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554|回復: 0

李建榮為拆遷裁決致習近平主席的違紀違法控告狀(二)

[復制鏈接]

14

主題

25

帖子

860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積分
860
發表於 2018-2-27 19:57:5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康德明確區分了“法理學”和“法哲學”他說,權利科學研究的對象是外在立法機關所公布的法律原則。立法機關在實際工作中應用權利科學時,立法就成為一個實在權利和實在法律的體系。精通這個知識體系的人稱為法學家或法律顧問。從事實際工作的法學顧問或職業律師就是精通和熟悉實在的外在法律知識的人,他們能夠應用這些法律處理生活中可能發生的案件。當然權利主體有限的力量當碰上支持恣意行為而拒絕支持權利的制度性腐敗時,每個人都有踏上一隻腳的命令和義務。受法庇護的人都應該盡其所能為保護法的威力和威信做出貢獻。由於個人權利遭侵害被否定,導致法本身遭侵害、被否定,就是法律被否定,因此保護主張個人的(法定)權利也就是在保護和主張法。權利主體為權利而斗爭是權利人對自己的義務。主張自己的生存是一切生物的最高法則。它在任何生物都以自我保護的本能形式表現出來。但對人類而言,人不但是肉體的生命,同時其精神的生存至關重要,人類精神的生存條件之一即主張權利。人在權利之中方具有精神的生存條件,並依靠權利保護精神的生存條件。若無權利,人將歸於家畜,因此羅馬人把奴隸同家畜一樣對待,這從抽象的法觀點來看完全首尾一致。因此,主張權利是精神上自我保護的義務,完全放棄權利(今日不可能,但曾經可能過)是精神上的自殺。依法學家們的觀念,在圍繞具體權利的爭執中,法律本身完全不受影響。爭執的焦點不是抽象的法律,而是變化為具體權利形式的法律,權利人通過自己權利來維護法律,並通過法律來維護社會不可或缺的秩序。扣開法庭大門的是中國法律本身——因為控告人的權利與中國的法律是一體的,控告人主張被控告人觸犯了黨紀國法侵害控告人基本人權,都要受到嚴肅追究和嚴厲懲處,這是偉大領袖習主席叫我們說的。眾人皆知對這樣的權利侵害而沉默無語的國民等於在自己的死刑判決書上畫押。控告人個人權利喪失的同時,中國的憲法和黨紀國法本身也將崩潰。因此,依這種觀點,為權利而斗爭就是為法律而斗爭,就是為偉大領袖習主席提出的“全面依法治國”和“全面從嚴治黨”,全面貫徹實施憲法,一切違反憲法和法律的行為,都必須予以追究,而斗爭。在紛爭中,問題不只是我們所謂的影像即該權利主體的利益,爭執的焦點不是抽象的地方性政策,而是變化為具體權利形式的法律,因此只要認為憲法和法律不應是無足輕重的游戲和空文,就必須自己主張——與被害者的權利同時崩潰的是憲法和黨紀國法本身。因此,狼狽敗下陣來的不是李建榮,而在於李建榮懷有對黨總書記習近平提出的“四個全面”的法的信仰——彷彿基督教徒那樣——對只有法官一人所持有的不被任何情況迷惑、確定不移的法的信仰。(請參見[德]耶林:《為權利而斗爭》,胡寶海譯,中國法制出版社2004年版,第76頁)。

法律一旦制定,就應該體現出法律的力量。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我們說,“峻法亦法”,“法律不是嘲笑的對象”。法律的力量不僅體現在要約束一般的公民,而且也表現在它也約束國家權力本身,“法律與衡平是國家的羈絆”,“任何權力都不得位於法律之上”。正是通過制約國家的權力,公民的權利和自由才得到了有效的保障。另一方面,法律也通過直接確認這樣一系列實體性和程序性的法律原則來保障公民的權利和自由:“任何人都不得剝奪他人的權利”,“法不禁止即自由”,“同一案件不受兩次處理”。對於法律所確認的權利和自由,法律同時承諾:如果它們受到侵犯,就一定會給予相應的救濟,因為人們相信,“有權利必有救濟”絕對是一句千真萬確的至理名言。那麼,如何實現對權利的救濟,從而使法律真正成為保障權利“最安全的盔甲”呢?這就需要法律建立起嚴格的責任追究機制,讓“不法者對不法產生的一切結果承擔責任”對於犯罪者,就要做到“有罪必有罰”,而絕對不能使有罪者逍遙法外,因為“放縱了有罪的人就等於懲罰了無辜者”。

第一,被控告人違犯和否定了《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六條規定:“黨組織和黨員違反黨章和其他黨內法規,違反國家法律法規,違反黨和國家政策,違反社會主義道德,危害黨、國家和人民利益的行為,依照規定應當給予紀律處理或者處分的,都必須受到追究。”同法第一百三十四條規定:“在行政裁決或者案件偵查、起訴、審理、審判活動中徇私舞弊或者枉法裁判的,……對負有直接責任者,給予嚴重警告或者撤銷黨內職務處分;負有主要領導責任者,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

第二,被控告人違犯和否定了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中的強調:“高級幹部必須自覺向黨中央看齊,決不允許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決不允許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必須不折不扣貫徹執行中央的路線方針政策和重大工作部署,確保中央政令暢通,切實維護中央權威。要認認真真、原原本本學習黨的十八屆六中全會文件,深人學習《准則》關於這一原則的具體要求,努力吃透精神,領會實質,把握靈魂,切實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上來。要提高思想認識、增強法治觀念,深刻認識到維護憲法法律權威就是維護黨和人民共同意志的權威,捍衛憲法法律尊嚴就是捍衛黨和人民共同意志和尊嚴,保證憲法法律實施就是保證黨和人民共同意志的實現。要牢固樹立憲法法律至上觀念,作決策、辦事情時多想一想是否合法、合規,多想一想法律依據、法定程序、法律責任,自覺當全面依法治國的組織者、推動者、實踐者。

