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66|回復: 0
收起左側

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迴法庭江蘇省檢察院2017年創造黑暗之最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12-29 20:50: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明目張膽背叛黨和政府及人民的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迴法庭和江蘇省檢察院,2017年創造中國法院檢察院黑暗之最】不但瘋狂造假使得真相大白長達五年多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一案(法院造假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獄驚天刑事案)走遍天下無敵手,而且用最卑鄙流氓手段造假強行掩蓋超級黑社會操縱製造的刑事假案,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迴法庭和江蘇省檢察院甚至用死豬不怕開水燙手段對待控告和舉報其造假刑事犯罪行為,成為中國法院檢察院黑暗之最
王培榮手機:13651615346   電子信箱:peirongwangcumt@163.com
一、肩負糾正冤假錯案重任的中國四級檢察院,有三級檢察院造假掩蓋本假案,江蘇省檢察院最黑暗
一、【發生在2017年中國檢察院特大恥辱】江蘇省檢察院2016年12月19日已進入審查處理程序的二個舉報案件:舉報幕後操縱製造十八大後中國法院造假最明顯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一案、由貪官組成的超級黑社會幫主江蘇省省委原常委徐鳴違法犯罪案和舉報徐州市檢察院在處理申訴案件時,用造假等犯罪手段掩蓋十八大後中國法院造假最明顯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一案。
一年多,查詢江蘇省檢察院網站得知:上述二個舉報案仍停留在案件最初階段的“審查處理中”(上述二案在江蘇省檢察院網舉報案件查詢碼,分別為:ruWcYPxm、CSjLGPXm)
二、舉報江蘇省檢察院控申處弄虛作假辦假案舉報信多次轉到被舉報的控申處“查處”,甚至長達半年多不查處
江蘇省檢察院2017年6月底仍敢用掩耳盜鈴手段頂風作案,明目張膽包庇徐州市二級法院製造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和有意毀滅王培榮手中證明無罪的全部證據等犯罪行為。2017年625日起,王培榮大量向江蘇省檢察院領導和各部門領導舉報。
2017年8月10日,江蘇省檢察院用手機短信,回應王培榮的舉報,稱已受理王培榮舉報江蘇省檢察院控申處弄虛作假辦假案,但王培榮至今查江蘇省檢察院網案件仍停留在案件最初階段的“審查處理中”江蘇省檢察院網舉報案件查詢碼:GNJu3jGi)
詳情請看網頁:江蘇省檢察院受理舉報:【江蘇省檢察院出現中國檢察院2017年最黑暗一幕:由徐州二級法院造假製造的刑事假案得到查實,肩負糾正冤假錯案和監督法院重任的江蘇省檢察院至今仍敢造假用掩耳盜鈴手段拚死掩蓋假案】http://fanfujubao.fyfz.cn/b/926776三、2017年7月11日,王培榮再次向最高檢刑事申訴檢察廳尹伊君廳長郵寄刑事申訴材料,EMS查詢碼:1099267774420。至今已遠遠超過二個月申訴材料審查期限,甚至半年多時間過去了,王培榮至今仍沒有收到答復
二、肩負糾正冤假錯案重任中國四級法院,全部造假強行掩蓋本假案,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迴法庭最黑
【執法犯法頂風作案】舉報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迴法庭、江蘇省高級法院、徐州市中級法院用偽造申訴理由和掩蓋用徹底毀滅王培榮手中能證明無罪的全部證據等犯罪手段,長達五年阻止黨和政府糾正真相早已大白的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並強行包庇用偽造訴訟要求等犯罪手段製造刑事假案的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
【對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一案的舉報置之不理,充分反映出被舉報的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迴法庭、江蘇省高級法院、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對黨和政府依法治國陽奉陰違】
法院使用造假偽造起訴理由犯罪手段可使每一名被起訴的犯罪嫌疑人逍遙法外,例如:檢察院以涉嫌盜竊向法院提起起訴時,法院把起訴理由偽造成貪污,再以犯罪嫌疑人沒有貪污駁回檢察院起訴。最高人民法院、江蘇省高級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徐州檢察院均在王培榮刑事申訴案用這種十分明顯的犯罪手段,目的強行包庇用偽造訴訟要求等犯罪手段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阻止黨和政府糾正真相大白的徐州二級法院造假製造的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規定:申訴案件的申訴理由只要滿足本條的五款之一,法院必須開庭重新審理。王培榮均是以本條第五款提出申訴的,均被最高人民法院、江蘇省高級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徐州檢察院用偽造王培榮申訴理由等犯罪手段駁回。
最高人民法院必然已查實徐州二級法院造假製造的陷害舉報人王培榮入獄驚天冤案關鍵證據,2017年8月仍敢拚死造假用偽造申訴理由等手段,強行阻止黨和政府糾正
王培榮2017年1月3日向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迴法庭提交刑事申訴材料,王培榮提交的《刑事申訴狀》申訴理由和事實一欄的第一段和第二段全文如下:
“本案是一起性質十分嚴重的、手段極其惡劣的、用犯罪手段打擊反腐舉報人案件,反腐舉報人王培榮遭法官造假陷害入獄假案,是被王培榮舉報的由江蘇省位高權重貪官組成的黨內超級黑社會操縱製造的。
