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621|回復: 2
收起左側

咱一起幫張QQ重審一下22年前母親被打死案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2-26 10:25:4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雨夜 於 2018-2-28 13:19 編輯

咱一起幫張QQ重審一下22年前母親被打死案

    文/肥豬滿圈

    首先,先說張QQ,現在叫殺人犯,或者是犯罪嫌疑人,反正,甭管怎麼叫,你們隨便,隨意,想怎麼叫,就怎麼叫。

    現在幾乎所有的官方媒體,在介紹張QQ的時候,都是【無正當職業】,我想問一下,什麼叫【無正當職業】?到底什麼,才是正當職業?難道只有書記,才是正當職業嗎?難道打工,蓋樓的、掃大街的、保姆、賣菜的,就叫無正當職業嗎?

    我認為偷搶強盜,才不是正當職業,一個賣力氣賺錢的,咋還是沒正當職業呢?這叫他媽的什麼邏輯?難道,非得當貪官,才算正當職業嗎?此為一。

    第二:還記得山東要債的“辱母於歡案”吧?一審,無期,二審5年。於歡,五年,那是過失殺人無疑問。不要覺得於歡案判的對,我不認為對,我認為於歡無罪,屬於見義勇為,應該嘉獎才對。

    但是,22年前的張QQ母親被殺案,和於歡案則完全不同。張QQ母親死於被殺,而且是故意殺人,如果按着當時的刑法判罰,殺人者死罪,槍斃,另外兄弟倆和父親,都得10年以上有期徒刑。

    因為是父子4人爺兒4個合力殺死的張QQ母親,所以說直接打死人的人死罪,其他3人各領至少10年刑期。

    我個人認為,這是當年的刑法判罰標准,因為那時候,故意殺人,基本都是死罪。

    第三:問題來了,是怎麼審的張QQ母親被殺案?爺兒四個,為何只有一人有罪,而且僅僅是6年有期徒刑,沒蹲三瓜倆棗的監獄,人出來,沒事兒了。基本等於,張QQ母親白死了。

    第四:為何會出現共同參與殺人者的證人證言?在22年前審判殺死張QQ母親的案件中,法院“選定”的當時還不夠18歲的殺人者王正軍。我用“選定”一詞,是有其深意的。但是,當時參與暴打和殺害張QQ母親的王正軍哥哥王富軍竟然赫然在列!

    也就是說,我們四個打了你媽,最終把你媽殺死,我們四個其中一個人承擔全部責任,因為他當時還不到18歲,我們其他三個人,竟然還可以成為證人。那麼你覺得,我會證明我自己有罪或者是我的同夥兒有罪嗎?我自證其罪,我有病吧?

    張QQ母親被殺案中,出現如此法盲的事,難道,當時的陝西南鄭縣法院的法官們都是法盲嗎?集體不懂法不守法嗎?

    第五:自己證明自己無罪,這套操作的程序,到底是怎麼出來的?而且我相信,王富軍一定會證明,我們當時如果不按住張QQ母親,我們四個人都會被張QQ母親打死的。所以說,我們是為了制止張QQ母親傷害我們四個人,我們不小心把她打死了,約等於,為民除害!

    第六:已經不需要證明的是,張QQ母親基本屬於當場死亡,腦袋都被棍子直接打碎了,怎麼還可能7點打架10點死亡呢?實際上,張QQ母親是死在當時只有13歲的張QQ懷里。為何張QQ 20年後才君子報仇,這肯定是重要原因之一。任何人的母親被外人打死在自己懷里,如果不復仇,你還算人嗎?

    但是,如此重要的法律文書,當時的南鄭縣法院怎麼可能草菅到:判決書中寫的是晚7點多鍾案發,張母10點多死亡。其如此重大的故意殺人案,在判決書中竟然以晚22時死亡一筆帶過。

    到底誰是打的,怎麼打的,打了幾下,傷口如何,打了什麼部位?一概沒有。這叫他媽的什麼法律文書啊?

    第七:想請南鄭縣法院的同志們解釋一下判決書中的“打了兩下”和“撿了一根木棒”是什麼意思?在哪兒撿的?一個人命的審判,這種審判用詞,估計連大隊書記的法律常識都沒有吧?

    第八:南鄭縣法院,有審判人命官司的權限嗎?難道當地檢察院也不懂嗎?是什麼原因讓南鄭縣法院把這個官司就地就給消化了的?很明顯,此案一審應該是市中級法院,二審是省高院。為何,一審竟然是縣法院,其原因者何?

