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37|回復: 2
收起左側

關於車匪路霸

[復制鏈接]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火車上,閑着也是閑着,說說我個人經歷。眾所周知,1983-1984年,進行了第一次嚴厲打擊刑事犯罪分子的運動。但其實車匪路霸最猖獗的時候是九十年代初的幾年。

1. 京廣線上有名的一次,東北籍號稱東北虎,在一個列車上洗劫,而且搶了乘警的槍,把乘警拷在過道上,這個乘警住我一個前女友家樓上,給了處分,後來好象長期不上班了。這次鬧得大,後來這幾匪被抓,很快槍決了,那時候刑場就在我們大院靶場附近,槍響以後,救護車先開上去摘各器官。

“90年代020地區是現場乾的,以前帶頭大哥津津樂道,這邊人還沒上路,那邊一排醫務工作車已經開始製冷,排出大團的不知是柴油機煙還是冷氣煙霧,在明亮的陽光下煞是壯觀”

2. 95年我和幾個同事坐長途車去南陽出野外,一條線路過平頂山市的襄城縣、葉縣及南陽方城縣。當天在鄭州火車站對面的長途汽車站上車,我坐在最後一排靠窗的角落裡,右眼皮跳個不停。中間是一個農村中年婦女,當時路還不好,該女士不久暈車,在車上開始嘔吐,而且全部吐在過道上了。進了襄城縣車停了,上來幾個人,一會又下去了,就有人說丟了東西。進了葉縣,又停車上來幾個人,一會又下車,又有乘客丟東西。這兩拔賊在前車廂行竊,沒到後面來。到了南陽方城縣,又上來幾個人,為首的一個我印象深刻,個不高應不到170,面大凶,一看就不是善類。這拔就明搶了,上來翻上方行李架上的包,挨個的翻,有東西就拿,整個車坐滿了人,沒一個人站起來,終於搜到我一個同事的包,我同事說你干什麼?!我們六個人同時站起來,小個一看,馬上跟我同事說,兄弟,沒事,不動你們的東西。然後又往後走,快走到我這,終於踩上了中年婦女的嘔吐物,一臉惡心樣,罵了幾句倒霉,帶幾匪下車了,司機說知道這些人但不敢不停車,被報復怕了。後來終於集中打擊,估計又有一些被摘了器官。

一方水土一方人,平頂山有個村子邪惡的很,一村的村民,先是做假酒,被打擊。再做假煙,又被打擊。第三波就開始印假鈔了,就不會干正事。

3. 內蒙稍微好點,呼局南下的列車乘警全員帶槍,再帶把79沖鋒槍。正常乘警長和值班的各一把砸炮。

4. 株洲 鷹潭 綠皮車 停車時窗戶必須放下 不然鉤子幫隨時伸進來洗劫 包 隨身聽 衣物 連桌上的零食和啃一半的燒雞都不放過。

5. 92年左右 陝北奔內蒙的火車 晚間到一小站 一列車員女的 把一流浪漢模樣摸上車轉悠疑似扒竊的人轟下去了 隔幾天再次路過 停車後 該乘務員開門下車值守後沒多久就被人神不知鬼不覺挾持走了 後來在不遠地方發現其被強奸後掐死的屍體 看過一些現場照 應該一直沒破案。

6. 我爸是貨車司機,8幾年去拉貨路上有人晚上攔車,我爸就停車想下車的看什麼事,剛開車門就覺得不對,趕緊關門點火,後邊一夥人板磚棍子就往車上招呼,得虧跑的快要不就撂那了,好像是河南那邊因為那邊有廠里需要的原料。

7. 94年吧,坐車經過浙江南部的山區… 青田吧. 有人攔住汽車,一定要停車吃飯. 司機說吃過了. 一夥人抓住司機拖下車就打….

