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95|回復: 0

我15年來的噩夢:你被老師摸過嗎?

[復制鏈接]

2636

主題

1萬

帖子

0

積分

新手上路

熱心會員

Rank: 1

積分
0
發表於 2017-12-20 07:06:2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王阿姨






算起來,這大概是在十四、五年前的事。

那天傍晚,家裡的座機突然響了,媽媽接到電話後臉色變得凝重,然後,她抓着我的手問:‌‌“幺幺,你們H老師摸過你嗎?‌‌”

這個場景哪怕已經過了十幾年,依舊是我難以釋懷的噩夢。因為無論是在當時,還是後來,這個問題都讓我感到羞恥,讓我覺得是我自己做錯了事。

面對媽媽的質問時,我矢口否認,而她也沒有繼續追問,只是自顧自地說了一句:‌‌“沒有就好。‌‌”

真的沒有嗎?

這並不是一部為了蹭熱點而捏造的小說,H老師猥褻孩子的事件,曾經是N市的大新聞。

小學時,媽媽為了讓我得到更好的教育,交了一大筆擇校費,將我送進了S小學。這是一個優等生和官宦子弟雲集的學校,有着非常優越的教學資源和師資力量——優秀、安全,似乎和某些地方一樣。

我曾在這里度過了一段無憂和歡樂的時光。但在四年級時,H老師成為了E班的新班主任。這樣的時光也被打破了。

H老師那時候四十歲左右,文質彬彬,談吐很有禮貌、教養——這是大家對他的一致印象。他是一名教學水平很高的語文老師,甚至在N市小有名氣。由他擔任班主任,讓很多家長感到很開心。同樣感到開心的,還有即將面臨‌‌“小升初‌‌”的我們。

我已經不記得H老師具體是在什麼時候開始有越軌的行為。那時候,他有一套學校分配的房間,離教室很近,以方便他辦公。

起初,H老師只是叫一些成績好的同學,或者班幹部幫他批改試卷或者作業。慢慢地,被叫去批改試卷的同學開始變得以女生為主。再後來,有一些女生則會被單獨叫去H老師的房間。

這些被H老師單獨照顧的女生,就像是一個隱秘的小團體。大家似乎都知道老師會毛手毛腳,但卻從不對外透漏,而我‌‌“有幸‌‌”成為了其中的一員。

為什麼說是‌‌“有幸‌‌”呢?因為在班裡似乎有一個默認的規則:只有成績好、當班幹部的女孩,才會被H老師‌‌“親近‌‌”。而這種‌‌“親近‌‌”,也是老師對好學生的一種‌‌“獎勵‌‌”。

H老師的行為,終於敗露了。

也許是他已經不滿足於只‌‌“親近‌‌”少數女學生,而嘗試着‌‌“開拓疆土‌‌”,把手伸向了更多的女生。

最終,有一個女生鼓起勇氣告訴了家長。這個家長隨即聯系了更多女生的家長,詢問H老師是否對其他孩子有過越軌行為。當這件事被家長們知道,並大規模發酵時,我才知道被H老師‌‌“親近‌‌”過的人,原來不止我們幾個。

家長們鬧到了學校,這件事頓時弄得沸沸揚揚。

E班的女生們也成為了大家的焦點。‌‌“你被H老師摸過嗎?‌‌”成為了大家最好奇的問題,人人都巴不得像記者一樣,把話筒杵在我們臉上問個究竟。

同班頑皮的男生還把H老師的事跡編成了歌,笑嘻嘻地在女生面前唱着、跳着。就連學校門口文具店、小吃店的阿姨們,也抓准了時機探聽消息——

‌‌“你被H老師摸過嗎?‌‌”

‌‌“沒有。‌‌”

對,沒有。

為了讓大人們相信,我還會加上一句:‌‌“H老師只是太和善了,可能被誤會了吧。‌‌”聽到我這么說,大人們都滿意地點點頭,多半還會加上一句:‌‌“我就說嘛,H老師這么好一個人,怎麼可能呢。‌‌”

我漸漸發現,還有別的女生也跟我一樣,一直否認着H老師的行徑,盡管我們互相知道——彼此都曾是那個小團體中的一員。

大家開始站隊。

否認這件事存在的女生,開始孤立說出真相的女生。站出來抗爭的家長,受到了其他家長的攻擊:

孩子要考初中了,你們鬧什麼鬧呢?

再換個班主任嗎?多影響學習啊!

不是都說了沒這回事了嗎,你們是自己神經過敏吧?

怎麼別人家孩子說沒這回事呢?!你家小孩是不是有病啊?!

