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84|回復: 0
收起左側

揭秘中共鐵路央企黑幕之“血汗工廠”濟南局青島客運段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1-15 06:50:3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揭秘中共鐵路央企黑幕之“血汗工廠”--記中國鐵路濟南局集團公司青島客運段勞務工悲慘遭遇   

習近平提出的扶貧運動,疑被各級官員〝忽悠〞,扶貧造假等問題被不斷曝光。其實擺在扶貧路上的障礙非常多,特別是隱藏在中共體制內的障礙更大,佔全國半數以上經濟總量的國企和央企,普遍存在高成本低效率、低薪僱傭臨時工抵充企業高昂成本、同工不同酬、壓榨職工血汗、小集團截取利益互相輸送、優親厚友、腐敗窩案頻發的情況。這些企業的臨時工有個統一的官方名稱:“勞務工”,中共執政者往往忽略了這群“低端人口”的存在,他們是掙扎在貧困線上的巨大人群。可恨這些企業的當權者人性泯滅,還將剝削壓榨勞務工行為美化成企業創新發展之理念。現將掌握的勞務工被剝削壓榨的事實披露出來,請廣大網友大力傳播,這只是冰山一角,還有具體勞工信息可供查詢。

話說青島客運段是中國鐵路濟南局集團公司下屬單位,員工絕大多數是高鐵和普通列車乘務員。該“段”在當地人脈很廣,頗具勢力。得益於業務上的便利條件,通過公款接待出行的各級官員,熟識了很多有能量的人物,同時也與地方勢力相勾結打通關節。自從習近平大搞反腐運動,客運段的A團(單位主管)和B團(隨從、秘書、姘頭、司機、各種裙帶關系)也從明目張膽的明着腐,轉到地下暗着腐,花樣翻新,手段日漸高明。過去吃回扣、代繳各種費用、貨款轉移支付再轉入自家代理的記賬公司偽造虛假財務報表、千萬小金庫、公有產權房抵押購買私房等等,已經不能滿足他們的胃口。這群AB團成員創造了濟南局集體公司自創立以來的腐敗記錄,首犯至今逍遙法外,人稱“菜包子”、“不倒翁”,敢於與習包子一爭“包子之最”。

中共鼓吹“中國高鐵”全球第一,鋪天蓋地的宣傳下,捧紅了高鐵乘務員這一半新半舊的職業。很多低學歷的年輕人被“動哥”和“動姐”的光鮮外表所蒙騙,同時各種職業中介、培訓學校和勞務公司都盯上了這群肥羊,絞盡腦汁把人往客運段里塞。起初各家往裡送人,每批人均交3萬元能分到客運段做高鐵乘務員,隨着崗位趨緊價碼也水漲船高,有的甚至花高價進客運段只能候着等通知,有人迫不得已只先去普通列車干乘務員,也有人要求退錢走人,客運段那群吃人不吐骨頭的魔鬼哪肯把吞進肚子的肉再吐出來,各種威脅、謊言、無賴層出不窮。中共不許勞工有自己的工會組織,那個所謂的中共工會主席其實就是個擺設,它們蛇鼠一窩哪能為勞務工出頭。有人上當受騙不遠千里,跨省來青島客運段當個普通列車乘務員,咬牙留下只為把中介費掙回來,可是客運段這群AB團成員就是現世的黃世仁,太狠毒、太腐敗,嚴重超勞不說,列車到達終點站還要額外加班在車庫內打掃衛生,不僅如此,還竭盡所能的剋扣工資,本來就沒多點錢,扣完吃飯租房都不夠,不得已還要在城裡兼職打短工。那些職業培訓學校來的孩子更慘,交三年學費、實習費,來客運段當勞務工,名曰“實習”,自己被當廉價“奴隸”賣了還不全然不知。他們的父母還被蒙在鼓裡,狂灌由中介培訓機構和客運段共同泡製的各種迷魂湯。客運段剋扣工資,勞務公司再扒層皮反哺客運段那幫吃人不吐骨頭的魔鬼,於是勞務工就變成了一群“挨宰的泣血羔羊”。