    第九:所以說,此案似乎是被誰承攬的感覺,我用“承攬”一詞,而且其當時的起訴詞更有意思,我估計可能入選人類法治上最骯臟的起訴詞了。簡直是在替被告人辯護的一紙辯護詞了,這是在說相聲嗎?

    第十:賠償,賠了多少錢?1500塊,即便在當年,打死一個人,賠1500,難道不是笑話嗎?那和白死,有區別嗎?當年之中國經濟,應該說比今天好的多。當時死一個人,幾十萬或者是百餘萬,已經算是正常水準了。你這個1500,咋來的?

    當時法院是以被告家庭生活困難為由,甚至以被告是學生為由,除了喪葬費,賠的錢,只有區區1500元,太他的可笑了吧?但是,當年被告可是花錢請了兩個律師幫着自己打官司啊,寧可把錢給律師,但就是不給死者家屬。

    第十一:其實不正是當年王家打贏了官司,獲得了輕判與幾乎零賠償,我打死了你媽,你又能咋地?基本等同於,我打死白打,不賠錢,也不獲刑。蹲個仨月倆月的監獄,我就出來了,你能咋地吧?

    所以說才有村民和張QQ父親所說的,王家老父親曾經親口對張家父親說,我打死了你老婆,你老婆白死了,你能咋地吧?

    輕判和不需要賠錢,官司贏了,二者兼得。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收獲”,一屍三命。爺仨兒同赴黃泉,為張QQ母親陪葬了。

    第十二:在獄中服刑的王正軍,7年有期徒刑,竟然不到3年半,人出來,屁事沒有了。打死一個人,竟然如此輕描淡寫地蹲了一回監獄嗎?一條人命啊,如此之卑微,擱你,你幹嘛?

    我個人估計,這么多年過去了,如果王家不是這么囂張跋扈,也許張QQ還不會痛下殺手呢!

    既然,我打不過你們,通過司法手段,我還是完敗,那我就和你玩命唄,玩命,有本事你再完勝一次?

    第十三:所以說,22年前,那一紙不公正判決,在幼小的張QQ心裡,徹底埋下了仇恨的種子。殺母之仇啊,不共戴天。而且同在除夕祭祖,你家高高興興,而我到母親墳上,其悲傷可想而知。不去上墳,可能還忘了母親怎麼死的呢,所以說,在中國人最重要的節日,在全體中國人本應該最高興的日子裡,我給你家放一個大煙花,來個滅門。

    滿門抄斬,反正我是挺理解!

    第十四:國家本來是最不講程序正義的,但是現在,那個叫國家的單位卻來講程序正義了。國家的意思是,你有啥事兒,通過正當途徑來解決,而不應該這么大面積無差別的殺人。

    是啊,現在你講程序正義了?當年,22年前的南鄭縣法院審理殺死張QQ母親案件時,你們的程序正義在哪?你們自己一直程序不正義,你卻要我們程序正義?這不純扯王八犢子嗎?

    第十五:所謂之程序正義,父子四個人一起打張QQ母親,四個人屬於共同犯罪毫無疑問吧?為何只一人輕判其他人無罪呢?這叫程序正義嗎?如果當年程序正義了,會有今天的張QQ激情殺人嗎?

    第十六:你笨想,張QQ母親,為什麼會所謂先罵人先吐口水先動手?難道她閑的,找死嗎?所以說,公訴機關和法院,再怎麼狡辯,也難圓其說吧?

    第十七:張QQ母親所用的攻擊性武器扁鐵哪兒來的?難道張QQ母親隨時攜帶此“攻擊性武器”嗎?法院反倒輕描淡寫之打死人的王家老三是隨手撿起的木棒。此判決書和起訴書一個隨身攜帶“攻擊性武器”的張QQ惡魔母親,一個是隨手撿起木棒。其反差,不正說明在張QQ母親死亡案的審判中的不公嗎?

    而且其“撿起”,在哪兒撿起的?你再給我撿一個試試?

    第十八:審判書和起訴書同時描述張QQ母親打的王家人多,而王家人打張QQ母親只一下。而且起因是張QQ母親朝王家人吐口水,我就說,總的有個起因吧?沒起因“平白無故”就吐口水?這是一個女的,一個母親能幹出來的事兒嗎?