第三,被控告人違犯和否定了最高統帥習近平主席在2012年12月4日首都各級紀念現行憲法公布施行30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中指出:“全國各族人民、 一切國家機關和武裝力量、各政黨和各社會團體、各企業事業組織都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一切違反憲法和法律的行為,必須予以追究。”以及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的核心意識要求相悖。權力是柄“雙刃劍”,用權為公,可為民造福;懶政怠政,則危害社會。如何用權,紀檢監察機關的領導幹部不可不慎。紀檢監察機關的領導幹部只有牢記黨的宗旨,保持對群眾的愛戴之情、敬畏之心,把為群眾辦實事、做好事當作畢生的追求,才能為人民執好政、掌好權,才能讓權力造福於民!,必須認清權力姓“公”不姓“私”,只有堅持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才能贏得人民群眾的尊重和愛戴。值得注意的是,維護黨紀國法光靠紀檢監察機關抓是不行的,如果黨委不能真正負起主體責任,紀檢監察機關作為黨紀國法監督檢查的專門機關作用也難以發揮。而從紀檢監察方面講,作為專門監督國家司法機關工作人員是否存在違法違紀審判行為進行調查,是其本職工作、義不容辭,如果不擔當好監督職責,就是玩忽職守,在其位不謀其政、就是失職、瀆職、不稱職。
沒有問責,責任就落實不下去。動員千遍,不如問責一次;坐而論道,不如強化問責。因此,本案中被控告的審判機關、檢察機關的領導和黨員拒不模範遵守憲法法律的執法犯法、違法違紀用權等行為。

第四,被控告人違犯和否定了《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第二條規定:“黨的問責工作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為指導,深入貫徹習近平主席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圍繞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堅持黨的領導,加強黨的建設,全面從嚴治黨,做到有權必有責、有責要擔當、失責必追究,落實黨組織管黨治黨政治責任,督促黨的領導幹部踐行忠誠干凈擔當。”

第五,被控告人違犯和否定了《人民法院監察部門調查處理案件暫行辦法》第十六條的規定:“對控告人民法院及其工作人員違法違紀的問題,按管轄范圍進行審查”;“經初步調查後,認為構成違法違紀應當給予紀律處分的,應立案調查;不構成違法違紀或反映失實的,不予立案,並視具體情況將不予立案的原因告訴檢舉、控告人”;“不屬於本院管轄的,應移送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監察部門處理。”

第六,被控告人違犯和否定了《人民檢察院受理控告申訴依法導入法律程序實施辦法》(2014年8月2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二屆檢察委員會第二十六次會議通過)第十四條規定:“對控告人民檢察院或者檢察人員違法違紀的,控告檢察部門應當在收到控告之日起七日以內移送本院監察部門辦理。監察部門應當按照相關規定調查處理,並將處理情況反饋控告檢察部門。控告檢察部門和監察部門應當按照法律規定,及時將辦理情況答復實名控告人。”

2013年1月習近平主席就指出:“對一把手的監督仍然是一個薄弱環節。由於監督缺位、監督乏力,少數一把手習慣了凌駕於組織之上、凌駕於班子集體之上。‘權力導致腐敗,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他在2016年十八屆中央紀委六次全會上講話又指出:“要抓住‘關鍵少數’,破解一把手監督難題,領導幹部責任越重大、崗位越重要,就越要加強監督。”《問責條例》強調了對主要負責人的監督及問責。

《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三十八條規定:“重要領導責任,是指在其職責范圍內,不履行或者不正確履行自己的職責,對造成的損失或者後果起決定性作用的黨員或者黨員領導幹部。《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第五條進一步明確規定參與決策和工作的班子其他成員承擔重要領導責任。”可見,《問責條例》不僅明確了問責對象包括各級黨委(黨組)、黨的工作部門及其領導成員,也包括各級紀委(紀檢組)及其領導成員其領導成員,也包括各級紀委(紀檢組)及其領導成員。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同志在人民日報撰文特別強調了對紀委(紀檢組)監督責任追究,他指出:“在十八屆中央紀委六次全會上,習近平主席把黨章賦予紀委的職責慨括為監督執紀問責,這六個字是紀委職責所在、使命所然,失職失責更要嚴肅問責。對紀檢機關監督責任缺失、‘探頭’作用沒有發揮,能發現的問題沒有發現、發現問題不報告不處置、該去問責而不問責的;對紀檢幹部嚴重違紀、造成惡劣影響的,就要問紀委書記(紀檢組組長)的責。”
  
《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第六條規定,“黨組織和黨的領導幹部違反黨章和其他黨內法規,不履行或者不正確履行職責,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予以問責:……(三)全面從嚴治黨不力,主體責任、監督責任落實不到位,管黨治黨失之於寬松軟,好人主義盛行、搞一團和氣,不負責、不擔當,黨內監督乏力,該發現的問題沒有發現,發現問題不報告不處置、不整改不問責,造成嚴重後果的;(四)維護黨的政治紀律、組織紀律、廉潔紀律、群眾紀律、工作紀律、生活紀律不力,導致違規違紀行為多發,特別是維護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失職,管轄范圍內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團團伙伙、拉幫結派問題嚴重,造成惡劣影響的;(五)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不堅決、不扎實,管轄范圍內腐敗蔓延勢頭沒有得到有效遏制,損害群眾利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突出的;(六)其他應當問責的失職失責情形。

