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5696|回復: 0
收起左側

么寧丟官遭報應 不認錯難言寬恕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1-1 01:33:1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么寧丟官遭報應 不認錯難言寬恕






感悟生活 於  2017/12/31
/感悟生活



    2017年最後一天,7、8年前風光無限的重慶人民衛士、十佳檢察官么寧女士突然又撞進了公眾視野。這回是她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上發了一篇《只須心如故》的文章(附本文後),就當年她在法庭上誣陷李庄嫖娼一事做出解釋。據么寧本人告訴澎湃新聞:“確實是我寫的”,而且證實她已經於今年3月辭職改做律師。

    我認真看了么寧這篇短文,一方面慶幸么寧在重慶肅清薄熙來、王立軍流毒的大背影下,終於被迫辭職丟官,總算為她的惡行多少付出了一些代價,應驗了“天理昭昭、報應不爽”的古訓;另一方面也對她至今執迷不悟,毫無反思、悔罪之意,甚至還在為她當年助桀為虐的罪惡行徑百般狡辯,繼續奢談什麼“做法律人的初心未變”而深感憤怒。

    對薄熙來、王立軍當年出於政治圖謀,在重慶標新立異,大搞“文革”復辟,瘋狂迫害無辜商人、打擊異議人士,許多正直人士給予了堅決的抵制和揭露。在薄熙來、王立軍如日中天的時候,我就寫了近百篇文章猛烈批評他們復辟文革的倒行逆施行為,包括為李庄冤案鼓與呼,相關文章在網上收獲了幾千萬的閱讀點擊。我本人也曾被重慶方面威脅利誘。因為我對當年李庄被陷害一事記憶猶新,因此對么寧現在的辯解尤其不能原諒。

    么寧當年作為李庄案的公訴人,在薄熙來、王立軍權勢熏天之時,我理解她身在官場,身不由己的苦衷,但她作為受過良好專業訓練的檢察官,明知李庄受到薄、王的陷害,即使沒有丟官罷職、秉公執法的勇氣,也完全可以選擇依法律程序公事公辦,而非脫序賣力表演。令人無法原諒的是,么寧不但沒有憑良知“把槍口抬高一寸”,而且違背起碼的做人良知和法律規定,居然在重慶華龍網直播的李庄案庭審中,違背法律規定,在法庭上脫序演出,偏離起訴書對李庄的指控,誣陷李庄有嫖娼行為。

    么寧指控李庄嫖娼,只是一個被公安控制的被羈押人員的供述——這個供述後來被證明是假的,是刑訊逼供的產物。么寧的責任,按從輕到重的順序為:1、公寧應當具備足夠的專業能力,能判斷出公安提供給她的這個李庄嫖娼的供述很可能不可靠;2、作為專業法律工作者,即使么寧認定公安提供的證據是真的,她也應當非常清楚,孤立的證言不能作為證據來使用;3、么寧非常清楚,當時華龍網在對庭審進行直播,她對李庄做出嫖娼的指控,會對李庄的聲譽和人格造成巨大的傷害;4、作為公訴人,么寧應當非常清楚,她只能就起訴書指控的內容向法庭提供證據,將被告人定罪,絕對不可以將起訴書無關的證據、事實,尤其是損害被告人個人聲譽和人格尊嚴的東西拿來隨便講。正是這幾個不能原諒的錯誤,使我對么寧現在的百般狡辯極為反感。

    么寧的這一行為,已經不僅是德國法官宣判前東德士兵槍殺翻越柏林牆平民有罪時所說的沒能“把槍口抬高一寸”的罪惡,分明是更為惡意地濫用職權、企圖加重對誣陷者處罰並對其進行人格毀滅的故意犯罪,而且她的這一脫序演出,無論是在當時還是現在都被法律所禁止。

    實際上,么寧對李庄嫖娼的指控,盡管立即受到李庄本人和辯護律師的強力反擊,但由於重慶官方操縱了輿論,並配發了一張李庄嫖娼被抓的照片,當時許多人對李庄嫖娼一事深信不疑。幸而這張李庄嫖娼被抓的圖片,很快被網友發現是一張多年前的老照片被人移花接木合成的。我至今還保留着這個造假的罪證:



    么寧作為一名檢察官,從大學讀到碩士、博士、博士後,證明有較高的智商和專業能力,當年不惜出賣良知、違背法律賣力演出,我相信她絕非愚昧、盲從,必然有着強烈的趨炎附勢的個人野心。說白了,就是她為了個人的榮華富貴,主動賣身求榮,甘當罪惡的打手,對打擊迫害無辜者不遺餘力,喪盡天良。

    事實上,么寧的賣力攀附,得到了主子的大力獎賞,她先後被重慶市檢察院嘉獎兩次、記個人二等功一次。2006年,她獲得了“全國十佳公訴人”榮譽稱號,並獲得了最佳論辯獎;2010年,么寧被重慶市委、市政府授予“重慶市人民衛士”稱號。此外,她還榮獲重慶市“百名榜樣女性”、重慶市“十佳女檢察官”、重慶市檢察系統“十大檢察職業道德模範”等榮譽;2012年3月,再被任命為重慶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員,先後任重慶市人民檢察院公訴二處處長、國家檢察官學院重慶分院副院長等職。

    8年後的今天,只因為么寧的政治靠山先後倒台,加之她當年在李庄案上助桀為虐的惡行受到全國輿論的一致譴責,在中央要求堅決肅清薄熙來、王立軍流毒的大背影下被迫辭職丟官,么寧本應該吸取教訓,徹底反省,主動向受到她傷害的當事人李莊主動道歉,沒想到她不但不思悔改,現在還百般狡辯,似乎受了莫大委屈。可見其品質惡劣、自以為是到了何種地步。

    我甚至認為,么寧不配做一名律師。在法治文明的國家,律師是一個受人尊敬的高尚職業,社會對律師的人格有超過一般職業的高標准要求。在中國,律師雖然地位不高,但仍然是一個受人尊敬的職業,民眾有權要求律師有高於一般人的良好品德。律師法第五條明確規定,執業律師應當“品行良好”;律師法還規定,因故意犯罪受到刑事處罰者,不得從事律師職業。么寧在法庭上作為公訴人,超越法律規定,對被告做不實指控,企圖對被告進行人格毀滅,雖然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現在還不能依法追究她的濫用職責權和誹謗罪,但在真相大白的今天,么寧仍為數年前的可恥行為百般狡辯,拒不認錯,已經喪失了起碼的做人良知,屬於典型的品質惡劣,因此她不配做一名律師。

    寬恕的前提是認錯、認罪。像么寧這樣的為虎作倀者,只要一天沒有深刻反省自己的錯誤,沒有真誠地認錯悔罪的表現,就絕不能輕言寬恕與原諒。無原則地寬容罪惡,就是對善良者的傷害。

附么寧8年後的狡辯: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