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23|回復: 1
收起左側

北航性騷擾丑聞能否變成中國版“MeToo”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1-12 07:12:3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金融時報



一則網貼下,聚起對一名擁有諸多頭銜的名校教授的系列性騷擾(專題)指控,最終一名女博士站了出來,用實名代表女學生們發出了公開指控。學校啟動調查,看似態度端正,卻遲遲沒有結論,看來是因為“證據不足”。一位知情者說:“對性騷擾來說,她們(註:指投訴的女生們)已經提供了很完整的證據鏈,但對方(註:指北航校方)卻以性侵案的標准,要求提供更多證據。

  當性騷擾舉報走入這樣的困境,可以看到的是,與學生與騷擾者之間的權力不對等相比,學生與學校的之間的權力不對等,是最終導致此類性騷擾問題無法被解決的原因。這兩種權力不對等是同構和相互掩護的。父權性的權力體系的顯著特點之一,就是對其內部各層級成員的普遍的系統性的保護,這是體系對內維持效忠,對外保持合法的關鍵之一。因此,要一個這樣的權力體系例如大學,和一個早已與其利益共生的長期成員切割,簡直就像把相吸的磁石掰開,或者把鹽從水裡抽出來一樣困難。當然,前提是女生的性別權利對這個權力體系來說始終是外部及無足輕重之事,否則,換一種情況,成員們一旦觸犯了體系本身的利益的威權,遭遇嚴刑峻法的也比比皆是。

  因此,女生們其實是有點與虎謀皮了。不僅當事人,當所有關心女性權利的人設想性騷擾的體制性解決的時候,都需要首先正視體制本身作為父權共同體的利益屬性;基於那個看不見的內外之別的設置,體制早已擁有通過什麼都不做來消解性騷擾投訴的能力。

  然而另一方面,一個運作中的結構,如同生命體一般,必然留有空隙。要求徹底摧毀所有這一類結構,是只可想象的革命,而所謂改良,前提是完全承認權力的合法性。但通過問責與施壓,迫使體制放棄其所設的上述內外之別,將女性權利在權力結構中內部化,同時也削弱結構的父權屬性,這或許可以稱為改造,是在革命與改良的二元選擇之外的社會方案。那麼女性要做的,就是將訴求推入議程,促使“婦女的問題“被承認為公共問題。

  所以,全國各地的女生們,在北航事件的激發下,組織起了針對各大學的反性騷擾機制聯名倡議。每天都有新的學校加入,其中武漢大學和清華大學的網上聯署在被刪除前徵集到了300多個聯名,復旦大學、中山大學、北京大學也很快有上百人加入。要知道,這些都是在網上不斷被刪帖,網下有參與學生被“談話”的條件下做到的。雪球正在越滾越大,發布者採用了種種巧妙的反審查技巧,努力爭取讓信息停留多一天,多一個小時,能爭取到更多簽名,審查也並沒有阻止更多人參與。

  歷史可以很遠,也可以很近,近到就發生在一個人的手機里。一個例子是,一位曾在四川大學讀書的學生,在加拿大的課堂上聽到了關於Me Too運動的介紹。後來,當北航事件被曝光,她在微博發起“Me Too在中國”的標簽,幾天後就有了230多萬的訪問量。幾天後,她成為致信川大呼籲性騷擾防治機制的發起人,一天當中就收到265多個校友聯署。“哪怕是不知名的個體的撼動也是巨大的“,她說。當今社會,正在努力將每個人碾壓得卑微而無力,並且切斷他們之間的有機聯系。然而,事實證明對權利的執念無法麻木,人們永遠在伺機而動。觀察各種自發的權利倡議事件,你會發現,勇氣,策略,技巧,以及權利論述的話語等等,在人群中不但沒有失傳,反而更發展——艱險的環境反而鍛煉和激發了人們的能力。