而且,《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明確指出,“黨的領導機關和領導幹部是行使權力的“關鍵少數”,是一個地方或部門貫徹落實中央大政方針和上級黨組織決策部署的主要責任者。尤其是主要領導幹部,以及一些關鍵崗位的領導幹部,掌握着重要權力,處於廉政風險的高危區,更是“關鍵少數”中的關鍵,也必然是監督工作的重中之重。如果對於他們監督不力,出現上級監督太遠、同級監督太軟、下級監督太難等問題,更容易發生重大違紀違法現象,給黨風政風造成惡劣影響,嚴重損害一個地方、部門和單位的政治生態,損害黨的形象和黨的事業發展。《條例》堅持突出重點監督對象,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體現了黨內監督工作的辯證法。充分體現了中央領導集體落實黨要管黨、從嚴治黨的堅強意志和求真務實的精神。但上述這些明確是剛性要求,對於最高紀檢監察局來說,簡直就是“ 紙老虎”、“稻草人”,成了擺設。仍然無視規定,有案不查、有腐不反、懶政怠政、不作為,頂風違紀等問題,這是黨的紀律決不允許的。

第八,被控告人違犯和否定了《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向黨的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的工作報告》(2012年11月14日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通過)第三條第四項中的有關規定:“查辦違紀違法案件是紀檢監察機關的重要職責,是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的重要任務。要堅持有案必查、有腐必懲,以對黨和人民事業高度負責的態度,嚴肅查辦違紀違法案件,嚴厲懲處腐敗分子,決不姑息、決不手軟。進一步突出辦案重點嚴肅查辦發生在領導機關和幹部中濫用職權……失職瀆職案件,嚴重損害群眾合法經濟利益、政治權益和人身權利的案件。”

第九,被控告人違犯和否定了《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則》的明確規定:“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保證全黨令行禁止,是黨和國家前途命運使系,是全國各族人民根本利益所在,也是加強和規范黨內政治生活的重要目的。”   

第十,被控告人違犯和否定了習近平主席指出:“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重點應該是保證法律嚴格實施,做到‘法立,有犯而必施;令出,唯行而不返’。”對執法司法狀況,目前人民群眾意見還比較多,社會各界反映還比較大,主要是不作為、亂作為特別是執法不嚴、司法不公、司法腐敗問題比較突出。解決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執法不嚴、司法不公問題,客觀上就要求必須進一步充分發揮黨的領導作用,切實保證執法。各級人大、政府、政協、審判機關、檢察機關的黨組織要領導和監督本單位模範遵守憲法法律,堅決查處執法犯法、違法用權等行為。

第十一,被控告人違犯和否定了習近平主席對“為官不為”現象的強調:2014年以來,前後已有數百幹部因懶政怠政等不作為典型問題受黨紀政紀處分。目前,各級在“嚴”上落實得比較好,黨風政風明顯好轉,但與此同時,懶政怠政、為官不為等問題值得高度重視。有的幹部覺得,現在規矩多、要求嚴、盯得緊,感到“為官不易”,索性“為官不為”。認為“嚴”導致懶政是個謬論。我們黨立規矩、定法紀,堅持從嚴治黨、從嚴治吏,目的是為了創造良好的幹事創業環境,促使幹部更好地履行職責、擔當作為。把守紀律講規矩當成不作為的“擋箭牌”,把不作為歸咎於管得嚴,實際是找借口。為官不為,其形在身,其源在心。深入剖析懶政怠政、為官不為的根源,大致有三個方面:其一,這是一種慣性思維。長期以來,有的幹部把突破法規政策作為解放思想的標桿,靠感情投資爭取上級支持,用恩惠手段籠絡下屬工作,形成了思維方式和工作方式上的負面慣性。面對從嚴治黨新局面,規矩嚴了,要求高了,手中的權力受到約束了,就覺得官不好當、事不好乾,把“嚴”與“實”、“ 干凈”與“幹事”對立起來,其本質是工作上的心浮氣躁。其二,這是不守紀律、不講規矩的表現。紀律和規矩不僅對“不能做什麼”作出了規定,更對“應當做什麼”提出了要求。看一個幹部是不是守紀律、講規矩,既要看是不是干凈,更要看是不是幹事。在其位就要謀其政,任其職就要盡其責。既干凈又幹事,才是守紀律、講規矩的合格幹部。其三,這是特權思想作祟。有的幹部受“官本位”封建殘餘思想的影響,認為當了領導就可以搞特殊,甚至為所欲為,這是典型的官僚作風和享樂主義。正如習近平主席所指出,對為官不為、懶政怠政者,堅決追究責任。

第十二,被控告人違犯和否定了李克強總理對庸官懶政現象的痛批,越來越頻繁,力度越來越大,話鋒語意,字里行間,也越來越透出強烈的“零容忍”意味。其中就強調,“對於忽視民生、為官不為的‘庸政’‘ 懶政’,要‘動刀子’、‘ 出重拳’、公開曝光,堅決追責!”在3月5日李克強總理所做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他就指出,有的為官不為,在其位不謀其政,該辦的事不辦,並強調對為官不為、懶政怠政的,要公開曝光、堅決追究責任;而在年初的國務院第三次廉政工作會議上,李克強也強調說:“身在崗位不作為,拿着俸祿不幹事,庸政懶政怠政,也是一種腐敗”。

第十三,被控告人違犯和否定了2015年12月15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布並施行的《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對檢察機關辦案部門和辦案人員違法行使職權行為糾正、記錄、通報及責任追究的規定》(以下簡稱《規定》)。本報記者就此對最高人民檢察院紀檢組監察局負責人進行了采訪。

記者:制定《規定》的背景及總體考慮是什麼?
最高人民檢察院紀檢組監察局負責人:習近平總書記多次指出,要加強對權力遠行的制約和監督,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懲戒機制、不能腐的防範機制、不易腐的保障機制。十八屆四中全會《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乾重大問題的決定》明確提出,必須完善司法管理體制和司法權力運行機制,規范司法行為,加強對司法活動的監督。司法機關要及時回應社會關切。