    所以我說,張老漢養了一個好兒子,頂用的兒子,管用的兒子,男子漢。

    昨兒一人和我說,張家輸了,絕後了,人家王家有後。我想罵此人,後來琢磨琢磨,算了。罵他,等於罵我自己。和如此卑鄙的人爭論者,本身也是一種卑鄙。

    第十九:南鄭縣法院的判決書之7個“知情人”,我想問問,知情人是什麼人?知情人算是證人還是什麼人?而且其7個知情人中,竟然有4個是王家人。自己對自己“知情”。好像自己給自己自慰似的,這叫“日”本人嘛!

    而且南鄭縣法院,自慰的證言證人,能作為呈堂證供的證據嗎?而且其知情人竟然有王母,當時王母在現場嗎?如果不在現場,她能證明什麼?而且,這些所謂的知情人,你們到底都各自知道什麼“情”,是知道吐口水、打鬥、揪頭發、還是知道怎麼廝打的?扁鐵木棍是怎麼來的嗎?

    第二十:當時,圍觀的群眾很多,他媽的作證的所謂的知情人,怎麼都是“自家人”?

    第二十一:所謂的,王家人生活困難,生活困難的依據何在?怎麼判定的王家生活困難呢?

    第二十三:我個人認為,此案並無輕判的條件,第1賠償不到位,哪怕是四五十萬,也湊合;第2是王家罪犯並無自首行為,不是自首,是被抓的;第3,王家並未取得張家諒解,不存在輕判之要素啊。

    第二十四:判決書的所謂之巨額喪葬費何來?哪來的巨額喪葬費?“巨額”的巨額在哪兒?8000多叫絕喪葬費嗎?

    第二十五:張QQ母親被打死案件中的判決書,幾乎是清一色的偏向於殺人者,而把被害人描述的污穢不堪,言外之意是該死不成?判決書說:汪秀萍路過王家門前時,因過往與王家有矛盾,汪便朝被告人之兄王富軍臉上吐唾沫。死人不會說話了,其實這段話,您自己琢磨琢磨,可能嗎?

    即便能證明了吐口水,是死罪嗎?而且其張QQ母親的扁鐵,連擊打部位和次數都描寫的精確無比,但是卻忽視了扁鐵的來源,哪來的,判決書一筆帶過了。而且其發生沖突的地方是王家門口外面,王家門口外面,也就是路邊,怎麼可能在路邊撿木棍?農村誰家在路邊放木棍?判決書描寫的近乎荒唐的是扁鐵打一邊臉還有可能啊,但是一邊打一下,輪番打,打完這邊打那邊兒?王家四打一的情況下,張QQ母親還有換手的機會嗎?法院的判決書荒唐至極,要不,張QQ為何要在22年後的年三十兒尋仇呢?

    不還是因為判決不公嗎?

    第二十六:現在很多人證明,網上也有不少論述,是王家老二打死了張QQ母親,但是拿張家老三“頂賬”了。因為老三時年不滿18歲,知道能輕判。其實這就是當時的南鄭縣公安局檢察院法院政法委共同下的一盤棋,但是,他們沒想到這盤棋直到今天,由張QQ親自落子。

    第二十七:全中國的檢察官,其目的都是證明被告有罪、罪重、該重罰,只有辯護人才證明無罪輕罪,不需要判罰。但是,張QQ母親的這起殺人案,檢察機關起訴書所陳述的事實,簡直就是在證明殺人犯無罪。估計這個,也是全球之第一了。

    得了,到這兒結束吧,無以復加地悲哀和難受,為一個22年前屈死的母親!

    得了,就到這兒吧。如果您覺得我寫的還成,請您務必轉載讓更多人看到,同時記得關注我的公眾號【北京肥老李】。同時如果您認同我的觀點,請酌情打賞。自然也歡迎您加我第15號微信:bjfzmj15,並且歡迎傳播。感謝了!



發表於 2018-2-26 19:10:47 | 顯示全部樓層
這個必須要頂。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2-28 18:36:15 | 顯示全部樓層
怒發沖冠: VOAJiangHe:張扣扣的父親說,張扣扣給他四萬元養老盡孝的錢已被漢中市南鄭區公安局的警察沒收,而且沒有留下收據收條。另外,在家裡無人的情況下,這些公安還搜走張扣扣老父親放在家裡的1940元現金,同樣沒有收據收條。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