其實是沒吃過..但是司機想去下一家認識的飯店吃飯…

8. 富陽也有,不過是當地菇農,蘑菇賣不出去了就把路一截,強迫過往車輛司乘人員買蘑菇。

9. 那時候開車去杭州,安徽一條山路上,每個飯店都坐個雞向來往車輛做着打洞的手勢。

10. 02年左右去福州,不小心走到發廊一條街,一群女人上來挽着胳膊就往店裡拽

11. 過去單位負責采購的出門保衛科會派人跟着(大企業的保衛科直接掛公安局的牌子,小的也有槍),兩個人一人一把54不是誇張的故事。

不過一般人不一定敢開槍,我姑父60年代太遠步校畢業在黑龍江當兵,轉業到法院,90年代有一次被人搶了包就跑,槍掏出來也沒敢打,周圍也沒有群眾,就是心理覺得下不去手。

12.

那些年亂到什麼程度

車匪路霸

各種打劫,不搶光的也算打劫

搞不到槍的業務員,去買鋼珠槍,六發的電擊發。所以後來嚴打和禁槍。

鐵路警察不是假的。

公路和手機和攝像頭幫助了中國治安。

所以我不喜歡亂,一旦社會動盪,人命賤。

13. 另外80年代末90年代初過衡陽,列車員事前用大喇叭來回通知 到了衡陽一定要關緊車窗!否則會有歹徒跳進來搶劫!現在想來,感覺那會好像是進了戰區一般

還有我上大學時有個鐵哥們是攀枝花的,說他們那整列整列的火車被從頭搶到尾

14. 雪夜 鵝毛大雪 離開駐馬店不久 國道328線汝南段 和司機一起蜷縮在東風大卡駕駛樓子里艱難行路中 路邊陸續出現當地女子 披着長發踩着高跟鞋身披軍大衣嬉笑着攔車 駛近 雪亮的大燈照耀下 豁然敞開大衣 裡面只穿一條鮮紅色三角內褲 一對雪白碩大的奶子在車燈下灼灼生輝 淡紫色的乳頭不知道是被凍得還是因為興奮 和乳暈一起漲鼓起來 讓人產生一口啜上去的慾望 往上看燈影里披散的亂發擋住了大部分面龐 輪廓卻極美 當時從喉頭到褲襠就像一條火線燃燒下去一樣瞬間硬如鐵棒 啥都別說了 停車 還價 此處略去三千五百字。。。。。。

15. 那年頭跑大貨的還是社會上的高薪階層 國道省道邊上的小飯店流鶯們主要就是為他們服務的 而且只要荷包鼓 一條路玩下來什麼口味都能滿足 少女熟婦人妻徐娘各取所需 忙的時候尤其是逢年過節前小姐資源緊張那會 這邊車停下來 那邊老闆娘忙不迭把上中學的閨女揪回來陪喝花酒 現場鑽到桌子底下給叔叔們口 親自上陣的也不在少數 十幾幾十個小時山路開下來司機快憋瘋了 而且老司機常有前列腺炎 到地方不及時放一發就容易犯毛病

見過最猴急的 這邊我們剛坐下吃上 老闆娘還在廚房裡炒菜 就摸進去 直接把人家按在鍋台上給後入了的 裡面乾的嗷嗷嗷連嚎帶喘 外面隔着個簾子哥幾個照樣酒酣耳熱該吃吃該喝喝 絲毫不以為奇 頂多揶揄一句 別NMB射炒菜鍋里啊 比島國AV里的演出來廚房侵入情節要真實刺激多了

所以說九十年代就像雙城記里說的 既是最好的時代 也是最壞的時代 令人難忘

16.

京滬鐵路上最亂的是蚌埠附近的什麼縣,宿遷好象是,年代久遠不確定。聽老列車員說的。

呼鐵局的風氣比較猛,我小時候記得有個叫任保中(音)的列車員就在那裡勇斗刁民眼睛瞎了一隻,工傷。

據說車匪路霸也是不敢動呼局的車,不顧我覺得還是79沖比蒙古人更有威懾力。

(呼局的列車這么強悍?)