記者:《規定》的基本思路和具體內容有哪些?
紀檢組監察局負責人:(規定》制定起草遵循的原則是:貫徹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四中、五中全會精神,落實最高人民檢察院黨組和曹建明檢察長的要求,規范檢察機關司法行為,健全內部監督機制,進一步落實並細化司法責任制要求,確保檢察權依法正確行使;回應社會關切,促進隊伍建設,解決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滿足人民群眾對檢察工作的新要求新期待;整合內部監督資源,壓實各個主體的責任,構建有序監督網絡,形成工作合力,發揮機制威力,着力實現動態監督、快速反應、及時到位,真正體現制度建設的源頭治理作用;針對性、指導性、操作性都要強,做到切實可行、有效管用,實現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

《規定》的制度設計重點針對檢察權行使過程中檢察人員出現違法違規辦案、不規范司法等問題,依照主體責任和監督責任及各相關部門職能,完善司法內部監督糾正機制,對檢察機關辦案部門和辦案人員在司法辦案活動中正在辦理案件所發生的違法行使職權行為,按照“誰辦案誰負責、誰決定誰負責”原則,從范圍、對象、類型、情形、認定等層面切入,及時予以糾正、記錄、通報、追究責任,真正把司法責任制落實到具體部門和人員,着力推進司法規范化建設。從而促進檢察機關內部各個層次、各個方面齊抓共管、各司其責,形成動態、嚴密的監督糾正違法行使檢察權的長效機制。

《規定》共計十七條,分為七個部分。其中第二部分(第四條)明確了違法行使職權行為的主要情形。重點列舉其行為表徵,有針對性地統括了包括侵犯舉報人、控告人、申訴人合法權益,侵犯當事人訴訟權利,違反法定程序或辦案紀律徇私辦案等行為在內的十八項主要違法辦案情形。本條堅持問題導向,直面檢察機關司法辦案活動中的違法行使職權行為,進行“全景式”的掃描,在已有相關規范性文件概括列舉的基礎上,根據新的形勢和情況,進一步完善違法行使職權行為的類型,使之更全面、更准確、更加具有指向性、針對性。這樣能夠織密對司法行為進行制度約束的籠子,彰顯檢察機關從嚴治檢的鮮明態度和堅定決心,讓老百姓看得見、摸得着,回應社會各界的關切,滿足人民群眾的司法期待,同時,以此為鏡子和戒尺,形成倒逼機制,以提示及警醒辦案部門和人員在辦案活動中自覺依法行使職權,遠離檢察辦案紀律紅線,嚴格規范司法行為。本條最後一項引人兜底條款,是考慮在司法辦案中涉及違法行使職權的形形色色,不一而足,很難完全列舉和概括,起草技術上這樣處理沒有遺漏,能夠不留盲區空地。需要說明的是,本文件的標題和內容中的“違法行使職權行為”是廣義的,包括違規違紀辦案行為。

第三部分(第五條)明確了糾正違法行使職權行為的責任主體。《規定》第五條分別對辦案部門負責人和檢察人員、檢察長、副檢察長在糾正記錄違法行使職權行為中所負的責任作了規定。並強調違反業務工作規范的情況,要向案件管理部門備案;違反廉潔從檢等檢察紀律規定的,移送紀檢監察機構處理,科學合理搭建有效監督制約機制。這樣能夠充分發揮各層次、各方面職能作用,各負其責,各盡其職,既體現了司法辦案部門自身第一道防線的屬性,對違法行使職權行為自查自糾、即知即改、立行立改,真正把主體責任扛起來;又體現了檢察長、副檢察長的相應權責,進一步落實監督管理職責;並體現了案件管理部門、紀檢監察機構作為專門監督主體的特點,科學調配、統籌調動各方面的職能、作用和資源,全面有效形成工作合力,從根本上有利於遏制違法行使職權行為。

第四部分(第六條至第十一條)明確了對違法行使職權行為的受理、登記、分析、糾正、記錄、通報工作機制。規定發現辦案部門或辦案人員辦理案件中違法行使職權的,要及時審查處理,不得貽誤;同時為有效落實責任,更好地消化處理群眾信訪等突出問題,防止出現線索流失、積壓、空轉等現象,同時及時研判分析信訪反映的辦案過程中違法行使職權行為的特點、趨勢、規律,從而有針對性地綜合施策,規定對投訴、舉報或反映違法行使職權的,應當登記和及時分析。《規定》第六條、第七條重點強調對其他辦案部門和辦案人員違法行使職權行為的糾正,由……民事行政檢察、控告檢察……等在檢察機關內部對司法辦案活動具有監督制約職責的相關職能部門,在司法辦案活動過程與流程中按照職權和程序並根據違法行使職權行為的輕重,依規予以即時性處理,構建又一道防線;第十條、第十一條則分別強調對違法行使職權行為的記錄,要求真實記錄並存入司法檔案,做到有據可查、全程留痕;對違法行使職權行為的通報,規定只有在調查核實處理後進行,必要時向社會公開。

第五部分(第十二條)明確了對違法行使職權行為的責任追究機制。規定根據違法行使職權行為的事實、情節和後果,對相關辦案人員作出相應組織處理黨紀、檢紀等處分,直至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對相關辦案部門,除對其負責人及直接責任人依照具體情形追究責任,還要視情依照有關規定對部門予以組織處理並開展專項整改;同時,《規定》第十二條注意與《若干意見》關於責任追究規定形成有效銜接,明確對辦案部門和辦案人員違法行使職權行為的責任追究依據《若干意見》等規定進行,清晰表明了《規定》與《若干意見》之間緊密配套的相互關系,即責任追究原則上堅持權責明晰、權責相當;堅持主觀過錯與客觀行為相一致,責任與處罰相適應;在過錯區分、責任的認定、分類、追責機制和程序上對接、適用《若干意見》的規定,這樣使兩個文件在對違法行使職權行為的處理層次上相互對應契合,進一步落實並細化司法責任制要求,並從文本表述上予以合理簡化,避免重復和矛盾。

