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497|回復: 3

評中共特務反法輪功干將曾節明的《肺腑自訴》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2-27 13:45:1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博訊螺桿 於 2018-3-1 01:57 編輯

評中共特務反法輪功干將曾節明的《肺腑自訴》

中共特務曾節明在“肺腑自述”中自稱1973年八月生,父親申湘華是文革桂林工人造反派領袖之一。

了解文革歷史的都知道,廣西文革的群眾組織是分成4,22和聯職兩大派的,軍隊“支左”支持聯職並挑動了武鬥,所以廣西文革大屠殺,就是聯職對4,22及黑五類的族群滅絕。大規模武鬥和屠殺是發生在1967年下半年和1968年上半年。當時屠殺的理由,主要是因黃永勝內定了4.22是反動組織和《公安六條》。那麼如果曾父被抓被打是真,就應該是與派性有關,即他是4.22頭頭。至於因“反對武鬥而被打成反革命”就搞笑了,文革中被打成反革命的,什麼理由都能站住腳,唯獨這個理由不可能成立,即使被認為是反對“文攻武衛”被打壓也是暫時的,因為江青這個口號很快就不提了,中央文革也發出了制止武鬥的《七三布告》和一系列“首長講話”,所以反對武鬥是沒可能被打成反革命的,更沒可能被關押。

而曾節明是1973年生,如果其父被長期關押,那麼其母除了有外遇,也是不可能生下曾節明的,那就說明曾父即使是在關押中,起碼也要在1972年就自由了。特別要指出的是,如果曾父不是打砸搶分子“三種人”,是沒可能受到迫害的。事實上,只要在1973年還在被關押受迫害的文革造反派成員,那他一定是個“壞頭頭”及所謂“516分子”,或者在文革中犯有刑事罪行甚至有血債。但這又與曾節明的出生產生了矛盾,中共國的在押犯人能與家人團聚生孩子嗎?

文革中參加造反派甚至參加武鬥的工人群眾,文革後都恢復崗位“抓革命促生產”,並沒有失業情況,那麼曾家的“凄慘家境”從何說起?除非是夫妻感情不和,整天吵架,這在五歲孩子看來,的確算是凄慘家境。曾節明說他五歲時父母就離異了,這應該是他戾氣十足乖僻成性的原因,眾所周知,凡幼年遭遇父母離異的人都心理不健全。但是“家境凄慘”與“共產黨宣揚的那一套”能有什麼內在聯系呢?共產黨宣揚的那一套范圍太廣泛了,如果父母不是中共黨員,“黨組織”是不會過問一個普通工人家庭問題的,難道共產黨會要求有五歲孩子的普通群眾父母離異?

為了申請政治庇護,曾節明把自己的父母離異說成“凄慘家境”,父母感情不和的原因也算到共產黨的頭上,這也太扯了吧?為了申庇,曾想出了一個更能說服移民局的理由,這就是為法輪功學員提供了上網幫助,編造了“2001九月,因為給法輪功信徒上網提供幫助,遭中共政治警察綁架、操家,大量文章手稿、個人電腦、打印機等財產被搶走,隨後被刑事拘留,關入桂林市第二看守所,在獄中遭受毆打和殘酷的強迫勞動,深深地領教了比地獄還黑暗中共的“無產階級專政”這一“英雄事跡”。眾所周知,中共是在1999 年7月20日中共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2001年1月在天安門廣場製造“自焚”假案,迫害達到高峰。2000年至2001年廣西被非法勞教的部份法輪功學員有鄔錦川等五十餘人(見明慧網有關報導)。那麼,曾節明(曾曦)幫助了其中哪些或哪位法輪功學員呢?

如果他真的支持法輪功人,那麼就與他在法輪功人幫助下申庇成功來到美國後又一反常態的攻擊法輪功自相矛盾了。曾節明到美國後,接連發表了數篇反法輪功文章,例如:

法輪功與義和拳的驚人相似之處   

駁“是否支持法輪功,是鑒別真偽民運的唯一標准”

質問博訊螺桿,解讀輪運羅干

評郭慶海遭法輪功分子惡告威脅事件

在以上反法輪功文章中,曾節明忘恩負義的污衊法輪功:“我曾經是法輪功的最早同情者和援助者,曾因幫助法輪功信徒,反被大法弟子出賣,過早暴露了反共潛伏者的身份,中斷了我立志戈爾巴喬夫的夢想。但法輪功高層是何等無情無義翻臉不認人,不僅於我落難時見死不救,還因為我的拒絕跟風抬轎的獨立分析,無比橫蠻地把我打成“江曾共特”(比徐康生還厲害),把我列入封殺黑名單。。。。。。”

大家注意,曾節明說法輪功人“出賣”他,“過早暴露了”他的“反共潛伏者的身份”,而戈爾巴喬夫有句名言是“我加入蘇共就是為了解體蘇共”(大意如此),那麼曾節明這段話,也就無疑是坐實了他中共“老黨員”的身份,不知他申庇時是怎麼填報“是否中共黨員”這一欄的?怎樣才算中共老黨員?按中共的一般規則是要30年以上黨齡。試問曾節明:你“顛覆國家政權”,有沒有因此被開除黨籍?有沒有受過黨內處分?你有30年黨齡嗎?

