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58|回復: 0
收起左側

抵制洋節,歷史沒有新鮮事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12-26 10:07:0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六神磊磊
現在很多人抵制洋節,“是中國人就不過洋節”,恨不得把長袍馬褂又穿回身上去,而且還波及小朋友。
我看到一個叫“實小二一班主題班會”的視頻,就讓小朋友們宣誓拒絕洋節。
還有一所學校,“潼關縣四知學校”,開展“做中國人、過中國節——全面抵制洋節”思想教育活動,要求孩子不準過洋節。
活動是“早上7點40,寒風凜冽”——雖然寒風凜冽,但為了“防止學生崇洋媚外”,大家還是要在操場上列隊,聽“王主任”的思想教育和愛國教育,“做不過洋節的好學生”。
這當然很好、很戰斗,順便也讓學生們練習了抗凍。
但其實,和近一百年前的民國政府比,戰斗精神仍然不知道弱到哪裡去了。
說到抵制洋節,凸顯我們的自信,當年的民國政府是搞過一番大動作的,你不要看蔣介石後來信基督了一家都過聖誕,但當時,政府專門包裝了一批“土聖誕”讓大家來過。
這裡麵包括孔誕、總理誕、“蔣介石誕”(民族復興節)等等,特別是孔誕,曾經和洋聖誕持續尬斗多年。中國一度出現了官方推動的“土聖誕”大戰民間的“洋聖誕”的場面。
上世紀20年代,隨着北伐勝利,國民黨建立了南京政府,一以貫之地繼續推行民族主義。愛國人士“抵制洋節”的呼聲也大漲。
那時候,中國人過聖誕已經很久了,一到“洋節”,沿海一些大城市裡車水馬龍,人們興高采烈大吃大買,跳舞開房,那副被資本主義腐蝕了的樣子簡直氣死人。
一些人士看不下去,痛心疾首。當時的學生比現在的憤青能幹得多了,動手能力也強多了。在之前的1925年,全國學生總會就召開了代表大會,定了一個“反基督教周”,號召群眾抵制洋節,印刷了各種反基督的美術卡片,到聖誕節上去發。
但這么一起鬨,不但效果不佳,反而只使得節日更加擁擠熱鬧。
很快,高潮到來了。國民政府當局專門精心包裝了一大批節日,包括孔誕、總理誕、還有後來的民族復興節等等,讓大家來過。
比如民族復興節,是專門紀念蔣介石“西安事變”脫險的,等於是“蔣介石再生日”或者某種意義上的“蔣介石誕”,定在和聖誕節同一天的12月25號,正面pk聖誕。
特別要說說孔誕,也就是是孔子誕辰日,是國民政府用力包裝的法定“土聖誕”,搞得轟轟烈烈,盛況空前。
其實早在十多年前,北洋政府就曾官方推動過“孔誕”這一土聖誕,可惜號召力不佳,沒能搞下去。
1934年,南京政府又再確定8月27日為“先師孔子誕辰紀念日”,也被叫做“聖節”、“大成節”、“聖誕節”。
於是,當時中國兩個“聖誕節”的尬斗,在官方的推波助瀾下更加激烈。
同年,當局舉辦祭孔大典。這是袁世凱1914年以來的又一次祭孔,規模非常隆重,當局希望大家都來過節,凸顯民族自信。
當天,全國各界必須一律掛旗慶祝,各黨政軍警機關、各學校、各團體要分別集會紀念,各地高級行政機關要召開各界紀念大會。教育部還要專門制定頒發“孔子紀念歌”,讓大家唱。
在中央大禮堂,孔子像擺到了孫中山像面前,掛的標語似曾相識——“紀念孔子誕辰要發揚民族固有文化”、 “ 紀念孔子誕辰要恢復民族固有道德” 。
在當局強力推動下,全國的各主要報紙都“差不多成了祀孔專刊”,紛紛發社論、短評或者尊孔的文章等。 用魯迅的話說是:凡是可以施展出來的,幾乎全部施展出來了。
過啊,過啊,這么好、這么自信的節日,為什麼你們都不過啊!
可是,這個官方大力推動的“土聖誕”一亮相,大家就發現很尬,充滿了政治色彩。
在規定的紀念儀式里,充斥着“唱黨歌”、“向黨旗、總理遺像及孔子遺像三鞠躬禮”、“主席恭讀總理遺囑”等項目。
由當局宣傳委員會擬定的“宣傳要點”里,多是“講述孫中山革命思想與孔子之關系”等內容,把孔子的大同思想和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擰到一起,讓你搞不清楚這到底是紀念孔子還是宣傳三民主義。
最後,官方把土聖誕搞完,發現民眾還是那麼不爭氣,不愛過。
大家不肯過這個土聖誕,仍然要過洋聖誕,覺得更歡樂更熱鬧。報紙上雖然不便炒作洋節了,但到了日子,人們還是馬照跑舞照跳。
1934年,就是國民黨第一次隆重推出孔子誕的那年冬天,上海等各大城市仍然在熱鬧地過洋聖誕,商店櫥窗里照樣布置聖誕風景,人們照樣吃聖誕大餐,舞場則通宵營業,迎接思想被腐蝕了的紅男綠女。
相當長一段時間里,官與民兩個聖誕的尬斗就繼續着,“但聞甲曰聖誕,乙亦曰聖誕,新聞曰聖誕,雜志亦曰聖誕,聖誕聖誕之聲,直充於宇宙之間”。
其實,土聖誕基本一直只停留在官方的活動里。每到了12月25日,本來的“雲南起義紀念日”固然無人過,讓人悲憤凄愴,而後來的民族復興節這個“蔣介石誕”也沒有什麼號召力。
後來林徽因在《“崇洋”與“迷舊”》文章里也說,一說聖誕節,大家想到的還是那個洋聖誕。
有時候,因為“洋聖誕”實在過得太多、太習慣了,連反對者自己都昏頭了,一邊抵制一邊使用。
比如早在1926年12月,《民國日報》“覺悟·非基督運動特刊”上發了一篇《反對基督教》的文章,作者強烈呼籲:“打倒基督教!反對文化侵略!參加民族革命運動!打倒帝國主義!”
最後落款卻是“一九二六年聖誕節前五天於上海大學 ”。
這就是當年土洋聖誕尬斗的一些故事。
所以總有人問,學歷史有什麼好處?
其實也沒什麼好處,就是你可以知道,有的事,歷史上其實都發生過而已。

參考資料:邵志擇《從“外國冬至”到“聖誕節”:耶穌誕辰在近代中國的節日化——以〈申報〉為基礎的考察》、孔凡嶺《南京政府首次紀念孔子誕辰紀實》、劉芳《製造聖誕——論民國其實耶穌聖誕節在上海的流行》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