第六部分(第十三條至第十五條)明確了其他相關措施。對保障被追究部門和人員申訴權利、追究相關領導責任、納入檢察人員業績評價體系等方面都進行了規定,以使制度建設的整體內容更加趨於健全合理。需要特別指出的是,《規定》第十四條專條明確,辦案部門和辦案人員發生嚴重違法行使職權問題的,應當依照有關規定同時追究相關領導責任,體現了“一案雙查”的要求。                                                                                                                          

記者:《規定》理解與適用中應當注意把握哪些問題?                     
紀檢組監察局負責人:一是關於把對訴訟活動、行政機關違法行使或不行使職權行為未依法實施監督的司法不作為納入違法行使職權行為范圍的問題。《規定》第四條第十七項規定“未依法對訴訟活動、行政機關違法行使職權或者不行使職權的行為履行法律監督職責,造成不良影響的”。首先,設立本項的基本考慮是,對訴訟活動依法實行法律監督是法律明確賦予檢察機關的職責,黨和國家高度重視發揮檢察機關法律監督作用保障司法公正、促進依法行政,法律上賦予越來越多的職權,人民群眾和社會各界也高度關注、充滿期待,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決定要求“檢察機關在履行職責中發現行政機關違法行使職權或者不行使職權的行為,應該督促其糾正”。有權必有責,因此檢察機關未履行這一職責,也屬於違反法律規定行使職權。對不履監督職責的行為予以明確列出,表明了檢察機關依法履職、敢於監督的鮮明態度和問題導向。其次,不履行法律監督職責作為怠政、不作為也是屬於廣義上的違法行使職權行為表現形式。最後,考慮到訴訟監督事項涉及面廣,情況和原因也十分復雜,對行政機關違法行使職權或不行使職權行為的督促糾正是四中全會才予以規定的,有着嚴格的否定,正在研究探索過程中,需要通過試點積累經驗成熟後通過法定程序完善立法,在認定和處理上既要嚴明紀律、嚴格要求,又要實事求是,有一個度的把握問題,適用中應注意從法律效果、政治效果、社會效果來統一把握。                                               

二是關於對辦案部門違法行使職權行為的處理和責任追究問題。本文件的標題是對辦案部門和辦案人員違法行使職權的糾正、記錄、通報及責任追究,對屬於辦案部門集體名義所實施的違法行使職權,除了按規定予以糾正、記錄外,還要進行相應的追責。為此,參照有關規定,《規定》第十二條明確,對辦案部門違法行使職權的,應當對辦案部門負責人和直接責任人根據具體情形追究責任。至於追究何種責任,要根據其事實、性質、情節、所起到作用而定。另外,根據情況,對於確有必要的,還可以對該辦案部門採取調整、改組班子成員等組織措施,並在該部門開展專項整改。

三是關於辦案組織的問題。在文件起草進程中,有意見認為,應關注司法改革中健全司法辦案組織的要求與趨勢,建議引人“辦案組織”的概念,經反復研究,之所以未增加“辦案組織”的表述:首先,考慮文件標題和制度定位等都強調“辦案部門和辦案人員”這一概念,再加人“辦案部門”一詞,層次太多,出現交叉且表述冗長;其次,健全司法辦案組織,並沒有取消或者替代辦案部門的設置,《若干意見》等有關文件仍然沿用了 “部門”這一表述和概念;再次,目前各地司法改革的具體進程不盡相同,新舊辦案組織與辦案模式並存,本規定需要統籌兼顧局部和整體、改革的漸進性與現階段的實際情況等相關因素;最後,新的司法辦案組織形式實行獨任檢察官和檢察官辦案組這一基本組織架構,而司法責任制的核心是落實“誰辦案誰負責、誰決定誰負責”原則,在堅持這一核心的前提下,對檢察官辦案組等辦案組織形成一樣可以視同辦案部門,對其違法行使職權行為的糾正、記錄、通被及責任追究完全適用關於辦案部門的規定。

四是關於《規定》的執行問題。制度的生命力和權威在於執行。本規定作為一項重要的檢察紀律和內部監督制度,作為規范司法行為專項整治工作的制度成果和長效機制,應當得到不折不扣的貫徹落實,使禁令生威、鐵規發力。在起草過程中,就充分考慮了執行力和可操作性問題。為此,專門設計了違法行使職權行為線索登記表和糾正通報及責任追究情況記錄表作為附件。根據規定,對線索要求及時如實登記和處置,不得隱瞞和延誤;對糾正、通報和責任追究情況要如實記錄並存入司法檔案。《規定》下發後,各級檢察機關應當認真學習、嚴格執行,並與學習貫徹《中國共產黨廉潔自律准則》《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結合起來,與鞏固、深化規范司法行為專項整治工作成果結合起來。紀檢監察機構將把監督檢查《規定》的落實情況作為明年工作的一項重要內容,把紀律和規矩挺在前面,對違反《規定》的嚴肅查處和問責。
———最高人民檢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編著.《最高人民檢察院司法解釋指導性案例理解與適用》,中國檢察出版社,2015年版,第232~239頁。

其九,被控告人違犯和否定了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乾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檢察機關在履行職責中發現行政機關違法行使職權或者不行使職權的行為,應該督促其糾正。決定明確提出,行政機關要堅持法定職責必須為、法無授權不可為,勇於負責、敢於擔當,堅決糾正不作為、亂作為,堅決克服懶政、怠政,堅決懲處失職、瀆職。

