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608|回復: 0
收起左側

30歲不到,我們為房子發了瘋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12-31 15:57:0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夢yao在路上

今年6月,在大學畢業3年後,我和老薑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

我父母不再計較老薑的學歷以及遠在中印邊境藏區的工作,並承諾結婚時不要一分錢彩禮,但前提是滿足一個條件:必須在杭州市區買套房,最好是離他們近的地方,‌‌“不買房,不能結婚‌‌”。

不容商量,毫不妥協。

我和老薑同是90後,都來自農村,我有個小我6歲的弟弟,他有個小他11歲、還在念中學的妹妹。老薑比我早工作了三四年,為了方便妹妹在鎮上念書,把這幾年的存款大部分都寄回了家中,讓他父母用這筆錢做首付買了套房。而我因為和父母同吃同住,日常開銷不多,工作幾年也算是攢下了一筆錢。

按照我倆原先的計劃,本來是一起存錢,然後去西藏開間小店。而當我的存款湊齊首付款的那一刻,這個想法就像一個水球砸在被太陽烤得炙熱的柏油路上,瞬間蒸發,無影無蹤。

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我都認為買房不過是我父母試圖拆散我倆的一種手段罷了——3年的苦口婆心,紅臉黑臉都已唱盡,乾脆拋出買房這張牌,讓我們知難而退。

一次在找房的過程中,我焦慮得情緒失控,哭着質問父母:‌‌“為啥非得逼我們現在買房?還不是為了你倆的面子!‌‌”

‌‌“沒房你們的孩子以後怎麼在杭州讀書?難道要像我們當年那樣和別人合租、還要被房東趕來趕去嗎?‌‌”父親說完,頹然地坐到了椅子上。

最終,我還是硬着頭皮加入了買房大軍。

1

去看房的前一天,我晚上下班回到家,洗漱完,已經快凌晨1點了。第二天7點,在催命般的鬧鈴中,我摸了好一會兒眼鏡,又從書桌底下撿起手機,沖出房間。

‌‌“等我一下,馬上就好!‌‌”我對老薑說。

‌‌“你再睡會兒吧,下午還要看一間,今天又是40多度,你別去了。‌‌”

‌‌“沒事,待會兒聽到房價就涼快了。‌‌”我調侃。

原本跟房主定好9點之前看房,我們早餐都沒顧得上吃,不到8點就到了中介,一直等到快10點,也不見房主的蹤影。中介說去給房主打電話,很快,他放下電話,一臉歉意地告訴我們:房主不打算過來了,除非在原來談好的價格上再加10萬。

飢腸轆轆的我們,頓時覺得飽了。

這套房子之前是老薑看的,是一套包括公攤面積在內不到50平米的小房,原來的戶型是一室一廳,房主改建後,勉強算兩室一廳,沒怎麼裝修,可以說是毛坯房。

房子在7層頂樓,沒有電梯,唯一的優點就是朝向和採光還算過得去。在杭州,一到夏天,頂樓會更加悶熱,如果不是手頭拮據,一般人不願意買在頂樓,不方便不說,還容易漏水。

但即便如此,這套房子對我和老薑來說已是很難得:這是這個社區為數不多房價在4萬以下、我們勉強能負擔得起的小戶型了。過去一年不到,這一帶像這樣的小戶型一天一個價,平均總價已經漲了快60萬。不到一周,這套房子也漲到了4萬多一平。

第三天,中介告訴我們,那套房子賣出去了,買主是個拆遷戶,付了全款。‌‌“附近又有幾個街區准備拆遷,房價肯定還要漲,所以要買房得抓緊了。‌‌”

2

在吃了幾次閉門羹後,我們又遇到了鴻門宴。

一天下班回家,推開門,就看到老薑的臉上寫滿了激動:‌‌“找到房子了!這次這套,真的是我看到的最好的一套了,剛掛出來,已經和房主約好了,吃完晚飯你和我一起去看下!‌‌”

根據老薑的描述,那套房子位於正在建造的五號地鐵口附近,戶型不錯,而且是精裝修。價格比我們原先的預算多出個兩三萬,但是房主說誠心買的話還可以聊。說實話,這個地段、這個條件、這個價格,美好到讓我有點不敢相信。