值得一提的是,曾節明還以支持法輪功而受到迫害的名義在《熱血漢奸》論壇上騙捐,熱血漢奸論壇的網友還真的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一名台灣網友一次就捐了一千美元。
http://www.rxhj.net/phpBB2/viewtopic.php?t=25233。海外中文網媒的網友無人不曉,《熱血漢奸》是著名“反共反華”論壇,曾節明這樣的愛國憤青為了申庇,居然混進《熱漢》偽裝“漢奸”毛遂自薦當版主,博取網友同情,玩弄反共網友的感情騙取捐款。

在《肺腑自訴》中,曾節明聲稱“因為反對活動遭中共當局偵獲,自2008年三月開始,我及我的家人遭到中共政治警察的威脅、騷擾,我面臨被重新抓捕的險境,我妻子也一再受到壓力,被要求與我離婚、“劃清界限”,遂不得不於同年國慶節逃亡泰國”。

這里的疑惑是,曾自稱以“老黨員”為筆名在《大參考》發表反共文章,如果他真的是中共老黨員,那麼中共黨組織要求他妻子與其“劃清界限”離婚就是正常情況,但前提是他妻子也必須是“老黨員”,曾節明真的是中共老黨員嗎?否則就是謊言,因為中共組織內沒有這樣的規則,要求一個非黨群眾與她的非黨群眾丈夫離婚。那就只能說明,要麼曾夫妻二人皆為中共老黨員,要麼他妻子是老黨員,二者必居其一。

再看看“釋放證”的自相矛盾,這份所謂的“釋放證”,奇就奇在拘捕與釋放都在同一天(2001年9月30日),曾特務在“自傳”中,說他是九月份被捕,“關入桂林市第二看守所,在獄中遭受毆打和殘酷的強迫勞動”,於十月份被家人以“精神分裂”為由營救出獄。當局拘捕他的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釋放的理由卻是“違犯治安管理條例”。在短短24小時里,他經歷了被毆打和強迫勞動,有這樣的奇幻拘審嗎?難道當地“七星公安分局”的警員們和他一樣,也是一群白痴或精神分裂症患者?如果當局真要迫害他,只憑家屬的一紙精神病診斷開脫罪責是不行滴,了解大陸鐵幕的都知道,凡是涉及政治犯罪,即使再能裝瘋賣傻也要送公安指定的精神病院鑒定,無病繼續關押,有病強迫治療(或取保候審),絕無可能輕意釋放。

現在探討一下曾節明到底有沒有精神分裂症?曾節明被“逮捕”後,“家人朋友”立即開展了營救活動,按常理,證明他有精神病史的必要條件是他應在捕前曾經住過精神病院,這樣才有可能獲得患有精神分裂症的診斷書,憑此診斷書才能營救他。如果有這個診斷書,那就證明他是個精神分裂症患者,從此人的反復無常人格分裂來看,確實可以診斷他是個精神病。如果真的是個精神病,那麼他的言論還有什麼信譽可講?瘋話而已。

問題在於,他有沒有這樣的精神病診斷?是不是偽造的?由此推斷,他因“顛覆國家政權”被“逮捕”的真實性也要問個為什麼?如果他不是中共派遣特務,那麼這份“釋放證明”出籠後,就會有中共方面出示真正的文件來揭穿,但中共方面選擇了沉默。常識是,凡逮捕證,拘留通知書,釋放證等證明文件,案首都應有當地公安機關的名頭字樣,然而曾節明提供的這份“釋放證”的案首卻沒有名頭,難道是桂林公安特別為他製造了一個?中國公安機關釋放證明書(副本)的統一格式是:

當地公安機關名稱(監獄/看守所/拘留所/勞教所)

釋放證明書(副本)

( )字第( )號

茲有______,男(女),______年_____月____日生,原戶籍所在地____________,因______罪於______年_____月____日經_______人民法院判處__________附加________。服刑期間,減刑____次,減刑___年___月,加刑___次,加刑___年___月,實際執行刑期______,附加______。現因______予以釋放。 特此證明。

(公章) 年 月 日

注意事項:1.持證人必須在______年_____月____日以前將本證明書副本送達_____縣(市)_____ 派出所辦理戶口登記手續。

2.本證明書私自塗改無效。

以上是“釋放證”的格式問題。再看看曾節明“肺腑自訴”的愛國情懷,在“肺腑自訴”中,曾節明還念念不忘說自己是愛國的:“在祖國,專制統治的滋味壓抑而痛苦,但是,出亡異國、語言不通、身份歧視、寄人籬下。。。。。同樣不是滋味,我深深的感悟道:外國的月亮再圓再亮,終歸不是自己家的,。。。。。”

難怪他到了美國後不斷抨擊美國的民主,因為美國的月亮再圓,也不如中國的圓!那他還申什麼庇?在中國老老實實的獃著當順民,能有被歧視和寄人籬下的滋味嗎?真正的中國異議人士認為,哪裡有自由哪裡就是祖國。而曾節明到了自由世界卻感受不到自由,感受到的是“飽嘗顛沛流亡之苦”,感慨“只有自己的祖國自由了,中國人才會擁有真正的自由!”