堅持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首先要牢固樹立“四個意識”特別是核心意識、看齊意識。保證我們黨始終成為堅強有力的馬克思主義執政黨,始終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的堅強領導力量,必須有一個堅強的領導核心。黨的十八屆六中全會明確習近平主席為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是歷史、實踐和人民的選擇,是黨和國家的根本利益所在,也是堅持黨的集中統一領導的迫切需要。增強核心意識、看齊意識,就要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更加堅定地維護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權威,更加自覺地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更加扎實地把黨中央各項決策部署落到實處,做到黨中央提倡的堅決響應、黨中央決定的堅決執行、黨中央禁止的堅決不做。
   
堅持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既是原則的,也是具體的,更是嚴肅的。對黨中央作出的部署決策,必須無條件執行,決不能打折扣、做選擇、搞變通。《准則》明確提出,“全國人大、國務院、全國政協,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中央和國家機關各部門,人民軍隊,各人民團體,各地方,各企事業單位、社會組織,其黨組織都要不折不扣執行黨中央決策部暑。每一個黨的組織,每一個黨員幹部,無論處在哪個領域、哪個層級、哪個部門和單位,都要堅持全黨一盤棋、全國一盤棋,都要服從黨中央的統一指揮,都要按黨中央的號令行動。

權力是柄“雙刃劍”,用權為公,可為民造福;懶政怠政,則危害社會。如何用權,檢察機關的黨員領導幹部不可不慎。檢察機關的黨員領導幹部只有牢記黨的宗旨,保持對群眾的愛戴之情、敬畏之心,把為群眾辦實事、做好事當作畢生的追求,才能為人民執好政、掌好權,才能讓權力造福於民!,必須認清權力姓“公”不姓“私”,只有堅持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才能贏得人民群眾的尊重和愛戴。值得注意的是,維護法律監督光靠檢察機關抓是不行的,如果黨委不能真正負起主體責任,檢察機關作為法律監督的專門機關作用也難以發揮。而從檢察方面講,作為專門監督國家司法機關工作人員是否存在違法審判行為進行調查,是其本職工作、義不容辭,如果不擔當好監督職責,就是玩忽職守,在其位不謀其政、就是失職、瀆職、不稱職。
沒有問責,責任就落實不下去。動員千遍,不如問責一次;坐而論道,不如強化問責。

第十四,違犯和否定了習近平主席指出:“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重點應該是保證法律嚴格實施,做到‘法立,有犯而必施;令出,唯行而不返’。”對執法司法狀況,目前人民群眾意見還比較多,社會各界反映還比較大,主要是不作為、亂作為特別是執法不嚴、司法不公、司法腐敗問題比較突出。解決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執法不嚴、司法不公問題,客觀上就要求必須進一步充分發揮黨的領導作用,切實保證執法。各級人大、政府、政協、審判機關、檢察機關的黨組織要領導和監督本單位模範遵守憲法法律,堅決查處執法犯法、違法用權等行為。

第十五,違犯和否定了《中國共產黨章程》規定:“中國共產黨黨員必須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范圍內活動”。

第十六,違犯和否定了《中國共產黨章程》規定:“黨員有模範遵守國家法律法規的義務,違反國家法律法規的行為都是違紀行為。”

第十七,違犯和否定了《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第二十七條規定:“紀律檢查機關必須把維護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放在首位,堅決糾正和查處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口是心非、陽奉陰違,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欺騙組織、對抗組織等行為”。

第十八,違犯和否定了《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二十九條規定,黨組織在紀律審查中發現黨員有其他違法行為,影響黨的形象,損害黨、國家和人民利益的,應當視情節輕重給予黨紀處分。

第十九,違犯和否定了習近平主席強調,國家法律是全體公民必須遵循的行為底線。黨規黨紀對黨員的要求嚴於國家法律對普通公民的要求。凡是法律已有明確規定的違反法律的行為,也一定是違反黨紀行為;凡是黨員和黨員領導幹部違法犯罪的,必是違紀在前(中共中央組織部研究室政策法規局編著.《全面從嚴治黨》,黨建讀物出版社,2015年版,第185頁)。

三、關於中央紀委信訪室(監察部舉報中心)不受理控告人向其控告黨組織、黨員以及國家行政機關、國家公務員和國家行政機關任命的其他人員違紀違法的行為

2018年1月22日下午控告人向中央紀委信訪室.監察部舉報中心2號接談窗口遞交了三份《違法違紀控告狀》。
並指控:被控告人違犯憲法和法律,違反黨章和其他黨內法規,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違反社會主義道德,損害控告人利益,陽奉陰違。
中紀委2號窗口接談員一看就說:裁決你7萬元,並將其他兩個案件一並退回給控告人。作為阻撓和壓制控告人依法享有的向紀檢監察機關控告黨組織、黨員以及國家行政機關、國家公務員和國家行政機關任命的其他人員違紀違法的權利。
控告人無奈只能從2017年6月8日、2017年8月9日、2017年10月29日、2018年1月22日分別已經四次向習近平總書記、中紀委書記郵寄送達了《違法違紀控告》。

1.紀檢監察部門受理信訪舉報的范圍是什麼?

