建設的完善,也許是能緩解擁擠、擴大人口容量的有效辦法之一。

    我有一個夢想,在北京上班乘地鐵時,我能和我的包子擠上同一輛地鐵!

    人就是不能有短板

    木桶效應告訴我們:一隻水桶盛水的多少,並不取決於桶壁上最高的那塊木塊,而恰恰取決於桶壁上最短的那塊。

    人也是這樣,比方說,我雙商很高、專業過硬、熱愛加班,絕對是公司幹活的一把好手,但是如果我因為用眼過度視網膜脫落了,我就只能在家裡沙發上喝枸杞茶了。

    限制北京人口容量那根最短的板,不是樓房限高,也不是軌道交通,而是……缺水。作為南方人,我是生氣的,一年調走我們25億立方米水,竟然還好意思喊渴。但事實證明,北京確實沒有瞎喊。

    根據國際人均水資源量:<3000m3; 輕度缺水;<2000 m3; 中度缺水;<1000 m3; 重度缺水;<500m m3; 極度缺水

   

    南水北調雖然已經實行很多年,但北京用水仍有很大缺口

    中國科學院的研究表明,“北京人均水資源不足100立方米,僅為全國平均水平的1/20;京津冀區域內92%的區縣人均水資源量低於國際公認的500立方米極度缺水警戒線。”

    但是歷史上,北京是水資源較為豐富的地區。熟悉北京道路的人會發現很多地名都是帶水的,比如:萬泉河、玉淵潭、蓮花池等。

    中國歷代古都都要背山面水,這才符合風水學標准。北京是五大水系繞城過,包括:永定河、潮白河、北運河、薊運河、拒馬河。經過歷朝歷代的水利建設,北京的不僅是水鄉,甚至多發洪水。

    《清代海河及灤河洪澇檔案史料》記載:“廣安門、右安門外一帶,平地水深丈許,一片汪洋,居民露宿屋頂樹巔,呼號求救”、“南西門、永定門外數十村莊被水淹……非用舟船無從拯救,一時造辦不及。” 五大水系中最大威脅來自有“小黃河”之稱的永定河,所以皇帝賜名“永定”就是希望這條河不要再泛濫。

   

    永定河畔

    新中國成立以來,北京城的改變之一就是植被減少和水土流失。初中地理告訴我們,植被的覆蓋是涵養水土資源最好的方式,或者說,植被和水土相生,兩者缺一不可。

    水泥地是無法像土壤一樣吸收水分、調解濕度的。但是,隨着現代化建設的推進,北京(及其周邊)大量的森林遭到毀壞,地面建築和軌道交通的建設又極大破壞了北京的土壤。所以,北京現在一下雨就發大水,一不下雨就皴裂……像一個哭笑不能收放自如的孩子。

    其實,北京2300萬人口紅線的數據是依據北京水資源承載能力測算出的。真正讓北京變得不堪重負的短板就是水資源。

    北京總的來說是一個抗壓能力不太強的寶寶。1.6萬平方公里養2100萬人養得如此辛苦,遠低於一個首都該有的能力。也許歷史上將北京定為首都的時候,也未曾想過它今後會承受這么多的人口。

   

    目前的人口密度讓北京不堪重負

    總的來說,北京人口容納量的制約因素主要有:先天條件——地震帶導致的樓房限高;後天發育——城市規劃不合理;短板效應——水資源極端匱乏。隨着技術的提高,如樓房抗震系數、軌道交通建設,定能緩解北京的人口壓力,但短期內恐怕難以實現了。

    參考資料

    [1]章光日. 大城市地區規劃建設的國際比較研究——北京與莫斯科、巴黎[J]. 北京規劃建設,2009,(03):82-86.

    [2]周建高,王凌宇. 城市空間結構與城市交通關系探析——基於東京與北京的比較[J]. 中國名城,2015,(03):47-53.

    [3]李燕,王芳. 北京的人口、交通和土地利用發展戰略:基於東京都市圈的比較分析[J]. 經濟地理,2017,37(04):5-14.

    [4]胡彭輝. 日本國土規劃對促進我國區域協調發展的啟示[J]. 石家莊經濟學院學報,2008,31(06):31-34.

    [5]潘海霞. 日本國土規劃的發展及借鑒意義[J]. 國外城市規劃,2006,(03):10-14.

    [6]高慧智,張京祥,胡嘉佩. 網絡化空間組織:日本首都圈的功能疏散經驗及其對北京的啟示[J]. 國際城市規劃,2015,30(05):75-82.

 樓主| 發表於 2017-12-16 02:59:4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雨夜 於 2017-12-16 03:01 編輯

評論

因為牛逼的人多,不牛逼的就大眼瞪小眼。
  
日本沒有“干休所”、“駐京辦”。

又是個所謂“專家”一堆胡咧咧。其實就是一句話:太多的特權階層佔了太多的城市資源

官員太多!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