17. 90年代末,某大型國企的下屬全資零部件廠,當時廠里的產品,要從湖北襄樊拉到陝西西安去做實驗,車上拉了做金屬加熱鍛造實驗的銅錠、鋁錠等一車,就是金屬圓柱體圓棒,晚上在某地休息的時候,一個司機以及廠領導在賓館睡覺,一個司機在車上看車,結果後半夜車上睡覺的司機被人控制住,車上的棒料被搶走近一半,那玩意多重啊,一個有幾百公斤重,搶東西的在夜裡幾個小時之內搬走了將近一半,也不知道怎麼搬的,還把車內值班的司機打了一頓,後來報警,警察來了之後沒監控、沒證據、沒抓到人,只能做個記錄之後讓他們回去等消息。

到了之後辦完事,回程的時候車上拉了幾十個天然氣罐,晚上到了某地需要休息了,廠領導一到小旅館,就給旅館的老闆塞了五條紅塔山香煙,晚上還請老闆全家6口人吃了頓飯,席間喝的都是好酒,老闆拍着胸脯保證說你們仨都去休息,絕對沒事,三個人就一起休息,沒人看車,果然第二天早上起來,車上什麼東西都沒丟。後來走這條路的車,都住這家旅館,去了先給煙,請吃飯,晚上就都能睡個好覺。

18. 九十年代前半期(應該是94年之前),廠子里發三車共計一萬支五六半去廣州黃埔港交貨,半道給人攔了。還好廠里押車的經警都是退伍兵,武功還沒廢,有個身手好的出去找了援兵回來才解圍。這跟當時我們子弟學校一牛逼人物夥同社會人員刨了廠里靶場的槍偷走十多隻槍不知多少子彈一起是當時印象頗深的兩件事。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整理一下,妥妥的十日談呢。
 樓主|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哎,其他地方我不知道

我們那邊一指殘和三立一偉被嚴打後,出了一本書介紹他們惡性和抓捕經過。
相比之下,香港電影里黑社會根本不算事阿!

你能想象幾十號人天天跟着流氓頭子公開搶劫勒索的場面嗎?

然後路上看到漂亮女的,不管學生還是結婚婦女拉上車就給輪奸了。看到不順眼的就一頓毒打。曾經有人家漂亮女兒上學路上被抓走,囚禁了一個多月才花了2000多塊錢贖回來,可憐孩子都不成人型了。

坐汽車上也要被搶劫一遍,實在沒有錢的就毒打,有錢不給的會被打斷腿。我從市區回農村老家就被打過,路費也得搶走了,我不敢走夜路回家,在火車站蹲了一夜,第二天天亮才敢走回家。

馬路上看到穿着光鮮點的先打一頓,再問為什麼不給哥哥孝敬。那場面,被打的往往大喊哥哥饒命或者好漢饒命,對,水滸傳里就是這個台詞。

甚至他們糾集了200多號人去外地滅棍
(就是去和外地流氓頭子打群架)

他們還開着假冒的警車到處惹是生非,不明就裡的外地人被勒索還以為是公安局公開知法犯法了。

這做法和日本鬼子也沒區別了。

槍斃的時候那不說萬人空巷也差不多了,反正街上都沒什麼人了,都去看槍斃了。

上面說的是有名的流氓頭子,更多的是三五一夥的,比如有個團伙專門扒火車,從錦州經過的火車,什麼煤,冰箱,大米。反正火車運送的有什麼扒什麼。然後就在火車道邊上賣。

還有的團伙去老百姓家裡偷牛偷雞啥的。老百姓明知道有人偷東西都不敢聲張,曾經有一家人家反抗,結果這群王八蛋把老百姓家裡男的腿打斷,女的強奸了。然後還在那逼着老頭和小孩去做飯。又吃又喝作了一夜才走。