……

很遺憾,我那時候是懦弱的一方。怎麼能承認呢?那時候我們10歲、11歲,意識里並沒有準確的詞語來定義H老師對我們的行為,但卻在事件曝光後感受到了深深的羞恥。

只要繼續否認,H老師就還是大家眼中的那個好老師,我也還是好學生,男生們不會唱改編的歌謠,不會有人整天問來問去,指指點點……

生活會照常運作下去,大家喜聞樂見。

然而,事情並沒有如大多數人所願的那樣平息下去。

據說,站出來的女生中,有人的父母是官員,直接把整件事捅到了省教育局。省里迅速派人來調查,N市的紙燈籠兜不住這把火了。

有一天,學校以其它理由隔離了E班的學生。將所有女生,甚至一部分可能知情的男生,一個個叫走,單獨問話。

我還記得那個辦公室里坐了兩位阿姨,她們極力地安撫我的情緒,並一再告訴我,無論發生了什麼事,那都不是我的錯。

終於,在‌‌“H老師只是太和善‌‌”的謊言後,我第一次對別人說出了實情。

H老師有時候讓我害怕……

他會拉我坐在他的大腿上。

他常常摸我的腰,還有屁股。

他會單獨把我叫去談心,用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然後手就慢慢地滑到了胸部……

……

更多的細節,連我自己都記不太清了。但這些描述,我都沒告訴過我的媽媽,因為在當時,她似乎是相信H老師的一員。

因為詢問的環節是保密的,我不知道還有多少女生吐露了實情。但能知道的是,E班大多數的女孩,似乎都沒能逃過H老師的‌‌“親近‌‌”。

這還只是我們這一屆。

H老師確實猥褻了學生。

他那間離教室很近的房間,不僅方便他辦公,還方便了他的另一些行為。

這件事落實後,風評開始變得奇怪。

受害的女生大多個子高、發育早。有幾個是班上最好看的,還有一個是大家公認的‌‌“班花‌‌”——她們也是被‌‌“親近‌‌”得最多的幾個。

於是有人開始說:

看嘛,女孩子太早熟了還是不好……

你看那個XXX、XX、XX,平時打扮得也很妖艷嘛……

據說你們H老師喜歡那個‌‌“班花‌‌”?畢竟,這個年紀的男人嘛,又是離了婚的,哎呀……

……

事件發生後,我們還沒有被好好地安慰過,便又開始接收起了打量。

站隊仍然在繼續,為了證明自己家的孩子沒有被‌‌“太過親近‌‌”,有的女生家長們開始和那些漂亮的、受害最深的女孩們劃清界限——讓自己家的孩子不要學着打扮自己,不要穿‌‌“奇奇怪怪‌‌”的衣服,以示清白。

有個女孩的家長一直很憤慨,提出了帶女孩們去醫院檢查身體、做B超的提議,遭到了大多數家長的極力反對——

娃娃都說了!就只是摸了一下!你怕是腦殼有乒乓(毛病)!

我並不覺得這個家長的提議是無稽之談,因為H老師對每個女生的猥褻程度是不同的,我們並不了解其他女生的具體情況。

但檢查身體的這個提議,卻像是揭開了很多家長的遮羞布,以至於犯了眾怒。有些女同學和家長甚至以這個家長的孩子‌‌“長得不好看,H老師並不會對她下手‌‌”來挖苦這對母女。

你看,和那些漂亮的女孩劃清界限,我家的女兒就還是純潔的,只是被‌‌“摸了一下‌‌”。不去做婦科檢查,我家的女兒就一定沒有遭受過更嚴重的傷害,還是冰清玉潔。

多會掩耳盜鈴。

H老師消失在了我們的生活里,我卻依舊在說着謊。

那些難以啟齒的描述,我只對調查的那兩個陌生阿姨說過。

和很多女生一樣,我依舊在體會和品味着那種不可名狀的羞恥感——10歲的時候,一位‌‌“德高望重‌‌”的男老師的手,觸摸了我剛剛發育的身體。

在我的陰道上,沒有被撕裂的口子,但我並不因此而感到幸運。因為H老師的手把我和其他女孩的生活撕開了另一道口子,而這道口子,一直沒有被縫補。

在往後的很多年裡,我不斷地被人問起‌‌“你被H老師摸過嗎?‌‌”這個問題,似乎總有一些人知道E班女生的那段過去,大家也都樂此不疲地打聽着……

每一次,接受‌‌“檢閱‌‌”的人都是我。每一次,我都充滿羞恥感地將這個問題敷衍過去。

在看《嘉年華》時,我在電影院里哭出了聲音,電影散場後,我把自己鎖在影院的衛生間里,坐在馬桶邊號啕大哭。

那些隱痛從來沒有過去,哪怕過了十五年,哪怕我已經是二十五歲的成年人,想起H老師的行為、周遭人的指點,以及媽媽對我傷害的漠視,我依舊感到揪心的疼痛。

似乎只有我,只有我們,在為H老師的行為負責。

後來,H老師怎麼樣了呢?