根據《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監督執紀工作規則(試行)》(2017年1月8日)第十二條的規定,紀檢機關信訪部門歸口受理同級黨委管理的黨組織和黨員幹部違反黨紀的信訪舉報,統一接收下一級紀委和派駐紀檢組報送的相關信訪舉報,分類摘要後移送案件監督管理部門。執紀監督部門、執紀審查部門、幹部監督部門發現的相關問題線索,屬本部門受理范圍的,應當送案件監督管理部門備案;不屬本部門受理范圍的,經審批後移送案件監督管理部門,由其按程序轉交相關監督執紀部門。案件監督管理部門統一受理巡視工作機構和審計機關、行政執法機關、司法機關等單位移交的相關問題線索。
根據《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控告申訴工作條例》第三條的規定,紀檢部門的受理范圍包括:(1)對黨員、黨組織違反黨章和其他黨內法規,違反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決議,利用職權謀取私利和其他敗壞黨風行為的檢舉、控告;……(4)其他涉及黨紀黨風的問題的來信來訪。
黨的各級組織和全體黨員都要模範地遵守憲法,嚴格按照憲法辦事,自覺地在憲法和法律范圍內活動。憲法、法律是黨的主張和人民意志的統一,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在本質上是一致的,違犯國家憲法、法律,實際就是違反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同樣也就是違反黨的紀律。《條例》中所規定的違犯黨的紀律的行為,絕大多數也是國家憲法、法律所禁止的。因此,制定《條例》也必須以憲法、法律為依據。
——— 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註解釋義:總則附則卷∕《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註解釋義》編寫組編﹒一北京:法律出版社,2008年11月版,第5頁。
根據《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委員會、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部關於保護檢舉、控告人的規定》第二條的授權性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有權向紀檢監察機關檢舉、控告黨組織、黨員以及國家行政機關、國家公務員和國家行政機關任命的其他人員違紀違法的行為。
根據《關於依紀依法規范紀檢監察信訪舉報工作的若干意見》(2005年2月1日)的禁止性規定,完善信訪舉報受理制度。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要增強政治意識、大局意識、和責任意識,認真受理涉及黨員、黨組織及行政監察對象的檢舉、控告和申訴。對損害群眾切身利益的問題,要認真對待,不得推諉、敷衍。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負責人要經常閱處群眾來信,定期接待群眾來訪。地方紀檢監察機關應深入基層接待群眾。在確保安全保密的前提下,逐步推廣網上舉報,拓寬信訪舉報受理渠道。保障檢舉、控告人合法權益,認真貫徹執行《中央紀委、監察部關於保護檢舉、控告人的規定》。暢通受理、辦理、反映、反饋渠道,嚴禁對檢舉、控告人壓制、歧視、刁難。嚴禁泄漏檢舉、控告的有關情況,不得將檢舉、控告材料及有關情況轉給被檢舉、控告人員或單位。嚴肅查處侵犯檢舉、控告人民主權利的行為,對打擊報復檢舉、控告人的要嚴肅處理。(見最新《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監督執紀工作規則(試行)》逐條相關法規速查,法律出版社,2017年版,第88、93頁。

根據《中共中央紀委監察部派駐機構業務工作管理暫行辦法》(2014年4月1日)第五條的規定,中央紀委信訪室(監察部舉報中心)收到的信訪舉報,涉及駐在部門黨組和行政領導班子及其成員的,報中央紀委監察部領導閱批,抄送有關紀檢監察室主要負責人,有關情況適時向派駐機構主要負責人通報;涉及駐在部門司局級幹部重要問題的信訪舉報,主送派駐機構主要負責人閱批,抄送有關紀檢監察室主要負責人;其他有關的信訪舉報,轉派駐機構處理。派駐機構直接收到反映駐在部門黨組和行政領導班子及其成員違反黨紀政紀問題的信訪舉報,或者發現駐在部門黨組和行政領導班子及其成員違反黨紀政紀的問題及其他重要情況,可直接向中央紀委監察部領導報告。

根據【新的條款】《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第二十八條規定,紀委派駐紀檢組對派出機關負責,加強對被監督單位領導班子及其成員、其他領導幹部的監督,發現問題應當及時向派出機關和被監督單位黨組織報告,認真負責調查處置,對需要問責的提出建議。
派出機關應當加強對派駐紀檢組工作的領導,定期約談被監督單位黨組織主要負責人、派駐紀檢組組長,督促其落實管黨治黨責任。
派駐紀檢組應當帶着實際情況和具體問題,定期向派出機關匯報工作,至少每半年會同被監督單位黨組織專題研究1次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對能發現的問題沒有發現是失職,發現;問題不報告、不處置是讀職,都必須嚴肅問責。
【舊的條掀】第八條 黨的各級紀律檢查委員會是黨內監督的專門機關。中央紀委在中央委員會領導下,黨的地方各級紀委和基層紀委在同級黨委和上級紀委領導下,在黨內監督方面履行下列職責:
(一)協助,同級黨的委員會組織協調黨內一監督工作;組織開展對黨內監督工作的督促檢查;
(二)對黨員領導幹部履行職責和行使權力情況進行監督;
(三)檢查和處理黨的組織和黨員違反黨的章程和其他黨內法規的比較重要或復雜的案件;
(四)向同級黨委和上一級紀委報告黨內監督工作情況,提出建議,依照權限組織起草、制定有關規定和制度,作出關於維護黨紀的決定;
(五)受理對黨組織和黨員違犯黨紀行為的檢舉和黨員的控告、申訴,保障黨員的權利。
黨的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和地方各級紀律檢查委員會派出的紀律檢查工作委員會,按照有關規定履行監督職責。
紀委對派駐紀檢組實行統一管理。派駐紀檢組按照有關規定對駐在部門的黨組織和黨員領導幹部進行監督。
黨的地方和部門紀委、黨組紀檢組可以直接向上級紀委報告本地區、本系統、本單位發生的重大問題。
【解讀】本條規定的是紀委派駐紀檢組。
根據黨章和有關規定,中央紀委派駐紀檢組是由中央紀委派出、駐在中央一級黨和國家機關、履行黨的紀律檢查職能的常設機構。派駐監督,作為中央紀委紀律檢查職能的重要組成部分,其本質就是黨內監督。“派”的權威和“駐”的優勢相結合,將從嚴管黨治黨的壓力有效傳導至駐在部門,對駐在部門的領導班子和成員形成實質性監督。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提出,全面落實中央紀委向中央一級黨和國家機關派駐紀檢機構,實行統一名稱、統一管理。這是黨內監督體制的重大改革,體現了所有權力都必須受到制約和監督的管黨治黨思路。中央和國家機關是黨和國家治理體系的中樞,權力集中、地位重要。但近年來,其中發生的一些腐敗案件尤其是腐敗窩案,社會影響惡劣。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要實現對中央一級黨和國家機關派駐紀檢機構全覆蓋,使黨內監督不留死角、沒有空白。