  短短幾年之後,大眾媒體已經失去制定公共議程並在政府和公民之間扮演中介角色的能力。相繼的是社交媒體成為直接交涉的領域。雖然處在被刪博與被操控的層面之下,而且微博的氛圍直露,激烈,甚至凶險,但其仍然是別無選擇的公共發聲平台。微信則提供了在進入這個平台之前醞釀與串聯的時空。

  對於校園性騷擾指控,從已經披露的信息看,大學的回應有所區別,有強行勒令刪帖的,有做官僚式回應表示“可以考慮”卻不做明確承諾的,也有與學生對話,顯示積極姿態的同時卻要求學生不再傳播的。總的來說,大學最希望消除的就是公開化,以及以官僚化的方案拖延和消化訴求。但不可否認的是,和許多學生建議都石沉大海相比,各大學的迅速反饋,首先說明校方感受到這次倡議的潛力,而且無法否認其正當性。

  所以,關鍵的問題是,大學以及所有這些父權性的權力體,如何能夠讓步,接納女性權利的內部化。答案是這並不能在權力體內部完成,以及既不能靠良心發現,也不能靠鼓勵性的利益引導。如果既有的利益結構能滿足其成員的目前需要,那麼結構就沒有動力去開放和改進,並且會敵視變化的要求,因為那意味着利益讓渡和損失。如果這些權力體意識到自己會付出代價,並且沒辦法逃脫支付代價,那麼其利益計算方式會改變,也就有可能承認女性權利為其一部分。例如,為什麼凱文•史派西被《紙牌屋》開除?一定是因為製作方不僅心知凱文•史派西的性騷擾過錯確鑿,而且明白不與他切割的代價更大。當一個社會已經建立起一個在相當程度上性騷擾不可逃脫懲罰的普遍規則,那麼,各個權力體基於其利益計算所做出的選擇就可能不再一樣。

  我指的並非是倡議者可以向權力體投機,也不是指父權體制容易被改變。我指的是,體制本身並沒有人格和信仰可言,其同盟既是強大且緊密的,但也有被“活動”的空間。有人說中國沒有西方女權的革命土壤,實際上,自第一波選舉權運動之後,西方女權運動宣稱高調然而所實際施行的稱不上革命路線,多是在其既有政治體制之內的合法倡議。而在中國大不相同的政治環境下,最重要的是對直接行動抱有信心:看新生的青年行動群體的示範,她們專注於具體而現實的議題,使用力所能及的資源和策略去自我組織,清醒,務實,立即行動,不說大話,不抱幻想,也不那麼容易被壓制和安撫。當我自己也親身參與到高校性騷擾防治機制倡議聯動當中,最讓我感動的,甚至不是這些青年人在當下還敢做公民行動的膽量,而是她們的見識與智慧。想做社會改造,就不能陷入因憂思而絕望的困境,就總要尋找解開死結的方法,而這正是這些行動主義理念的青年人正在實踐的。

  我不知道各大學是否能就此出台防治性騷擾的制度——這甚至不是我所期待的,更重要的是營造全民性的氛圍——中國不僅有一個北航,一個陳小武,當更多青年發聲,社會一定不同,一切皆有可能。
發表於 2018-1-12 09:11:04 | 顯示全部樓層
北航:研究生導師陳小武確有性騷擾學生行為 已撤職

11日晚,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官方微博就教師陳小武被舉報一事發布調查處理通報。

通報稱,對近期關於我校教師陳小武的實名舉報和媒體的有關反映,學校本着高度負責、實事求是的態度,認真細致地開展了調查核實工作。現已查明,陳小武存在對學生的性騷擾行為。

通報指出,陳小武的行為嚴重違背了教師的職業道德和行為規范,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根據國家和學校相關規定,經研究決定,撤銷陳小武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職務,取消其研究生導師資格,撤銷其教師職務,取消其教師資格。

通報表示,“德才兼備、知行合一”是北航人的價值追求,學校對違反師德師風的行為始終堅持零容忍。學校將以此為鑒,制定相關實施細則,健全相關機制,進一步加強師德師風建設,努力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