想起之前幾個房主的套路,這次我打算帶上我爸一起去看房,畢竟姜還是老的辣。

吃過飯,我們一行人在中介的帶領下來到房主家。房主一家非常熱情,帶我們參觀了房子的各個角落。閑聊中得知,房主之前居然和我爸在同一家單位上班。

‌‌“啊呀!也算老同事了,那麼我們就爽快一點好了。反正中介也在,我們去隔壁談談,合適的話今晚就簽了。不瞞你說,我兒子的朋友也看中了這套,不過你也算老同事,都一樣的。‌‌”房主邊說邊帶我們出門進了隔壁的房子,‌‌“這套也是我們家的。‌‌”

‌‌“如果不是因為生意上資金周轉困難,我們也不會把房子抵押出去,還以這么低的價格出手。‌‌”在一旁一直沉默的房主兒子突然說。

剛坐下的房主一下子站了起來:‌‌“這個貸款就一個月,資金一周轉過來,我們很快就能還上。你也知道,現在這樣的房子這個價格已經非常難得了。而且中介也會作擔保,風險不大的。‌‌”

‌‌“你們之前沒告訴過我們房子被抵押貸款了啊!‌‌”我爸看着中介。

氣氛尷尬了幾秒後,中介一臉肯定地說:‌‌“這個你放心,我們會擔保的。‌‌”

‌‌“我們再考慮下,明天給你們答復。‌‌”我爸起身往門外走。

‌‌“我兒子的朋友明天也來看房的……‌‌”出門的時候,房主反復說着這句話。

走出房子,我發現自己滿手心都是汗。最終,我們還是沒有勇氣接手那套房,盡管它真的非常誘人。

3

閉門羹、鴻門宴手起刀落還算乾脆,真讓我頭疼的還是那些綿里藏針的套路。

那段時間我媽因為骨折在家療養,看我和老薑找房子的事情一直沒啥進展,很是着急。一有時間她就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在小區里和人聊天,打聽附近的房源。

有一天晚飯,她告訴我們,小區有個一樓的房子,之前是一位老人居住,前不久老人去世了,子女覺得現在行情不錯,打算將房子出售,價格比小區里其它房子低一些。

‌‌“我這幾天沒事就去陪那個大姐聊天,打聽情況。人家說,幾個兄弟姐妹協商好了就聯系我。不過這屋子裡邊剛有人過世,的確不太好,而且是一樓,採光可能也不行……‌‌”我媽說。

‌‌“沒關系,生老病死正常的,而且一樓不用爬樓梯,一個小區也方便。‌‌”

說實話這套房子要是放在年初,我會介意得不得了。我不喜歡住一樓,採光不說,在陰雨天多的杭州,一樓很容易返潮。再怎麼不迷信,要接手一套剛死過人的房子作婚房,多少還是有點芥蒂。

但折騰了這么久,按照行情,我和老薑兩個窮鬼很可能會因為一個猶豫,連這樣的房子也買不到了。

‌‌“好,那我多找那個大姐聊聊天。她和我很聊得來,還和我說,都是熟人,看我腿腳不方便還這么上心,他們一家人商量好了會第一時間聯系我。‌‌”我媽拍了拍胸脯。

半個月後,有人出了更高的價格,那套房子被賣掉了。期間,‌‌“那個大姐‌‌”並沒有聯系過我媽。

4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關系戶‌‌”就算不是沾親帶故,至少也得是相識已久,然而買房這件事讓我對‌‌“關系戶‌‌”有了全新的認識。

隨着找房子不斷受挫,我爸媽開始降低要求,將買房區域一再擴大:上城區這樣的老城區買不到了,那就去濱江區、蕭山區這樣的新區看看。

很快我們就放棄了濱江區,G20之後這邊的房價水漲船高。蕭山區也好不到哪兒去,不久前8000多一平的房子現在也要兩萬左右,而且戶型大,總價高,前不着村後不着店,交通很不方便。

上次我來蕭山這邊的時候,這里還是跟農村一樣,現在,座座高樓拔地而起,走幾步就能看到房產廣告或是房產中介。中介在給我們‌‌“安利‌‌”了幾次單價和戶型都尚可、但產權只有40年的酒店式公寓未果之後,也就不再給我們來電話了。

