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84|回復: 0
收起左側

被裁中興員工墜亡 無數中產難以承受的中年之殤(圖)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12-20 06:37:1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近日一名中興通訊子公司中興網信員工跳樓身亡,疑似其妻子發文稱其老公是因涉及中興網信內部矛盾成為犧牲品,被辭退接受不了賠償方案而跳樓。

  公司矛盾誘發員工墜樓

  12月10日上午,中興旗下子公司中興網信科技有限公司員工歐建新在南山區高新南四道中興通訊大樓26樓跳下,結束了年僅42歲的生命。

  隨後,一位名為“寒夜來客”的網友發文稱,自己是歐建新的妻子,並詳細敘述了其跳樓的前因後果。


據其介紹,歐建新畢業於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曾經在深圳華為工作8年,期間又考上了南開的碩士研究生,2011年入職中興網信,擔任某研發組的主管,入職中興6年期間工作勤懇,因為牽涉到了中興網信內部的矛盾和結構調整,成為權力抗衡的犧牲品。

  2017年12月1日,歐建新的直接領導王某某找他談話,流露出勸退的意思。幾天後,人事部劉某(HR)和張某(HR和規劃部)找歐建新溝通,提出N+1補償的方案。

  12月7日,部門負責人郭某某又找歐建新談股份轉讓的事情,但郭某某不同意以去年的離職員工4元多的股份轉讓價回購股權,強行壓低到2元一股回購,歐建新堅稱不賣。郭某某則表示:“你要離職這個股權也必須賣,否則後果自負。”態度惡劣,從勸退變成了逼退。

  12月10日上午9點多,歐建新對妻子稱“領導要我去公司”,還說“我們公司有內部矛盾,我很可能成為犧牲品”。

  12月10日下午1點多,歐建新妻子接到丈夫墜樓死亡的消息。

  因為裁員問題與公司溝通不順,歐建新以極端方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留下父母雙親及妻兒。如果不是這場死亡,他可能和千千萬萬個人到中年,事業小有成就的男人一樣,過着表面上妻賢子孝的幸福生活。而隨着他的死亡,這一切美好都幻化成了泡影。

  股權賠償成爭議焦點

  從2011年至今,歐建新已在中興網信事情6年,與中興網信在2014年簽的勞動條約中,歐建新被中興網信聘用於從事研發事情,條約限期為2014年9月1日至2019年8月31日。

  從12月1日上級領導找歐建新談話被勸退,到公司HR跟歐建新 談N+1補償及股票轉讓沒有達成一致,到釀成悲劇,只有短短9天時間。

  可以說,在歐建新墜亡事件中,中興網信的主動解約與協議賠償談不攏成為慘案發生的導火線。

  值得注意的是,在歐某跳樓的前一天 (12月9日上午) ,其還就股權問題與金融行業從業的同學進行討論。

  入職深圳中興網信科技有限公司,歐建新持有大約5萬股的內部股票。除了正常的工資收入和年終獎外,每個月領取股票分紅。因此,當公司部門負責人強行壓低股價提出以2元一股的價格回購時,歐建新對這個價格很不滿,堅稱不賣。

  在股權回購價格上,雙方產生了矛盾。

  據了解,1999年,中興開始實行高管股權激勵計劃。2000年時,又對激勵措施進行了改進——企業骨幹購進期權採取自願的方式,從而增加了該項措施的靈活性。按照當時的約定,2004年,該項期權的持有人可以出售其股票。2003年5月,中興通訊曾因內部股權機制存在問題而受到深圳證管辦的勒令整改。當時,深圳證管辦明確指出:中興通訊在考核與激勵中利用獎金購買“獎勵股票”、“優惠股票”的操作中存在兩個主要問題:一是未履行法定程序,公司獎勵制度未經董事會審議,外部董事、獨立董事對此並不知曉;二是未對與此有關的決策程序和決策情況進行必要的信息披露。

  很多人認為中興保全了最後的尊嚴,給了離職的N+1補償,也回購了股票,雖然沒有按照4塊錢回購只有2塊,但是公司盈利不好,股價可以理解為按市場價格,有浮動也很正常。

  但是勞動合同法早有規定,用人單位擅自單方解除勞動合同,構成違法解除。用人單位需要支付雙倍經濟賠償金。而對於獲取股權的員工,在離職時,如果用人單位要求回購的價格過低,員工完全可以拒絕接受,根據自己的意願選擇持有,或者以某種條件轉讓。

  不管公司給出的賠償結果如何,以付出生命的方式來抗議這場突如其來的裁員及其附屬條件,歐建新最後選擇的方式終究談不上明智。

  中興網信大規模裁員

  公示系統顯示,中興網信建設於2009年5月25日,中興網信是由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投資控股的全資子公司,最大股東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達90%。

  盡管事出後,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公關人士對外回應,稱公司已建設善後處置賞罰小組,部署專人對眷屬舉行慰問,並指出謀劃運動一切正常,沒有所謂的大規模裁員。

