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08|回復: 0
收起左側

你的微信聊天記錄是否被偷看?答案不在騰訊那裡(圖)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1-10 10:00:2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來源:多維

1.jpg
微信用戶基於自己的使用體驗,雖然對騰訊官方“尊重隱私”的說詞難以認同,但也無力改變現狀(圖源:VCG)

北京時間1月1日,中國吉利汽車董事長李書福在某個商業論壇發表演講時,就個人隱私保護和企業信息安全問題“炮轟”騰訊。他說:“馬化騰(騰訊的CEO)肯定天天在看我們的微信。”

李書福強調:如果信息安全無法保障,將會成為中國企業“參與全球競爭的一個軟肋”。

1月2日,騰訊官方對此作出回應,稱“微信偷看用戶聊天記錄”的傳言“純屬誤解”。並表示,“尊重用戶隱私一直是微信最重要的原則之一,我們沒有權限、也沒有理由去‘看你的微信’”。

回應還稱,微信不留存任何用戶的聊天記錄,聊天內容只存儲在用戶的手機、電腦等終端設備上;微信不會將用戶的任何聊天內容用於大數據分析。

但對於微信的說法,許多網友表示“不敢苟同”。

許多在中國內地使用微信的用戶都有這樣的體驗:在微信上,不管是朋友圈還是公眾號,都存在信息審查。有一些敏感字眼,甚至圖片和視頻——比如關於“天安門事件”,或者一些當前的社會敏感話題,均無法成功發送。

如果沒有某種機制對用戶的消息進行讀取和識別,微信如何能做到這一點?

而最近的例子是:在“吃雞大戰”如火如荼時,網友在QQ聊天里提及“吃雞”、“開黑”或者“荒野行動”等關鍵詞,騰訊會跳出荒島特訓的廣告。

這說明,騰訊似乎知道用戶在輸入什麼內容,據此推斷其消費意願,並有針對性地推介自己的產品。

另一個用以反駁的理由正是馬化騰自己的言論。一個月前,2017年全球財富論壇在廣州舉辦期間,馬化騰談到人臉識別技術時對媒體稱:騰訊擁有一個強大的社交數據庫,幾乎掌握了每個中國人的長相變化,並能預測其未來的樣貌。之所以如此,是因為許多人從年輕時就一直使用騰訊的產品,並在其平台上存儲照片。

馬化騰的說法,表明騰訊不僅具備分析用戶數據的強力能力,而且似乎正在用於開發新的技術。

當用戶使用互聯網產品時,通常認為那是自己的一片“私人園地”,其中的內容關涉隱私,企業應該予以保護。但如今隨着“大數據”的興起,許多企業在未經同意的情況下調取和使用這些信息,並用於用戶完全不可能知道的目的。有的即使告知,也帶有強制性的要求。

不過,即使知道這一點,在龐大的企業面前,個人用戶也很少有選擇的餘地。這正是他們感到擔憂的理由。

有統計數據顯示,中國人平均每人每天在工作和生活中發的信息數為30條,匯總起來的信息堪稱“海量”。而將這么多人的私密信息放缺乏隱私保障的平台上,用戶怎麼能放心?

同樣為隱私保護感到不安的,還有企業。

2017年9月,有媒體曝光上市公司在微信群討論商品價格涉嫌違法行為,被罰款近1億。而據中國國家發改委相關通知書披露,涉事企業除了參與不定期舉行的會議之外,還通過微信群交流信息,統一產品價格,因而構成了價格壟斷。

且不去討論微信群內涉及的內容合法與否,許多人想知道的是:群內的信息究竟是如何流出的?

事件之後,這成為一個謎題。

或許誠如李書福所說:“很多商業上的秘密都被暴露在人眼前了。”而這意味着什麼呢?

掌握數據的企業可以輕易探知對方的底牌,使不正當競爭成為常態。如果這一問題無法解決,現有商業規則或將被視為無物。

這或許也能說明,為何許多互聯網大公司或者騰訊系的競爭對手,都不會用微信、QQ作為工作中的交流工具。

企業收集用戶的個人信息,除了用於產品推銷和市場競爭,還可能與其它機構進行合作。通常情況下,這種合作是非法的,但有的時候,它正是以法規的名義來施行。

2017年9月7日,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於印發《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管理規定》,明確規定: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提供者應當配合有關主管部門依法進行的監督檢查,並提供必要的技術支持和協助。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提供者應當按規定留存網絡日誌不少於6個月。

規定出台後,騰訊公司很快更新了旗下的微信版本。進入蘋果、安卓平台的手機用戶,首次登入微信時都會收到《微信隱私保護指引》,其中明確提到:在用戶使用過程中會收集一些包括地理位置、通訊錄等個人敏感信息,以及一些按照相關法律法規要求必須收集的信息。如果拒絕提供這些信息,用戶將無法使用特定功能。

此事引發各界對騰訊強制獲取用戶個人信息的批判,雖然反響激烈,但最終不了了之。

其原因,正如有分析指出的:微信此舉僅是將中國政府的實際要求與做法說明,並以協議形式規避用戶使用過程中可能對其公司產生的法律風險。而真正的責任並不在於企業。

雖然企業不應過度採集用戶信息,也不應濫用數據,這是2017年6月1日開始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所規定的內容。但在中國具體的政商環境中,不光是騰訊,其實中國絕大多數互聯網企業都難以做到。

而勿庸質疑,只要存在信息審查,無論是合法還是非法,就說明存在技術上的“後門”,用戶的信息安全就可能得不到保證。《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實行之後幾天,便傳出多位微信“群主”已被拘留處分的消息,便是一個鮮明的例子。

而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中國並不會引起多大反響,也很難訴諸法律途徑去解決,這或許才是更值得深思的問題。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