徐州市泉山區法院刑庭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刑庭法官王紅衛用造假偽造王培榮訴訟要求設圈套等犯罪手段,徇私枉法、明目張膽用犯罪手段造假顛倒黑白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的明顯假案,徐州市中級法院審監庭法官陸連東、江蘇省高級法院審監庭法官查華榮造假製造新假案,強行掩蓋真相大白的、造假十分明顯的、證據確鑿的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
王培榮上述申訴理由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五款明文規定必須開庭重新審理的申訴理由,而且法律規定王培榮無需再找其它申訴理由,僅憑上述一條申訴理由,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五款法院必須開庭重新審理。所以,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迴法庭必然首要審查王培榮提出的上述申訴理由真實性。
1、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製造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的關鍵證據已得到江蘇省檢察院查實
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衛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已得到江蘇省檢察院查實,江蘇省檢察院蘇檢刑申審通[2017]85號《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第3頁倒數第7行開始的原文是:
申訴人提出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偉採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等手段陷害其入獄。經查,申訴人王培榮一審期間向徐州市泉山區人民法院提出的反訴要求如下:1、駁回自自訴人的惡意訴訟;2、依法判決劉永修、張志雄、劉勃生構成誹謗罪並追究其刑事責任;3、劉永修、張志雄、劉勃生向答辯人公開賠禮道歉,登報消除影響;”。
江蘇省檢察院已經查實了王培榮的3條反訴具體內容,這3條以外的反訴內容必然是法院偽造的。即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偽造了王培榮的假訴訟要求:反訴“自訴人涉嫌黑惡勢力犯罪、貪污、侵佔”,江蘇省檢察院已經取得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製造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的關鍵證據;
2最高人民法院頂風作案,偽造假申訴理由,目的是強行掩蓋真相大白的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
王培榮提交最高人民法院《刑事申訴狀》中申訴理由是唯一的,就是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衛採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犯罪手段設圈套造假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因為王培榮申訴材料中申訴理由證據確鑿,依法滿足必須開庭重新審理的要求。所以,最高人民法院辦案法官不得不採用刑事犯罪手段偽造王培榮申訴理由,2018年8月作出的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刑申203號駁回申訴通知書》偽造王培榮申訴理由為:以你未捏造、散布虛假事實,不夠成誹謗罪;一、二審法院隱藏能夠證明你無罪的證據為由向本院提出申訴”。
3第三巡迴法庭以偽造的王培榮申訴理由駁回王培榮申訴,法理上是錯誤的
王培榮申訴理由證據確鑿,已依法滿足必須開庭重新審理的要求。最高人民法院沒有能依法排除王培榮的申訴理由 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衛採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犯罪手段設圈套造假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真實性,駁回王培榮申訴法理上是錯誤的
4、王培榮提交最高人民法院《刑事申訴狀》“申訴理由和事實”的第二部分全文為(詳情本舉報材料附件一,或請看網頁:http://fanfujubao.fyfz.cn/b/932501
(二)最高人民法院“偷梁換柱”,把申訴狀中“徹底毀滅王培榮手中能證明無罪的全部證”偷換成“隱瞞王培榮提交法院證據”
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為了掩蓋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徹底毀滅王培榮手中能證明無罪的全部證據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沒收了王培榮自用的多達六套提交一審法院證據光盤備份(十二張)。
王培榮遞交最高人民法院《刑事申訴狀》申訴理由和事實的第一部分指出徐州法院毀滅用於證明無罪的王培榮手中證據,強行掩蓋假案真相”, 最高人民法院無法否認這一事實,故意偷梁換柱成為徐州法院毀滅王培榮提交法院證據”。最高人民法院用沒有隱瞞提交法院證據,強行掩蓋徐州法院毀滅用於證明無罪的王培榮手中證據,不但十分卑鄙,而且是為掩蓋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故意“調包”的。
王培榮遞交最高人民法院《刑事申訴狀》申訴理由和事實的第一部分全文詳情本舉報材料附件二,或請看網頁:http://fanfujubao.fyfz.cn/b/932501
三、【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一案申訴比登天難】為阻止黨和政府糾正真相大白的法院造假最明顯的中國刑事造假第一案,為掩耳盜鈴造假掩蓋本假案贏得作案時間,江蘇省高級法院、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迴法庭和徐州市檢察院、江蘇省檢察院頂風作案,故意拖延對王培榮提交的《刑事申訴狀》審查,遠遠超過法律法規規定的刑事申訴狀審查期限
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用偽造訴訟要求等犯罪手段製造刑事假案的案件案號分別為:徐州市中級法院(2012)徐刑終字第0119號和泉山區法院(2012)泉刑初字第330號。
