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68|回復: 0
收起左側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一灘爛泥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12-20 15:32: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原標題:習近平不聰明

《中國密報》第64期 燕雲飛

2017-12-19

習近平自以為聰明,其實並不聰明。

本人迷戀和別人擁戴

2017年10月18日,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的政治報告中說,自中共十八大以來,進行理論探索,取得重大創新成果,“形成了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接着,政治局常委中的其它6人一齊出動,亮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前面隱藏的三個字“習近平”。於是,黨代表在討論中熱烈歡呼,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載入黨章。名列黨章,不見得是什麼好兆頭。林彪的大名就曾在黨章上閃亮登場,下場怎麼樣?“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繁體,簡體就是“習近平思想”。看起來是眾人加冕,不得已而黃袍加身;如果不是本人迷戀,別人怎麼能強加?不要說習近平,就連山呼萬歲的毛澤東,他說一聲毛澤東思想的不要,也就不要了。1945年,中共七大的黨章首先載入“毛澤東思想”。到了1956年召開八大時,正是蘇共二十大揭露斯大林之後,國際上反對個人崇拜之聲來勢洶洶。毛澤東為了避風頭,從八大的黨章上拿掉了“毛澤東思想”。當然,風頭一過,他又縱容別人“大樹特樹毛澤東思想的絕對權威”了。

習近平自以為聰明的是:不是我要搞個人崇拜,而是別人要崇拜我;其實並不聰明:習近平和6個常委之間的預謀,以及黨代表與習近平之間的配合,一眼就能看穿。毛澤東搞個人崇拜,結果是一場悲劇;習近平東施效顰,也想搞點個人崇拜,只能淪為笑劇了。中共北京市委書記蔡奇的發言中說:“黨和國家事業之所以發生這樣的歷史性變革,最根本就在於有習近平總書記這個堅強領導核心為全黨掌舵。習近平總書記具有馬克思主義政治家、思想家、理論家、戰略家的雄才大略、遠見卓識與堅定信念,他站在歷史的高點,嫻熟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指引我們進行偉大斗爭、建設偉大工程、推進偉大事業、實現偉大夢想,得到了全黨全軍和全國各族人民的衷心擁護愛戴……。”句子太長了,暫且打住。稱習近平“為全黨掌舵”,也就是“舵手”了,還有四個“偉大”。照他這么一說,好像毛澤東從水晶棺里爬出來了。中共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不甘落後,極力鼓吹三忠於——“絕對忠於黨、忠於黨的核心、忠於黨的領袖”。聽他的話音,好像林彪從溫都爾汗溜回來了。蔡奇、李鴻忠之流說得激昂慷慨,十九大會場之外,聞者無不哈哈大笑。“為天下笑者,何也?仁義不施,而攻守之勢異也。”(賈誼《過秦論》)習近平的報告中36次提到“新時代”。既知新時代,何以上演舊戲碼?自胡耀邦主持的中共十二大以來,歷屆黨章都載明:“黨禁止任何形式的個人崇拜”。違禁怎麼辦?沒有措施。黨章和憲法都是通過容易執行難。但至少表明一種否定性的思想傾向。時移勢異,還想復制毛澤東,何其不聰明乃爾!

循慣例,修改了黨章,下一步就是修改憲法。憲法,乃國之定規、人之契約、法之根本。憲法的權威,首先就在於不可輕易修改。1787年,北美13個州的代表,在費城召開制憲會議。討論了將近四個月,閉門造憲,造出世界上第一部成文憲法。爾後,雖然補充了27個修正案,但憲法本身230年來一字未改。美國憲法具有至高無上的權威,違憲制裁十分嚴厲。在中國,憲法是兒戲,說改就改。1949年以前,產生了10部憲法;1949年以後,憲法性的《共同綱領》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又有5部。現行的1982年憲法,也已修改過四次了。但願習近平的不聰明到此為止,不要再去折騰憲法了。

