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281|回復: 0
收起左側

一幫中國官員在歐洲找紅燈區的爆笑經歷(圖)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2-16 07:42:4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駕着一部九座中巴從五光十色的巴黎出發,往北而上,中午到達布魯塞爾。在大廣場、原子球、歐盟總部等主要景點走馬看花般轉了一下,又掉頭往東南方向沿五號公路而下。接近盧森堡時,天色已晚。晚霞在身後起伏的丘陵上空展開,把前景染成一片金黃。

  我在瑞士當導游兼司機已有多年,帶團在全歐洲跑,對這一帶相當熟了。說來難以相信,在歐洲當中文導游,幾乎沒有任何正規培訓,哪怕是第一次上路、到從來沒去過的城市,也是地圖、旅行書一拿就領着一隊人馬出發了。不像國內還必須有個導游證什麼的。

  國內出來的大多是公務團。一般兩周的行程中,半天或一天是真正的公務,其餘則是純粹的旅遊。十來天的行程往往要走十來個國家,每天兩三個城市,十多個景點。今天也是如此,計劃是從巴黎出發,要把布魯塞爾和盧森堡都看完。五百公里的行程,公路像是一條無頭無尾的長蛇。

  這次旅行團由西北一個省外經貿系統的一些單位組成,一行六人,來歐洲考察金屬加工技術。公務活動在瑞士已經結束,然後是意大利、法國(專題)的長途跋涉,現在還剩下一半左右的路程。一種疲倦感開始擴散。加上住宿安排上有些矛盾,全團氣氛比較消沉。

  為節約開支,旅行社照例將旅館訂在郊外,這對那些想多看看西方夜生活的人來說無疑是唱反調。其實,這些旅館所處的小鎮,大多寧靜、優雅,那種深沉而又飄逸的氣氛在國內很難找到。

  在我看來,歐洲真正的魅力不在那些炙手可熱的大城市,而恰恰在遊人蹤跡稀少的鄉村。本來從國內喧囂城市出來的人,應當在這里找到他們的樂園,但是也許由於綳緊的神經沒有因為異國情調而鬆弛下來,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不受鄉村風光的吸引,有的只是對留宿那裡的抱怨。不過抱怨歸抱怨,這旅館不是我訂的,加上我在服務上總的來說還算滿足他們的要求,所以一路上相互關系處得還不錯,有什麼事好商好量的。

  “盧森堡”一名有雙義:既是國名,又是城市名。進入盧森堡的國土後,還得再走十來公里,才是它的首都盧森堡。今夜的旅館也在盧森堡市郊區,要沿環城高速路繞過大半個市區。

  我們在機場前一個出口拐出,然後在峽谷之地上下穿梭一陣,到達一個村落。旅館本身就叫“農村旅館”,坐落在一片小樹林中間,松木稀疏,燈光似燭火般閃爍,透着一股隱逸之氣。於是薛總(焦炭進出口公司)開腔了:“黃導啊,這是來插隊落戶了。”“對,洋插隊。”我說。我知道沒什麼好多解釋的。

  大家一陣嬉笑,擁進旅館。這是個三星級旅館,全是當地土色土香裝飾,干凈而又溫馨。前台小姐身着民族服裝,與大多數歐洲婦女一樣,顯得很大方。盧森堡人與瑞士人一樣,身處大國之間,環境影響,能講多種語言,前台小姐講的是法語。

  在旅館吃了頓西餐。飯後李主任(稀有金屬公司辦公室)提出去市中心看看。盡管去市裡來回得走四十來公里,我還是答應了。劉秘書(外經貿主任辦公室)是這次旅行的具體組織者,知道大家的心思,便問我:“這盧森堡有沒有紅燈區?”

  據我所知,盧森堡市內只有火車站附近有個把小酒吧,並無表演什麼的。便回答沒有。薛總說:“那看什麼啊?”我說:“看夜景也行。”大家都不吭聲。我心想,不去最好。馬處長(外經貿進口處)對我說:“你再想想,附近還有什麼類似的地方……”又轉向劉秘書:“小劉,你去打聽打聽,你會英語嘛。”劉秘書真的起身走向前台,與招待員聊起來。

  劉秘書會講簡單的英語,復雜的句子只能用單詞按中文語序排起來,雖說不成句,倒也經常管用。只見他與前台小姐連說帶比劃講了好一陣,看上去雙方在理解上還是有些問題。突然前台小姐遠遠地向我招手,意思是讓我過去一下。我走到他倆跟前,小姐問我:“這位先生要找什麼‘red house’,我不明白,你能解釋一下嗎?”

  我馬上反應過來:劉秘書的“red house”是指紅燈區,便笑着說:“法語就是quartie chaud(‘熱區’,紅燈區之謂)”小姐也笑了。她想了想,說:“我們盧森堡太小,這方面沒什麼。這樣,你們有車,二十分鍾可到德國一個城市,叫TRIER,那裡有些名堂,如表演什麼的……”

  我把話翻給劉秘書聽,他馬上兩眼放光,向小姐道了謝,把我拉到一邊,說:“黃導,你知道,他們都是頭,要玩要看,得盡量滿足他們,否則我回去交不了差……”我打斷他:“好,好,別說了,走就是了。但那個城市我沒去過,路不熟。”“沒關系,沒關系,大家一起找。”劉秘書說完便去通知大家,大家齊聲叫好。