    中國的法律法規明確規定了法院、檢察院對《刑事申訴狀》審查期限分別為3個月和2個月,並且還規定對刑事申訴狀審查結束後10天內將審查結論的文書送達申訴人。但江蘇省高級法院、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迴法庭和徐州市檢察院、江蘇省檢察院為阻止黨和政府糾正真相大白的中國刑事造假第一案,在規定的審查期限到期後,王培榮均大量舉報和網絡揭露其對王培榮提交的《刑事申訴狀》審查超期等明顯違法違規行為,但上述法院、檢察院仍頂風作案,不但不擇手段故意拖延對王培榮提交的《刑事申訴狀》審查,而且用掩耳盜鈴造假等犯罪手段強行掩蓋造假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案真相。
一、江蘇省高級法院對王培榮提交的《刑事申訴狀》審查超期6個半月,用時多達法律法規明確規定期限的三倍多
2015123日,王培榮向江蘇省高級法院立案庭提交的《刑事申訴狀》,江蘇省高級法院在20151110日才做出2015)蘇刑監字第00068號《駁回申訴通知書》。
二、徐州市檢察院對王培榮提交的《刑事申訴狀》審查超期2個多月,用時多達法律法規明確規定期限的二倍多
201668日,王培榮向徐州市檢察院提交的《刑事申訴狀》,徐州市檢察院20161013日才做出徐檢刑申通[2016]30號《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
三、江蘇省檢察院對王培榮提交的《刑事申訴狀》審查超期5個多月,用時多達法律法規明確規定期限的三倍多
20161031日,王培榮向江蘇省檢察院提交的《刑事申訴狀》,徐州市檢察院2017623日才通過郵局寄出蘇檢刑申審通[2017]85號《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
四、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迴法庭對王培榮提交的《刑事申訴狀》審查超期4個月,用時多達法律法規明確規定期限的二倍多
201713日,王培榮向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迴法庭立案庭提交的《刑事申訴狀》,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迴法庭201784日才做出2017)最高法刑申203號《駁回申訴通知書》。
四、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迴法庭和江蘇省檢察院甚至用死豬不怕開水燙手段對待控告和舉報其造假刑事犯罪行為,成為中國法院檢察院黑暗之最
2017年,王培榮通過各種渠道不停地舉報控告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迴法庭和江蘇省檢察院其造假刑事犯罪行為,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迴法庭和江蘇省檢察院甚至用死豬不怕開水燙,均不予理睬,成為中國法院檢察院黑暗之最。
附件一:王培榮提交最高人民法院《刑事申訴狀》“申訴理由和事實”的第二部分全文為(本舉報材料本標題下1行——本文附件二上1行):
二、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衛採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等犯罪手段設圈套造假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
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自訴案件,訴訟理由是誹謗,法律規定構成誹謗犯罪必須同時具備二個要素是:誹謗罪必須是指捏造並散布虛假事實。
王培榮只需向法院證明既沒有捏造事實,也沒有散布虛假事實,也就是王培榮只需用證據證明所舉報和揭露自訴人違法犯罪是客觀事實即可。按照法律王培榮舉報和揭露自訴人違法犯罪客觀事實決不能構成誹謗罪。
王培榮接到誹謗罪自訴狀後,向一審法院(泉山區法院)對自訴人提起誹謗罪的反訴,並向一審法院提交能足以證明王培榮無罪、刑事自訴人有罪的證據(包括2張錄像光盤在內的大量證據),徐州市中級法院(2012)徐刑終字第0119號《刑事裁定書》第12頁倒數第3行寫明王培榮提交一審法院舉證材料254頁、證據光盤2張。
(一)宋遙、王紅衛明目張膽造假、徇私枉法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犯罪手段
宋遙、王紅衛明目張膽造假、徇私枉法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犯罪手段舉例說明:
甲公開舉報揭露乙貪污,乙到法院刑事自訴甲誹謗。甲向法院提交了足以證明乙貪污的真實有效證據,用於證明不是誹謗。法院通過下列步驟完成假案製造:
1.法院無中生有偽造甲的假訴訟要求“檢舉和控告乙貪污”,法院再以自己偽造的假訴訟要求不屬於自訴案件受理范圍為由,作出不予受理裁定。
2.以執行不受理“檢舉和控告乙貪污”的裁定為由,法院庭審時不允許甲舉證乙貪污。
3.同樣以執行不受理“檢舉和控告乙貪污”的裁定為由,法院把甲已提交的法院用於證明舉報乙貪污真實性的證據,列為與本案無關聯性。
4.法院以甲散布乙貪污虛假事實,判甲誹謗罪成立。
對有關部門還來不及查被舉報人或被舉報人有保護傘的案件,徐州中級法院和徐州市泉山區法院以偽造的假訴訟要求為圈套的手段,可判每一個公開實名舉報的舉報人犯誹謗罪入獄。
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實質是徐州貪腐勢力瘋狂對抗黨和政府反腐,徐州二級法院性質十分惡劣的、情節十分嚴重的、有意破壞法律的、明目張膽製造社會危害極大的假案事件,本假案是由徐州貪官黑惡勢力和法院敗類聯手製造的,是對黨和政府抹黑。
(二)宋遙、王紅衛明目張膽造假、徇私枉法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犯罪證據
反腐舉報人王培榮提交一審法院泉山區法院的全部訴訟要求是:
1、駁回自自訴人的惡意訴訟;
2、依法判決劉永修、張志雄、劉勃生構成誹謗罪並追究其刑事責任;
3、劉永修、張志雄、劉勃生向答辯人公開賠禮道歉,登報消除影響;
誹謗罪自訴案自訴人與被自訴人是平等的雙方。自訴人以誹謗罪起訴被自訴人,被自訴人同樣有權反訴自訴人誹謗罪,這是法律有明確規定。王培榮以誹謗罪反訴自訴人,並向法院提交相關的證據,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七條規定法院應予以受理。