畫蛇添足和侵犯產權

中共十九大關於政治報告的決議中說:“大會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擺出中共的指導思想,表明站在權力巔峰的習近平,又是道統在身。中國歷史上的皇帝,為了說明自己的身份,總要從高祖、太宗說起。到後來,祖宗越來越多,數不過來,只得簡化為“列祖列宗”。現在中共的道統一連五個頓號,供奉六個牌位,一口氣說不完,也簡化為“列祖列宗”的思想算了。

五個頓號中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撇去了人名,只剩主義、思想、理論,沒有意思了。“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加上人名也沒有意思了。例如說“胡錦濤科學發展觀”,“科學發展觀”成了胡錦濤的獨家秘方,也就不具有指導作用了。“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與“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一樣,已經是一個完整的概念,加上“習近平”三個字,至少是畫蛇添足。

還有比畫蛇添足更糟糕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習近平的思想嗎?1982年9月1日,鄧小平在中共十二大的開幕詞中說:“把馬克思主義的普遍真理同我國的具體實際結合起來,走自己的道路,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就是我們總結長期歷史經驗得出的基本結論。”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最早出處,它的發明權是屬於鄧小平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冠以習近平的名字,侵犯了鄧小平的知識產權。習近平強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期”,而且又加“思想”二字,就歸人習近平名下了。鄧小平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沒有思想的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期”,那就應該叫“新時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或者“新時期鄧小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用此一平(習近平)頂替那一平(鄧小平),未免有偷梁換柱之嫌。

理論正宗和狗尾續貂

但是,鄧小平發明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偽劣產品,習近平盜用一個假貨,炫耀一番,更其顯得不聰明了。

中共的指導思想尊馬克思主義為始祖。殊不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背離馬克思主義的。從馬克思主義一路下來,說到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統統是狗尾續貂。

社會主義思想傳入中國時,經就念歪了。當時人說:“只有社會主義能夠救中國。”社會主義的傳統不是救國家,而是救社會、救人類。馬克思以前的空想社會主義者,就是悲天憫人、胸懷世界的。法國的空想社會主義者聖西門、傅立葉不是為了救法國,英國的空想社會主義者歐文不是為了救英國。馬克思繼承了他們的救世情懷和人道精神,用唯物史觀把社會主義改造成為實踐的學說,克服了空想性。馬克思的社會主義是INTERNATIONAL(英特納雄耐爾)的事業。馬克思認為,至少若干先進國家的聯合,才能進入社會主義和建設社會主義。社會主義不可能具有單獨一國的國家特色。《共產黨宣言》中說:“在無產者不同的民族的斗爭中,共產黨人強調和堅持整個無產階級共同的不分民族的利益”。共產黨人不應強調和堅持民族利益、民族特色。民族特色的社會主義是一個矛盾概念:是社會主義就不是強調和堅持民族利益、民族特色的;強調和堅持民族利益、民族特色的就不是社會主義。從“只有社會主義能夠救中國”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一脈相承,是國家主義,不是國際主義;是民族主義,不是社會主義。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背離了馬克思主義,倒是符合列寧主義的。列寧主義認為,社會主義可以首先在一國勝利,接着在一國又一國勝利。這樣的社會主義,不就是各具國家特色的社會主義嗎?所以,馬克思主義和列寧主義不是一回事,把馬克思主義和列寧主義焊接在一起,是斯大林的手藝。根本沒有一種理論體系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簡稱“馬列主義”,再簡為“馬列”),只有馬克思主義或列寧主義。中共的黨章奉“馬克思列寧主義”為圭臬,說明這個黨既不理解什麼是馬克思主義,也不知道什麼是列寧主義。在斯大林時代及以後的一個時期,跟着喊“馬克思列寧主義”,也許是不假思索、未經深究。在蘇聯解體、斯大林遭到批判的時代,還要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就是呼喚斯大林的亡靈、有意對抗批判思潮了。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的一個時期,只提馬克思主義,或者把馬克思主義和列寧主義拆開了。現在又把列寧主義和馬克思主義捆綁在一起,表明中共十九大倒退到了斯大林、毛澤東時代。