“羔羊們”不斷向法律、紀委等衙司舉報,客運段的頭頭腦腦似乎害怕了,為了消聲,於是搗鼓出個“首席勞務工”而且承諾表現好能轉正式工。於是“羊群”瞬間騷動了,有甘願再次被宰的、有奉獻肉體貞潔的、有拚命砸錢的、有走關系跑斷腿的,總之轉正的代價是巨大的,而且即使付出一切也可能顆粒無收。因為名額有限還要層層篩選,有些關卡明擺着就是專門設計人的,比如必須是局級先進或勞模,這個評先進、評勞模還不是客運段那些頭頭腦腦說的算。當轉正的謎底被揭開的時候,“羊群”瞬間炸鍋了!謎底似乎意料中又太詭秘,各種渾水摸魚、魚目混珠、大米裡面摻沙子的伎倆層出不窮,剩下的就是滿園哀嚎了,於是自殺的有、討債的有、自暴自棄的有、各種非議的有,看看那些再次上當的“羔羊們”連血都泣不出來了。


僥幸過關的“羊兒”也心驚不已,半點安全感和幸福感都沒有,因為巨大的付出已經抵消了獲得感和幸福感。落寞的“羔羊們”終於明白“他們就是一群被折騰的失去反抗力的羊,等着被擺上餐桌任由客運段這幫魔鬼分食的羊”。


在青島這個高物價、高生活成本的城市,客運段每月發給勞務工的薪水合計到手2000元多點,那些吃人不吐骨頭的黃世仁們即便是層級最低的小嘍啰也每月過萬!還有各種不用上班全國坐火車旅遊、順便檢查的暗訪人員名曰“琢磨鳥”,誰給你的權力和待遇?這叫什麼世道?


青島客運段有個新四人幫,“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姚文”式的人物各有角色,而且專門禍害勞務工。有威逼利誘逼良為娼的老鴇子,有牽線搭橋的皮條客,還專挑漂亮帥氣的“動姐、動哥”下手,於是給客運段這幫頭頭腦腦、還有它們頂上的大頭,陪吃陪喝是家常便飯,價錢合適陪睡也有,上面有個啥子大事,“一覺”搞定,而且可以作為要挾、提條件,有個姓“沙”的就好這口;大年三十你家過年,我陪酒陪吃再陪睡。這就是勞務工轉正式工謎底為什麼意料中又太詭秘的原因之一。

青島客運段有個人力資源科長叫程國錄,這傢伙就是個“托兒、中間人、白手套”,收5萬自留2萬餘下3萬上交段上,一年十幾批幾百號人,算算收入頗豐。前年事發了,進局子把事情全抖落出來了,於是青島客運段的這幫頭頭腦腦慌神了,它們上面的保護傘也犯難了。但是濟南局和該段在當地的勢力確實不容小覷,通過關系捎話給看守所內的程國錄:“老實交代牢底坐穿,抗拒從嚴回家過年;有什麼條件統統提出來,不要亂說,拔出蘿卜帶出泥就不好了”。為了抵罪減輕判罰,濟南鐵路局和青島客運段還出面做偽證,謊稱他具有高級職別、青島市引進人才、高級勞模等頭銜,傻子也能看出貓膩法庭居然相信。於是,最終判決結果是:判刑半年緩刑兩年執行。工作是沒了,但由客運段出面把程國錄全家戶口遷到青島(要知道單獨一個青島城鎮戶口名額至少值50萬而且還有政策限制),客運段還貼補給程國錄住房一套(價值200萬)。

   凌晨是最黑暗的時候,希望天快點亮,“羊兒們”少遭點罪,讓那些魔鬼早下地獄。當下中共執政腐敗橫行,全國亂象叢生。如果說中黨一黨執政是腐敗橫行的根源和溫床,那麼中國鐵路濟南局集團公司就是青島客運段濫用權力、壓榨剝削工人血汗、腐敗橫行的溫床和保護傘,青島客運段就是AB團成員的溫床和保護傘,這樣的企業組織就應該揭蓋子、摘帽子!讓隱藏其中的各種罪行大白於天下,還廣大工友一個公道!把那些魔鬼永遠釘死在歷史的恥辱柱上。中共的反腐、法制和行政體制已經不能信任,希望貴站把那些魔鬼及家族成員底細保存好。天理輪回,因果報應,終有一天廣大工友會叫它們償債。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