  沒幾分鍾後,旅行車便馬達轟響,在茫茫夜色中沿着山路,馳入高速,直奔東南而去。山谷中穿行的高速比平地上的高速要復雜得多,稍不留神便會錯過應該出的出口。標有TRIER地名的方向牌同時出現了幾塊,指向市內不同的小區。我沒來過,不知哪個區是要找的地方,只能隨便選個出口,進入普通公路。

  路上沒有路燈,一片漆黑,只有路邊的反光牌引路。“是荒山野嶺啊,這方向對嗎?”薛總發牢騷了。我專心找路,沒有回答。心想,要是不耐煩,那就打道回府。劉秘書看出我的心情,“鼓勵”說:“再找找,再找找。”轉過一個山頭,眼前突然一亮,不遠處一片散落的燈光鋪開去,無疑就是那個城市了。

  TRIER,TRIER。我琢磨着這城市的名字。這詞似乎意味着什麼,我試圖回憶出一些與之有關的東西,但沒有成功。終於看到“TRIER CENTER”的牌子。紅燈區一般設在市中心,朝那裡走應該沒錯。公路沿着一條不大不小的河伸展,路面漸漸變得狹窄起來,市中心到了。我放慢車速,靠近一位路人,打開車窗,用法語打招呼。那人看着我,嘴唇囁嚅着,一臉疑惑。我直接問“quartie chaud”在哪裡。那人嘰嘰呱呱說了起來。我這才想起這兒已是德國境內,德語的天下。

  歐洲就是這樣,往往一出了地界,便要立即改口才行。但我不會講德語,只能聽懂幾個詞。那人也差不多,懂一點法語,但不會講,只能用德語回答。這跟在瑞士一樣,有時一個法語區的人遇到一個德語區的人,雙方都用自己的語言開口,談話居然也能繼續下去。我想進一步向那人把路打聽仔細,但後面響起一片喇叭聲,有幾輛車被我堵住了。只能打住話頭,繼續前行,找了一個路面較寬的十字路口把車停下。

  路上有幾個行人,但離得都比較遠。我不便離開車,怕有警察來干涉。正在猶疑間,善解人意的劉秘書自告奮勇前去問路。只見他穿過馬路,接近一個步履蹣跚的老人,邊打手勢邊講起什麼來。好大一會兒,他才回來,大聲說:“方向沒錯,前行第二個路口就是。”“那是哪裡啊?”我懷疑地問道,“你問的又是什麼red house吧?”“對!”劉說:“一開始那老頭弄不懂,但後來馬上就明白了,問我是不是中國人,好像還問我是不是共產黨(Communist Party),然後就說前面不遠。”

  薛總在旁聽了哈哈大笑:“怎麼?現在中國人找紅燈區的十有八九是共產黨(Communist Party)?都全世界出名了,這可不太像話。”“搞搞夜文化考察,有什麼不像話的?”王總(輕金屬公司)說。大家都笑了。車朝前開,到了第二條路口。這是一條老城的小街,照例是那樣的謐靜、整潔。沒看見紅燈區特有的、不停閃爍的霓虹燈。“哪有什麼紅顏色的東西啊?”薛總說。劉秘書指着拐角處第二幢樓房大聲說道:“那倒是座紅色樓房。”

  大家應聲看去。這是座四層樓房,典型的巴洛克式建築,每層樓的窗戶在統一的風格下線條變化多樣,透出歐洲老式市民階級生活溫馨的一面。底樓至二樓的牆面刷成粉紅色。與周圍樓房不同,裡面燈火通明。難道真是什麼帶色場所?薛總說:“看看門上有什麼標志沒有。”有人隨即叫道:“看那牆上的頭像,挺眼熟的。”另一人應道:“那是馬克思!”可不是嗎?一個側面褐色頭像鑲嵌在牆上,毫無疑問是馬克思!

  突然,一切似乎都在我腦子里變得清晰起來:TRIER,那就是特里爾,馬克思的故鄉;那座樓房就是馬克思的故居了!怪不得那老人把紅房子理解成這幢樓房:這是紅色共產主義的發源地,怪不得他問劉秘書是不是共產黨(Communist Party)……當我把這一切迫不及待地說出時,大家像是都愣住了。沉默,沉默。

  還是薛總先開口:“找紅燈區,找到馬克思故居來了。好!好!”我看大家臉上的肌肉都有些僵硬,想笑又都笑不出來。是啊,誰會在這不期而遇面前無動於衷呢?最後王總說話了:“我看就別找什麼紅燈區了,今天咱們就看看這馬克思故居。即來之,則看之。這是天意!”大家一致贊同。

  ……

  

(註:世人熟知的馬克思故居,坐落於距市中心不遠的布呂肯街10號,這是一座朴實、帶有巴洛克風格的三層小樓,現為馬克思博物館。這座房子建於1727年,馬克思的父親於1818年4月租住於此。住進不久,馬克思就在這座樓的二層誕生了。

  但據德國歷史學家羅伯特博士介紹,由於這座房子只是馬克思家租用的,而且當時四周妓院林立,環境十分嘈雜。所以半年後,馬克思家就搬到西蒙路8號。

  馬克思的新家就在著名的羅馬大黑門旁,為馬克思家的私有房產。這座房子歷史更長,建於18世紀。馬克思在這里度過了近20年光陰,可以說這才是“真正的馬克思故居”。它也是一座典型的巴洛克式四層復折屋頂建築。粉紅色的外牆,白色的門楣和窗沿,上面的閣樓建有突出的樓式小窗。在二樓牆外的一邊,有一銅制的紀念牌,上面刻寫着:馬克思1818-1883。)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9-23 12:33 , Processed in 0.007347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