列寧主義是斯大林概括和推廣的,其實就是斯大林主義。“社會主義一國勝利”論正是斯大林在列寧逝世後強加給他的。列寧本人認為,在革命形勢到來時,工農群眾能不能奪取政權,這是一個問題;而奪取政權以後,沒有生產力的發展能不能實現社會主義,這是另一個問題。無產階級革命時機成熟時放棄革命是錯誤的,革命勝利以後不經過適當的過渡匆忙地宣布進入社會主義也是錯誤的。他說:“與各先進國家相比(注意,列寧的意思就是必須承認俄國為落後國家——引者),俄國人開始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是比較容易的,但是把它繼續到獲得最後勝利,即完全建成社會主義社會,就比較困難了。”(《列寧選集》第3卷第812頁)列寧在有些問題上,特別是無產階級專政問題,歪曲了馬克思主義,但在俄國何時實行社會主義,他還是清醒的。列寧認為,從奪取政權到建成社會主義社會,需要很長的過渡時期。他甚至說,這個過渡時期到底有多長?現在我們還不知道。1923年,奪取政權以後5年,列寧說:“俄國生產力還沒有發展到足以實現社會主義的水平”,這是一個“無可爭辯的論點”。(《列寧選集》第4卷第691頁)第二年,列寧逝世了。斯大林在沒有經過相應的過渡時期就宣布社會主義建成了。他違背了列寧的意願,卻把“社會主義一國勝利”論說成“列寧主義”,還標榜“發展了馬克思主義”。

社會主義的共同目標和不同道路

鄧小平說:“把馬克思主義的普遍真理同我國的具體實際結合起來,走自己的道路”,說到這里,還是對的;接着說:“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就不對了。各國的實際不同,因而走向社會主義的道路是不同的;但社會主義的目標模式是共同的。習近平訪問越南、老撾時,又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推廣為“本國特色社會主義”,即“各國特色社會主義”。諺雲:“條條大路通羅馬。”羅馬只有一個,沒有中國特色的羅馬、越南特色的羅馬、老撾特色的羅馬等等;中國特色的羅馬、越南特色的羅馬、老撾特色的羅馬等等就不是羅馬了。只能說,羅馬只有一個,通向羅馬的道路是多種多樣、各具特色的;不能說有一條通向羅馬的具有特色的道路,就有一個具有特色的羅馬。同理,不能說有一條通向社會主義的具有特色的道路,就有一種具有特色的社會主義。

從俄國開始的社會主義一國勝利,一國又一國的勝利,不是先進國家的聯合,本來就是“本國特色社會主義”,不言自明,理所當然。鄧小平對社會主義加上“中國特色”,習近平對社會主義加上“本國特色”,毫無創意,卻被吹噓為理論上的“重大創新成果”。一國又一國勝利的社會主義,雖然一時稱之為“社會主義陣營”,由於“本國特色社會主義”堅持各自的國家利益,竟至兵戎相見。背離馬克思主義的社會主義失敗了,“社會主義陣營”瓦解了。在歐洲落後國家搞出來的社會主義,雖非同時生、卻在同時死,從反面證明了馬克思的預言。而正面意義的馬克思的預言,正在歐洲先進國家變成現實。19世紀,為了邊界糾紛而連年打仗的歐洲國家,誰能相信不同的國家會實行聯合?20世紀,居然出現了先進國家聯合的歐洲聯盟,歐盟內部社會主義因素在增長,人民福利和社會公正遠勝於現存的社會主義國家。雖然英國發生退歐風潮,終究不能搞垮歐盟。歐洲所出現的這一歷史潮流是不可抗拒的。這是不同於“十月革命”道路的走向社會主義的另一條道路。一條是在落後國家發動暴力革命的道路;一條是先進國家聯合起來在經濟發展的基礎上社會演進的道路,這就是被第三國際痛斥為“修正主義”的第二國際的“資本主義和平長入社會主義”的道路。

20世紀,在落後國家進行的社會主義試驗失敗了。嚴格來說,不是社會主義的失敗,而是在沒有條件搞社會主義的時間、地點搞了社會主義,這種冒險試驗失敗了。所以,21世紀,在先進國家進行的社會主義試驗,又不可遏制地開始了。“社會主義陣營”殘存的幾個國家,打着“本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旗號,各奔前程自顧自;歐洲的先進國家,在歐盟中實行聯合、配合、融合的共同發展。到底哪樣符合社會主義的原則?