就連有人走夜路被打死搶走幾塊錢的事也是時有發生。女同志因此晚上不敢出門,白天也不敢打扮,帶耳環會被搶劫的把耳環直接拽掉,耳朵傷了。

因為社會整體風氣不好,學校也挺亂,什麼初中生亂搞懷孕,學生打傷老師之類的不少見。

為啥是全國貧困縣,你說這經濟能發展起來才怪呢。

現在還有些人要翻案,說嚴打過嚴了,我看就應該把說這些話的人統統送去山西挖一輩子煤礦。讓他一輩子見不着太陽。

——————————–

八九十代每次春節坐火車回老家,老母親都把四人頭縫老爺子內褲里,老爺子還揣把磨利了的三角刮刀;還有一次老爺子春節值班沒跟我們回老家,過完節回來下火車我差點給個女人販子硬拉走(那會兒我小學2年級)。
九十年代初上初中,那會兒經常性的學校級群毆,學校門口也經常性的有外校或是地方上混的在學校門口“等”某人,那會兒比較跳的傢伙放學翻牆遁走基本是常事兒。
再說說耳聞的,成昆線上到了某段都會關窗,火車爬坡開的慢,會有竹竿想伸進來挑東西出去;據說某段民風彪悍,經常搶貨車,結果村裡又沒電,冰箱拿來當櫃子裝土豆,彩電拿來當板凳。90年代做小生意進貨都跑荷花池批發市場,大早就揣着現金坐大客去進貨,車匪盯得也是他們,稍有反抗直接就捅死。

———————————-

那個時代各行業缺項太多,頭腦靈活點的很容易找到新領域,甚至是全新的,所以么,好處在於事物新鮮,沒有太大的競爭,利潤率還高,而且工商管理之類的也欠缺,人么,也相對講人情,現在根本不可能乾的事情,那時候幾乎是隨便干,大約92年和別人合作,搞室外清潔,後來接了個清洗大樓外玻璃的活兒,按現在的標准,就那些規范設備等等,就能讓人蒙了,可那時就是把人拴根繩子順下去就開干,當時張羅乾的人和幹活的也不知道什麼叫怕,一天50塊錢,工人樂瘋了,擱現在,這TM掉下去一個或是啥物件掉誰腦袋上,自己都得嚇死了。

94年,我一個師兄搭長途客車出差,當時他穿便服,把自己的64小砸炮放手包里。半路遇上搶劫的,他挺身而出,表明警察身份,對方不予理睬還上來想搶他的包,由於槍在手包里,出槍慢,被對方連捅數刀,最後對方看他掏出槍方才逃跑。整個過程,一車人都沒人敢動一下,最後讓那幾個賊人逃脫,我師兄也因為失血過多還沒送到醫院就走了,但保住了整車人的財物。沒過多久,那幾個當天搶劫並殺害我師兄的傢伙全部被抓住,後來都被斃了

———————————-

90年代末,某大型國企的下屬全資零部件廠,當時廠里的產品,要從湖北襄樊拉到陝西西安去做實驗。那時候廠里有條不成文的規定,就是卡車拉貨走襄樊—十堰—安康—-西安這條路(當時沒有高速,全程國道還要翻越秦嶺),必須要兩個司機和一個廠領導(一般是保衛科長)共同出行,兩個司機的作用是換着開車,以及晚上住宿停車值班看車,一個看前半夜,一個看後半夜。而廠領導的作用是,隨身帶着x條紅塔山香煙,一旦遇到來硬的,廠領導負責交涉,一般都是給點錢然後發煙“買路”。