在我高中時,意外地從一個表姐那兒聽到了H老師的信息。原來他從S小學離職後,被調到了J鎮的鄉村小學擔任語文老師,我的一個侄子,還是他教的呢。

當表姐和其他親戚們稱贊着H老師的教學水平時,我陰沉着臉說道:‌‌“你知道他就是我小學時遇到的那個色狼老師嗎?那個變態。‌‌”

表姐的臉一愣,口不擇言地說着她對H老師的印象——文質彬彬、有教養、負責任……

我突然發狂地大吼,他是個變態!他摸女生!他摸了我們班幾十個女生!你知不知道他還可能會對更多小孩下手!

憤怒被發泄到了不知情的人身上,在情緒失控地發作後,我感到了深深的悲涼。

哦,他沒有像男生唱的歌謠里那樣‌‌“牢底坐穿‌‌”,這些年來他依舊在當老師,去了一個別人不知道他過去的鄉村小學。

他對那兒的孩子下手了嗎?鄉村小學的孩子知道‌‌“猥褻‌‌”是什麼意思嗎?如果被侵犯,孩子懂得告訴家長嗎?

小鎮的家長懂得保護自己的孩子嗎?如果出事,小鎮的人們能夠發出訴求嗎?

等大學時,我回到N市,路過S小學時,意外地在教師欄里發現了一張熟悉的臉。

哦,H老師,他又被調回來了。

N市是個小地方,有一次我和媽媽在街上散步,迎面走來一個男人。我媽媽用手肘撞了撞我,輕輕地說道:‌‌“你看那個人是……‌‌”

我用餘光瞥了一眼,瞬間認出了這張臉,卻快速地走過了——我依舊不敢,或者說不願意看到這張讓我害怕和惡心的臉,盡管他的頭發已經有點花白了。

這時候,我發現身旁的媽媽一副偷笑的表情。她似乎在看一場戲,在看自己的女兒是如何面對自己的羞恥回憶,我一下子甩開了她的手。

那次離家的時候,我的情緒再次失控,我質問媽媽當年為什麼沒能好好地引導我、開導我,她顯得很慌亂,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說:‌‌“你總是這樣,永遠逃避這些問題。你記得我小學時還遇到過一次露陰癖嗎?當我害怕地跑回家跟你說這件事時,因為家裡有其他親戚,你覺得我說的東西太骯臟,就大聲呵斥我閉嘴!可遇到變態是我的錯嗎?!被老師摸了是我的錯嗎?!你為什麼從來沒想過安慰我,只知道逃避呢?!你知不知道那些事對我來說是多大的陰影!‌‌”

離開的時候,她依舊不知道該說什麼。後來,我在行駛的火車上收到了媽媽的一條信息:

幺幺,對不起,媽媽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

我的媽媽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這些問題,10歲的我不知道怎麼去面對這些問題,3、4歲的孩子不知道怎麼去面對這些問題……

這個社會,好像也不知道怎麼去面對這些問題。

收到那句對不起的時候,我突然意識到,應該說對不起的,不應該是媽媽。這些年來應該感到羞恥的,也不應該是我。

在後來的生活中,我從太多朋友那兒聽到了相似的遭遇:色狼老師、猥瑣的叔叔、伯伯……我們都在很小的年紀,就體驗過了性侵的恐懼和羞恥。

這些噩夢,不止屬於我,也不止屬於E班的女生。

當很多人都有過同一個噩夢時,不代表這個噩夢就平淡無奇了——它顯得更可怕。

在後來,我還遇見過幾次H老師,沒有一次和他打過招呼。一個原因是我還沒辦法克服自己心裡的恐懼,還有一個原因則是,我不認為他值得被叫一聲‌‌“老師‌‌”。

施害者不值得被寬恕。當他第一次把手伸向孩子的時候,他就應該受到最嚴厲的懲罰。可惜有太多原因,讓他安然地度過了猥褻學生的危機,甚至很有可能繼續着他的齷齪行為。

而我總覺得,對兒童的性教育是必要的,這不能等同於‌‌“受害者有罪論‌‌”。

我們太過‌‌“含蓄‌‌”,‌‌“含蓄‌‌”得蒙住孩子的雙眼,給了施害者伸出魔爪的機會——我在10歲時,仍不懂得‌”性侵‌‌“和‌‌”猥褻‌‌“的定義。那麼更小的孩子呢?當有人哄騙着將魔爪伸向他們時,他們該怎麼辦?

我們對待受害者太過苛刻——‌‌”盪婦羞恥‌‌“的帽子,甚至可以被扣在十多歲的小姑娘身上。但對施害者又太過寬容,傷害孩子的犯罪成本太低了,‌‌”摸‌‌“完了這個孩子,還可以繼續‌‌”摸‌‌“更多的孩子——你怎麼知道,下一個被‌‌”摸‌”的,不是你的孩子,你的親人?

別再讓家長對孩子說對不起了,向孩子伸出手的惡魔,才是最該被懲罰的那一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1-20 08:29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