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以陷害王培榮入獄為目的自導自演,為了以法院自己裁定不予受理的內容作為定罪結論的案件,以定罪結論量身定做偽造了王培榮的假訴訟要求,再對法院自己偽造的所謂王培榮訴訟要求做出裁定不予受理,實現了既不允許王培榮在法庭舉證證明不構成誹謗,又把王培榮已提交法院證明不構成誹謗的證據列為與本案無關,達到了定反腐舉報人王培榮構成誹謗罪成立的目的,二法院用犯罪手段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
泉山區法院法官敗類宋遙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等犯罪手段使明知是無罪的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受追訴證據如下:
1)泉山區法院法官敗類宋遙,為了達到不允許王培榮舉證證明不是誹謗目的,設圈套無中生有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在(2012)泉刑初字第330號《刑事判決書》第2頁第4行,原文為“訴訟中,被告人王培榮提出反訴,認為自訴人涉嫌黑惡勢力、貪污、侵佔等,要求法院或移交相關部門追究自訴人的刑事責任”;
2)泉山區法院法官敗類宋遙對宋遙自己偽造的王培榮假訴訟要求做出不予受理的裁定,在(2012)泉刑初字第330號《刑事判決書》第2頁第6行,原文為“因其反訴的內容不屬於自訴的范疇,不符合法律規定的反訴受理條件,本院決定不予受理”。
3(2012)泉刑初字第330號《刑事判決書》第16頁第9行,以王培榮“散布自訴人是黑惡勢力,貪污、侵佔公共利益,實施打砸搶犯罪等內容”,作為定罪結論,判反腐舉報人王培榮有罪,判刑一年半。
徐州市中級法院刑庭副庭長王紅衛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等犯罪手段使明知是無罪的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受追訴證據如下:
1)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敗類王紅衛,為了達到不允許王培榮舉證的違法目的,設圈套在徐州市中級法院(2012)徐刑終字第0119號《刑事裁定書》第17頁最後1行竟無中生有地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檢舉和控告四原審自訴人系黑惡勢力,有貪污、侵佔公共利益和實施打砸搶犯罪等行為”。
2)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敗類王紅衛對法院自己偽造的王培榮假訴訟要求不屬於自訴案件受理范圍為由,作出對法院自己偽造的王培榮假訴訟要求不予受理裁定。
3)徐州市中級法院《刑事裁定書》第18頁第12行結論為王培榮“散布四原自訴人是黑惡勢力、貪污公款、侵佔公共利益、實施打砸搶犯罪等虛假內容”判反腐舉報人王培榮構成誹謗罪,判刑一年半。徐州市中級法院法院以法院自己裁定不予受理的內容作為定反腐舉報人王培榮有罪的結論,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
徐州法官王紅衛宋遙手腕比黑社會還黑、比流氓勢力還流氓:判定反腐舉報人王培榮有罪結論,竟是法院自身偽造的而且裁定不予受理,不允許庭審舉證質證的假訴訟要求,充分證明這不是刑事審判,而是貪官徐州市委副書記李榮啟操縱的對反腐舉報人王培榮政治迫害,實質是瘋狂對抗黨和政府反腐,徐州二級法院的判決書就是證明徐州法官敗類王紅衛、宋遙偽造假訴訟要求設圈套製造的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鐵證。
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自導自演造假製造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其判決法律上是站不住腳的。任何一個有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法院裁定不予受理的內容,因為不予受理的內容與審理案件無關,在法庭對不予受理的內容不予舉證質證,所以不予受理的內容一定不能作為定罪結論。也就是說法院以法院自己裁定不予受理的內容作為定罪結論的案件,不但明顯違反法律,而且違反邏輯學的基本常識。
法院通過對王培榮一審時訴訟要求做手腳,(故意隱瞞王培榮對自訴人誹謗罪反訴的真實訴訟要求和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徐州市中院和泉山區法院故意使明顯違法犯罪自訴人逍遙法外,有意陷害無罪的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這是明目張膽地顛倒黑白辦假案。
為了使人們對徐州二級法院(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辦假案法官的卑鄙手段有直觀理解,借用拳擊比賽來形容比喻,法院製造王培榮的假訴訟要求,不允許王培榮庭審舉證證明舉報的真實性,就是裁判只許對方進攻,不允許王培榮防守;法院不允許王培榮合法反訴,就是拳擊場裁判只許對方進攻,不允許王培榮反擊。辦假案的法官就是既不允許王培榮反擊,也不允許王培榮防守的拳擊場上的裁判。
二法院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其造假十分明顯,不但造成徐州市中級法院裁定書、泉山區法院判決書自身十分明顯的自相矛盾,而且造成徐州市中級法院裁定書與泉山區法院判決書之間十分明顯的矛盾。
泉山法院判決書因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造成漏洞百出,如,刑事訴訟和反訴要求必須以明確的刑法規定的罪名為訴訟要求前提,如搶劫、盜竊、貪污等罪名。刑法沒有規定黑惡勢力和打砸搶罪名,不可能以黑惡勢力和打砸搶罪名提起訴訟要求追究刑事責任,連起碼的訴訟和反訴要求前提也不符合。徐州市泉山區法院竟十分荒唐稱不屬於自訴案件受理范圍,強行對不是訴訟要求的內容做出不予受理裁定。還有,從泉山區法院判決書看,偽造王培榮對自訴人三宗罪的反訴,更為荒唐的是,法院在假反訴內容後加“等”字,也就是說法院說不清楚王培榮反訴具體內容。
法院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是為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而量身定做的:
法院裁定不予受理的由法院自己偽造的假訴訟要求內容:“檢舉和控告四原審自訴人系黑惡勢力,有貪污,侵佔公共利益和實施打砸搶犯罪等行為”,法院目的就是不允許王培榮庭審時舉證證明“四原審自訴人系黑惡勢力,有貪污,侵佔公共利益和實施打砸搶犯罪等行為”真實性,並把王培榮已提交法院用於證明“四原審自訴人系黑惡勢力,有貪污,侵佔公共利益和實施打砸搶犯罪等行為”真實性的254頁證據,包括自訴人數十段暴力打砸搶錄像證據在內的二張證據光盤,列為與本案無關聯性,可見法院偽造假訴訟要求,就是為了以“散布四原審自訴人系黑惡勢力,有貪污,侵佔公共利益和實施打砸搶犯罪等虛假內容”判王培榮犯誹謗罪量身定做的。
(三)這是一個只要不是腦殘就能從判決書看出是明顯的假案,這是一個只要不是瞎眼只用一分鍾就能查實的假案
王培榮在給徐州市檢察院《刑事訴訟狀》和給江蘇省高級法院《刑事訴訟狀(補充)》中均指出:
【只要不是腦殘,就能從判決書看出是明顯的假案】定反腐舉報人王培榮有罪結論,竟是法院偽造的、而且裁定不予受理的王培榮的訴訟要求。
任何一個有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法院裁定不予受理的內容,因為不予受理的內容與審理案件無關,在法庭對不予受理的內容不予舉證質證,所以不予受理的內容一定不能作為定罪結論。也就是說法院以法院自己裁定不予受理的內容作為定罪結論的案件,不但明顯違反法律,而且違反邏輯學的基本常識。
【只要不是瞎眼,只用一分鍾就能查實的假案】只要查看案件卷宗中王培榮提交泉山區法院的《刑事答辯狀》第1頁第1項內容訴訟要求,只用一分鍾就能查實徐州二級法院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和隱瞞王培榮一審時真實的反訴要求的真實性。
(四)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衛造假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明顯再次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王培榮在給徐州市檢察院《刑事訴訟狀》和給江蘇省高級法院《刑事訴訟狀(補充)》中均指出:
【法官三重“徇私枉法”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
法官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等犯罪手段使明知是無罪的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受追訴;
法官故意用隱瞞王培榮一審對自訴人誹謗罪反訴等犯罪手段使明知是有罪的自訴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訴。
法官故意在刑事審判活動中故意違背事實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行為,並不擇手段用有意毀滅王培榮提交一審法院證據備份等犯罪手段強行掩蓋假案真相。
徐州二級法院用製造假案的犯罪手段做出惡意顛倒黑白地判決,徹底摧毀了中國法律基礎。
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衛採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犯罪手段設圈套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明顯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條規定:對明知是無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訴、對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訴,並且在刑事審判活動中故意違背事實和法律作枉法裁判
附件二:王培榮遞交最高人民法院《刑事申訴狀》申訴理由和事實的第一部分全文(本舉報材料的本標題下1行——本文附件三上1):
一、【法院內部檔案揭開徐州市中級法院泉山區法院聯手趕盡殺絕,駭人聽聞把假案做成“鐵案”黑幕】二法院製造假案還不罷休,強行毀滅假案受害人王培榮能證明法院製造假案全部證據
(一)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強行毀滅王培榮能證明法院製造假案全部證據駭人聽聞
由於王培榮在1700多天申訴過程中,徐州市中級法院、江蘇省高級法院、徐州市檢察院自以為王培榮能證明法院製造假案全部證據已被徐州市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毀滅,所以至今仍敢瘋狂對抗黨和政府糾正冤假錯案,明目張膽繼續做假,強行掩蓋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真相。鑒於這種情況,王培榮首先出示法院內部檔案證明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毀滅王培榮能證明法院製造假案全部證據,揭開其製造假案真相。
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案是自訴案件,法律法規規定二審判決前,公安檢察院不得介入。本案徐州市泉山區法院20121130日一審判決,徐州市中級法院20121231日二審判決,法律規定刑事案件二審判決後才判決才生效。
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聯手用手段卑鄙造假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的中國法院造假第一案同時,為了阻止黨和政府糾正冤假錯案,強行掩蓋聯手掩蓋其造假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的中國法院造假第一案真相,明目張膽用毀滅假案受害人王培榮手中與案件訴訟相關的全部材料:
1、2012年11月30日,徐州市泉山區法院在一審判決當天,扣押了王培榮庭審時自用的與案件訴訟有關的一切相關材料,詳情請看徐州市泉山區法院2012年11月30日出具的《扣押物品清單》,押單上證據袋六袋(紙質打印答辯及案件相關材料)、證據光盤十二張(提交法庭的證據備份)括號內的“紙質打印答辯及案件相關材料”、“ 提交法庭的證據備份”均系本案法官黎方親筆所寫。
  徐州市泉山區法院在該《扣押物品清單》扣押了王培榮庭審時自用的與案件訴訟有關的一切相關材料,主要內容為:
自訴人訴王培榮的《刑事自訴狀》和王培榮復印自訴人提交法院的證據;
王培榮《刑事答辯狀》及提交法院證明王培榮無罪證據的備份;
王培榮反訴提交法院證明自訴人有罪證據的備份;
存儲王培榮到復印店打印《刑事答辯狀》等和刻證據光盤備份用的U盤;
王培榮所在小區3000戶業主簽名舉報自訴人的簽名原件;
王培榮准備在當庭進一步提交法庭的證據材料;