所有派駐機構都要聚焦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主業,強化監督執紀問責,瞪大眼睛,發現問題。紀檢組組長要一心一意履行監督職責,不要分管其他業務,如果都“打成一片”、混成一鍋粥了,還怎麼行使監督職責呢?對黨風廉政方面的間題,該發現沒有發現就是失職,發現問題不報告、不處理就是讀職,那就要進行嚴肅的問責查處。在這樣的背景下,2014年12月11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加強中央紀委派駐機構建設的意見》。該意見提出,中央紀委派駐機構將統一名稱為“中央紀委派駐紀檢組”,採取單獨派駐、歸口派駐兩種形式,加強對有關部門和單位領導班子及其成員的監督,落實黨風廉政建設“兩個責任”。單獨派駐,是指對系統規模大、直屬單位多、監督對象多的部門,單獨設置派駐機構。歸口派駐,是對業務相近、相關或者系統規模小、監督對象少的部門,歸口設置派駐機構。意見還特別提出,統一規劃,分步實施,通過新設、調整等方式,實現中央一級黨和國家機關派駐機構全覆蓋。

關於派駐機構的工作職責,早在2004年4月,《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中央編辦、監察部關於對中央紀委監察部派駐機構實行統一管理的實施意見》已經作出了界定。在此基礎上,《關於加強中央紀委派駐機構建設的意見》結合當前的新形勢新任務,按照紀檢機關“轉職能、轉方式、轉作風”的要求,對派駐機構職能等進行了重新定位,包括監督重點對象是駐在部門(含歸口監督單位)領導班子及中管幹部和司局級幹部,督促駐在部門領導班子落實黨風廉政建設主體責任、履行對駐在部門黨風廉政建設的監督責任,對駐在部門各級領導班子履行黨風廉政建設主體責任不力、造成嚴重後果的提出問責建議,等等。意見還特別強調,“組長專門履行監督職責,不分管駐在部門其他業務工作”;明確派駐機構的工作經費在駐在部門預算中單列,這是防止發生利益羈絆、增強派駐監督有效性的重要制度設計。

根據黨的十八大以來紀委派駐紀檢組的改革實踐和經驗,本條作了修改。一是明確紀委派駐紀檢組的定位和責任。紀委派駐紀檢組對派出機關負責,加強對被監督單位領導班子及其成員、其他領導幹部的監督,發現問題應當及時向派出機關和被監督單位黨組織報告,認真負責調查處置,對需要問責的提出建議。二是明確派出機關的職責。派出機關應當加強對派駐紀檢組工作的領導,定期約談被監督單位黨組織主要負責人、派駐紀檢組組長,督促其落實管黨治黨責任。三是對派駐紀檢組的工作提出了要求,並明確了問責范圍。派駐紀檢組應當帶着實際情況和具體問題,定期向派出機關匯報工作,至少每半年會同被監督單位黨組織專題研究一次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對能發現的問題沒有發現是失職,發現問題不報告、不處置是讀職,都必須嚴肅問責。
——— 石國亮◎主編:《黨內監督的威力和潛力》,北京:東方出版社,2016年版,第73~76頁。

根據《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第二十九條的規定,認真處理信訪舉報,做好問題線索分類處置,早發現早報告,對社會反映突出、群眾評價較差的領導幹部情況及時報告,對重要檢舉事項應當集體研究。定期分析研判信訪舉報情況,對信訪反映的典型性、普遍性問題提出有針對性的處置意見,督促信訪舉報比較集中的地方和部門查找分析原因並認真整改。

《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關於處理檢舉、控告和申訴的若干規定》(1987年7月15日)內就有黨章規定,受理對黨員的檢舉、控告和黨員的申訴,是黨的各級紀律檢查委員會的一項重要職責。做好這一工作,對實現黨內外群眾對黨員和黨組織的監督,保障黨員權利和促進黨風的建設具有重要意義。
1.對黨員或黨組織違反黨的章程和其他重要的規章制度,違反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決議,違犯國家的法律法令,利用職權謀取私利和其他敗壞黨風的行為的檢舉、控告。

請看,《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關於處分違犯黨紀的黨員批准權限的具體規定》(1983年7月6日)第三條規定:“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和國務院各部、委、辦黨組成員,國務院直屬局、總局黨組書記、副書記,給予警告、嚴重警告處分,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批准,報中央備案”;“對上述單位的副司、局長以上幹部,以及上述單位的直屬企業、事業單位中,現屬中央管理的幹部,給予黨紀處分,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批准,報中央備案。”

再看,《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案件檢查工作條例》第十一條規定,紀檢機關受理反映黨員或黨組織的違紀問題後,應根據情況決定是否進行初步核實。需初步核實的,應及時派人進行,必要時也可委託下級紀檢機關辦理。

2.對黨紀案件的控告受理范圍?

根據《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控告申訴工作條例》第九條的規定,對中央和地方各級黨委委員、紀委書記以外的其他黨員幹部違犯黨的紀律行為的檢舉、控告,按照幹部管理權限,屬於哪一級黨的委員會管理的黨員幹部的問題,就由哪一級紀律檢查委員會調查處理。重要的問題,應向上級紀律檢查委員會報告,上級紀律檢查委員會認為需要時可以直接調查處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2-12 04:1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