某次,車上拉了做金屬加熱鍛造實驗的銅錠、鋁錠等一車,就是金屬圓柱體圓棒,晚上在某地休息的時候,一個司機以及廠領導在賓館睡覺,一個司機在車上看車,結果後半夜車上睡覺的司機被人控制住,車上的棒料被搶走近一半,那玩意多重啊,一個有幾百公斤重,搶東西的在夜裡幾個小時之內搬走了將近一半,還把車內值班的司機打了一頓,後來報警,警察來了之後沒監控、沒證據、沒抓到人,只能做個記錄之後讓他們回去等消息。到了之後辦完事,回程的時候車上拉了幾十個天然氣罐,晚上到了某地需要休息了,廠領導一到小旅館,就給旅館的老闆塞了五條紅塔山香煙,晚上還請老闆全家6口人吃了頓飯,席間喝的都是好酒,老闆拍着胸脯保證說你們仨都去休息,絕對沒事,三個人就一起休息,沒人看車,果然第二天早上起來,車上什麼東西都沒丟。後來走這條路的車,都住這家旅館,去了先給煙,請吃飯,晚上就都能睡個好覺。

—————————————-

我來說兩個不長眼的,提前聲明,我是跑題,堅決不能承認我在說路霸哈。

一個是聽我叔叔說的,起碼有二十多年前了,在某化工廠工作,有次要去押運一批硝酸甘油還是啥玩意,反正是炸葯,幾個戰士持槍跟隨。路上被檢查站扣住,各種刁難,要求罰款。那會剛脫離走到那都要帶介紹信的年代,他們也沒想到還真有人會攔他們,也不帶那麼多現金,百般溝通沒用,僵持了一天多,吃飯錢都要花完了。帶隊的連長一看沒轍,拿了兩把沖鋒槍,踹進檢查站站長的門,把其中一把往桌子上一扔,“罰錢是沒有了,你非要呢,這槍抵押在你這,回頭我來拿錢贖”。你們猜站長敢不敢要?╮(╯_╰)╭

另一個,網上看的,報紙上也透露過一些,應該不假。某年帝都大雨,從外地調了個水庫閘門還是啥的,各種超限但手續齊全,而且是緊急防汛物資,理性一路綠燈。沒成想到天津被扣住,說要罰款,還不少罰,車隊一是沒帶錢,二是覺得沒道理被罰,僵持住了。北京方面溝通無果,最後沒轍緊急派人從北京帶錢過去趕緊打點,物資送過去是正經。汛期過去,據說某部級上天津轉了一圈,交通口的一把手貌似還是保住了,二把手一下,擼了一串╮(╯_╰)╭

———————————————

聽我叔叔說的,他以前跟車隊跑車,經常遇上攔路的,通常是頭車的車隊長出面協商給錢給煙然後走車,有一個晚上遇上個可能喝醉了酒的路霸,站馬路中間攔車,頭車司機沒看見給碾過去了,接着一整個車隊挨個碾過,沒人發現,車隊到了常住的旅店就停車睡覺了。那個路霸整個村的人追殺上來要找人償命,幸虧那時候的大車司機都不是吃素的,又是車隊人多,僵持不下,最後旅店老闆也算當地有威信的人,出頭主持,帶着車隊長和幾個司機回頭看醉鬼路霸的屍體,已經平平的粘在路上了,才相信碾死了人,回來賠了錢,相當於這趟車隊白跑了,等原路返回的時候發現那人還平平的在路上粘着,並沒有人收屍……

————————————–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家說的好像都是挺久遠的事情,我來講個近一點的。

—-割一下—-

某央企在近兩年全部淘汰了外包的敞篷運輸車,說是敞篷,但是也是用雨布封好的,按理說東西裝的緊實,也沒啥事,一般來說掉不了。
然而,某條線的貨物總是丟,特別是路過中部某省某地的外包線路出問題(自辦車沒啥事)。後來調查,原來是外包司機節約過路費,不走高速,改了國道,某地良心群眾分工協作,有的扒車卸貨,直接往下扔,有的路邊負責撿,已經成為產業。。。。
後來直接要求所有外包線路改用廂式,運力降低1/3。。。。。