一審判決當天,判決還沒有生效(國家法律規定二審判決才發生效力),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扣押了王培榮手中與案件相關的一切材料,甚至對起訴狀、答辯狀也不放過。盡管徐州市泉山區法院已把王培榮手中與案件訴訟相關的一切材料片甲不留,但仍不罷休,到王培榮家、王培榮工作單位中國礦業大學的辦公室、王培榮任主任的徐州市風華園業主委員會抄家,目的就是企圖毀滅王培榮與案件訴訟相關的一切材料,把十分明顯的假案做成“鐵案”。
2、徐州市中級法院檔案:判王培榮有罪的刑事二審正卷第1頁記錄了2012年12月14日,泉山區法院把2012年11月30日《扣押物品清單》的物品(材料6袋、光盤12張、U盤1個),作為贓物出現在案件移送表中。
徐州市中級法院(2012)徐刑終字第0119號《刑事裁定書》判王培榮有罪的刑事二審判決是在2012年12月31日,但早在半個多月前的2012年12月14日,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實質上用犯罪手段剝奪了王培榮的一切訴訟權力,王培榮庭審時自用的與案件訴訟有關的一切相關材料被泉山區法院做為贓物全部沒收。
因為徐州市中級法院要造假製造假案,所以在案件判決前,不允許王培榮有與案件訴訟有關的一切相關材料,徐州市中級法院在王培榮沒有與案件訴訟有關的一切相關材料做出王培榮有罪的判決,十分荒唐和卑鄙。
任何一個法官都十分清楚:案件當事人王培榮下述與案件訴訟有關的一切相關材料,均不是贓物;案件當事人王培榮下述與案件訴訟有關的一切相關材料如被作為贓物,法官造假陷害王培榮入獄十分明顯假案做成了“鐵案”。
自訴人訴王培榮的《刑事自訴狀》和王培榮復印自訴人提交法院的證據;
王培榮《刑事答辯狀》及提交法院證明王培榮無罪證據的備份;
王培榮反訴提交法院證明自訴人有罪證據的備份;
存儲王培榮到復印店打印《刑事答辯狀》和刻證據備份光盤用的U盤;
王培榮所在小區3000戶業主簽名舉報自訴人的簽名原件;
王培榮准備在當庭進一步提交法庭的證據材料;
更為荒唐的是徐州市中級法院2012年12月31日把紙質材料六袋、光盤12張、U盤一個退還給泉山區法院。同時說明徐州市中級法院裁定書17頁第9行判決“沒收U盤,上交國庫”是假的。
為了阻止黨和政府糾正由宋遙、王紅衛製造的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衛在案件審理過程中,採用犯罪手段強行毀滅假案受害人王培榮能證明法院製造假案全部證據,把十分明顯的假案做成“鐵案”, 明顯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零六條規定:在刑事訴訟中毀滅證據(刑法規定司法工作人員犯款罪的,從重處罰)。
(二)2012年12月31日判決生效後,王培榮在舉報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造假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的同時,舉報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明目張膽用毀滅王培榮提交法院證據的犯罪手段強行掩蓋假案真相,也就是王培榮向江蘇省高級法院和徐州市檢察院刑事申訴時的證據11(或附件11),證據11(或附件11)中王培榮指出(為了醒目,原文用楷體,下同):
任何有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案件當事人的手中提交法院證據備份和庭審時用的材料均不能屬於法院沒收范圍,一旦這些材料被法院沒收,也就是法院非法剝奪了該案件當事人舉證等權利。
盡管徐州二級法院判決書故意隱瞞了王培榮向法院提交的大量關鍵證據,庭審時不允許王培榮舉證證明舉報真實性,但仍要對王培榮手中提交法院證據備份進行瘋狂毀滅,以強行掩蓋假案真相。需要說明的是這些證明黑惡勢力違法犯罪的證據被徐州二級法院非法手段強行毀滅,也是徐州市二級法院顛倒黑白辦假案的鐵證。
任何有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打官司就是打證據,訴訟用的答辯狀等案件材料和提交法院證據備份,在法院製造的假案上訴和申訴中起關鍵作用,但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為了破壞王培榮對假案上訴和申訴,非法扣押並拒絕歸還王培榮的答辯等案件材料(證據袋六袋)和提交法院證據備份(十二張光盤)。盡管王培榮多次要求歸還,徐州市中級法院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不但在上訴期間,而且在申訴期間,甚至長達80天的申訴受理整個階段仍拒絕歸還,充分暴露出徐州中級法院惡意毀滅王培榮手中證據,強行掩蓋假案真相的卑鄙行徑。嚴重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五條,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四條和第五十二條明文規定追究其責任的違法犯罪行為。
附件三:【真相大白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一案(法院造假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驚天刑事案)長達五年得不到糾正黑幕背後的根源在於長達十年超級黑社會至今仍凌駕於黨和政府之上】
從媒體關於王培榮維權和反腐二則報道及全國兩會代表在全國兩會上呼籲糾正陷害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徹底揭開徐州二級法院造假製造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和中國四級法院、三級檢察院長達五年至今仍拚死阻止糾正真相大白假案的真相
目錄
【第一部分】凌駕於黨和政府長達十多年超級黑社會的幫主、江蘇省委原常委徐鳴瘋狂布局對抗黨和政府,明目張膽操縱製造並阻止黨和政府糾正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
【第二部分】媒體關於王培榮維權報道
【第三部分】媒體關於王培榮反腐報道
【第四部分】集貪腐淫黑於一身貪官李榮啟長達十年屢屢逃脫中紀委江蘇省委和省紀委三重追查
【第五部分】全國兩會代表在全國兩會上呼籲糾正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
【第六部分】王培榮2006年2月論反腐:反腐敗是一場革命
【第部分】凌駕於黨和政府長達十多年超級黑社會的幫主、江蘇省委原常委徐鳴瘋狂布局對抗黨和政府,明目張膽操縱製造並阻止黨和政府糾正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