看到這里,我都懷疑這人是否精神正常了,難道共特都是他這樣的白痴?
 樓主| 發表於 2018-2-27 13:46:15 | 顯示全部樓層
曾節明:只有自己的祖國自由了,中國人才會擁有真正的自由!——一個政治流亡者的肺腑自訴

(自由聖火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並保持完整)

 我,曾節明,本名申曦,男,漢族,父親申湘華曾為文革桂林工人造反派領袖之一,因反對武鬥被打成反革命分子,遭長期關押、迫害,因此我幼年家境凄慘,五歲時父母即離異。

 我本來就性格倔強,凄慘的家境,極大地激發了我對共產黨宣揚的那一套強烈的逆反心理。

 1989年初中畢業,同年考入桂林市重點高中——桂林中學就讀,在高中讀書期間,恰逢“東歐劇變”、蘇聯解體,好些中國人因之而思想受到強烈震撼,馬列毛主義信仰崩潰,我就是其中一個;1992年高中畢業,同年考入廣西大學新聞系就讀,在廣西大學讀書期間,組建學生社團——觀察者協會,試圖對高校當局施以自下而上監督。

 但是,當時在鄧小平“南巡”的影響下,整個校園同樣涌動着銅臭、浮躁的熱浪,人人爭相經濟動物化、政治冷漠到了極點,學校當局連不用打壓,我發起的、試圖對高校當局施以監督的“新思維”學生組織,就自趨瓦解;組建學生社團的痛苦挫折,使我認識到: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是決不可能給中國帶來自由民主的,而只會麻痹人們在政治上的追求。

 1996年大學畢業,獲文學學士學位,同年受聘於桂林電視台,司職電視記者,1996年~2001年,先後供職於桂林電視台采編部、新聞部、文體部、專題部,走遍桂林市城鄉及桂林十二縣,我在工作中深切感受到中共專制統治之無比荒淫邪惡、人民之愚昧、痛苦、不爭,因是而無限憤懣,逐漸確立了反專制的人生志向。

 2000起,我以“老黨員”為筆名,開始在《大參考》等網絡刊物上發表異議文章,2001九月,因為給法輪功信徒上網提供幫助,遭中共政治警察綁架、操家,大量文章手稿、個人電腦、打印機等財產被搶走,隨後被刑事拘留,關入桂林市第二看守所,在獄中遭受毆打和殘酷的強迫勞動,深深地領教了比地獄還黑暗中共的“無產階級專政”。

 在家人和朋友的營救下,同年十月,以“精神分裂”免予起訴,釋放,但遭罰款五千元作為“違犯治安管理條例”的罰款。

 出獄後被當局剝奪了在任何媒體從事記者工作的權利;2003年年底,以“曾節明”為筆名,重新開始在網上發表異議文章,迄今為止,在各類網絡媒體上發表文章三百篇以上,並榮獲由袁紅冰先生擔任總編輯的《自由聖火》網站2008年年度寫作獎;自2004年開始,在桂林嘗試過由民運老兵陳泱潮發起的組織中華合眾國籌委會(桂林分會)事業、支持過當地的維權活動、並積極傳播最新版本的反封網軟件,大力支持桂林市的法輪功人士退黨活動。

 因為反對活動遭中共當局偵獲,自2008年三月開始,我及我的家人遭到中共政治警察的威脅、騷擾,我面臨被重新抓捕的險境,我妻子也一再受到壓力,被要求與我離婚、“劃清界限”,遂不得不於同年“國慶節”逃亡泰國。

 來泰國後,並沒有獲得“自由”的解脫,而時時魂牽夢縈,心繫故國,憂國思國之心反倒愈發強烈;遂以筆為武器、以網絡為載體,繼續撰寫異議文章、參與反專制活動。在祖國,專制統治的滋味壓抑而痛苦,但是,出亡異國、語言不通、身份歧視、寄人籬下...同樣不是滋味,我深深的感悟道:

 外國的月亮再圓再亮,終歸不是自己家的,只有自己的祖國自由了,中國人才會擁有真正的自由!

 好不容易逃離專制之苦,又飽嘗顛沛流亡之苦,我心中實在渴盼中國專制堅冰盡快消融、自由春暉早一天冉冉升起,能夠自由回國的那一天早日到來!
 
    曾節明 寫於二〇〇九年二月十八日星期三中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2-27 13:48:18 | 顯示全部樓層

附圖:

本帖最後由 雨夜 於 2018-2-27 21:21 編輯

中共公安逮捕/拘留/釋放等證明的統一格式舉例

11204.jpg

曾節明的“釋放證”(與上圖桂林公安的拘留證對照)

曾節明釋放證.jpg

精神病嫌犯鑒定與強制治療的證明文件舉例

精神病鑒定書.jpg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0-24 10:55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