俄國人、中國人還有別國人,打着“馬克思主義”的旗號,所乾的事情是違反馬克思主義的;歐盟人不打馬克思主義的旗號,甚至還有口頭上反對馬克思主義的人,所乾的事情倒是符合馬克思主義的。奇怪嗎?不奇怪。馬克思主義本來產生於西歐,是以觀照西歐的現實為基礎的。馬克思確實揭示了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人類歷史的規律。不因為有人打着“馬克思主義”的旗號違反歷史規律就可以逃避懲罰;也不因為有人不打馬克思主義的旗號歷史規律的作用就不會發生,正像不懂物理學的人也不可能擺脫物理規律一樣。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一灘爛泥

為社會主義加上的“中國特色”,究竟是什麼貨色?

中國原來所堅持的是計劃經濟的社會主義,即斯大林的社會主義,不是馬克思的社會主義,甚至也不是列寧的社會主義。這種社會主義走入死衚衕,鄧小平在改革開放中引進了資本主義。經濟搞活了,社會主義得救了。所以在“只有社會主義能夠救中國”之後,下回分解卻是“只有資本主義能夠救社會主義”。越南跟着革新開放,引進資本主義,越南的社會主義也得救了。斯大林社會主義的故鄉蘇聯,模式僵化,病入膏肓,沒救了。當然,在中國、越南等國只是救了社會主義的招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另一面,也可以說是“中國特色資本主義”。如果要確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同時也要說說“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資本主義思想”。總之,從現實到思想,都是非驢非馬主義。

19世紀德國工人哲學家狄慈根,把哲學上的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比喻為固體和液體,調和兩者的哲學就是爛泥。不錯的比喻。中國調和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也是一灘爛泥。中國需要彌補資本主義發展不足的缺陷,不應反資,但姓社姓資還是要問的。社會主義就是社會主義,資本主義就是資本主義。鄧小平來一個“不問姓社姓資”,既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又是中國特色資本主義,就成了一灘爛泥。政治上壓制民主,經濟上開放市場;政治上搞社會主義,經濟上搞資本主義;搞社會主義,缺乏公平,搞資本主義,又沒有自由;如此等等。

為什麼當代中國會陷入一灘爛泥?

1953年,斯大林逝世,毛澤東雄心勃發。他拋棄了自己的新民主主義理論,劉少奇堅持他的新民主主義,反而被指責為“右傾”。未經黨的會議討論,毛澤東擅自提出“向社會主義過渡的總路線”,要求在三個五年計劃或更長的時間內過渡到社會主義。他還說:“走得太快,‘左’了;不走,太右了。要反‘左’反右,逐步過渡,最後全部過渡完。”結果,不到3年,1956年1月中國就宣布進入社會主義了。按毛澤東自己的標准,也是“走得太快,‘左’了”。當時的中國還是一個前工業化社會,經濟、政治、文化諸方面均無向社會主義過渡的條件。毛澤東的空想性的主觀社會主義,與馬克思以前的空想社會主義還有所不同。聖西門、傅立葉、歐文他們推行空想社會主義的手段是說服和示範,說服不了,示範失敗,只好散夥。毛澤東運用政權的力量來推行空想性的主觀社會主義,企圖用鞭子把人民趕入天堂,不服就鎮壓,因而造成災難,結果下了地獄。為了製造社會主義的吸引力,毛澤東又拿根本不存在的“資本主義復辟”來嚇唬人。在資本主義發展不充分的地方“反資本主義復辟”,只能倒退到前資本主義,復辟封建主義。超越社會發展階段的路線、方針、政策,引起激烈的社會矛盾。毛澤東又發動一場一場的運動,來對付矛盾,維護主觀社會主義。從反右派、大躍進、反右傾機會主義直到“文化大革命”,幾十年來中國人民所遭受的厄運,根源就在於1953年的“向社會主義過渡”。