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得到糾正之時,就是操縱製造本假案以徐鳴為幫主的、凌駕於黨和政府之上長達十年超級黑社會摧毀之日。徐鳴瘋狂布局阻止黨和政府阻止糾正假案:
1、徐鳴利用分管法制的副省長職權,不但操縱製造了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而且不擇手段利用職權瘋狂阻止黨和政府糾正本假案。
2016年1月,組織安排徐鳴為江蘇省政協副主席,但徐鳴長達半年拒不服從黨和政府安排,中國唯一的在省委、省政府賴着不走,不去省政協上班,不辭去副省長和省委常委,集黨、政、政協權利於一身凌駕於黨和政府長達十多年超級黑社會的幫主本質暴露無遺。
2、徐州市政法委書記孔海燕阻止黨和政府糾正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有功”,徐鳴強行違法違規提拔臭名昭著的、而且有案底的腐敗官員孔海燕,2016年不到三個月,臭名昭著的孔海燕二次升遷,第一次升遷(由徐州市政法委書記升遷江蘇省政法委副書記兼江蘇省政法委秘書長)沒有任前公示,第二次升遷(升遷為江蘇省信訪局局長、江蘇省政府副秘書長)沒有任命文件。身為副省長的徐鳴,明知江蘇省政府沒有下孔海燕任命文件的情況下,徐鳴私自導演的孔海燕的上任丑劇,把生米做成熟飯,迫使江蘇省政府半個多月後不得不下文承認孔海燕的省信訪局局長,這是明目張膽對江蘇省政府的“綁架”。
孔海燕在任江蘇省政法委副書記和省信訪局局長期間,不擇手段阻止糾正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
例如:王培榮給省委書記李強的舉報信在江蘇省信訪局躺了半年多
201679日,王培榮向江蘇省委書記李強舉報法官造假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信訪案件按照國家法律法規規定60天內給答復。但王培榮的舉報信在江蘇省信訪局躺了半年,“排隊”時間至少用了半年。直到2017年才被江蘇省信訪局編號,編號為(2017)蘇訪04446號。
3、徐州市檢察院檢察長楊其江阻止黨和政府糾正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有功”,提拔為江蘇省檢察院政治部主任,楊其江利用職權弄虛作假,把瘋狂阻止糾正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的徐州市檢察院操縱成為中國優秀檢察院,真是做了婊子還立牌坊。
4、2016年10月,王培榮以徐州市檢察院用造假手段徇私枉法,強行掩蓋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為由,向江蘇省檢察院提出申訴。江蘇省檢察院把案件移交給鹽城市檢察院下屬的阜寧縣檢察院異地審查。正當阜寧縣檢察院查實徐州市二級法院製造陷害王培榮入獄的關鍵證據之時,幕後黑手再次出現,阻止黨和政府糾正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有功”徐州市檢察院,案發時的常務副檢察長孫光永被操縱為鹽城市檢察院檢察長超級黑社會反黨反政府反人民布局再次得逞,造成了王培榮《刑事申訴狀》控告徐州市檢察院充當超級黑社會幫凶的刑事犯罪案,名為異地審查,實為變相自己審查自己。
5、王培榮向時任徐州市委書記的徐鳴舉報集貪腐淫黑於一身的時任徐州市政府常委副市長李榮啟,遭徐鳴出賣。徐鳴不但把舉報材料給李榮啟,而且還要李榮啟到王培榮工作單位中國礦業大學找書記羅承選,通過羅承選向王培榮施壓阻止王培榮舉報。
由於王培榮頂住壓力,繼續實名舉報貪官李榮啟,時任中國礦業大學書記羅承選和校長葛世榮當貪官李榮啟面,要王培榮交出舉報貪官李榮啟的證據,停住網絡舉報貪官李榮啟。毫無黨性和人性的中國礦業大學校長葛世榮當着貪官李榮啟面,威脅王培榮:立即停住網絡舉報李榮啟,否則對王培榮實施取消王培榮教學資格直到開除王培榮公職在內的三種處分。
錚錚鐵骨反腐舉報人王培榮沒有停止舉報貪官李榮啟,中國礦業大學書記羅承選和校長葛世榮,不顧其他黨委成員反對,對王培榮實施了取消教學資格等處分。盡管王培榮要相關部門出具書面處分材料,王培榮要向法院等部門申訴,但遭到拒絕。王培榮受到處分,但得不到書面的處分材料,十分荒唐。
在徐鳴“保護”下,貪官李榮啟不但升任徐州市委副書記,而且還升遷徐州市政協主席。
6、貪官李榮啟升遷徐州市政協主席時,出面私了殷振梅殺人刑事案的徐州市政法委書記夏文達於2016年1月被操縱成徐州市委副書記。
【為了掩蓋李榮啟犯罪,法律決不允許私了的殺人刑事案被江蘇省委常委、副省長徐鳴操縱強行私了】
貪官李榮啟在操縱徐州法官造假製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前,在2008年曾操縱對另一舉報人殷振梅製造所謂的殺人案,貪官李榮啟發手機短信威脅舉報人殷振梅“你投毒殺害現在丈夫就等着報應吧!”,成立以徐州市公安局局長顧林崗為組長的專案組,在殷振梅答應李榮啟做交易“不再舉報李榮啟”後,法律決不允許私了的殺人刑事案被江蘇省委常委、副省長徐鳴操縱強行私了。
為了掩蓋李榮啟犯罪,徐鳴利用職權操縱了一個驚人的交易:
由當時的徐州市委秘書長、徐州市政法委書記夏文達出面私了:李榮啟親家殷振梅得到市體育局續聘,市公安局局不追究殷振梅下毒謀殺他丈夫一案。條件是李榮啟親家殷振梅反水,不承認向王培榮求助舉報李榮啟一事。
2008年王培榮網絡舉報落馬的泉山區委書記董鋒就是夏文達走動很近的親戚。當時王培榮舉報一夫多妻泉山區委書記董鋒時,就舉報夏文達包庇董鋒。2012年11月,貪官李榮啟操縱法官造假製造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夏文達脫不了干係,當時夏文達是徐州市委秘書長兼徐州市政法委書記。
【第二部分】媒體關於王培榮維權報道
李克強總理在北京大學同窗好友、北京大學憲法與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中國法學會行政法學研究會副會長姜明安,應邀為《人民日報》寫專稿:《王培榮維權經歷的啟示
專稿中姜明安教授一針見血指出:在我們現行體制下,維權的道路往往是艱辛而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我們只要一踏上這條道路,就要准備戰斗,前面可能會有黑惡勢力,有腐敗分子,有官僚主義,有各種既得利益者對你設置障礙,他們可能是分別地,也可能是糾集在一起,擋住你維權的路。
善用現有維權資源和完善現行權利保障制度-------王培榮維權經歷的啟示    姜明安
近幾年有關報刊和互聯網介紹的王培榮不屈不撓、堅忍不拔的維權經歷既給予我們公民,也給予我們政府(廣義的政府)多方面的啟示: 