當然,這只是部分原因,之前有外包車燒了幾次也是導火索。

為什麼走高速就沒事。。。。

因為群眾還是要命的。。。。。

————————————————

一,我爸有個同事有次跑長途,他把錢藏在黃油槍里,結果車匪沒搶到錢,把他打了一頓。

二,我姐夫以前在車站保衛科。他說我們那火車從貨運站出來後,有一段爬坡,就養了一支鐵道游擊隊。那些人一次可推下上千斤的鋁錠。

操作方法,先把鋁錠一個個碼在平板車邊上,小半懸空,碼得差不多時就等時機,車皮晃動大的時候,一把推下來。這樣揀起來方便。

三,高中時,和幾個同學去鐵路邊玩,不小心在一處草叢里發現了十幾個啟動馬達。每人分了兩百多。我爸當時工資好像一百多。

——————————————

還用得着八十年代么……十年前還有你信不信……就跟龍門客棧差不多好吧?

——
當年和南網祁某人到天上雷公,地上←_←的地方,當年祁某人是還不是老總還是副職,路上遇到一群社會人,堵在加油站休息區
“老闆家裡缺廚具么?”抽出一把一尺多長的西瓜刀,一群人把車圍起來。
不得不說祁某人真的有些風范,讓某人下車派了一圈紅塔山,當年紅塔山可是高檔貨,然後把刀買了,2000元
下一個加油站又被堵了
“老闆,家裡缺廚具么?”
此時抬頭看了看離甲子不太遠了,於是某人怯生生的問到“各位大哥和城裡的白頭X,X老大怎麼稱呼?”(此處要用土話問)
社會人們一愣:“你跟白頭X什麼關系”
“世侄XXX(某人和他寶貝小兒子是舍友)知道他喜歡喝路易十三,路過貴地特來登門拜訪,方不方便小弟打個電話?”
大半個小時一台明顯煤老闆雷克薩斯LX下來幾個社會人B,問到哪位是X哥?
我是小X,和XXX暑假一起到家裡拜會過世伯。
於是社會人B和社會人A談了幾句,社會人A明顯忌憚社會人B,一路上暴發戶版雷克薩斯開頭,再沒人叫某人買“廚具”了,一路上每個社會人B買了一條中華。
當然回程的時候祁某人叫某買兩支路易十三去拜訪X老大,然後X老大帶某人第一次去找小姐姐~( ̄▽ ̄~)~
現在情況是祁某人和X老大都進去唱鐵窗淚了……
上述都是胡說

—————————————————

2002年7月,福清一特大車匪路霸犯罪團伙冒充公安,攜帶仿真塑料手槍、橡膠警棍、匕首等作案工具,強行攔下一輛青海的東風大貨車,以檢查有無違禁品為由,對駕駛員進行搜身,當場搶走4000多元,接着毆打兩名駕駛。搶得該車(估價55200元)和車上貨物(估價15萬多元)。

2015年,河北邯鄲大名縣境內215省道北段接連發生持刀攔路搶劫案件,專門針對過往大貨車作案,並對貨車司機實施捆綁、致昏、毆打等殘忍行為。後該團伙被警方成功打掉,抓獲犯罪嫌疑人8名,破案40餘起。

根據1993年《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嚴厲打擊“車匪路霸”犯罪活動的通知》,對於“車匪路霸”犯罪案件中集團犯罪的首犯、共同犯罪中的主犯以及累犯、慣犯,要堅決依法從重懲處,該重判的要重判,罪當處死的,要堅決判處死刑,決不能手軟;對長期在鐵路、公路等交通沿線流竄作案的犯罪分子,一般不能適用緩刑。
對於“車匪路霸”犯罪案件中的初犯、偶犯、從犯,以及有自首、檢舉立功等情節的犯罪分子,仍應依法從輕或者減輕處罰,以利分化瓦解罪犯,集中力量嚴懲為首及罪大惡極、屢教不改的犯罪分子。
曾有官方發布打死“車匪路霸”有獎口號
2003年,湖北省交通警察總隊曾針對車匪路霸犯罪案件在省內重新抬頭的情況,於當年6月1日發出通告。通告稱,群眾制服和打死正在持械搶劫作案的車匪路霸不負法律責任,公安機關還會根據情況給予1000到10000元的獎勵。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