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6643|回復: 1
收起左側

破解湯蘭蘭羅生門迷局的鑰匙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2-8 20:11:5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樓主| 發表於 2018-2-8 20:12:33 | 顯示全部樓層
網民評論摘錄:

我這人從不記法條,喜好依據常識作判斷,從常識看,胎兒大概率是乾爹那邊的種,剛開始是想借懷孕誣告湯家,後來發現(最有可能是公安提醒)這一證據對自己不利,就改口說湯蘭蘭沒懷孕,並去補了另一張B超單。依據常識,後來湯蘭蘭被當地公安過度保護,也跟未成年人保護無關,湯蘭蘭與世人完全隔絕(只有公安和乾爹家能聯系)只是為了掩蓋真相。

普通人要去醫院補一張與事實不符(與電腦紀錄相反)的單子,還要醫生具名,幾乎是不可能的,更何況這涉及到一個刑事大案,哪個醫生敢?
除非是。。。。。。?
所以,既然是惡猜,那麼就這樣測:
檢察院發現口供中湯女和干媽都否認懷孕,但物證中顯示醫院B超報告有懷孕,出現了物證與口供嚴重不符,就退回了。
公安一看,是呀,哪個粗心的辦案人員乾的笨事?
趕緊去醫院補一張沒懷孕的報告,讓醫生再重新簽個名,交上去。
檢察院一看,這下對口供與物證對上了,成了,起訴吧。
可檢察院辦事員和公安一樣粗心,竟然忘了把醫院的原始件扯了。
法院的同志也沒管證據,TMD證據都是你們偽造的,我還看什麼呀,存檔就是,我按你們說的判還不行嗎?

可以猜測一下起頭:

    湯幼年不在父母身邊,後又遭父母離異的痛苦,加上東北固有的重男輕女的惡習,使得她從小對整個家族沒有親近感,更沒好感,同時也是一個問題少年(小學就有六次轉學)。

    在進入青春期後,有了遠離父母上學的機會,使得她有一種可以放縱的自由,而寄宿家庭對她的照顧使得她產生了不曾有過的家庭溫暖感。

    這個時候乾爸爸的兒子恰到好處地進入了她的生活,說不清是哪一方主動,但乾爸爸一家都明白和未成年女孩發生關系就是犯罪。

    保護兒子成為這個家庭的第一需求。干媽的身份這時候其實已經成了事實上的婆婆,帶她去秘密打胎是最正常最合理的解釋。

    婆婆不告訴女孩的父母也是合理的,畢竟心虛。所以即使調查的時候,女孩自己和干媽都否認了懷孕的事實。但女孩還是忍不住半年後告訴了母親,不知道出於什麼樣的心態。

    母親由此找上門,並怒而動手打人的舉動完全符合一個母親的身份和心態,在一個鄉村熟人社會里,這種丟人的事完全不是心理陰暗的人想象的是性開放的爛地。

    但在女孩看來,親身母親非但沒有安慰自己,而是一上來就打人,不是一個想象中久違了的母親樣子,這一舉動完全激怒了她,二家比較,她感覺干媽家更象一個自己的家,而從心理上完全投向了這一邊。

    母親帶來的親戚自然是站隊娘家,並和干媽乾爸發生了對峙,甚至還和乾爸爸的兒子直接發生了沖突,這導致了女孩對整個家族產生了絕望,她感到被自己的家庭拋棄了,她要報復他們的不公。

    轉折點一確立,干媽乾爸自然就能形成一個解困思路了,利用好小女孩的情緒,很容易就可以製造第一波高峰-舉報信。

    從後來小女孩的電話錄音看,這是一個充滿了戰斗精神的小騙子,沒有底線沒有善良,她把所有不滿的對象,包括親人,也包括她的老師,都一一放進她的炮製名單之中。

    第一季,當事人結束了。

    第二季,輪到公檢法上場。

    繼續亂猜:

    2009年2月5日,材料第一次送五大連池檢察院,被退回要求補充資料。(公安做了個菜,報給檢察院,檢察院一看,造假造的不成樣子,什麼亂七八糟的,退回)

    2月9日提交至上級,即黑河檢察院

    (公安碰了釘子,好沒面子,請政法委出面協調檢察院,當地檢察院知道是咋回事,但領導發話也沒辦法,只好借口廟小,轉送上級)

    4月9日,黑河檢察院退回資料,要求補充材料

    (上級拿到燙手山芋,放了二個月,弄明白了是什麼情況,開什麼玩笑,讓上級背黑鍋當槍使?退回!)

    5月3日,再次提交材料,

    (問題是這邊的公安生米已經成熟飯了,硬着頭皮也要上,不然死了的爺爺怎麼交待?難道這個案子弄了一年多沒逮到一個犯罪份子,卻把辦案的公安變成了犯罪份子?)

    6月17日,黑河檢察院再次退回資料,要求補充

    (上一級檢察院還是不肯賣面子,這事太離奇了,太無法服眾了,弄出事情來誰也吃不了,退回)

    7月17日再次提交材料

    (當地只好拼上所有的力量,再活動活動,通過各種關系,各種黑箱,成功)

    8月6日,是黑河檢察院第一次向法院提出訴訟(長官意志,不情不願,走過場吧)

    9月22日,第一次開庭,集體翻供

    (法院拖了一個多月,一開庭,發現情況不妙,集體造反)

    12月18日,黑河檢察院撤回起訴

    (檢察院順勢而為,決定不做惡人,既然集體反水,原來的口供全部推翻了,也無其他更有力的證據,就有理由可以退回。)

    12月22日,被告人有人對撤訴提出異議上訴

    (沒想到的情況出現了,老百姓是給點陽光就燦爛,得寸進尺,竟然不讓檢察院撤訴,要給個清白。)

    2010年6月4日,黑高院駁回上訴,允許撤訴

    (又折騰了半年,奇案中的奇怪發生了:原來提起公訴的檢察院拚命說我們不告了,原來當成犯罪嫌疑人拚命說你們來告們呀,高院一看,這成什麼體統,刁民還想反了不成?想破壞社會主義法律秩序?不準告!)

    6月28日,黑河檢察院第二次提出公訴

    (刁民就是刁民,習性不改,還是想着法律范圍內解決問題,想要追究公安的刑訊逼供致人死亡,還要讓官家又賠錢又登報恢復名譽。見好不收是他們最大的犯罪行為,惹怒公安一家已經是死罪,再不給法檢二家面子,讓你吃個強奸罪是寬大處理了)

    8月8日,第二次開庭

    (這下好了,犯罪團伙的命運已定,公檢法三家一齊心,鐵棒也能磨成罪犯)

    10月20日一審完結。

    (既然立場已定,什麼辯護證據、刑訊證據統統不在法庭的考慮范圍內,說你有罪你無罪也有罪,說你無罪你有罪也無罪。)

    聲明:以上猜測,均屬惡意,如有同感,純屬見鬼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9-23 12:10 , Processed in 0.009086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