  首先,在我們現行體制下,維權的道路往往是艱辛而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我們只要一踏上這條道路,就要准備戰斗,前面可能會有黑惡勢力,有腐敗分子,有官僚主義,有各種既得利益者對你設置障礙,他們可能是分別地,也可能是糾集在一起,擋住你維權的路。你必須有毅力,有智慧戰勝他們。否則,你只能放棄,任憑自己的權益受他們侵犯。 
  其次,在我們的制度下,侵權是非正義的,而維權是正義的。因此,維權總會受到多數人的支持和擁護。但是,多數人又有搭便車的惰性,不願自己挑頭,不願承擔過多的維權風險。侵權者正是利用多數人的這種搭便車心理,肆意侵犯其權益。因此,社會需要鼓勵和培養王培榮這樣的為維護多數人權益而勇於自我犧牲的精英。 
  第三,維權光靠不屈不撓、堅忍不拔是遠遠不夠的,還需要善於運用各種制度和非制度資源。王培榮在維權過程中交替使用復議、訴訟等制度化途徑和通過媒體、網絡曝光、向黨政領導反映、向專家學者求助等非制度化途徑,造成了對侵權者的強大的社會輿論壓力。從法治角度講,公民維權主要應通過制度化途徑,但是,由於我國目前體制上的原因,公民維權走制度化途徑往往受阻:如你本來符合起訴條件,法院就是不受理你的案子,你明明有理,硬是判你敗訴。你有什麼辦法?因此,在現有條件下,我們只能較多地通過非制度化途徑補充制度化途徑的缺陷。王培榮維權之所以取得一定成效,與他善用各種制度和非制度資源是分不開的。我們看到,雖然王官司敗訴,但政府在輿論的壓力下仍然悄悄地糾正自己的違法行為。 
  第四,公民權益不僅要消極維護,更要積極保障。所謂積極保障,有兩方面的含義:其一是要加快進行政治體制、行政體制、司法體制的改革,盡可能消除或減少產生侵權的制度根源。反思風華園侵權案,閆家訓為什麼會受到公安機關的特別保護,為什麼能取得物價部門的價格許可,風華園原物業公司為什麼能獲得房管部門的《物業管理企業資質證書》,之後竟然還獲得建設部頒發的全國物業管理示範住宅小區的稱號,這其中除了相關公職人員個人的違法違規操作外,更有太多制度上的缺陷和漏洞的原因。如果我們不改革體制,不消除制度上的缺陷和漏洞,維權怎抵擋得住侵權?其二是要盡快健全和完善法治化的救濟途徑,為公民維權提供有效的制度上的保障。反思王培榮的維權經歷,行政復議、行政訴訟以及法定申訴、控告檢舉制度都沒有能發揮應有的作用:當事人投入了那麼多的精力,那麼大的成本,花了將近5年時間,問題至今仍沒有得到完全解決。這說明我們的救濟機制無論在設計上還是在運作上都存在問題,如果我們不盡快加以改造和完善,讓公民維權過分訴諸輿論,過分依賴找人,特別是找領導人,那我們就不可能實現建設法治社會與和諧社會的目標,事實上,大量的維權問題也不可能通過輿論運作和領導批條子解決。 
  王培榮維權經歷對我們的啟示是多方面的,我們公民和我們的政府都應該從中獲得相應教益
詳情請看北大法律信息網網頁:
【第三部分媒體關於王培榮反腐報道
《法治周末》報道:王培榮網絡舉報有現實殺傷力
法治周末見習記者 王峰  法治周末記者 孫繼斌整理
  7年堅持反腐,在實名舉報屢屢受阻之後,大學副教授王培榮選擇網絡作為向地方丑惡現象宣戰的新陣地。為此,他贏得了一次次艱難的戰役,卻在虛擬世界之外的現實中,遭遇誤解與嫉妒,甚至危及人身安全和職業前途。
  扳倒“多情”區委書記
  王培榮是中國礦業大學(徐州校區)理學院的副教授,2000年獲得中國高校科技進步一等獎,他另外的身份,是“著名網絡反腐舉報人”、“江蘇網絡反腐第一人”。
  所有的故事都應該從7年前說起。
  2003年,江蘇省徐州市風華園小區,這個知識分子集中的小區,被曝出有嚴重質量問題。2004年,風華園的2000多名知識分子簽名授權(後2005年業主大會也給予授權)王培榮以小區全體業主名義舉報徐州風華園工程劣質及腐敗問題。
  此前,王培榮就打過12次民告官官司。
  由於從正常的舉報通道走不通,王培榮走上了網絡維權的道路,數年間他在網絡上發布了上千封實名舉報信,從風華園小區開始,到對地方官員的腐敗,他以極大的勇氣在網絡上公開信息。
  王培榮舉報的一大特點是,全部都是實名舉報。他解釋:“我都是先正常舉報,把舉報信寄給各級受理機關,如果沒有得到答復,我就全部都公布到網上,進行網上舉報。”
  2009年10月30日,《光明日報》署名文章指出:實際上,原徐州泉山區區委書記董鋒因為網絡舉報而進入紀委視線最終“落馬”,已經成為一個網絡時代反腐的經典案例。公民正當合法的網絡監督權利應該得到保護,因為大禹治水,靠的是疏導,而不是堵塞。
  舉報董鋒的正是王培榮,王培榮受董妻之託,將董鋒荒淫貪腐的內情在網絡上公布。2008年7月6日,從下午5點直到第二天早晨,王培榮在他所能找到的每個論壇上發帖舉報了董鋒,貼出了董鋒與多個情人及私生子的照片,並給1000多個記者發了電子郵件。輿情洶洶,徐州市查處了這個區委書記。
  據檢察機關指控,董鋒個人或與其情婦44次共受賄282萬多元,其中董鋒個人單獨受賄39萬元,董鋒和其中一個情婦陳文共同受賄242萬多元。
  王培榮將自己數年舉報的主要對象作了個小結:
  2004年,舉報涉及原徐州市某領導的風華園假冒劣質防盜門案,歷經4年6次民告官,2004年徐州市政府退款150萬元,當事人被判刑1年半,罰款20萬元。
  2008年7月,網絡舉報區委書記董鋒,同時正常渠道舉報徐州市某重要領導。
  2009年4月,舉報徐州天能集團原主要領導重大涉腐案。
  2009年4月,舉報徐州天能集團礦山醫院騙醫保案。
  “沽名釣譽”的“神經病”
  王培榮的行為,得到了周圍很多人的支持。
  在徐州,許多老百姓聽到王培榮的名字都豎起大拇指稱贊:王老師是條漢子。王培榮的努力被公眾認可,也被主流輿論所接受。幾年來,多家媒體報道了王培榮的事跡,在百度里搜索“王培榮反腐”,可以搜到24300篇相關文章。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理解王培榮,在徐州,當地一些知識分子對王培榮的看法是“偏執”、“有些神經病”、“沽名釣譽”,好聽一點的是“他們腐敗跟你有什麼關系,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徐州市的地方官員們對王培榮的感情也是復雜的。
  徐州市委一官員以“舉報狂人”稱呼王培榮。王培榮因為小區維權認識了許多徐州市的領導,每次舉報都要給這些領導發短信,告知舉報內容和違反的法規。
  “有些領導收到這些指名道姓的短信很煩,但是又無可奈何。”該官員稱,“王培榮還在博客上指名道姓稱徐州一領導是保護傘,客觀上給徐州形象帶來了負面影響,但是領導沒有和王培榮計較。”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徐州市官員表示:其實對王培榮是很關照的,如果真的想怎麼着他,他能像今天這樣天天安穩地坐在辦公桌前發帖子嗎?不要拿寬容當默認。
詳情請看網頁:http://www.legaldaily.com.cn/zmbm/content/2010-03/04/content_2071825.htm?node=7571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