我和老薑原本非常抵觸中介的推銷電話,但現在卻完全反了過來,變成了到處要中介的名片、加他們的聯系方式,巴不得他們多騷擾,只求給我們找一套合適的、靠譜的房子。

然而看房的時間越久,中介的電話就一天比一天少。實在憋不住,老薑幾次主動打給中介詢問,被告知沒有合適的房源。老薑不甘心,跑人家店裡,站在旁邊等中介應付完幾個來打聽房源的人後,被告知:真的找不到你要求的房子,把總價標准提一提,或許還有點希望。

‌‌“把總價提一提。‌‌”我和老薑坐在客廳的地板上相顧無言。

沒有中介消息的日子,我和老薑開始漫無目地刷網上的房源,希望瞎貓能碰上死耗子。

不想還真讓我們給碰上了:這是一處位於濱江區和蕭山區的交界、交通和配套設施都還行的樓盤,單價1萬8,而且戶型不大,總價在可承受范圍內。盡管我們懷疑這可能是中介的噱頭,還是打了上邊留的電話。

‌‌“對,房子就是那個價格,戶型也是有的。你們有關系的吧?‌‌”

‌‌“關系,什麼意思?‌‌”我和老薑一頭霧水。

‌‌“這個房子你得有關系才能買,沒有關系的人是沒有購房資格的。你有認識的領導嗎?或者這樣吧,你交點錢,我幫你找個關系,搞名額。‌‌”

中介那邊給了一個數,我和老薑一算,房子總價加上這筆價格不菲的‌‌“關系費‌‌”,我們只能和這個樓盤說再見了。

後來,在網上看了其他網友的買房經歷和媒體報道後,才知道我們可能是碰上被限價的樓盤了,開發商沒辦法明着將價格提上去,‌‌“托關系‌‌”是另外一種提價方式。

5

轉眼到了7月底,買房的事情還是沒有絲毫實質性的進展。

中介的電話越來越少,老薑的休假時間也所剩無幾,就算有合適的房子,也未必來得及辦手續。父母的態度開始鬆懈,不再那麼狂轟濫炸地向我們灌輸買房的重要性了。

終於有一天,在我和老薑在頂着40多度的高溫看完房、滿頭大汗地回到家後,我媽發話說:實在找不到就再等等。

我至今都記得自己是如何努力剋制內心的狂喜、沖到衛生間笑得一臉小人得志:去他大爺的買房!終於不用看到喜歡的衣服不敢買、外出肚子餓了只能吃‌‌“沙縣‌‌”了!

然而,我剛一出衛生間,老薑的聲音就飄了過來:‌‌“中介打電話來了,說又掛出來一套新的小戶型,符合我們給出的價位。吃完飯去看看吧。‌‌”

擠在中介的小‌‌“電驢‌‌”上,我們來到了那個小區。迎面撞上幾個剛看完那套房子的人,頓時心裡一陣緊張,忙問中介:‌‌“有多少人看過房子了?‌‌”

‌‌“目前就你們這些人。‌‌”中介指了指剛離開的那幾位,‌‌“不過那些人都是拆遷戶,價格高點也能接受,他們主要是看戶型。‌‌”

最終,這套戶型有點‌‌“槍形‌‌”、又顯得老舊的房子未能入拆遷戶的法眼,成了我和老薑的第一套房。這也是接待我們的年輕中介賣出的第一套房,這個剛出校園、還有些靦腆的房產中介曾對我們說:‌‌“每天累死累活的,也不知道自己啥時候能買上房。‌‌”

買完房之後,突然發現身邊很多和我年齡相仿的人都在討論買房,很多久未聯系的人,某一天聯繫上了,聊着聊着就會甩來一句:房子買了嗎?

當我聽說,自己的同事因為群租房整改被趕來趕去,又碰上二房東帶着押金和剩下的房租跑路了的時候,我會覺得也許買房是對的。但更多的時候我很迷茫,是否真的像我爸說的那樣,買了這個房子我以後,就可以不用擔心孩子在杭州的入學問題。要知道,現在根據戶籍、住宅情況,劃分出了一表生、二表生、三表生、四表生來分配教育資源,有的學區還出現了一表生也無法全部容納,不得不按照購房年限先後安排入學的情況。

相比之下我和老薑毫無優勢。倒是買房後,我倆的生活質量直線下降,之前兩個人還會一起去看個電影、吃個西餐,現在是電影等槍版,吃飯能在家就別進店,實在沒辦法只能‌‌“沙縣國際大飯店‌‌”來份炒麵。

仔細想想,不論是租房還是買房,我們始終是被‌‌“宰‌‌”的那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