毛澤東去世,“文化大革命”結束,中國社會的轉機來到了。1979年初,胡耀邦主持的理論務虛會上,不少黨內理論家提出,中國的社會主義是“早產兒”,必須“從頭清理社會主義”,“補上資本主義發展不足這一課”。鄧小平在理論務虛會閉幕時的講話,給予回答:“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痛失清理的良機。爾後,“早產論”、“補課論”作為自由化言論受到批判。鄧小平在反自由化的同時,又偷用了自由化的觀點。在改革開放中,計劃經濟瓦解了,市場經濟興起了,外國資本進來了,本國資本復活了。這是自洋務運動以來中國資本主義大發展的時期。中國的崛起,成長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就是中外資本主義作出的貢獻。按照鄧小平“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社會主義,此乃地地道道的“資本主義復辟”;但他還是把它叫做“社會主義”。說中國的社會主義是“早產兒”,還算客氣的,其實根本沒有領到出生證。到了1987年,鄧小平才有所覺悟。他說:“現在雖說我們也在搞社會主義,但事實上不夠格。只有到了下世紀中葉,達到了中等發達國家的水平,才能說真的搞了社會主義,才能理直氣壯地說社會主義優於資本主義。”(鄧小平會見捷克斯洛伐克總理什特勞加爾時的談話)按鄧小平的標准,中國的社會主義也要60、70年以後才夠格,而不夠格的社會主義已經搞了30多年;雖然不夠格,還是要叫社會主義,繼續搞。資本主義的實惠不能丟,社會主義的牌子又不能砸。

對於不夠格的社會主義要有個說法。起初,把雜色社會主義歸之於“初級階段”。這種解釋並不圓滿。中國社會的問題,不是社會主義發展階段的差異問題,而是社會主義和非社會主義的差異問題。“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必須是社會主義,事實上中國社會中非社會主義的因素是大量的。什麼是社會主義?難以說清楚;什麼不是社會主義?卻不難說清楚。鄧小平想了幾年,想出一個“中國特色”來,雜色社會主義就是“中國特色”。鄧小平沒有理論水平,只有隨機應變。他以為,一切責難都能抵擋了。你說這樣那樣的不像社會主義,他就說這是“中國特色”;在中國,社會主義必須這么搞。這樣一來,社會主義的原則被“中國特色”顛覆了。

最初,刷“中國特色”是為了掩飾不夠格的社會主義。後來發現,“中國特色”的妙用大了。它可以抵制普世價值,可以對抗西方文明,可以重釋民主自由,可以化解一切對中國的挑戰。“中國特色”本來是個抽象概念,越來越具體,形成“中國模式”,衍生“四個自信”,走向“偉大復興”,還有七不搞、八不準,等等,等等。一具體就看清楚了,究竟什麼是“中國特色”?那就是中國傳統社會的特色,即自公元前221年以來秦始皇所建立的專制主義中央集權的特色。不脫“中國特色”,融入現代文明的大潮是沒有希望的。

既要維護中國傳統社會的特色,又要引進資本主義,“中國特色”成了在社會主義旗號下搞資本主義的保護色。因為不是正大光明地搞資本主義,偷偷摸摸地搞出一種最惡劣、最無恥、最兇殘的資本主義。中國社會發展的地層完全搞亂了。

當今的中國社會究竟是什麼性質的社會?中國社會未來的走向如何?一時說不清楚了,等待歷史老人的教誨吧。

還有一點要提醒,“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邏輯引申,進一步貫徹,應當還有“新疆特色社會主義”、“西藏特色社會主義”、“內蒙特色社會主義”等等。從鄧小平到習近平,自鳴得意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包藏着分裂的禍根而不自知,這是最不聰明的地方。

“食肉者鄙”。大人物的智慧往往不如普通人。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