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5651|回復: 0
收起左側

“冰花男孩”去北京,誰出的錢?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1-21 23:10:2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冰花男孩”去北京,誰出的錢?

作家天佑 於  2018/1/21

    一大早一個新聞就在朋友圈刷屏了,那個雲南昭通的“冰花男孩”王富滿去北京了,於是,媒體又在煽情,說什麼“夢想照進現實!”看到媒體這么激動,我真是覺得惡心,不這么無恥可不可以啊?出現“冰花男孩”這是恥辱,讓一個連取暖都保證不了的孩子去北京看“升國旗”,“戴大蓋帽”這是多麼諷刺的一件事情啊!這更像是部黑色幽默喜劇,“冰花男孩”是題材,網友是龍套,媒體是攝像,導演在暗處肆意而得意地笑。
   


    把“冰花男孩”一家送到北京的目的是什麼?很簡單,是某些人的危機公關,是要用這種事情成為他們關心留守兒童的一個政績。他們要用這樣的事情,掩飾自己失職的實質,是典型的把一個丑聞變成喜事的操弄。“冰花男孩”進北京的事情,引起了廣泛的討論。我們注意到,盡管媒體都是極力地煽情,但是,打開下面的評論,無一不是慘不忍睹,幾乎全是批評的聲音。這說明什麼?這說明民智已開,媒體這樣做,在某種程度上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本來這事兒已經消停了,他們這么一宣傳,反而又將當地政府弄到輿論的風口浪尖上了,正所謂“畫虎不成反類犬”,真為他們的智商捉急。

    看着網友們的評論,我最關心的是他們這次去北京的費用。新聞只是說王福滿和父親王剛奎以及姐姐王福美三人去了北京,但是,憑我們對當地這個政府做事的了解,肯定還有陪同人員而且包括記者,不然,那些照片誰照的?按最低的標准,三名當地政府工作人員(領隊、教育局一名、政府辦一名)加兩名記者,也就是說至少會有五人陪同。當然,我們相信實際陪同者可能更多。現在,我們就按八人來算這次北京的費用。

    一,飛機票。八人,按1600元算,單程,12800元,算上去機場的費用,加保險,單程費用不少於13500元。那麼,來回就是27000元。

    二,住宿費。八人,都按雙人房算,看照片,他們住的絕對不是經濟型酒店,我們就按500元每間算,那就是2000元每晚,他們在北京呆3天,也就是說需要住4晚,這就是6000元。顯然,他們住的酒店應該超過這個標准,而且也不一定只開四間房。

    三,吃飯。早餐在酒店吃,中餐和晚餐,平均每人每天100元標准,八人每天800元,三天2400元。我相信實際花費更高。

    四,北京市內交通。他們這些人估計不會坐地鐵,會打車,平均每天按兩輛車算,至少要500元,三天,1500元。

    五,除冰花男孩家庭三人,另外五人應該有補助,按雲南省省內出差標准算每人每天330元,那麼,五人就是每天1650元,三天4950元。實際這是到省外大城市出差,標准可能更高。

    六,不可預見費。包括買水、零食之類,每天平均200元,三天600元。

    那麼,即便是按這樣的標准來算,“冰花男孩”去趟北京,至少要花42450元。換句話說,為了體現出對冰花男孩的關心,為了實現冰花男孩的“夢想”,四萬多元沒了。
   


    我不反對有人對冰花男孩獻愛心。如果這次去北京的費用是某個或者某些愛心人士出的,我沒意見。那麼,問題來了,誰出的這筆錢?是網友的捐款嗎?如果是青基會花的錢,那事情就嚴重了。不過,我相信當地政府沒那麼蠢,讓青基會出錢。但是,從目前的行為上看,“看升旗”、“戴大蓋帽”,明顯地具有政治色彩,這筆費用是當地政府出的可能性非常大。即便是當地政府出的錢,那也是老百姓的納稅,老百姓納稅是要購買相應的公共服務的,不是讓你們為了宣傳自己,搞危機公關而亂花的。當然,不排除是某個企業出的錢,但是,對於企業來說,你真想做公益沒問題,蹭熱點,提高企業知名度,是不是有點“吃人血饅頭”的感覺?

    據不完全統計,“冰花男孩”所在的魯甸縣還有9000名留守兒童,他們難道沒有夢想,他們難道不想去北京,不想戴戴大蓋帽?當地政府都能用陽光照亮他們的現實嗎?

    當然,當地政府這樣做對“冰花男孩”恐怕也不好。一個生活貧困的幼童,因為官方的危機公關而改變生活軌跡,這對他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當地政府讓他實現“夢想”,有沒有人想過,這種夢想對他的心理會造成怎樣的沖擊?夢想這么容易實現嗎?孩子如果回去以後,對比一下他和北京同學的生活,他心裡會不會有巨大的落差?這么一趟會不會摧毀了孩子的精神,以後他如何再走幾里的山路,怎麼樣面對自己的家?孩子真正需要什麼?需要這種“看升旗”、“戴警帽”的所謂夢想嗎?他去了北京又怎麼樣,還有千萬個這樣的留守兒童,當地政府都花錢送他們去北京旅遊一圈嗎?旅遊一圈對他們而言起什麼作用?我覺得,當地政府這么安排對“冰花男孩”的成長絕對不是好事。

    對於“冰花男孩”王富滿來說,可悲的是他之所以被當地政府關注不是因為生活困困,而是因為被樹立成了典型;成了典型以後,他會成為什麼樣的人?當然了,當地政府也有可能把王富滿培養成第二個“蘇明娟”,那真會改變他的命運。只是,被改變命運的只是他這個個體而已,對於千千萬萬的留守兒童來說還是要過以前的日子。至於,成為典型以後,他會變成什麼人,那就不是我們能關心的了,會像“五道杠兒大隊長”那麼官氣十足嗎?

    所以,在我看來,把“冰花男孩”送到北京“看升旗”、“戴大蓋帽”絕對不是真心救濟,也不是幫他實現夢想,更不是關心留守兒童,而是要讓民眾在感動中忘記當地政府在這件事中的責任,當地政府這么做的目的就這么簡單。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表的《世界教育報告》中講到:中國是用佔世界1.18%的教育經費培養着佔世界18.45%的學生,基礎教育則更是少得可憐。為什麼當地政府就不加大投入呢?

    當地政府如果真的想解決留守兒童問題,解決農村貧困問題,那就要從根本上下手,首先,當地政府不要壟斷所有資源;其次,當地政府要裁撤無用的機構裁減冗員,這樣才能加大對教育的投入,才能在農村建立起完善的健保制度、老農養老制度;第三,要廢除戶口制度,不要讓孩子不能跟隨父母到工作地工作。總之,當地政府需要有一套長遠的,完整的思路。

    最後,總結這次“冰花男孩”進京秀,在我看來,有這么多錢,不如用來給“冰花男孩”那個學校的每個孩子買件棉衣來得實在,不如給他們每人每天訂瓶牛奶更有利於他們的成長。

    “冰花男孩”進北京,沒像當地政府預期的那樣臉上有光,卻招致了網友的滿屏口水,當地政府是不是該思考一下,以後的宣傳思路是不是該換換招數啦?總這么搞,真的挺蠢的,我有點同情他們。誰出的餿主意?不是臨時工吧?

    【天佑私人微信號:hulanpangzi22】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