  然而就網上曝光的信息來看,事實恐怕並非如此。

  據了解,今年1 月份,中興計劃裁員3000 名員工,人數約整個公司的5%,於今年一季度完成。

  而另據知情人透露:中興網信此次的大規模裁員,不是網信自己裁員,而是股份勒令網信縮減編制。

  中興手機業務所在的中興終端是今年第一季度裁員的重點,全球的手機事業裁減600 名員工,相當於該公司手機事業員工的10%。大廠商集中化凸顯,2018年形勢更為嚴峻。1 名中興通訊的高階主管表示,中興通訊在中國的手機事業也將有超過20% 員工遭到解僱。而被逼跳樓的歐建新就是中興裁員的犧牲品。

  對於一個處在衰落期的行業,尤其是一個在快速爆發之後逐漸衰落的行業,個人的命運也與行業現狀捆綁在了一起。

  中興裁員的大背景,可以驗證經濟形勢的變化越來越惡劣。從這點講,中興裁員的行為不是個人行為,而是公司行為,是市場行為。

  現行經濟下製造業的悲歌

  去年,作為製造業龍頭企業,華為上演了一曲製造業悲歌,因為高房價被逼離開深圳外遷東莞、任正非深夜獨自打出租車、華為為壓縮成本大規模裁員35歲以下員工……如今,這曲悲歌還在繼續,只是主演從華為,變成了另一個製造業巨頭——中興。

  很多人一直在說經濟在高速增長,經濟已經進入了新周期,製造業回暖,但是新聞上這類因裁員走上極端的案例卻越來越多。

  還記得去年華為中層高管被離職的文章嗎?

  文章主人公在34歲被辭退,之前月收入3萬多還有獎金,家裡剛買二套房,媳婦不工作,辭退後現金斷流,馬上陷入了各種財務危機。而後來任正非也回應了,並明確表示華為沒有退休金,華為是沒有錢的,大家不奮斗就垮了。以此來勸告30多歲不努力躺在床上數錢的人。

  中年失業,還面臨着二胎、二房、貸款、單獨養家等因素,都值得探討。而更值得深思的是,曾經輝煌的製造業主們,為何紛紛開始步入裁員大軍?

  最重要的原因恐怕還是利潤沒有跟上規模,企業高企的人力成本,讓降低人力成本成為保持效益的重要方式。

  華為、中興一直是中國製造業標桿,通訊行業的翹首,一舉一動都受到全國關注。但是現在這樣的大型製造業巨頭都得靠裁員來維持運營,當下面臨的製造業環境之惡劣,可想而知。

  大規模裁員還只是冰山一角。未來的風險,更大的來源於裁員及由此帶來的再就業難題。製造業是中國的核心命脈,一旦像華為、中興這樣的製造業都頂不住開始大規模裁員,已經足以說明實體經濟問題。這一容納最多就業蓄水池的行業,即將破堤泄洪,大水將沖向哪裡,誰會受到波及,已經不是未知。

  中產階層的焦慮與中年危機

  回到跳樓這個事件來說,本科北航,碩士南開,華為8年、中興6年的工作經歷,放在當下社會,無論唯學歷論還是唯經驗論,都是相當輝煌的履歷表。但是在面對裁員時,卻選擇拋下父母子女,走上絕路,不免讓人唏噓。

  有這樣的個人條件,找一份新的工作不是很容易嗎?但是連華為都在裁撤35以上的員工,已經是42歲的他,還能輕易在行業內謀求到找到更好的發展嗎?收入在扣除房貸後,能養活妻兒老小嗎?

  事實恐怕也沒有多樂觀。

  中國的中產階級表面上生活風光,工資不低,儲蓄不錯,但是他們未來的潛在支出並不低,子女的教育,醫療的准備,養老金的儲備,子女的結婚,個人職業生涯的培訓,以及可能存在的大宗開支 (如購車,房屋置換) 等等。

  這每一筆開支都不會低,有人測算過如果要在一般水平滿足中產階級未來的這些開支的話,那麼一個過的壓力不大的中產階級家庭,在還完房貸、車貸等一系列貸款之後,必須要有現金存款在550-650萬之間,而這個標准對於當今中國的中產階級而言恐怕並不輕松。

  這也反映出一種難言的焦慮感在不同市場、不同人群中蔓延。

  “寫字樓里如青樓,不許樓里見白頭。”對很多中產來說,話雖殘酷,但是真實。他們背負高昂的房貸、信用貸,小孩教育、老人養老、醫療等越來越大的生活成本,讓他們疲於奔命、壓力如山;職場白熾化的競爭,讓步入中年的這群人疲於應付。

  42歲歐建新的現狀幾乎是這個階級的典型。

  在這個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紀,這樣的處境,並不是有些人所說的心理不強大導致的。換作是任何一個人,都不一定能避免他的結局。

  這個悲劇,也給所有的中產敲響了警鍾。不要對未來的財務狀況過於樂觀,也不能對自己的工作穩定性過於樂觀,更不要負擔過多的債務。

  要想謀求個人的長遠發展,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應有的警惕,提高生存能力。做好5年內失業的准備,保留失業後重新就業的能力。只有這樣才不至於失業後無路可走。

  社會殘酷、人本脆弱,但只要還活着,就不怕生活變得更糟。

  真相和說法換不來一條生命,但願下一個歐建新,不會再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